论文

李东辉共产派与韩国临时政府的兴衰(1918~1923)

作者

邵雍 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Shao Yong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李东辉共产派与韩国临时政府的兴衰(1918~1923)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李东辉共产派与韩国临时政府的兴衰(1918~1923)

2019年是韩国临时政府成立100周年,学术界关于韩国临时政府的论著已有不少,但是尚无专文探讨苏俄、共产国际与韩国临时政府的关系,近年来涉及这一领域的相关论文有权赫秀《关于朝鲜共产主义者支持中国共产党创建工作的若干史实》(《朝鲜·韩国历史研究》第14辑,延边大学出版社,2013)、〔韩〕裴京汉《国民革命与东亚“反帝地带”——以韩国志士吕运亨的在华活动为中心》(《近代史研究》2015年第4期)、李丹阳《“慷慨悲歌唱大同”——关于中华民国时期的大同党》(《晋阳学刊》2019年第2期)等。笔者在这些研究的基础上,参照相关的俄罗斯与日本的档案材料,以李东辉共产派为主线,探讨其与韩国临时政府兴衰的关系,彰显苏俄、共产国际对韩国独立运动的支持与帮助,深化对东亚近代史的研究。

1919年夏,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列宁鉴于欧洲社会主义革命连遭失败,转而把目光转向东方,希望在殖民地半殖民地掀起反帝革命。包括朝鲜在内东方各国的民族主义者为了追求民族独立也迫切期待来自苏俄、共产国际的支持与帮助。韩国独立运动要人吕运亨说:“我之所以参加共产主义运动并不是为了阶级与党派,而纯粹是为了民族的独立与幸福。”参加共产国际二大的朴镇淳也深知,“有许多分子只是为民族政治解放的目的而加入我们国际主义者队伍的。我们要在反对世界资本主义、争取全世界社会革命胜利的斗争中利用他们的革命热情”。1921年8月,日本内务省警保局外事课长、内务书记官大塚谈到在上海的过激派朝鲜人时说:“光这些朝鲜人搞朝鲜独立运动,是成不了事的,今日世界大势,是高举共产主义大旗,通过世界运动来图谋成功。一方面同中国人搞在一起,为此,成立了联系中国人的机关中韩亲友会,掀起了把中国人朝鲜人捆在一起的运动。从共产主义的立场来说,有共产主义者的联系一事。姚作宾、陈独秀、梁启超等与在上海的中国共产党的年轻实力派联手,其机关为《东亚之青年》与《震坛》两报,与俄国的关系处于必须注意的状态。”日本官方认为在朝鲜人中富有声望的李东辉,属武断派。“李东辉认为,用温和的手段是达不成朝鲜独立的,朝鲜独立只有靠武断主义……要得到独立的机会,只有使日本跟中国打、跟美国打、跟俄国打,除此以外别无他法。他的思想是一旦日中、日美、日俄之间爆发了战争,他们临时政府和韩民族要步调一致行动起来,趁日本忙于战争之时,从北方的间岛方向进入朝鲜的北部,不管是平安北道还是咸镜北道,如能坚守该地三个月,世界各国必承认我为交战团体,这样的话,朝鲜独立势必能达成。但是,日美战日中战事实上并非如此容易,过激派政府与俄国握手;煽动俄国用日本最讨厌的赤化主义支配日本,则日俄间必定爆发战争,如得到俄国的援助,则朝鲜就能达成独立,故而努力与俄国捆绑。……李东辉与派遣的朴镇顺(朴镇淳——引者注)一起,组织了共产党,以此来捆绑俄国。”张国焘后来回忆说,1919年12月至1920年4月初他在上海时,韩国临时政府要员金奎植和吕运亨“曾向我表示他们能与莫斯科打通关系,准备和俄国的布尔什维克联络起来,推翻日本在朝鲜的统治;中华全国工业联合协会的黄介民要组织一个大同党,主张联络中国一切的社会主义者,与朝鲜的革命派合作并沟通俄国的关系”。

1919年七八月间,韩人社会党朴镇淳一行到达莫斯科与共产国际取得联系。韩人社会党是在俄共(布)远东组织的帮助下,1918年6月在哈巴罗夫斯克(伯力)成立的一个具有共产主义倾向的社会团体。1919年8月朴镇淳奉命离开莫斯科来华,11月上旬到上海进行革命活动,不满半个月朴镇淳即返回莫斯科。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4 查看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