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自由心证主义在韩国法中的继受与发展

作者

包冰锋 西南政法大学副教授,人民法庭研究中心研究员,韩国延世大学访问学者;
王悦 西南政法大学人民法庭研究中心研究人员。
Bao Bingfeng
Wang Yue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自由心证主义在韩国法中的继受与发展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自由心证主义在韩国法中的继受与发展

自由心证主义是民事诉讼中甚为重要的程序基本原则,且其为证据法的核心原则。依自由心证原则,法官可以根据自由的心证来决定事实的真伪,其原则上可以自由决定当事人所提出的主张、证人证言、鉴定意见等具体证据的价值,其并不受法定证据规则的约束。发端于欧洲大陆的自由心证主义,经由德国法和日本法的桥梁作用传播至韩国。韩国的理论界与实务界对于如何继受并发展自由心证主义见解不一,梳理韩国法的发展脉络并总结经验,无疑对我国完善民事诉讼证据规则大有裨益。

一 韩国法对自由心证主义的继受

自由心证的理念最早出现于古罗马时期,后来由于实行自由心证容易导致权力专断,作为与自由心证主义相对的法定证据主义悄然孕育而生。在法定证据主义下,法律预先规定证据的证明力,即便法官对于事实认定有着自身的见解,也只能依据既有的证据法则形成心证并据以做出裁判。法定证据主义源于古日耳曼法,为中世纪意大利法和德国普通法所采用,其初衷在于避免法官随意地认定案件事实,以维护民事诉讼程序的安定性和确保当事人对于程序的可预测性。但是,诚如世上没有两片一模一样的树叶,世上也没有两例一模一样的案件,因此,不考虑具体案情而将民事诉讼证据的证明力事先通过复杂且死板的规则加以固定,并非明智且适宜的选择。

为了提高法官心证形成的合理性,18世纪法国大革命后,自由心证主义作为认定事实的一项基本原则取代了法定证据主义。法国民事诉讼确立自由心证主义以后,对大陆法系国家的证据判断原则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尤其是德国《民事诉讼法》第286条和日本《民事诉讼法》第247条关于自由心证的规定。就韩国法而言,深受德国法和日本法的影响,尤其是日本法。1910年日本侵略朝鲜半岛,对韩国实施了长达35年的殖民统治。1911年,日本制定《应在朝鲜施行法令之法律》,以朝鲜总督发布命令即采用制令的形式在韩国直接实施日本法律。1912年,通过连续发布《朝鲜民事令》(制令第7号)和《朝鲜刑事令》(制令第11号),韩国开始正式适用日本的民事刑事法律。在适用日本法律初期,殖民当局对保有朝鲜习惯法尚持默许态度,之后便逐渐缩小朝鲜传统法律的适用范围直至取消。从此,移植于德国法的日本民事诉讼制度开始在朝鲜半岛登上历史舞台。

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韩国得以光复。1948年9月15日,韩国政府正式成立法典编纂委员会着手制订自己国家的法律。因1950年6月25日爆发朝鲜战争,法典编纂工作被迫拖延,直到1953年1月才完成《民事诉讼法草案》并提交审议。1958年12月,该草案通过国会审议,1960年4月4日予以公布,同年7月1日正式施行。至此,韩国以自己制定的民事诉讼法代替了援用民事诉讼法,但是在内容上没有进行根本性变动,仍然保持着强烈的德意志法系的传统。具体到自由心证主义领域,韩国《民事诉讼法》第202条基本沿用了德国法和日本法的表述。

二 韩国自由心证主义的基本要义及其展开

韩国《民事诉讼法》第202条明确规定:“法院应当斟酌辩论的全部意旨和证据调查结果,遵从社会正义及衡平理念,根据逻辑和经验法则,依据自由心证判断事实主张的真实与否。”由此可见,所谓的自由心证主义(),是指法官在认定事实时,以审理过程中呈现的所有资料(辩论的全部意旨和证据调查结果)为基础,以自由判断形成心证的一项审理原则。

(一)证据原因

证据原因是法官就应证事实获得内心确信的原因,其内容不外乎二端,即辩论的全部意旨和证据调查的结果。根据辩论主义的要求,法官所知的诉讼资料外的事实和辩论中未出现的资料,均不得成为心证基础。

1.辩论的全部意旨

辩论的全部意旨是指在言辞辩论时所呈现的一切资料、模态、状况等,比如,当事人的陈述内容或态度(如陈述中脸红、出汗以及矛盾陈述)、当事人对于法官提出的问题表示沉默、当事人对于证据材料的提供表示拒绝,或者当事人对证据方法加以隐匿等。这些都属于辩论的全部意旨,因而都可以成为法官自由心证的对象。法官能否仅仅根据辩论的全部意旨进行事实认定?对此,判例与学说观点不一。孙汉琦教授认为,辩论的全部意旨应当属于补充性证据原因(判例和多数说也持补充性证据原因说)。因此,辩论的全部意旨必须结合其他证据原因即证据资料(如证人证言或鉴定意见)才能成为证据原因。但是,韩国判例认为,对于文书的形式证明力(真正成立与否)和撤销自认之错误要件,可以依据辩论的全部意旨加以认定。

2.证据资料

证据资料是指经法院依法定的证据调查程序,针对当事人所提出的法定证据方法进行调查后所获得的调查结果。例如,在以人证调查后所获得的证据资料,有证人的“证言”,鉴定人的“鉴定意见”,当事人询问后的“当事人本人陈述”;在物证调查后,也可以获得“文书”或“勘验”的结果。但是证据资料只是法院的判决基础,而对其真实性,法官有权自由进行判断(不受证据法则的约束)。韩国法官在判断证据资料时通常需要遵循以下三大原则。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4 查看全文 >

论文目录

  • 一 韩国法对自由心证主义的继受
  • 二 韩国自由心证主义的基本要义及其展开
    1. (一)证据原因
      1. 1.辩论的全部意旨
      2. 2.证据资料
    2. (二)自由心证的过程及程度
      1. 1.自由心证过程:逻辑和经验法则
      2. 2.心证程度:证明标准
    3. (三)自由心证的终结:证明责任
      1. 1.证明责任的出现
      2. 2.证明责任与主张责任的关系
      3. 3.证明责任的分配
  • 三 韩国自由心证主义的例外与限制
    1. (一)法定的证据方法和证明力
    2. (二)证据契约
      1. 1.证据契约的类型化分析
      2. 2.证据契约的合法性和法律性质
      3. 3.证据契约的提出及效果
  • 结语

论文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