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三章 历史的价值性与价值的历史性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三章 历史的价值性与价值的历史性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三章 历史的价值性与价值的历史性

在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中,科学的历史观与人文的价值观相互联系,历经了三个发展阶段:一是价值观脱离历史观的支撑而显示出纯粹的价值悬设性;二是历史观与价值观初步统一,但价值观仅仅单线地附载于历史观之上;三是历史的价值性与价值的历史性之间的有机融合。从三个阶段的发展可以看出,马克思的唯物史观也经历了两个阶段,而不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一步就成熟的。

(科学)历史观与(人文)价值观的关系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研究中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但在传统的教科书中,这部分内容被遮蔽了,价值观层面的人学追求或者被忽视,或者被抽象理解。20世纪80年代,随着人道主义讨论的兴起,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人学意蕴和人文诉求的探讨成为学界的热点问题。一些学者开始对马克思哲学中历史观与价值观的关系进行研究,并达成基本共识:历史观中蕴含价值观的维度,价值观则在历史观的基础上展开。从这一点出发,有的学者从社会历史和人的角度探讨历史观和价值观的关系[];有的学者从唯物史观创立过程中社会历史空间坐标、时间坐标和价值坐标的转换证明马克思哲学中历史观与价值观的统一[];有的学者则从人道主义角度分析马克思价值观的人道主义维度,认为唯物主义历史观和人道主义价值观是辩证统一的[]

然而,这些研究往往将马克思的文本同质性地看待,没有看到马克思的历史观与价值观的关系在不同的思想发展时期存在异质性。纵观马克思哲学的发展史,马克思在不同的文本中对这一问题的看法呈现出不同的逻辑。因此,根据马克思的原始文本来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研究中的这一十分重要的问题做出新的研究与解读在今天就显得极其必要。

通过对马克思哲学发展史的爬梳,可以得出以下观点。

第一,综观马克思一生的哲学研究,围绕“物质生产”和“人的自由”这两大平台,其科学历史观和人文价值观的关系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主要包括中学毕业论文、博士论文、《莱茵报》时期的作品、《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及其“导言”、《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等相关论著。总的来说,这一阶段马克思是在脱离了“物质生产”——脱离了科学历史观支撑的人文价值观的基础上对人的自由向度进行探索的。第二阶段包括《神圣家族》、《评弗里德里希·李斯特的著作〈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德意志意识形态》、《哲学的贫困》和《共产党宣言》等论著。在这一阶段,马克思的“唯物史观Ⅰ”[]已经成熟,价值观的诉求开始置于科学历史观之上,但这种置放是一种单线的、决定论的置放,尚未达到有机统一的程度。第三个阶段包括《雇佣劳动与资本》、1848年欧洲革命后马克思的相关文本(其中最为重要的是《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1861—1863年经济学手稿》和《资本论》。在这一阶段,马克思才真正实现了对“物质生产”和“人的自由”这两个平台的跨越,实现了科学历史观与人文价值观的有机统一,形成了“唯物史观Ⅱ”。

第二,马克思的哲学就是其科学历史观和人文价值观的统一。人文价值观是随着科学历史观的发展而发展的。历史观在马克思的哲学中占据主导和显性的地位。价值观则是一条隐性但绝不能忽视的线索,如果没有这一条线索,历史观会沦为“客观历史编纂学”而丧失其人文关怀的价值诉求。

下面我们通过对马克思哲学发展史的梳理,看一看历史观和价值观是如何在马克思哲学发展的过程中得以相应地展开和推进的。

一 脱离了科学历史观的人文价值观悬设

我们先来考察马克思科学历史观与人文价值观发展的第一个阶段,即脱离了科学历史观线索的人文价值观。这一考察从马克思的中学论文开始。同一般的研究注重《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一文不同,笔者发现,他的拉丁语作文《奥古斯都的元首政治应不应当算是罗马国家较幸福的时代?》能更好地反映马克思当时考察历史观和价值观的思路。在此文中,马克思认为奥古斯都时代“尽管各种自由,甚至自由的任何表面现象全都消失了……但罗马人还是认为……他们没有觉得他们的自由受到了剥夺”[],并且“无论在战争中,以及在和平时期,都不能把奥古斯都时代同尼禄和那些更坏的统治者时代相比拟”[]。为什么奥古斯都的独裁会导致这样的结果呢?马克思说:“因为,如果一个时代的风尚、自由和优异性受到了损害或者被破坏了,同时,贪得无厌、铺张浪费和荒淫无度充斥泛滥,那么这个时代就不可能称为幸福时代;但是,奥古斯都的智慧以及他为改善动荡的国家状况而挑选出的人们所建立的机构和制订的法律,对于消除内战造成的后果起了很大的作用。”[]这样,马克思最终将道德确立为最高尺度来判断历史时代的幸福与否,巧妙地将专制与幸福的关系转化为符合道德的专制与幸福的关系,从而得出“如果百姓都柔顺亲密,讲究文明风尚,而国家的疆土日益扩大了,——那么统治者倒会比自由的共和政体更好地保障人民的自由”[]的结论。很显然,马克思此时在面对历史观与价值观的关系时秉持一种以伦理道德的价值观为准绳的历史评价论。

在中学毕业5年后,马克思于1840年下半年到1841年3月写作了博士论文。这篇论文的核心就是用法国式的自由观念——法国式的自由是真正的人的自由——来批判德国的封建专制的思想,他要批判的对象是思想的不自由。“唯心主义不是幻想,而是真理。”[]虽然马克思也提出过“世界的哲学化同时也就是哲学的世界化,哲学的实现同时也就是它的丧失”[]这样的观点,但这里的“世界的哲学化”意思就是世界的自由化,马克思这时所理解的世界即思想的世界,现实世界的矛盾还没有出现;哲学的世界化就是哲学要面向世界,用哲学来转向外部喷射一切的火焰,因为在哲学中间已经取得了自由的自我意识,如果自由的自我意识的主张能够彻底世界化,即推广到世界历史方面去,那么完全推广之时就是世界的自由之日。所以“世界的哲学化”同时就是“哲学的世界化”,哲学的实现同时就是它的丧失,自由哲学的实现就是体系化哲学的丧失,哲学在外部所反对的东西——思想专制就是他本身内在的体系。在当时的马克思看来,不符合“思想的世界”的现实的世界是要被批判和否定的,因此,他将自由的自我意识看作一种价值观。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3.96 查看全文 >

章节目录

  • 一 脱离了科学历史观的人文价值观悬设
  • 二 唯物史观Ⅰ:价值观的诉求开始置于科学历史观之上
  • 三 唯物史观Ⅱ:科学历史观与人文价值观的有机统一
  • 四 结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