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四章 历史唯物主义与全球化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四章 历史唯物主义与全球化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四章 历史唯物主义与全球化

恩格斯曾说:“马克思的世界观远在德国和欧洲境界以外,在世界的一切文明语言中都找到了拥护者。”[]列宁也曾指出:“马克思主义同‘宗派主义’毫无相似之处,它绝不是离开世界文明发展大道而产生的一种故步自封、僵化不变的学说。恰恰相反,马克思的全部天才正是在于他回答了人类先进思想已经提出的种种问题。”[]

马克思重视经验,但绝不局限于经验,更不迷信经验。正是由于马克思用世界眼光去分析和观照当时的世界发展趋势,他的思想超越了民族国家地域性经验,达到对社会发展规律的本质性和普遍性认识。早在170年前,当中国人民还根本不知道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名字时,这两位思想家已经在万里之外的欧洲研究中国的国情、关注中国的命运了。

马克思的世界眼光获得了全世界的回应。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指出:“现在他逝世了,在整个欧洲和美洲,从西伯利亚矿井到加利福尼亚,千百万革命战友无不对他表示尊敬、爱戴和悼念。”[]

马克思的世界眼光主要体现在他所阐发的“世界历史”理论中。

一 世界眼光下的世界历史理论

除了纵向揭示历史发展的一般过程,阐明社会形态依次更替的规律之外,马克思还从历史观的高度,从横向关系上深刻地分析了近代以来民族的、地域的历史转变为世界历史的基础、方式、矛盾和规律。在马克思主义形成时期,马克思就把他所处的时代概括为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的时代。虽然马克思所说的“世界历史”与“全球化”不完全是一回事,但他分析“世界历史”时代的理论和方法,对于今天研究全球化问题仍不乏启迪意义。马克思所说的“世界历史”,不是通常的、历史学意义上的世界史,即整个人类发展的历史,而是指各民族、各国家相互影响、相互制约、相互渗透、相互依赖,使整个世界一体化以来的历史,它是相对于民族国家的地域狭隘性而言的。

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较为集中地谈论了“世界历史”的理论。学术界一般认为,马克思对世界历史理论的探讨,实际上是在论述其关于“全球化”的重要思想。马克思关于世界历史的本质、规律、特征和发展趋势的研究,事实上阐述了他所处时代的全球化发展的基本内涵和理论。《德意志意识形态》较多地使用了“普遍的”“全面的依存关系”“世界历史性的”“世界历史意义上的”“世界历史性的存在”“世界历史性的共同活动”“世界市场”等概念,以与“氏族的”“民族的”“地域性的”“地域性意义”“地域局限性”等概念相对应。

马克思和恩格斯主要是从以下几个方面展开对世界历史的论述的。

第一,展示了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的总体过程。正是在这里,马克思提出了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的著名论断:“各个相互影响的活动范围在这个发展进程中越是扩大,各民族的原始封闭状态由于日益完善的生产方式、交往以及因交往而自然形成的不同民族之间的分工消灭得越是彻底,历史也就越是成为世界历史。”[]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就是指各民族国家摆脱各自孤立发展的状态,进入一种全面相互影响、相互制约、相互渗透、相互依赖的历史阶段。因为在古代社会,各民族国家一开始都是在各自的生活环境中获得各自的生存方式的,由于地理条件的限制和交通的不便利,古代各民族国家之间的交往很少,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处于相互隔离的状态,在彼此互不干扰、互不联系和交往的状态下完成各自的发展。因此,从总体上看,近代资本主义兴起之前,人类历史是各民族国家孤立发展的历史。随着近代资本主义商品经济的兴起,生产快速发展,社会化程度不断提高,社会需求不断增加,出于逐利的目的,资产阶级开始奔走于世界各地,力图建立世界市场;大工业的建立、交通工具的发展、新大陆的发现,使得世界市场迅速形成;世界市场的形成使得一切国家和民族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在这种历史条件之下,民族的闭关自守再也无法继续下去了,越来越多的民族和国家都自觉或不自觉地卷入普遍交往的行列之中,而且在经济交往的基础之上,又形成了政治交往、文化交往等,不但形成了世界性的物质生产,而且形成了世界性的精神生产。过去那种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给自足和闭关自守的状态,由此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相互往来和相互依赖所代替,世界成为一个统一的整体,历史转变为世界历史。马克思和恩格斯指出:“历史向世界历史的转变,不是‘自我意识’、世界精神或者某个形而上学幽灵的某种纯粹的抽象行动,而是完全物质的、可以通过经验证明的行动,每一个过着实际生活的、需要吃、喝、穿的个人都可以证明这种行动。”[]资本主义大工业“首次开创了世界历史,因为它使每个文明国家以及这些国家中的每一个人的需要的满足都依赖于整个世界,因为它消灭了各国以往自然形成的闭关自守的状态”[]。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由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发展,“人们的世界历史性的而不是地域性的存在同时已经是经验的存在了”[]。比如:“如果在英国发明了一种机器,它夺走了印度和中国的无数劳动者的饭碗,并引起这些国家的整个生存形式的改变,那么,这个发明便成为一个世界历史性的事实;同样,砂糖和咖啡是这样来表明自己在19世纪具有的世界历史意义的:拿破仑的大陆体系所引起的这两种产品的匮乏推动了德国人起来反抗拿破仑,从而就成为光荣的1813年解放战争的现实基础。”[]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2.64 查看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