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四章 公司与铁路之间的关系:基于运输层面的考察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四章 公司与铁路之间的关系:基于运输层面的考察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四章 公司与铁路之间的关系:基于运输层面的考察

一 “真正的上司”:近代路矿关系的生动写照

近代以来,铁路与矿业关系密切,“矿业待铁路为运输,铁路亦未尝不赖矿产以发展”,二者有相互扶持之效。根据翁文灏的调查,历年矿产品运输吨数约占整个铁路运输量的47%,可见矿业运输比重之大。[]具体到各条国有铁路,“京汉、京奉、汴洛所运矿产约占总数之半,京绥、湘鄂亦几及三分之一,正太、道清、株萍三路则几全恃矿产品之运输”。[]由此可见,矿产品运输是铁路货物运输的大宗,几乎占到总运输量的一半。如果离开矿产品运输,铁路业务将大为减少,甚至运输有停顿之虞。在各种矿产品之中,长途运输量最多的便是煤炭。对煤矿来说,铁路对其运营亦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煤矿与铁路有辅车相依之势,若扩充采煤而不亟修运路,是犹胶柱而鼓瑟也”。[]据统计,近代煤矿的兴起均与铁路关系密切,且大多位于铁路附近,周边缺乏铁路的煤矿往往经营惨淡。如京西斋堂煤矿,每吨煤的采掘成本仅2两5钱,然经由牛车辗转运到天津市场之后,即使每吨以12两价格出售,贩运者亦未必有利可图。就连近代全国著名的开平煤矿,最初开掘时亦未遽见成效,直到唐胥铁路修好之后效益方得以大增。[]无怪乎近代著名矿业专家孙越崎在提及路矿关系时,用“铁路局乃办煤矿者真正的上司”这句话来形容二者之间的关系。[]

作为近代贯通南北的大动脉,津浦铁路也不例外。津浦铁路原为津镇铁路,本来计划从天津修建到镇江的瓜洲,之后工程几经讨论,终点改到南京的浦口。该路系借用外款修筑,以韩庄为节点,分南、北两段修筑,北段归德国工程师负责,南段归英国工程师负责。根据当时设计的津浦路线图,其北段正线具体情况如下:“其南北正线(北段),系由峄境韩庄镇起,入滕境沙沟营、临城驿、官桥镇北,经滕、邹两县,兖州、泰安两府,至济南城西,过黄河达天津。”[]1908年津浦铁路开始修建,到1912年全线通车。津浦铁路穿越直、鲁、皖、苏四省,沿线物产丰饶,南北货运往来频繁。[]在津浦铁路的货物运输中,矿产品占据了不小的比重。根据翁文灏的调查,津浦铁路运矿量比重日益增加,在1916年占总运输量的21%,1921年这一比重达到24%,1922年更是达到了32%,平均下来矿产品运输约占津浦铁路总运输量的1/4。[]其中,相当大的比例是煤炭运输。津浦沿线与该路局关系最密切的煤矿,莫过于中兴公司。

中兴煤矿先后经历过两次业务上的大飞跃,一次是20世纪20年代前期,最高年产量可达80万吨,仅次于开滦、抚顺煤矿;第二次则是20世纪30年代,自1931年始年产量均在80万吨以上,到1936年更是高达173万吨。[]中兴煤矿能够在业务上取得如此大的成就,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就是公司与津浦铁路之间互惠的密切关系。作为该路沿线最大的煤矿,中兴公司与津浦铁路之间关系极为密切。[]由于中兴矿区位于偏僻多山的峄县,与外界联系颇不容易,如何将煤运输出去成为公司历任总经理所考虑的头等大事。正是通过与津浦、陇海等铁路之间建立的密切关系,公司才顺利修建临枣支线,实现了矿区与津浦铁路的连接;之后将自修的台枣铁路延长到赵墩站,实现了与陇海铁路的交接。这样一来,公司逐步实现了以中兴矿区为中心,以津浦、陇海两大铁路动脉为外围环绕,中间辅以临枣、台枣两条支线的大型铁路运输网,使公司存煤可以经由津浦、陇海铁路或直接运抵长江中下游及京津地区,或通过台儿庄运往运河两岸,或通过连云港海运至上海或出口海外。就这样,在民国时期全国铁路并不发达的情况下,中兴公司逐渐建构起以矿区为中心的运输销售网络,缩短了与各销场之间的距离,将台儿庄、连云港等进出口要塞包含在公司运输网之中,为公司煤炭的运输以及自身的腾飞提供了便利条件。

在强大铁路运输网建构的同时,中兴公司还注重对运费的控制,它与津浦铁路之间签订了互惠运输合同,从中获得了巨大运费优惠,之后多次根据具体情况对合同进行修改,使这种优惠得以维持下去。根据这些合同,1928年公司煤炭经由枣庄运输到浦口,每吨仅需要2.2元,而其他公司的煤炭运费则在9元以上。[]若就每吨公里之运费而言,中兴公司与津浦铁路订立的运煤价格在当时是最低廉的,每吨仅0.005元。[]这种运输价格上的巨大优势使得中兴煤成本大大降低,一路畅销,增强了其在长江中下游等销场的竞争力。

由此可见,津浦、陇海两条铁路与中兴煤矿的经营业绩紧密相关,这就无怪乎时人有如下议论了:“运输事业,为煤矿第二生命。前此中兴公司之所以兴隆,并非专由于工程上之良善……其所以演成此种巨大之规模,半由于交通便利,运销畅旺之故……可见运输一项,影响该矿之营业至巨且大也。”[]“至巨且大”这一表述,生动而形象地描绘出中兴公司与津浦等铁路之间的密切关系。下面我们就具体分析一下中兴公司与铁路之间建立在互惠基础上的各种关系。

二 中兴公司与津浦、陇海铁路之间的关系

(一)台枣运煤铁路及津浦临枣支路的修建

中兴矿区位于山东峄县城外的枣庄,交通极为不便。峄县本为偏僻小邑,更何况是距离县城25里之遥的枣庄。因此,无论是中兴煤矿公司,还是其前身中兴矿局,开办以来面临的最大问题便是煤炭的运输。矿区附近未修铁路之前,公司运煤全靠京杭大运河。当时公司雇用当地民夫,以人力及牛车将所出之煤运输到距矿区90里之遥的运河重镇台儿庄,“以牛车踯躅台枣间,日必百余辆,颇极一时之盛”。[]然而此种运输方式受天气影响颇大,一遇雨天则道路泥泞,人车行走困难;而且牛车本身装载量有限,“车少费重,常年载运无多”,直接影响到公司煤炭的销售,“煤质虽佳,销运不广”。[]

中兴煤炭从陆路运抵台儿庄之后,再用船装运,将煤运送到京杭大运河沿岸各码头。公司在这些码头设立分销或转运处,以利于中兴煤炭的销售。这种运输方式同样受到自然条件的影响,煤炭运到台儿庄之后通常要耽搁一段时间,需要等待运河水涨才能出行。运河之上船闸众多,各处河段水位并不一致,通行尚需等待时日。[]到了枯水期或浅水期的时候,煤炭的外运很容易陷入停滞。至于运输的速度同样是个问题,通常要几天几夜方能抵达远处的销场。以韩庄为例,水路距离台儿庄仅84里,行程就需要两天;至镇江750里,行程更是多达10天之久。[]对公司运输造成最大影响的,莫过于运输成本过高,尤其是水路脚费颇高,导致煤炭“成本过重,毫无利益”,竞争力下降,直接影响到销路。[]

公司总经理张莲芬注意到了这一问题,尝试着改善运输条件,这便是台枣铁路的由来。诚如前述,从枣庄矿区到台儿庄码头这段距离的煤炭运输,之前只能依靠民夫脚力或牛车运输,成本颇高,运输量亦颇为有限,此外还容易受天气因素影响。为此,中兴公司管理层很早就试图修建连接两地的铁路,以利于煤炭运输。早在1899年,张莲芬就在申请重开中兴煤矿的折子里向清政府提出了申请,申请由公司自筑从枣庄总矿到台儿庄码头之间的运煤铁路90里。[]因张曾参与之前中兴矿局的运营,很早就意识到运输对中兴公司的重要性,故有此建议。中兴公司重新开办之后,张莲芬屡次上陈修路事宜,终获批复。不久公司开始招股兴修此路,但恰逢北方义和团兴起,各处战乱不休,这一计划亦被迫搁置下来。等到义和团事件平定之后,张莲芬重新召集各方入股修筑铁路,股东中多为中兴煤矿公司股东。当时张莲芬在给股东的一封信中就明确指出:“自矿至台庄,运煤铁路一日无款购造,即一日不能扩充大办,且不能称为完全之矿,与外人抗衡争利……尚希诸股东或认添新股,或转代招集,以期众擎易举,克奏全功,永享利益。”[]

到1907年公司已筹得资金40万两,中兴公司利用此项基金与青岛各洋行签订购合同,购买钢轨、车辆等铁路材料。次年1月台枣铁路正式开工,1910年工程完竣,1912年1月台枣线正式通车。该路修成之后,中兴煤运输速度加快,“往日尽数日或十数日之力始可到者,今则数小时可到”。[]公司存煤出井之后即可快速运输到台儿庄码头,相较之前牛车、人力的落后方式,既节省了时间、增加了运输总量,也降低了成本、增强了中兴煤在全国各销场的竞争力。

实际上中兴公司修建台枣运煤铁路并非一帆风顺,从申请之始就受到政府各部门的刁难。最初商部以此路“相距干路或水口是否在十里以内,与该处地方有无窒碍”为由,对该路线进行核查。[]核查无误后,又以“该公司现拟筑造运煤铁路九十余里,按照矿章第二十二条,程途在十里以外者,应另案禀请”为由,饬令公司重新申请。光绪三十二年八月公司再次向部申请,方才奉到朱批获准。光绪三十四年台枣路正式开工后不久,又遭到邮传部的干预。邮传部认为该路线未经自己批准,又与津浦路线(实际上是支线)并行,有侵占津浦铁路利益的嫌疑,为此强令该路停工。[]

之后双方展开交涉,交涉的主题除了“台枣路建成之后是否会影响津浦路的运销”之外,另有焦点集中在“台枣铁路筹款中有无洋股存在”的争论上。根据当时的路线图查勘,中兴公司所筑由总矿至台庄之间的运路与津浦正线东西相距数十里,毫无妨碍。为此张莲芬进行了公、私两方面的活动,除了公开上呈邮传部之外,他还专门私下拜谒了督办津浦铁路的大臣吕海寰,对其进行游说,从而为台枣铁路的重新开工做了铺垫,也为之后临枣支路的修建打下了良好基础。

邮传部之所以下令停止公司自建台枣运路,背后另有用意。当时津浦铁路尚未正式开工,邮传部所顾虑的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津浦铁路的业务问题。由于津浦铁路系借用英、德外债修建,因此如何早日偿还这笔欠款、收回铁路利权,成为当时邮传部的一大考量。要解决这一问题,就需要短期内增加铁路运输量。二是机车的用煤问题。众所周知,当时的火车机车主要以煤作燃料,每年消耗颇多。对于津浦铁路而言,沿途最大的煤矿就是中兴煤矿。一旦与该矿建立关系,不但用煤无忧,而且会增加自身的运输业务量,便于偿还外债,赎回铁路,上述两个问题也就迎刃而解。因此,如何与中兴煤矿建立关系,成为津浦路局乃至邮传部所关注的问题。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8.09 查看全文 >

章节目录

  • 一 “真正的上司”:近代路矿关系的生动写照
  • 二 中兴公司与津浦、陇海铁路之间的关系
    1. (一)台枣运煤铁路及津浦临枣支路的修建
    2. (二)中兴煤矿与津浦路局合办未遂
    3. (三)煤矿路局运输互惠合同的签订
    4. (四)路局优惠煤价与车租
      1. 1.优惠煤价
      2. 2.车租
    5. (五)津浦路局与中兴公司之间的资金借贷
    6. (六)垫款修建码头等——以陇海铁路为中心的考察
  • 三 中兴公司中的“交通系”与公司路局社会关系网的建构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