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失业的资本”:抗战时期西南的城市游资

作者

徐峰 男,1980年出生,湖北江陵人,博士,贵州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城市史及区域社会史。本文为2015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抗战西迁与川黔地区城市社会变迁研究”(15YJCZH190)的阶段性成果。
Xu Feng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失业的资本”:抗战时期西南的城市游资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失业的资本”:抗战时期西南的城市游资

引言

游资是抗战时期经济领域的一个突出问题,但它的影响远远超过了经济本身。抗战时期的游资问题可能因为是一个小众视角,现有的研究并不多见,特别是关于大后方游资的研究极少。现有的游资研究通常有一个预设前提,即在进行研究前研究者或多或少会先入为主地认为游资是负面的,是干扰经济的祸首。其实,游资本身无罪,罪在社会环境及持有者的运用方式。而且,在抗战西迁背景之下,经过流离转徙而内移到西南的资金,多数是出于爱国心的驱使,出于建设大西南、夯实民族复兴之基的崇高情怀,其初衷并不是想成为浮游不定、投机囤积的游资,只不过因为战时的恶劣环境,还有国民政府经济政策的失当等因素而蜕变为游资。抗战时期的游资问题,特别是大后方的游资问题内容复杂,对其进行研究可以丰富大后方社会经济史的研究,同时对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有一定的启示意义,值得深入探讨。

一 抗战时期游资释义

游资,指的是一种暂时脱离了生产过程和交换过程的社会闲散资金。社会上需要的货币资本数量并非固定不变,有时会从生产部门和商业部门析出一部分流动资金存于银行或积存于个人之手。当社会上需要创办某一企业或者经济繁荣、工商业活跃时,就需要更多的资金,于是闲散资金就流入工商业部门变成工商业的正当投资。所以,对一个社会而言,游资的存在不可避免,也有其必要性。适量游资的存在是社会经济中的正常现象,不但无碍工商业发展,反而因为调剂余缺、融通资金而有利于工商业发展。只有当社会上囤积了大量的游资,且它们始终不流入生产部门,而是经常地做短期流动性的投机生意时,其存在才成为社会经济发展的障碍。不过,一个社会很难规避游资流向投机性行业,因为一旦存在大量空闲而浮动的资金,“好比一个人,没有固定的职业,终日游手好闲,东闯西闯,不免闯出祸事来”,再加上资金只有通过生产流通才能保值增值,投机性行业资金周转迅速,风险虽大,但预期的平均收益往往高于生产事业的预期所得,所以在任何时期,社会上总有一些资金没有导入生产事业,总有一些个人或团体经营投机生意。这在物价稳定时为然,在物价急剧波动时尤甚。游资的形态,正如它的名字一样,很少做固定的存在。货币、外汇、有价证券、现金银或银行存款等,可以是正当资金,也可以是游资,两者很难区分。两者的差别,不在它的表现形式,而在持有人对它保存的动机与运用的方法,无论任何形式的资金,如为伺机而做投机性买卖而保存,或为贪图不当利润做短期买卖而运用,那就可断定为游资。游资有追逐利润的投机性特别强、寻求安全的防御性特别高、浮动不定的游移性特别大等显著特点。

游资是抗战经济中的一个严重问题。在正常情况下,货币的发行必须有实际交易行为作为根据,但在战争环境下货币发行主要是出于应付财政的支绌。受战争影响,社会生产处于极不稳定中,资金出于逐利与安全的考虑,往往脱离生产过程而参与投机活动,以求更大的利润。抗战的社会环境适合游资的产生,更适合游资的活动。战时的运输阻塞可为操纵居奇的借口,生产环境不利正是提高物价的良机,有操纵居奇和提高物价的机会,利润自然优厚,所以资金大量集中于商品的投机买卖,以致一些原在生产部门的资金也改变方向,转入不正当的交换过程而成为游资。特别是在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经济对战争不仅起着辅助的作用,还是决定胜负的主要依据。但此一时期,也是生产破坏、百业凋敝、交通阻塞、物资缺乏、币值低落、物价腾贵之时,部分不法商人乘势投机,大发国难财,使社会经济更加陷于失序混乱状态。游资的存在为本就失去常规的金融市场火上浇油,让社会经济更加混乱不堪,更加难以控制,“因为游资,随时可以增加市场资金的数额,随时也可以减少市场资金的数额,这样的资金在市场骤增和骤减,流动不定,没有方法控制,好像身体的乍寒乍热,构成病象一样”。游资充斥市场反映了社会生产事业进行的困难和不安全征候,然而要使社会生产事业振兴乃至得到良性发展,必须引导这种浮游的资金进入生产领域,从而增加社会生产动力,如此才能消灭游资充斥市场的流弊。这个时候,游资问题不仅是一个金融问题,也是一个政治问题和社会问题。

物价暴腾在战时不可避免,因物价不断上涨,人们对货币的流动性偏好增加,不愿将资金变成比较呆滞且有贬值危险的存款,坐视其价值逐日下跌,为保障其价值,持有者必须保证资金的流动性,让资金在投资中保值或增值。即使游资有正当运用的途径,如果其利润不及投机囤积优厚,那么资金还是可能流向投机囤积,这是游资逐利的特性使然。所以,在战争的环境中投资极易变成投机,给社会经济带来恶劣影响。“在今日战时,社会生产事业已失常态,交通艰阻,物资供需又不平衡,各地物价参差不同,于是游资乃奔注于囤积居奇等投机事业。此项现象至结果,必为物价飞涨与货币跌值,同时以争相购进或抛出,势如潮涌闪电,造成市场上之极度混乱,更因心理上之遽变,亦促成物价之飞涨,是即游资为害社会经济之严重结果。”其实,游资本身无罪,罪在社会为游资提供了许多投机取利的机会,从而使得原本可能成为生产建设的资金留存于公私团体或个人手中成为浮游资金,因为战争的影响走上投机之路,或加入其他扰乱市场的行为。

所以,在一定意义上讲,抗战时期的游资,特别是西迁大后方的游资可以称之为“失业的资本”(unemployed capital)。“可以利用的人力没有加入生产事业,我们称之为‘无业游民’;可供利用而没有用于生产事业的资本,我们叫它‘无业游资’。无论‘无业游民’也好,‘无业游资’也好,它们的存在,对于整个社会无疑是一项损失。资本停留于公私团体个人成为呆存现金,对于社会固然是一项损失,尚无大患。假使资本不仅不加入生产反倒加入投机,或加入其它足以扰乱市场的行动,便非社会所能容的了。这才是目前人人常说的游资的祸患。”游资作为资金存在的一种形式,“它的动态,好像没有生根的水上浮萍草一样,风吹之东则东,风吹之西则西,惟一的在选择安全地带,惟一的在追求捷径的暴利”,当整个社会并不能为游资正常导入生产提供条件,或者社会环境比较恶劣,游资追逐安全与暴利的特性越发明显。在一个缺乏规范与训诫的社会,因为缺乏外在的约束与控制,加之内在的社会生产环境惨淡艰难,游资就不能正常引导与疏泄,浮游于资本市场,做投机的营生,其“恶”的一面就暴露无遗了。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8.09 查看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