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甲午战争期间张之洞的借款活动

作者

吉辰 男,1987年出生,陕西西安人,历史学博士,中山大学历史学系(珠海)助理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近代中国的政治与外交。本文受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20wkpy35)资助,初稿曾提交“纪念邵循正先生诞辰110周年暨中国近代政治外交史论坛”(北京大学,2019年11月),感谢评议人的宝贵意见。
Ji Chen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甲午战争期间张之洞的借款活动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甲午战争期间张之洞的借款活动

引言

战争自古都是花钱的无底洞。以甲午战争为例,清政府不仅最终背上了赔款2.3亿两库平银的沉重包袱,而且军费开支惊人。鉴于入不敷出,清政府在战争中先后举借了几笔数量可观的外债。对此,以往研究已有一定触及,但大多较为简略。管见所及,仅马陵合先生对此论述较详。

求饷于外洋的不仅是朝廷,还包括不少参与兵事的地方大员。但最终除了署台湾巡抚邵友濂向上海洋商借款50万两外,借到外债的唯有署两江总督张之洞。茅海建先生对此曾有简要概括:“从光绪二十年十二月起,张之洞四处借款,其主要有四端:一是‘炽大借款’,二是‘德华借款’,三是‘瑞记借款’,四是‘克萨借款’;除此之外,还有王之春在法国商议的借款和容闳在伦敦商议的借款。”关于张之洞的借款,前述马先生的论述已经比较丰富,惜尚未反映全貌,材料上也有再发掘的余地。笔者此前论述甲午战争时期王之春的出使时,曾经讨论过王氏为张之洞办理的借款。而本文试图着重利用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藏张之洞档案,对张之洞在甲午战争期间的借款活动进行史实重建,以探讨其成败得失,进而分析战争期间中央与地方的财权博弈。鉴于所引史料多使用农历纪时,本文亦使用农历并加注公历日期。

一 举借洋款的发端

光绪二十年九月二十六日(1894年10月24日),清军鸭绿江防线失守。随即,湖广总督张之洞先后致电直隶总督李鸿章、礼部尚书李鸿藻,将“借洋款”列为当务之急之一。而在十月初五日(11月2日),张之洞因两江总督刘坤一率军北上而奉旨署理其职。于是,其主要精力由湖广转向了两江。

两江虽非战区,但承担了相当的战争负担。由此北上的军队极多,军费皆由本省承担,开支不小。张之洞接署两江总督后,仍有多支军队奉调北上。截至十二月中旬,两江北上军队共计53营有零,每月需银20余万两。可以说,他要为坐镇山海关的刘坤一充当钱粮官。两江自身防务亦需费。当时颇有传言,日军企图在江南登陆。因此,他不断发令招募勇营、兴办团练、购买军械、修筑炮台。这些都意味着大笔银两的支出。

此外,张之洞也不忘在湖广兴办的事务,打算用两江财政加以接济。他接到湖北幕僚来电报告湖北枪炮厂需款甚巨,随即表示“江南均可酌量协济”。这又是额外的财政包袱。

由于清政府当时没有建立国债制度,仅靠向国内商人劝捐与借款是难以筹集大笔款项的。张之洞虽在这一方面做出过努力,但收效不大。因此,举借洋款成了唯一的出路。这一行动最早提上议事日程,大概是在十月中旬。十二日(11月9日)他致电李鸿章,声称“洋款近日屡有人向敝处请借,数多而息轻”。而在同一天,总署已奏准向汇丰银行借款1000万两(即汇丰银款)。张从李处得知这一消息后,表示“南洋亦拟仿照酌借一二百万”。但对方担心还款,态度消极。

张之洞依然决意借款。十九日(11月16日),他的门生、驻英使馆参赞宋育仁来电:“洋款按月六厘无外费能借。需否?密示。”显然,张曾托宋打探借款行情。二十七日(11月24日),张又电令上海道刘麒祥向沪上洋行探询。刘回电称,汇丰、德华两银行表示“借镑可行,必须两三千万方可招股”,而怡和洋行“愿借百万镑,或多亦可”。张次日复电:“如商肯保二百万之镑,即借二百万足矣。”汇丰、德华开出的年息是七厘,相当高昂,又须两三千万起借,张自然借不起。而怡和借款也没有了下文。此外,德国瑞记洋行(Arnhold Karberg & Co.)亦进入了张的视野。据刘的报告:“瑞记借款须二百万磅,周年八厘行息,第一年加一厘息,以作行用。”这样的条件更是离谱。

另外,张于十一月二十六日(12月22日)再度致电宋育仁,令其详细探询之前报告的六厘借款。由于此前署台抚唐景崧提议台、闽与两江共同借款,他表示“江南台闽拟共借银九百万两或千万两”。同日他还致电驻俄、德公使许景澄,传达了相同的要求,并说明在外洋打探是由于“在华洋行近日于借款居奇索重息”。三天后,又以相同内容致电驻美公使杨儒。不过,他此后也没有放弃在华洋行这条渠道。

由于福建没有加入,十二月十八日(1895年1月13日),张、唐与江苏巡抚奎俊联衔奏请借款。这份电奏首先强调两江财政困难:“计北军每月约需二十余万,本省每月约需二十余万,合计月需五十万。江宁属捐、借毫无眉目,苏州属借款尚有,捐款甚难。”然后称:“现饬委员与洋行筹议,得一办法:德国伏尔铿船厂、克虏伯炮厂均系极大富商,中国购船炮向系该两厂。若我肯用巨款购该两厂船炮,两厂即可代借。彼亦知中国款绌,愿垫款代办船炮,给息六厘,匀分二十年还清。假如我肯订银六百万两之船炮,两厂即可代借银六百万两,再多亦可。利息亦六厘,亦均分二十年还就。提银之日,分别起利,逐年利随本减,但均须论磅计。船炮垫款、现银借款两项共约合一百七十万磅以内。行用借款扣五厘,亦分二十年摊缴,并不现扣购船炮款,无行用。”在此条件下,两江拟借400万两,台湾拟借200万两。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6.62 查看全文 >

论文目录

  • 引言
  • 一 举借洋款的发端
  • 二 成而又废的炽大借款
  • 三 互相纠结的瑞记借款与克萨借款
  • 四 王之春、容闳办理的借款
  • 五 结语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