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中世纪的故事与现代的游客

关键词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 <bold>Adalsteinsson,Jon Hnefill</bold> 1996 Eftirhreytur um Freyfaxahamar(Reverberations off Freyfax’s rockface). <italic>Mulaping</italic> 23:67-89.
  • <bold>Bjarnason,B.</bold> 1999 <italic>Njáluslodir</italic>(The region associated with Njál). Reykjavík:Mal og Menning.
  • <bold>Collingwood,W.G.(William Gershom),and Jon Stefansson</bold> 1899 <italic>A Pilgrimage to the Saga-Steads of Iceland</italic>. Ulverston:W.Holmes,1899. Reprinted 1988 as <italic>Fegur∂ Íslands og fornir sögusta∂ir:svipmyndir og sendibréf úr Íslandsför W.G. Collingwoods</italic> 1897 <italic>with a forward by Haraldur Hannesson,Björn Th. Björnsson and Janet B. Collingwood Gnosspelíus</italic>. Reykjavík:Örn og Örlygur.
  • <bold>Fridriksson,Adolf</bold> 1994 <italic>Sagas and Popular Antiquarianism in Icelandic Archaeology</italic>. Aldershot:Avebury.
  • <bold>Hann,C.M.,ed.</bold> 1998 <italic>Property Relations:Renewing the Anthropological Tradition</italic>. 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 <bold>Hastrup,Kirsten</bold> 1985 <italic>Culture and History in Medieval Iceland:An Anthropological Analysis of Structure and Change</italic>. Oxford:Clarendon Press;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
  • <bold>Helgason,J.K.</bold> 1998 <italic>Hetjan og höfundurinn</italic>(Heroes and the authors)Reykjavík:Mal og Menning.
  • <bold>Hreinsson,Vidar,ed.</bold> 1997a Njál’s Saga. In <italic>The Complete Sagas of icelanders. Vol.3:Epic—Champions and Rogues</italic>,pp.1-220,tran. Robert Cook. Reykjavík:Leifur Eiriksson Publishing.
  • <bold>Hreinsson,Vidar,ed.</bold> 1997b <italic>The Complete Sagas of the Icelanders. Vol.5:Epic—Wealth and Power.</italic> Reykjavík:Leifur Eiriksson Publishing.
  • <bold>Hunt,Robert C.,and Antonio Gilman,eds.</bold> 1998 Property in Economic Context. <italic>Monographs in Economic Anthropology</italic> 14. Lanham,MD: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 <bold>Hymes,Dell H.</bold> 1983 <italic>Essays in the History of Linguistic Anthropology</italic>. Philadelphia:J.Benjamins.
  • <bold>Kaalund,K.</bold> 1877 <italic>Bidrag til en historisk-topogarafisk Beskrivelse af Island</italic>(Towards an historic-topographic description of iceland). Copenhagen:Gyldenalske boghadel.
  • <bold>Kellogg,Robert</bold> 1997 Introduction. In <italic>The Complete Sagas of icelanders</italic>,<italic>Vol.1:Vinland—Warriors and Poets</italic>,V.Hreinsson,ed.,pp.xxix-Iiii. Reykjavík:Leifur Eiriksson Publishing.
  • <bold>Magnusson,Magnus,and Hermann Palsson</bold> 1960 <italic>Njál’s Saga</italic>. London:Penguin Books.
  • <bold>Olason,Vesteinn</bold> 1998 <italic>Dialogues with the Viking Age:Narration and Representation in the Saga of the Icelanders.</italic> Reykjavík:Heimskringla.
  • <bold>Overing,Gillian R. and Marijane Osborn</bold> 1994 <italic>Landscape of Desire:Partial Stories of the Medieval Scandinavian World.</italic> Minneapolis: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
  • <bold>Petursson,Halldor</bold> 1981 Söguslo∂irá Úth<italic>é</italic>ra∂i(Saga regions in the rural areas). <italic>Mulaping</italic> 11:91-103.
  • <bold>Russell,W.S.C.</bold> 1914 <italic>Iceland:Horseback Tours in Saga Land</italic>. Boston:Richard G.Badger and Toronto:The Copp Clark Co.,Ltd.
  • <bold>Schimany,Peter,Volker Grabowsky,and Andreas Roser</bold> 1994 <italic>Aspekte der Moderne:negative Dialektik,Nationalismus,Tourismus</italic>(Aspects of modernity:negative dialectics,nationalism and tourism). Egelsbach,Germany;Washington,DC:Hänsel Hohenhausen.
  • <bold>Sigurdsson,Gisli</bold> 2004 <italic>The Medieval Icelandic Saga Tradition and Oral Tradition:A Discourse on Method.</italic> Publications of the Milman Parry Collection of Oral Literature 2. Cambridge:Harvard University. Translation of <italic>Túlkun Íslandingasagna í Ljósi Munniegrar Hef∂ar:Tilgáta um A∂fer∂.</italic> Reykjavík:Stonfun Árna Magnússonar Á Íslandi,2002.
  • <bold>Sveinsson,Gunnar</bold> 1959 <italic>Matthias Johannessen:Njála í íslenskum skaldskap</italic>(Matthias Johannesse:Njál in Icelandic poetry),Reykjavík:Skirnir.
  • <bold>Vesteinsson,Orri</bold> 2000 The Archaeology of <italic>Landnám:</italic> Early Settlement in Iceland. In <italic>Vikings:The North Atlantic Saga</italic>,William Fitzhugh and Elisabeth Ward,eds.,pp.164-74. Washington,DC:Smithsonian Institution Press.

中世纪的故事与现代的游客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中世纪的故事与现代的游客

冰岛的亚北极北大西洋岛有着朴素的自然景观:光秃秃的连绵起伏的山丘、广袤的熔岩地、贫瘠的冰川、活跃的火山、翻滚的瀑布、蒸腾的温泉和高耸的悬崖。它们以令人惊讶的方式融合在一起。公元874年维京人(Vikings)到达冰岛前,岛上荒无人烟。自那时起,第一批定居者的后代已经融入冰岛文化,将其从荒野变为定居区。在定居冰岛的过程中,定居者创造了一个有序的社会,逐步完善了法律、财产权和继承权等(Hunt and Gilman,1998;Hann,1998)。然而,在这片景观中,几乎看不到划分这些古老土地的任何自然标志。山区由全部社区共享,即便在今天,也很少使用曾经极为罕见的栅栏,这样,马和羊可以自由地在山间觅食。

如今,冰岛人口略超25万人。20世纪50年代以前,冰岛的人口达到峰值,接近7万人,在这期间也只有1250年的人口达到过这一数值。此后,由于饥荒、疾病和低出生率,面积超过10.3万平方公里(4万平方英里)的冰岛人口减少到危险水平。如此低的人口密度意味着景观不会被人工项目严重破坏。人类在此居住的最初100年里,最引人注目的人类活动也许就是人们迅速清除了岛上大部分地区的灌木矮桦树(Vesteinsson,2000:165)。从此,冰岛几乎看不到树。

由于树木的质量过低以及后来树木几乎绝迹,早期定居者改变了使用木材建造房屋的传统,开始用草皮和岩石建造房屋,这一做法一直延续到20世纪40年代。传统的房屋建造方式被遗弃50年之后,用草皮和岩石建造的房屋很快就与周围的景观变得难以区分。由于缺少树木、篱笆或明显的人工项目以及传统的老房子,冰岛景观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开放性。在冰岛,可以远眺广袤的大地,瞥一眼冰岛的照片就可以证明这一点。在路边就可以看到几英里之外的山谷、区域和山脉。

文化背景中的景观

对外来者而言,冰岛景观的开放性很容易被解读为景观的空洞性。对冰岛景观的这种解读是忽略了冰岛文化的一个基本方面所致。对冰岛人而言,他们的祖先占领和定居的努力,无论是在实践层面还是在象征意义上,都具有重要的价值。对土地所有权的要求也依赖于这种努力。同时,通过对荒野文明化进程的反思,他们提高了能动性。对现代西方城市居民来说,土地是一种简单的物质,但对冰岛人而言,土地是冰岛文化中竞争激烈的核心部分。农民党是冰岛政坛最强大的政党。法律禁止外国人拥有土地,特别是农村的土地。冰岛最重要的艺术家都是风景画家;如今,有关冰岛景观的摄影书籍也非常流行,尽管一部分是为了旅游消费。

除经济、政治和艺术外,冰岛人还通过口头和书面讲故事的形式赋予景观重要意义。他们通过回忆、复述和撰写初期定居者、中世纪后期圣徒、罪人以及近期著名人物的故事,保存了有关这片土地的文化历史知识。通过一个例子可以说明这种知识的普遍性:作为冰岛历史和文学课程的一部分,雷克雅未克大学(University of Reykjavík)的一位教授会定期带学生到冰岛南部地区进行田野考察。他总会在某眼泉边停下车,给学生们讲述13世纪冰岛主教“善人”古德蒙德(Gudmund the Good)的故事。这位主教把保护峭壁、泉水和岛屿作为自己的神圣职责。一则传奇故事是关于一眼泉水的,凡在此泉洗过脸的人,都可洗净一切罪恶。每年,当教授在路边的泉眼旁停下,给学生讲述这个受到古德蒙德祈福的著名泉眼时,一个当地的农民也会站在旁边倾听。但是当教授和学生们离开后,这个农民会告知那些路人说教授搞错了。他认为,主教祈福的真正泉眼,在教授所指的这眼泉以东几百码处。

当地大多数景观知识被那些年老的农民保存了下来,他们以知晓当地的地名、故事和重要景观而自豪。他们生长在这样一个时代:冰岛人一生都会生活在同一个地方,就像以前他们的家人世世代代生活在同一个地方那样,在家庭聚会或与邻居交谈时,也经常会说到景观故事。但现在冰岛人有了不同的经历。许多人为获得国会提供的教育、工作和医疗保健等福利离开了乡村。二战后不久,美国在冰岛建立了基地,把美国流行文化引入冰岛,为人们增加了新的娱乐机会。冰岛文化中,冰岛人对文字的热爱恰巧可以防止这些变化抹去几代人积累的故事。

关于土地的著作

自13世纪以来,冰岛人常以他们百分百识字自豪。自给自足的农民和牧师和上层阶级其他成员一样,把阅读和写作视为自己的权利。根据哈尔多·拉克斯内斯(Halldor Laxness)的观点,“冰岛人一直对文字有浓厚兴趣”。但从书本中获得的知识并不会自动地优先于传统民俗。书架上堆满书籍的农民也对“小人物”等超自然生物保持着强烈的文化信仰(甚至转移了重大建设项目的进程,以免扰乱“小人物”定居点)。非冰岛人(útlendingar,字面意义为“冰岛以外的人”)很难理解冰岛口头语和书面语之间的无差异性,但两者以互补的认识论体系共存。

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冰岛旅游协会(Travel Association of Iceland)每年会为冰岛人出版有关冰岛的著作——这些著作涵盖特定的区域和地区。著作常常会收录当地农民熟知的知识,或由农民自己编写,将来自不同来源的各种知识完美地融合到有关某一地区的同一份记录中[例如,Godastein是一本关于冰岛南部兰加(Ranger)地区的年鉴]。这些著作包括传统故事、某些地形的成因、特定农场名称、景观特征以及家族史。

这些地区性著作模仿了最早用冰岛语书写的《定居者之书》(Landnámabók),此书记载了冰岛第一批定居者的生活、冒险经历、他们定居的区域以及基于地理特征命名的地名。当第一批维京人穿越北大西洋来到冰岛时,除了一些爱尔兰隐居的僧侣曾经在此短暂逗留外,当时冰岛还无人居住(Vesteinsson,2000)。因此,第一批定居者可以自由地根据土地的特征[比如,赫约尔莱夫山(Hjorleif’s Hill)、因戈尔夫山(Ingolf’s Hill)]、重要的资源[例如鲑鱼河(Salmon River)、森林山(Forested Hill)]或者物理特征[例如白河(White River)、斯莫基湾(Smokey Bay)]进行命名。尽管许多地名1000多年前就已经确定,但由于冰岛语较为保守,至今人们仍能理解这些地名。通过简单地解析地名,冰岛人就能借助现成的助记符号来了解那些激发命名灵感的人和故事。

20世纪60年代,记忆区域历史和叙事的传统在两卷本《你们的土地》(Landid Thitt)中得到体现。这套书图文并茂,介绍了一些精选的名胜古迹的历史。有时,在书中同一页会提到一位萨迦英雄、一位中世纪牧师、一位17世纪的商人以及一位现代画家,他们都与同一个景观区域有联系。1978年,也就是连接冰岛所有定居点的第一条环形公路(the Ring Road)通车几年后,图文并茂的单卷本《冰岛公路旅行手册》(Islenska Vega Handbókin)出版。该手册按地区和道路编号组织章节框架,将详细的地图按段落编号,提供了地质因素、中世纪萨迦节选以及19世纪的民间信仰等一系列信息。此后,通过几次修改,《冰岛公路旅行手册》成为畅销书,并被翻译成英语和德语。这是人们包括本文作者的共同体会:如果没有这本“道路圣经”的永久陪伴,没有人会开车去乡下。事实上,该手册用与文化相关的信息充实了相对无特征的冰岛景观,使每一次驾驶旅行都像朝圣一样穿越冰岛的“叙事宝库”。同时,人们也无须担心文化景观知识消失,因为政府的支持,可以通过考古学调查和历史研究增加这种知识(Ragnheidar Traustadottir,Coordinator of the National Museum of Iceland Regional Survey,pers.comm.to EW.,2002)。

萨迦的文化中心地位

虽然有些书起到了保存地方历史的作用,但它们常常会忽视冰岛传统文化偏爱的叙事方式——萨迦(saga)。12世纪以来,冰岛人开始用母语在牛皮上书写故事。这些口头流传下来的故事,有些已经有300多年历史。“萨迦”一词来自动词“说”(to say),也有“历史”或“简单的故事”的意思。萨迦是指文学和鲜活的民间故事。最初大多数萨迦是口头形成的,然后又几乎按照口头叙事的原样被记录下来,但这一观点在学术界一直存在争议(Olason,1998;Sigurdsson,2004)。13世纪以来,随着民间故事的变化,许多书被重新抄录,收录了新的故事元素,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文库。每个重新讲述的故事都包含了新的思想和知识,使文学和民间故事之间的界限变得难以区分。由于每个故事都以之前的故事为基础,所以没有公认的“作者”,大多数萨迦都是匿名的文学作品。因此,尽管这些故事是如此著名、如此受欢迎,并被频繁地转述,视为文化遗产,但却不属于任何人。文献学家对不同版本进行了仔细比较来了解故事的变化,并将这些变化视为表明作者意图的证据(Hastrup,1985;Palsson,1992)。这些变化也往往反映了作者所处时代的政治现实,正如人们对鲜活的民俗传统所期望的那样。

这些萨迦还被学者按题材分为不同的类型,有些是关于主教、圣徒或牧师的;有些是为挪威和丹麦国王而作;15世纪,来自外国的浪漫故事被译成冰岛语。对这些萨迦的保护(以及明显被使用的迹象),表明它们在当初受到高度重视;直到19世纪,人们一直还在手抄这些萨迦。虽然所有的故事都有价值,但迄今规模最大的故事集是《冰岛人的萨迦》(Sagas of the Icelanders),它讲述了第一批定居者及其后代在一个新居住地白手起家、努力建立一个有序社会的过程。作为冰岛人的“起源神话”,《冰岛人的萨迦》广为人知,成为人们最喜爱的故事集(Kellogg,1997)。18世纪以来,这个故事集被多次印刷并被翻译成其他语言,在世界各地大量出售,特别是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不列颠群岛和美国。在过去一百年里,这些故事也受到北欧和北美大学学者的极大关注。在本文其余部分,使用“萨迦”这个词时即指《冰岛人的萨迦》。

有一次,时任冰岛总统维格迪丝·芬博阿多蒂尔(Vigdis Finnboadottir)在德国发表演讲,谈到欧洲景观是如何被中世纪的城堡主宰的。相比之下,她指出冰岛没有这样具有纪念意义的建筑,但却有隐藏在景观中的“城堡”,我们称它们为《冰岛人的萨迦》(pers.comm.to A.B.,1986)。在这个比喻中,国王、圣徒或牧师的历史是“村舍”,萨迦被赋予“城堡”的地位。这些萨迦中的地名由于至今仍被一些农场使用,所以可以被辨认出来,但是那些特定的农场本身不是城堡。更确切地说,这些农场让人想起了“隐藏”在一个景观中的故事,或者说是“坐落”在一个景观中的故事,而整个景观都是有文化意义的。

冰岛人日常生活中的萨迦

萨迦的多产彰显了文化的价值和努力,但萨迦不仅是书架上的藏书,而且已成为冰岛人日常意识的一部分。从16世纪开始,有关萨迦人物的诗歌就在冰岛流行,非常受欢迎。18世纪著名诗人西格德·布莱德费尔德(Sigurd Breidfjord)的一首诗以赞赏的口吻,讲述了《尼亚尔萨迦》(Njál’s Saga)中反面女主角哈尔格德(Hallgerd)的故事。而一位愤愤不平的农民,却从传统视角认为哈尔格德是魔鬼,处处与萨迦中的主要英雄作对。这位农民用另一首诗进行回击,这首诗很快就传播开来(Sveinnson,1958)。这就是他们已讲述了800多年的萨迦叙事的威力所在。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10.56 查看全文 >

章节目录

  • 文化背景中的景观
  • 关于土地的著作
  • 萨迦的文化中心地位
  • 冰岛人日常生活中的萨迦
  • 《尼亚尔萨迦》
  • 《尼亚尔萨迦》和冰岛景观
  • 地方认同和《尼亚尔萨迦》
  • 霍尔索卢尔(Hvollsollur)的萨迦中心
  • 萨迦中心的起源
  • 变化与成功
  • 游客简介
  • 界定尼亚尔区域
  • 萨迦巴士之旅
  • 导游
  • 发挥想象力
  • 结论
  • 致谢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