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八章 纪念:爱德华·汤普森

关键词

作者

[英]佩里·安德森(Perry Anderson)
袁银传 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重点学科“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学科博士点负责人和学术带头人,全国高校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研究生思想政治理论课《中国马克思主义与当代》教学大纲编写课题组主要成员。主要从事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马克思主义发展史、政治哲学和农民意识等的教学和研究工作。
曹荣湘 中央编译局办公厅副主任、研究员。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八章 纪念:爱德华·汤普森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八章 纪念:爱德华·汤普森

离1962年即将逝去最后几周的一个晚上,我刚回到空荡荡的家里时,发现室内一瓶酒下压着一张短笺。爱德华·汤普森 (Edward Thompson)的《英国工人阶级的形成》(The Making of the English Working Class)即将完稿。当时,爱德华住在哈里法克斯[],只要在大英博物馆再待上几周时间,就能彻底完成他的著作。我刚与朱丽叶·米歇尔(Juliet Mitchell)结婚,住在塔尔博特路。她在利兹[]教书,我在伦敦《新左翼评论》(New Left Review)杂志社工作。我与爱德华·汤普森下班后经常互留短笺,友好地交换有关历史学和社会学问题的看法。“你真的认为韦伯比布洛赫[]更重要?”他故意带着不解的表情恶作剧地问我。如果说我俩对政治话题非常谨慎,那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一件心照不宣的事情——他不想在我面前表现得没有主见。作为杂志发起人之一的刚出道的编辑,他的自尊心非常强。但我也能觉察出他使的这种小花招。

在外表看起来,爱德华·汤普森与我好像不是一代人而是两代人。我们之间还隔着斯图亚特· 霍尔[]和拉斐尔·塞缪尔[]等人。他们一道创立《新左翼评论》的时间是20世纪50年代初,而不是40年代。汤普森的相貌加深了我与他的年龄差距,他那张饱经风霜、沟壑纵横的脸,掩饰不住深沉稳重的俊朗气质。当然,是时光让这两种特征结合到了一起——不管我们的年龄差距如何,都不是年龄差距让我们显得反差如此之大。赫尔大学图书馆管理员拉金(Larkin)所说的年龄大致是对的,尽管他是从斯通家族的雕像后面望过来的。但那时,这位赫尔的图书管理员也许并不比来自哈里法克斯的历史学家聪明多少,这位历史学家不耐烦地将他谈论代际差别视为一种回避麻烦话题的方式。结果还是老样子,即使我觉得与其说他在回避倒不如说他陷入了窘迫。我们很少谈论政治话题。当我从利兹乘火车下来时,他刚好从伦敦坐火车上来;工作完成后,就把那个看起来像是一幅静物画的办公室抛到了脑后。直到20世纪70年代,我才惊奇地得知他那时仅有37岁。

次年,《新左翼评论》的发起人和它的新编辑们之间出现了裂痕。核裁军运动组织[]的衰落使《新左翼评论》杂志陷入困境。它力求重新定位以摆脱困境,但成效甚微。杂志社内部在决定选择哪种最优方案使杂志站稳脚跟这一点上很难达成共识,争吵持续了一段时间。当时,我首次看到了一份为了让这本小杂志维持下去而递交的充满热情的辞呈。现实争论和学理分歧使得爱德华与卡莱尔大街的同事难以继续合作下去。爱德华坚持认为,该杂志不仅因偏离了过去的轨道而内容涣散,而且没有处理好与过去之间的关系。爱德华对该杂志的未来缺乏政治信心。杂志社内部经常爆发争吵,但爱德华对年轻人还是持宽容态度。离职的时间一到,他毫无怨言地把杂志社业务干净利落地移交给了其他人。无论他对杂志命运的预测是什么,他都不是那种控制欲极强的人。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1.33 查看全文 >

VIP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