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十章 热带回忆:加西亚·马尔克斯

关键词

作者

[英]佩里·安德森(Perry Anderson)
袁银传 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重点学科“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学科博士点负责人和学术带头人,全国高校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研究生思想政治理论课《中国马克思主义与当代》教学大纲编写课题组主要成员。主要从事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马克思主义发展史、政治哲学和农民意识等的教学和研究工作。
曹荣湘 中央编译局办公厅副主任、研究员。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十章 热带回忆:加西亚·马尔克斯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十章 热带回忆:加西亚·马尔克斯

回忆录和自传作为描写往事的方式,在现实中可能会经常重叠在一起,但写起来毕竟不同。回忆录可以尽可能地构筑多人的世界集合而很少谈到作者自己。自传则可以采取纯粹自我描述的形式,世界和他人则只是作者本人内心旅程上的场景。小说家在复述他们的生活时则大胆结合了以上两个方面。现代作家安东尼·鲍威尔(Anthony Powell)闲逸简洁的四卷本《且莫中断》(To Keep the Ball Rolling)为第一种文体提供了经典范本。萨特简短的《萨特自传》可能是第二种文体最出色的例子。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为小说而生》(Living to Tell the Tale)被它的出版商宣传为回忆录,但从总体上来讲,它毫无疑问站在两者的交叉地带[]。当然,马尔克斯是一位传奇的故事讲述者,但他也具有敏锐的自我反思智慧,只要看一看《番石榴飘香》(The Fragrance of Guava)一书中他20年前与普里尼奥·阿普里约·门多萨(Plinio Apuleyo Mendoza)的传记式对话,就足以说明这一点[]

在《为小说而生》一书中,马尔克斯非常谨慎地用到了这方面的天赋。通过艺术的选择,他实际上把回忆录写成了与自己写过的小说体裁相接近的形式。该书以他母亲到达巴兰基利亚[]开始。母亲想把儿子——那时是23岁——带回阿拉卡塔卡(Aracataca)把家里的房子卖掉。这趟行程使他变成了后来的小说家。该书的结尾是他五年后在飞往日内瓦的飞机上写给女友的最后通牒。这趟行程使他那位难以捉摸的年轻心上人变成了他的妻子。在这两个平行的戏剧性情节之间,作者只将他的生活描述到1955年离开哥伦比亚为止。其叙述没有屈服于经验和记忆的凌乱,而是在所有这一切跌宕起伏当中实现了完美的对称布局。该书由篇幅相等的八章组成——这种安排与实际生活的一切方式都不一致,就好像要刻意强调我们正在体验另一种最高的写作技巧似的。

故事一开始,马尔克斯就采取了两种相对不同的写作风格:一是人物充满感情的散文风格,这种风格在他的早期小说《枯枝败叶》(Leaf Storm)中已经得到了精彩的展示,但小说在当时由于显得过于诗意化而遭拒绝出版;二是平实简洁的风格,像故事《没人给他写信的上校》(No-one Writes to the Colonel),或者叫做报告文学风格,如《绑架》(News of a Kidnapping)。如果说,《为小说而生》在技巧上多少介于两者之间,那么,整体的语气和效果——属于回忆录的类型——却有着他那些主要小说中的简洁、华丽的宏伟气势。我们处在《百年孤独》(A Hundred Years)或《迷宫里的将军》(The General in his Labyrinth)的世界之中:隐喻的大量使用和商标式的对话,巧妙之极的俏皮话读起来就像警句,辛辣无比,风趣但不失严肃。

正式而言,我们读到的正是马尔克斯在哥伦比亚的年轻故事。马尔克斯对他的祖父母和父母的栩栩如生的描写,确立了最奇特的家庭背景。接着,我们读到了他的童年,直到八岁,他一直跟爷爷住在加勒比海岸的香蕉种植区。我们还读到了他在贫穷的巴兰基利亚读书的日子;在伊甸园般的内陆地区度假;沿着马格达莱纳河(Magdalena)往上到安第斯山的利斯欧(liceo)旅游;进入波哥大的大学求学;目睹国内平民政治领袖埃列塞尔·盖坦(Eliécer Gaitán)遇刺后首都发生的灾难性暴动;大动乱发生后乘飞机返回海岸;早期在喀它赫纳(Cartagena)当记者;再度返回巴兰基利亚期间对文学的热爱和放荡不羁;最终在波哥大找到了一份正常的记者工作;被派往国外报道1955年召开的日内瓦会议。这一切富有传奇色彩的众多事件、引人入胜的细节、可遇不可求的机遇,很少小说能与之媲美。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1.77 查看全文 >

VIP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