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五章 军事

关键词

作者

许利平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社会文化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薛松 博士,复旦大学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曾在《国际问题研究》、《东南亚研究》、《南洋问题研究》、《东南亚南亚研究》、Asian Ethnicity等期刊发表论文。
刘畅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亚洲太平洋研究系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东南亚研究。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五章 军事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五章 军事

第一节 概述

印度尼西亚国民军(Tentara Nasional Indonesia,TNI)是印尼共和国主要军事力量。自1945年建军以来,国民军一直以捍卫印尼主权和领土完整为主要任务,为印尼的建立和发展做出了贡献。

一 建军简史

1830年,宗主国政府批准荷属东印度正式组建皇家荷属东印度军(荷兰文:Koninklijk Nederlands Indisch Leger,KNIL,下文简称荷印军),以此作为维护殖民统治的主要武装力量。该军与宗主国的皇家荷兰军(Koninklijke Landmacht,KL)没有隶属关系。荷印军成立后参与了荷兰征服印尼的历次战役。该军在不断征战中壮大,相继组建了空军和海军。日本侵略前,荷印军总兵力约85000人,其中从荷属东印度殖民地征召的当地士兵约有28000人,其中以信仰基督教的安汶人居多。

1942年1~3月,日军以第16军[]为主力侵占印尼。3月9日,荷属东印度政府投降,荷印军余部逃往澳大利亚。第16军大部随即另行编组,向东转进太平洋岛屿,主力在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中溃败。第16军经再编[]后负责防守爪哇地区。1943年5月,为解决兵力不足的问题,日本殖民当局在当地招募补充兵(日文:兵補),上前线充当炮灰,招致印尼人民极大不满。

为继续欺骗印尼民众,最大限度攫取战略资源,稳固自身殖民统治,1943年10月3日,日本殖民当局决定成立“乡土防卫义勇军”(日文:郷土防衛義勇軍,ペタ;印尼文:Tentara Pembela Tanah Air,PETA。下文简称“乡防军”[]),在印尼人中大力培植亲日武装。为此,日本殖民当局在茂物设立军校(日文:義勇軍錬成隊),将此前由情报机关下辖组织(日文:インドネシア特殊要員養成隊)培养的亲日骨干调往军校,以此为基础,不断招募训练军事人员。训练以日本步兵操典为标准,受训者被强制灌输“军人敕令”等日本法西斯主义思想,强化其以日本为“祖国”的身份认同,大力鼓吹“自我牺牲”精神。受训者毕业后即分配到各地协助侵略日军执行任务。至日本投降时,该校共训练36000人。其中日后就任印尼第二任总统的苏哈托在此担任教官,并因表现出色,由小队长(日文:小団長)晋升为中队长(日文:中団長),印尼国民军的杰出领袖苏迪曼在该校接受了军事训练。日本侵略者组建“乡防军”未预料到的后果是为日后印尼独立进行了军事人才储备,[]但军校中法西斯主义的“熏陶”使得“乡防军”人员普遍接受了军国一体思想,这是日后该群体主导建立军人独裁统治,鼓吹“双重职能”的思想根源之一。

印尼独立后,新生的印尼共和国迫切需要掌握属于自己的武装力量。但当时日军未全部撤离印尼,为避免与其正面冲突,建军工作被伪装成为青年运动和战争善后工作。1945年8月20日(建国第4天),印尼共和国成立战争受害者家庭援助机构(Badan Penolong Keluarga Korban Perang),两天后成立下辖组织人民治安机构(Badan Keamanaan Rakyat,BKR)。苏加诺总统在23日发表讲话,号召前“乡防军”和前荷印军士兵加入人民治安机构。但由于前荷印军殖民地士兵多来自印尼东部外岛,主要为基督徒,而前“乡防军”士兵主要是爪哇岛穆斯林,双方隔阂严重,[]难以共同成军。后者积极参加人民治安机构,而前者参与者较少,导致人民治安机构领导权逐渐落入前“乡防军”军官手中。当时,印尼国内秩序尚未完全建立,外岛自组武装不受人民治安机构节制。

8月29日,人民治安机构转隶新组建的中央印度尼西亚国家委员会。9月10日,以前日本海军“补充兵”(海軍兵補)、日资航运公司爪哇运输株式会社(ジャワ運送株式会社)工作人员为骨干,组建了人民治安机构海军力量。9月29日,英军在雅加达登陆,宣布等候“合法的荷属东印度政府”回来接管。印尼安全局势日益复杂,抗击外敌侵略任务加重,迫使印尼政府不得不认真考虑正规建军事宜。

10月1日,在雅加达附近海域停靠的英国重巡洋舰“坎伯兰号”(Cumberland)上,日军第16军司令长野祐一郎中将向英军投降。

10月5日,人民治安机构改编为人民治安军(Tentara Keamanan Rakyat,TKR)。从此,印尼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民族军队,10月5日后被定为建军节。苏普里亚迪(Supriyadi)[]被任命为司令,乌里普·苏莫哈尔佐(Oerip Soemohardjo)被任命为总参谋长。同日,人民治安军以日军遗留的50多架飞机组建了空军部队。10月7日,政府发表公告,号召青年人、前“乡防军”、“补充兵”、前荷印军参加人民治安军。

人民治安军主力是前“乡防军”指挥官和士兵。另有30余名前荷印军军官厕身其中,他们中的绝大部分毕业于荷兰布雷达皇家军事学院和万隆皇家军事学院。各地民兵、游击队等准军事部队组织(laskar)随后相继加入。总的来看,军官多为爪哇人,出身于小资产阶级家庭,来源复杂,政治倾向迥异,内部矛盾较为激烈。

10月21日,日军第25军司令田边盛武中将在苏门答腊西海岸巴东向英军投降。驻苏门答腊沙璜岛(Sabang)的日本海军第9特别根据地队司令广濑末人少将向英军投降。

10月25日,英军第49印度步兵旅在泗水登陆,遭到印尼军民强烈抵抗,英军出动了坦克、飞机、军舰,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才占领了泗水,是为泗水保卫战。此战末期,英军旅长马拉比(Aubertin Walter Sothern Mallaby)被击毙。同月,英军从三宝垄携带日军战俘南下马格朗(Magelang)并预备在该地建立军事基地,随军的还有战时被日军俘虏的荷兰战俘,英军打算重新武装他们。时为上校的苏迪曼指挥部队在英军进军途中进行截击,英军被迫退回中爪哇重要的铁路枢纽安巴拉瓦(Ambarawa),苏迪曼声名鹊起。10月20日,苏迪曼就任人民治安军第五师师长。11月12日,苏迪曼在将领会议上被选举为人民治安军司令,晋升将军,苏莫哈尔佐续任参谋长。

苏迪曼当选司令后,中央政府迟迟不予批准,遂回指挥岗位。11月底率第五师向退到安巴拉瓦的英军发动攻击。此战英军调动了坦克和空中支援,而印尼军队武器落后,伤亡惨重,但仍坚持进攻。英军在机场被游击队袭击后,逐渐力不能支,退回威廉堡(荷兰文:Fort Willem I)固守,该堡旋被苏迪尔曼部包围,英军坚守四天后突围退回三宝垄。12月12日,战役结束,苏迪曼声名大噪。18日,被批准为司令。

1946年1月7日,人民治安军改名为人民安全军(Tentara Keselamatan Rakyat)。1月26日,人民安全军改名为印尼共和国军(Tentara Republik Indonesia)。1946年11月15日,荷兰与印尼签订《林牙椰蒂协定》,战事暂熄。

1947年初,利用战事间歇期,印尼共和国军和各地的准军事组织进行整合。6月3日,经谈判同意后,各方整合为一支新军,名为印尼国民军(Tentara Nasional Indonesia,TNI)。7月21日,荷兰殖民者撕毁协定,发动第一次“警卫行动”,重启战端。苏迪曼发出“祖国母亲(Ibu Pertiwi)在召唤,祖国母亲在召唤”,率部抵抗,但成军不久的国民军难以抵挡荷兰殖民军队。8月29日,战斗结束。1948年1月2日,苏迪曼被免去司令职务。1月17日,荷兰和印尼签署《伦维尔协定》,印尼失去大片领土。在此期间,国民军加紧吸收荷占区准军事组织,壮大自身力量。6月1日,苏迪尔曼恢复职务。1948年9月18日,茉莉芬起义爆发,苏迪曼指示纳苏蒂安率军镇压。10月,苏迪曼被诊断出肺结核。

12月19日,荷兰发动第二次“警卫行动”,印尼共和国首都日惹随即沦陷,包括总统苏加诺在内的共和国政府要员被俘虏。苏迪曼在随扈保护下,换装逃离日惹。1949年2月18日,健康情况极度恶化的苏迪曼逃亡到东爪哇和中爪哇交界处的索博(Sobo)并在此设立指挥部。此时,国民军已经失去政府的支援和总司令的指挥,加之在镇压茉莉芬起义和清剿宗教叛乱的过程中损失惨重,实际上难以组织大规模抵抗行动,各部只能在不着军装的情况下自行组织游击战,荷兰殖民者由此宣称业已消灭国民军。

为争取国际支持,激励全国抵抗,经统一策划,国民军发动“1949年3月1日大反攻”(Serangan Umum 1 Maret 1949)。国民军各部主动出击,身着军装奇袭荷占区大小据点,荷兰殖民军队一时手足无措,国民军达成战役目的,取得胜利。大反攻的顶峰是日惹的短暂光复,时为中校的苏哈托指挥部队躲藏在日惹苏丹哈孟库布沃诺九世的王宫中,3月1日黄昏,他率军收复日惹。荷兰殖民军队随后组织军队反攻,苏哈托部在光复6个小时后撤退。此役重创荷兰殖民者的合法性,国民军士气大振,迫使荷兰不得不筹划“体面撤退”。11月2日,荷兰和印尼签署《圆桌会议协定》,荷兰向印尼“移交”主权。

国民军在印尼获得独立的过程中发挥了难以替代的作用,其在战争年代,尤其是政府被俘等特殊情况下形成的军内独断经验,也为日后军人独裁统治的建立提供了历史基础。

印尼独立后,国内安全形势依然紧张。紧张的来源包括如下三部分。

一是1949年8月7日在西爪哇荷占区建立的一支名为“伊斯兰教国运动”(Darul Islam,直译为“伊斯兰之家”)的宗教叛乱武装,这支武装要求在印尼建立伊斯兰教教权国家,既反对荷兰人也反对印尼共和国。该武装早在独立战争前就开始活动,印尼建国后仍十分活跃。

二是“南马鲁古共和国”叛乱。该“国”成立于1950年4月25日,主要力量是前荷印军在安汶等地招募的当地士兵和军官,他们信仰基督教,政治上亲荷,在独立战争期间帮助荷兰侵略印尼。荷兰撤走后,他们发动叛乱。

“南马鲁古共和国”很快被印尼国民军镇压,但“伊斯兰教国运动”宗教叛乱却愈演愈烈。1951年南苏拉威西、1953年亚齐、1954年中爪哇相继加入叛乱。到了1957年,“伊斯兰教国运动”控制了西爪哇三分之一的土地和南苏拉威西和亚齐的绝大部分。

三是军方叛乱。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美国通过分化瓦解国民军,加紧颠覆印尼政权。在美国中央情报局支持下,1956~1957年,国民军驻中、东、南苏门答腊的部队指挥官相继脱离中央政府,1958年2月15日合组“印度尼西亚共和国革命政府”(Pemerintah Revolusioner Republik Indonesia,PRRI)。1957年3月2日,前印尼驻美武官阿莱克斯·加威拉朗(Alex Kawilarang)在北苏门答腊省万鸦老(Manado)发动“全面斗争约章集团”(Permesta)叛乱。1958年2月17日,宣布加入“革命政府”。这两场叛乱在1958年内被国民军平定。

进入20世纪60年代,国民军继续对“伊斯兰教国运动”“南马鲁古共和国”残余力量和“全面斗争约章集团”叛乱残余力量进行清剿。1961年,“全面斗争约章集团”叛乱基本敉平。1962年,通过几年的剿抚并举,“伊斯兰教国运动”宗教叛乱暂时平息。1966年,“南马鲁古共和国”残余力量流亡荷兰。至此国民军完成了国内平叛工作。

1957年,为了应对各地叛乱,印尼颁布戒严令,这一举措使军队的影响力扩散到政治、经济领域。军队领导人进入内阁,占据政府机构要职,并担任地方官员。军队通过在全国各省份部署兵力加强对国家的控制,扩大了势力范围。在成功平叛后,军队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1957~1958年,军队逐步渗透到经济领域。军队全能化思想显现,军队创立了一个与文官政府相平衡的军队体系,进一步加强了其政治影响力。通过参与商业运作以及税务系统,军队实现了自负盈亏,这不但使军队在文官统治体系下拥有更大的自主权,而且在印尼经济领域拥有重大影响力。与此同时,军队右倾的倾向进一步加重。

在平叛之余,国民军参与了收复新几内亚岛西部(印尼时称西伊里安)和与马来西亚“对抗”(Konfrontasi)的行动。1961年底,苏加诺指示启动旨在“解放西伊里安”的“三项人民命令行动”(Operasi Trikora)。1962年中,国民军开始策划“查亚维查亚行动”(Operasi Jayawijaya),预计8月左右进行武力收复。6月24日,213名先遣队跳伞进入新几内亚岛西部马老齐(Merauke)地区,其后又有千余名国民军士兵潜入。荷兰殖民者慑于国际压力和国民军武力威胁,与印尼达成《纽约协议》,向印尼移交新几内亚岛西部。8月17日,国民军取消“查亚维查亚行动”。

在“对抗”中,国民军主要在加里曼丹岛北部与东马来西亚交界一线,与以马来西亚军队为主的西方军队进行小规模的“秘密战争”,初期国民军发动了一系列小规模进攻,但输多赢少,“对抗”后期只好转入全线防御。

从1956年开始,印尼积极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冷战前主要参加的有:1956年第1次派出参加埃及维和行动,1960年第2次派出参加扎伊尔[今称刚果(民)]维和行动,1973年第6次派出参加埃及维和行动,1989年第10次派出参加纳米比亚维和行动。

1966年,印尼爆发“9·30”事件,苏加诺总统卫队营长翁东中校等人率部秘密包围了7位国民军陆军高级将领宅邸,将其中6人打死,唯纳苏蒂安逃脱。时任国民军陆军战略后备司令部(KOSTRAD)司令的苏哈托趁机发动政变,攫取政权。

苏哈托上台后宣称“新秩序”已经到来,所谓的“新秩序”实际上就是印尼开始实施军人集团统治,印尼国民军军官群体以军代政,成为印尼国家的实际统治阶层,形式上则是以国民军实际首领苏哈托为首建立独裁统治。

1966年8月,陆军在万隆召开第二次学术研讨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的国民军《战斗信条》明确指出:“武装部队的陆军从来不是政权的被动工具,也不是单纯的治安维护者。陆军对国家的总路线,对政府的好坏,对国家的安危,对建国五基和社会的维护不能保持中立,它不仅对军事战术负有主要责任,同时对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也负有责任。”从而在理论上确立了军队不仅作为一支军事力量,更重要的是作为一支社会政治力量的双重职责。1982年,立法机关通过法律,称军队既是军事力量又是社会力量,这样就把军队“双重职能”(Dwifungsi)的原则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了。

苏哈托为了掌控军队,对军队进行了改革、清洗和整顿。清洗的对象主要是军队中的左派势力,也包括其他异己分子,如纳苏蒂安等一些能对其构成威胁的资深将领,同时也提拔一些亲信占据军队要职。

大批军官被安置在政权机构中。在地方政权机构中,苏哈托任命大批军官担任从省长、县长直到乡长的各级行政首长。到1969年底,军人在中央政府中占据了6个内阁席位,各省省长实际上都由军人担任,各个军区也插手地方政务,乡、村一级基层政权也由下级军官把持。苏哈托还将大批在职和退役的军官安插在重要的国营经济部门,例如国营石油公司、航空公司以及许多海外贸易机构和外岛的种植园。几乎达到了没有一个村庄不是由士官领导,没有一个国营企业的经理不是由上校和将军担任的地步。

通过立法形式规定军人在立法机构中的比例。具体办法是在人民代表会议460名议员中,有100名由政府指定,其中75人来自军队,25人来自“专业集团”。而在人民协商会议的议员中,三分之一由政府从军队中任命。实际上,军人在该机构中的比例比这还要高。因为政府任命的100名议员中有一部分是军人,“专业集团”成员还有一部分军人,省议员和地方官员中也有一部分是军人。所以,在立法机构中,军人的名额远远超过两大在野党的议员,这足以保证立法权牢牢掌握在以苏哈托为首的军人手里。

国民军内部取消三军司令,改组军事体制。苏哈托把海、陆、空三军各司令由没有作战职能的参谋长替代,把全国划分为四个防区(1984年撤销了这四个防区),由各防区统管区内的三军部队;警察部队也做了同样变动。海、陆、空三军和警察部队四个军种均由苏哈托或副司令直接指挥。没有司令的命令任何一个军种的部队都不得为任何目的而进行调动。陆军划分若干跨省的军区。为了防止军队形成自己的派系,苏哈托从来不让一个军人长期担任某一种或某一军区的领导职务,因此,各军参谋长、军区负责人和国家警察长每隔三四年都要定期进行更换。这种定期调动,除能消除一些有影响、有野心企图独揽军权的将领外,还能提拔、安排忠于他自己的一些少壮军人。1980年,苏哈托为了进一步巩固其地位,把大军区分为小军区。

为使军权更加集中,苏哈托建立了一整套严密的军队控制体系。除了通过“专业集团”来控制政治权力外,还通过军队各级机构直接对行政权力进行控制和监督。印尼每个军区司令部受命监控一个或几个省。军区以下的各级领导机构同各级政府机构平行。每个镇甚至村都有军队。有些指挥官常常被任命为同级行政首长。军队的各级机构也是权力很大的“恢复安全和秩序行动委员会”的代表机构,从事秘密警察的活动。情报机构和国防部的下属机构也与之密切合作。

苏哈托时期,国民军一度改称“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武装力量”(Angkatan Bersenjata Republik Indonesia,ABRI[]),印尼国家警察也是军队的一部分。

1975年,在“反对殖民主义”的旗号下,苏哈托政权出兵侵占东帝汶,收为印尼第27个省,激起追求独立的东帝汶人民的强烈反抗。1976年亚齐分离主义者在亚齐自由运动领导下发动叛乱。前者持续到20世纪末,后者更是持续到2006年。印尼国民军深陷其中。

1992年,国民军开始招收女兵。

冷战结束后,印尼国民军继续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主要参加的有:1992年第12次派出参加联合国柬埔寨过渡时期权力机构(即联柬机构,United Nations Transitional Authority in Cambodia,UNTAC)、第13次派出参加索马里维和行动,1993年第14次派出参加波黑维和行动,1994年第17次派出参加菲律宾维和行动,2003年第20次派出参加刚果(民)维和行动,2008年第27次派出参加达尔富尔维和行动等。国民军设立了联合国维和中心。至2017年,印尼对维和行动的贡献排名世界第9位。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8.09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概述
    1. 一 建军简史
    2. 二 国防政策与战略
  • 第二节 国防体制与军事制度
    1. 一 国防体制
    2. 二 国防预算
    3. 三 军事制度
      1. (一)兵役制度
      2. (二)军官制度
      3. (三)军衔制度
      4. (四)预备役制度
  • 第三节 武装力量
    1. 一 陆军
      1. (一)发展沿革
      2. (二)指挥体系
      3. (三)武器装备
      4. (四)编制序列
    2. 二 海军
      1. (一)发展沿革
      2. (二)指挥体系
      3. (三)武器装备*
      4. (四)编制序列和主要部队
    3. 三 空军
      1. (一)发展沿革
      2. (二)指挥体系
      3. (三)武器装备
      4. (四)编制序列
      5. (五)主要部队
  • 第四节 国防科技与国防工业
    1. 一 国防科工体系
    2. 二 国防教育体系
      1. (一)陆军直属军事院校
      2. (二)海军直属军事院校
      3. (三)空军学院
  • 第五节 对外军事关系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