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别区域

国别区域研究领域的现状、问题与前瞻
最近更新:2020-01-16
标签:

【国别区域】 法国的城市与乡村概况

发布于 2020-01-07


01
从初步城市化到高度城市化


当吹响第一次工业革命号角时,法国城市化也迈开了步伐。一座座工厂耸立起来,同时相应的配套设施和服务设施也相继出现,从而使工厂和工业所在的农村或者居民点逐渐地发展成为城镇。第二次工业革命则是以电力为动力,进一步突破了地理条件和环境的限制,生产和资本更加集中,企业和工厂及其相应的服务设施的建设步伐加快,城市化进一步提速。

      近代法国城市化过程,是城镇人口占总人口比例增长的过程,特别是农村和农业人口向非农村和农业人口转移并在城市集中的过程。与此同时,法国古老城市得到了改造和扩充。第一帝国时期,拿破仑一世重点对“法兰西的心脏”——巴黎进行扩建和改造。第二帝国时期,巴黎人口从1850年的105万增至1870年的185万,20年间几乎增长了1倍。那时巴黎的工业发展十分迅速,成为全国经济中心和世界金融中心。

二战结束后,法国着手恢复和发展经济,与此同时城市化进程重新启动,原来已经满目疮痍的城市也重新恢复生机活力,农村人口和外国移民不断地流入城市,从而使新城市数量在增加,旧城市在扩大,城市人口在发展。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法国城市人口占全国人口的比例不断地上升,1946年为53.2%,1954年为55.9%,1962年为61.6%,1975年为68.4%。法国城市劳动人口占全国劳动人口的比例,1906年为56%,1954年为73%,1988年上升到93.3%。法国城市人口和劳动人口主要集中在巴黎、里昂、马赛等大城市。城市的空间和面积迅速地扩大,仅在20世纪60年代就扩大了1/3强。随着20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法国城市的建设、改造和扩张,城市化达到了较高的水平。

20世纪90年代以来,法国城市化又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法国农村人口和外来移民继续向城市特别是大都市和新城市流动。1990年法国城市人口为4120万,占总人口的72.9%,共有361座城市;到了1999年,法国城市人口上升到4400万,占总人口的77%,计有城市354座。法国城市人口,1999年比1936年翻了一番,而同一个时期法国人口仅增加40%。这就意味着,3/4以上的法国人口居住在仅占全国面积18.4%的土地上。根据联合国标准,包括法国在内的西方发达国家中,3/4以上人口居住在城市,都是高度城

     这个时期,法国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旧城市改造和新城市建设,使城市继续向周边地区辐射和扩张,使市民生活质量进一步提高,使城市功能进一步扩大和完备,使城市各个区之间的差距进一步缩小。与此同时,法国各个城市突出自己的特色,图卢兹、马赛、蒙彼利埃、罗讷河流域的许多城市以及普罗旺斯地区艾克斯等成为旅游胜地;地中海沿岸——“蓝色海岸”的城市如戛纳、尼斯等成为享受日光浴的度假地;卢瓦尔河、罗讷河和加龙河等流域的城市则是新兴工业和第三产业的城市;各个大区和省的首府则成为所在地方的经济、教育、文化中心。

尽管法国已经高度城市化,但依然存在一些问题:第一,没有彻底地解决城市中特别是老城市中富人区和下层市民居住区的划分问题。这种在历史上形成的社会地理学分布,经常造成社会矛盾和冲突。2005年10月,巴黎郊区乃至全国爆发大规模骚乱都是在城市的贫困居住区和城市边缘地区,就是例证。第二,城市中住房建设的滞后,造成住房的不足和紧张,或者因为房价和房租居高不下,无房户、无家可归者和流浪汉增多。


02
从传统乡村到高度现代化乡村


19世纪上半叶的法国乡村,大地主经营和小农经营并存,却是以小农经济为基础的传统农业社会。以小农为基础的法国传统乡村,在经济上自给自足,在社会关系上自我封闭,在感情和心理上有很强的乡土观念,在宗法上保留本地区和本乡村长久不变的传统和习俗。

然而,自19世纪下半叶起,如火如荼的工业化和城市化极大地冲击着法国传统乡村社会。  第二帝国推行惠农政策,大大地促进了乡村经济的发展和农业的现代化。第二帝国因此被称颂为“真正农民的法国鼎盛时期”,它导致“旧式农业制度的终结”。第三共和国延续了第二帝国的惠农政策,并进一步加大了惠农政策的力度,加大了建设乡村的力度,从而使法国传统乡村的面貌发生很大的变化。到了第三共和国后期,铁路、公路、运河、乡间道路、连接村镇和火车站的道路已经建成,并且形成交通运输网络,使工业区、城市和乡村基本上连成一片。乘火车和汽车等交通工具赶集市、逛市场、买卖商品、交流信息,已经成为乡村经济和当地农民乡村生活的一个重要内容,标志着商品经济在传统乡村中日益兴旺发达,标志着法国乡村和城市、农业经济和工业经济建立了相互依存的关系,从而使城乡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

二战后,为了重新使法国乡村走上现代化的轨道,法国历届政府在财政、生产组织、行政管理、科学技术等方面,均制定和推行了一系列有利于农业发展的政策和措施。到20世纪60年代末,法国实现了粮食的自给自足,1971年农产品实现自给有余,开始出口。1979年起,法国农业便跃居欧洲第一,成为继美国之后世界第二大农产品和食品出口国,从而使农产品和食品出口成为法国一张显赫的王牌,号称“欧洲粮仓”。到了20世纪80年代,法国平均一个农民的年生产量可以养活30个人。二战前的法国乡村,还是一个由血缘、家族、亲缘、地缘、宗族、民间信仰、乡规民约等深层社会网络联结的乡土社会,二战后到20世纪80年代的“第二次农业革命震撼了一切结构”,法国乡村的古老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农民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民(paysan,或称为小农),而被称为农业经营者(agriculteur)或农场主(fermier);乡村社会的功能越来越多样化。二战后至20世纪80年代,法国乡村已经达到相当程度的现代化了。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法国乡村和农业的发展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法国政府和欧洲联盟进一步加大了对法国农业、乡村和农业经营者支持的力度,使法国农业生产力进一步发展,农业高度现代化,农业产值不断提高,2000年为632.94亿欧元,2010年为601.2亿欧元,2017年上升为711亿欧元。20世纪90年代,法国平均1个农民的年生产量可以养活40个人,21世纪20年代则可以养活89人。在这个时期,法国仍旧保持欧盟中第一大农产品国的地位,仍旧是世界上第二大农产品出口国,其农产品的外贸始终盈余。

在农业高度现代化的同时,法国乡村也进一步高度现代化。法国乡村的功能进一步多样化,不仅是农业和农业经营者所在地,而且还是休闲和疗养的地方,观光的旅游胜地,养老和送终的场所。法国乡村代表着田园风光和山川秀美,它辽阔、天然、野趣、宁静、惬意、舒适,与城市鳞次栉比的高楼、喧哗的闹市、车水马龙的交通、熙来攘往的人流、灯红酒绿的夜生活形成鲜明的对照,使人产生许多联想。由于法国农场和农庄年人均收入2006年达到3.02万欧元,高于当年全国人均收入2.48万欧元的水平,因此,法国乡村和城市并不代表两种不同的生活水平,而只是代表两种不同的生活形式。法国社会的乡村,如同过去工业社会的城市像吸铁石吸引着乡下人一样,现在反而也像吸铁石一样吸引着城市人。


03
 城乡一体化


从19世纪到20世纪上半叶,法国在工业化和城市化过程中存在明显和严重的城乡对立与差别,它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城乡在生产方式上的对立和差别。19世纪到20世纪上半叶,法国工业和城市的生产方式在工业化和城市化过程中日新月异,而法国乡村和农业生产基本上保持着欧洲中世纪的、古老的和落后的生产方式,从而与法国工业和城市的生产方式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第二,城乡在生活方式上的对立和差别。19世纪至20世纪上半叶的工业化和城市化,使市民能够享受现代化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从而使市民紧跟工业和城市现代化的步伐从传统生活方式向着现代化生活方式不断地转变。而乡村和农民,尽管受到城市化的冲击,为其生活方式增添了一些新的内容,但是从总体上看家庭仍然是最基本的维系力量和生产单位,农民生活尚未摆脱贫困状态,社交活动大体上保持着传统的淳厚古朴的民风,宗教生活依然是农民生活中的重要部分。因此,城市和乡村在生活方式上也形成巨大的反差。

第三,在大多数的情况下,乡村和农民代表了保守的思想,在法国现代化进程中与市民特别与无产阶级相抗衡,起着阻碍和反动的作用。

第四,在乡村和农业内部,由于许多大地主是城市中的资产阶级,地主与农业工人的阶级斗争,大地主与个体农民的斗争,也或多或少地反映了城乡之间的矛盾和冲突。

正是通过二战后的长期努力,进入21世纪,法国城乡关系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第一,法国农业已经高度现代化,农业的生产方式从传统落后的农耕方式向现代化的工业生产方式转变。它主要表现为农业生产机械化和自动化、农业生产信息化、农业生产专业化、农业生产上下游服务体系化,等等。

第二,农民已经基本上市民化。主要通过两个渠道:一方面是在工业化和城市化过程中,大量的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到城市,政府给进城务工的农民奖励性的赔偿和补助,对其进行职业培训,使其与市民一样同工同酬,鼓励其加入工会组织,从而使农民改变身份为市民;另一方面是对坚持务农的农民普及基础教育和农业科技教育,进行职业培训,提出“有了文凭才能当好农民”的口号,促使农民技术化和意识现代化。此外,不断地提高农民的收入,从而促使法国农民生活方式于20世纪70年代完成现代化和城市化的转变。这样,法国农民的身份发生了质的变化,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民,而是改称为农业经营者或农场主,农民已经市民化了。

第三,乡村已经城镇化。毋庸置疑,农业的工业化和现代化以及农民的市民化,自然而然地促使法国乡村走向城镇化。现在,法国城市和乡村的社会结构相互渗透,可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法国乡村里,除了农业经营者外,还拥有工人、手工业者、商人、雇员、资产者、城市的退休者;在法国城市里,除了原有的社会阶层和群体外,还生活着农业经营者和农业工人。

经过长期的工业化、城市化和现代化过程,法国基本上消除了城乡的对立和差别,打破了相互分割的壁垒,使城乡经济和社会生活紧密结合与协调发展,从而消除了城乡的二元经济结构和二元社会结构,使城市和乡村走向融合,走向一体化。


04
城市与乡村存在的问题


尽管法国总体上和基本上消除了城乡的对立和差别,但是,城乡依然存在一些差别。

在法国城市中,特别是大城市中,豪华街区、普通街区、简陋街区依然十分明显,富人街区、穷人街区、移民街区、种族街区的划分依然十分突出,城区与城乡接合部之间对照鲜明,因而存在着社会不平等、城市贫富两极分化。根据2014年统计,法国有1436个城市政策优先街区,涉及530万人,虽然近10年来政府政策对这些贫困街区扶持倾向性明显,但在就业、卫生和教育方面同其他街区相比差距仍然很大。

在法国乡村中,也存在着富饶的乡村、贫穷的乡村、边远落后的乡村的差别,存在着特大型农场主、大农场主、中等农场主和小农业经营者的矛盾和冲突,从而反映为城乡关系之间的矛盾、冲突和斗争。


©️本文版权归作者 【国别区域】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同步转发到先晓茶馆

发表评论

关联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