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论坛

站在前沿,思考“语不惊人死不休”。
最近更新:2020-03-23

【文学论坛】 网络民间文学扬弃了什么

作者:户晓辉 来源:《民间文学的自由叙事》
发布于 2020-02-27

的确,在如今的网络时代或自媒体时代,当许多人抱怨现代技术媒体冲击并瓦解了许多传统生活方式时,当许多传统的民间文学现象在现代生活中逐渐淡出甚至退出历史舞台之时,当民间文学的有些研究者为研究对象(实际上也是为自己的饭碗和专业)朝不保夕的命运而忧心忡忡甚至捶胸顿足之时,民间文学其实早就在使用自己的变形手法了。这是民间文学的一贯“伎俩”——它在没有文字的时代主要依靠口头,在有了文字的时代仰赖书面,在电子时代又少不了搭上多媒体的顺风车,甚至让口头、文字和电子媒体一道为它效力。只有那些仅凭媒介手段来辨识民间文学的学者,在民间文学一旦变换了载体之后就不再认识它了。其实,民间文学不仅没有死,而且保持着强大而旺盛的生命力,只不过它转移了阵地,把主战场从田间地头等实体空间转向了虚拟空间(网络民间或数字民间),但它仍然一如既往地存活在日常生活之中并且继续保持着强烈的生活气息和鲜活的审美趣味。不仅如此,如果从传播手段来看,自媒体时代可谓民间文学的黄金时代,它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人人都可以成为民间文学的创作者和传播者的“理想”:“计算机网络催生了现代民间文学新景观。电脑网络以蛛网重叠而使世界收缩,其本身的平等性、兼容性、自由性和虚拟性使之保持平民姿态,开启了一处拥有巨大包容性的文化空间,向社会公众特别是弱势人群开放文学话语权。这就打破了精英文学的‘创作高台’和‘传播壁垒’,模糊了精英文学与民间文学的界限,形成了新的民间平民文学景观。这种由网络催生的文学现象,可以看作民间大众利用现代媒体进行表达的一种话语方式,其中大部分作品堪称网络化背景下出现的‘新民间文学’,是‘流动在指间的口头文学’,有的甚至是流动在不同终端间的‘集体创作’。网络文学使民间话语得以实现狂欢化‘广场散播’,使得社会广大层面民众的审美意识有了表达和张扬的机缘,真正意义上实现了文学艺术回归于民间”。

换言之,网络民间文学之所以体现了民间文学的被扬弃的历史,并非仅仅因为它在时间上是传统民间文学的最新形式,而是因为它已经扬弃了民间文学的一系列外在对立的条件,如口头性、书面性甚至电子性,也可以说它把这些对立面都纳入了自身。因此,从外在方面来看,以往被争论得不可开交又不亦乐乎的口头性、书面性甚至如今的电子性并非民间文学的本质特征;但从内在方面来看,这些对立的特性在被民间文学扬弃之后又成为它的内在构成要素或载体,尽管不是本质的要素。上文已经指出,所谓扬弃,就是自否定。我们需要弄清楚的是,网络民间文学到底扬弃了什么?

第一,网络民间文学扬弃了下层的“民”,使民间文学的创作、欣赏和消费群体变成了包含社会各个阶层的网民。“信息化背景下,民间文学的创作主体和传播主体空前庞大。民间文学的创作和传播不再局限于专业文人、民间文艺工作者和传承人,而是扩散到掌握了一定的文学创作技巧和信息传播技术的社会各阶层各行业的人,民间文学的社会功能也不只是知识传授、道德塑造、礼俗伴生和休闲娱乐等,还扩大至自我表达、宣泄的需要和审美的需要等方面(其实传统民间文学早已具备这些功能,而不是“扩大”的结果——引注),丰富了民间文学的创作传播的价值内涵”。这也说明,单纯从“民间”或“民间”的阶层性角度不能决定民间文学的本质特征和属性,单纯的传统性和单纯的个人性都只是对民间文学做出的片面规定。

第二,网络民间文学扬弃了民间文学历史上先后出现的口头性、书面性及其对立的外在性而成为电子性,使民间文学进入了一个全息时代。一方面,在互联网时代,键盘代替口头,口语化的语言以其简洁、明快的优势率先成为网民的选择,我手写我口成为现实。在网络民间文学的写作过程中,网络写手总想努力保持说话或聊的现场效果,这种说话和聊的状态很像传统民间文学现场说唱的气场,可以说是流于键盘的口头文学,这种“新民间文学”也被称为流于指间的口头文学。这个被瓦尔特·翁称为第二次口头性的时代(age of secondary orality)把口头性与书面性的效果都发挥到了最大限度。另一方面,还有不少网络民间文学作品扬弃了传统民间文学的文本与生活、语境的外在对立关系,“将视觉与听觉相结合,文字与画面相呼应,语音讲述与自然拟音相统一,这就使网络文学更具有了口头性。不仅如此,它还在某种程度上还原了讲唱的情境,而注重情境、注重讲述者的副语言和姿势,正是现今民间文学研究的新特点之一”。这说明,网络的虚拟性已经扬弃了口头性与书面性、文本与生活、语境的外在对立关系,单纯从口头性与书面性、文本与生活、语境的片面对立着眼也无法明了民间文学的本质特征和属性。

第三,网络民间文学在很大程度上扬弃了传统民间文学的讲述人与听众之间的外在对立,从而使他们获得了统一甚至同一。这主要体现为网络民间文学让我们更直观地看到,民间文学的讲者与听者、写者与读者的身份和角色本来就具有潜在的统一性,甚至可以进行平等的互换。一方面,互联网使传统民间文学讲述现场的有限听众可以扩大为成千上万的普通网民,“所以网络写作和阅读也具有民间讲故事或笑话时所需要的现场气氛和听众群体,非常类似民间文学的讲述状态:重要的是如何把故事讲得有吸引力,而不是把文本复杂化、陌生化”。另一方面,“网络的交互性也使作者与读者的交往、读者与读者之间的交往变得平等而迅捷、自由而透明……作者、读者、批评家的彼此沟通和身份互换共聚在这个众声喧哗的自由平台”。因此,网络民间文学的文本具有双向性,“当说话人一方发出信息时,听话人一方可以透过网络而及时地反馈,从而形成网上双向对话。这种双向交流可以打破以往作者在话语上的集权式垄断地位,向读者提供一种平等和自由的感觉”。有学者以笑话为例指出,通过电视、广播、报纸等媒介传播的笑话,其受众只能被动地收听和阅读,而互联网则是一个可以互动的平台,讲述者在这个平台上讲出笑话,其他网民在浏览到这个笑话时可以进行反馈(评论、改编),这些都可以看作是这个笑话的讲述场景。因此,“各种笑话、民间故事自不必说,即[使]最初是由每个人单独创造的作品,一经流传,便自然地归属集体所有。只要需要,谁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感受、自己的评价,在它的基础上加以润色、改造制作。而且,创作主体、对象客体与接受主体之间的位置常常是可以调换的。在网络上,今天,他是一个故事的听众;明天,他又成了这个故事的讲述者;后天,第三者也许会把前两人一起编进故事里继续传讲”。这就进一步表明,“民间文学没有严格的创作者与接受者的分别,两者是统一在每个人身上的”。

第四,网络民间文学进一步扬弃了传统民间文学的集体性与个体性、匿名性与非匿名性的外在对立关系,将传统民间文学隐而未彰的公共性更加明确、更加显豁地彰显出来。“网络世界是一个公共的话语空间,同时也是最容易滋生民间文学的地方。在互联网的虚拟世界中,网民身份靠ID识别,每个人都可以匿名,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和其他的网民进行无障碍无等级的沟通”。与此同时,也有许多网络民间文学的作者、读者和再创作者以实名的方式进行创作、传承和再创作。有的接力小说和互动小说,则是一人主导集体参与创作的模式。因此,有学者总结说,新民间文学具有公共性、匿名性、即时性、区域性、交互性、生成性等特点。这也就进一步表明,单纯的、片面的集体性与个体性、匿名性与非匿名性并不能单独构成民间文学的本质特征。换言之,传统民间文学的创作和表演即便有集体性,但由于多半仍然不具备公共意识,所以,这种集体性的公共特征常常处于潜在状态,既不能明显地彰显出来,也难以被人们明确地意识到。但到了网络民间文学时代,民间文学创作和表演不仅既有集体性又有私人性,而且明显具有公共特征。传统民间文学表演的即时性和短暂性以及转瞬即逝的特点被网络民间文学的传承性、连续性和公共性取而代之。因此,网络民间文学更加直观地凸显出民间文学创作和表演不同于作家文学的地方,即民间文学的创作行为和表演行为的集体性实际上具有公共特征(在公共的空间和时间中完成),而作家文学的创作行为则是一种私人性(在私人的空间和时间中完成)。这就造成了二者的根本差异和不同。正因为民间文学的创作和传承(体裁叙事行为)都具有公共特征,所以民间文学的集体性实际上恰恰是一种公共行为,必须有公共的行为伦理,这也是本书探讨民间文学体裁叙事自由的基础和根本原因。

第五,网络民间文学已经不再局限于传统民间文学的那些体裁形式,也就是扬弃了传统民间文学体裁与作家文学体裁的外在对立,表现出各种体裁混杂交融的趋势和社会语言的杂语倾向。这就表明,网络民间文学更加贴近了现实的体裁形式和生活中的语言形式。例如,《信托周刊》在2014年1月31日发布了一则消息“北大金融校友回顾‘关机嘿咻门’,清华校友神后续!”,其中,由北大两名男女学生在灵山“走失”造成的一场误会(参见图2)被“清华大学的才子们”创作成了用多种文体和语体表现同一题材的多个故事异文:

文学.jpg

图2 《信托周刊》腾讯微博首页


【水浒版】

第×回:鸳鸯双栖神龙岭 鹰犬三探灵蛇山

夜黑得浓重。

那姐儿便对那汉子道:“不如趁那班憨子远了,赶紧找一处打尖。传得这岭上出了只白额吊睛的大虫,专害往来旅客性命。”那汉子沉吟少许,却悄悄窥那姐儿,脸上兀的早见了两片绯红,心下已有三分明了,便缓缓道:“但遵姐姐吩咐便了。”于是二人复抖擞精神,紧束靴袜,向山上紧赶了一程。远远地望见一处火光,却不是个店怎地?汉子连忙将腰刀藏好,赶步上前,笃笃地只顾叩门。小二跑将出来,见是个书生模样的汉子,后面远远的伫着个大户人家模样的俏姐儿,心道:“莫问鸳鸯,不欺僧道。准是悖道书生携了这姐做个私奔。我且做个顺水人情。”又听得那姐儿缓缓上前道“银子决计不亏与你个”便更添了几分欢喜,竟安排上房与这对儿住了。

才进得房间,汉子便抽出手机,霍地关掉。那姐儿讶道:“恁地为何?”汉子道:“只怕是走漏了风声,引来官兵累到姐姐。”那姐闻说如此,也自去关了手机。看官到此,自然明了那汉子自是北大男,那姐儿便是北大女了。闲话休叙。单说北大府不见了大男大女,活脱脱的急煞一个人!道是哪位?便是那北大府总兵富尔莫。富总兵正为去年失掉生辰纲一事百般无奈,唯恐高太尉抓到自己不是,借题发挥,却偏偏撞得个学生走失。于是整点兵马,并晓喻周遭州县衙,尽发河北沧州一带健卒捕快,风扫落叶般搜查灵山。这边又委经事的家将轱辘着拨打大男大女手机。关了机的,哪里寻他着?这一干搜山的将校又不得甚好处,于是跑将上山又原路下来,如是者三,没甚作耍处,下来的都说不曾寻见。这番劳累了一宿,只得黑脸对白脸,大眼瞪小眼,回去厚着面皮挨顿臭骂便了。只是这富总兵十分懊恼。

翌日,忽有入报,但说已然联络到了大男大女,二人想是耍得没甚兴味,便都索性开了手机。富总兵于是长吁一口气,也算是个惊魂罢。

【金瓶梅版】

第×回:赴灵山男女偷欢,关手机店家遭殃

    水性从来是女流,痛苦难与情人偷。

    欲女心爱粗壮男,淫荡春心不自由。

………

这妇人眼见店家去了,倒把椅儿扯开一边坐着,却只偷眼睃看。汉子坐在对面,一径把那双涎瞪瞪的眼睛看着她,便又问道:“却才到忘了问娘子尊姓?”妇人便低着头带笑的回道:“姓焦。”汉子故做不听得,说道:“姓乔?”那妇人却把头又别转着,笑着低声说道:“你耳朵又不聋。”汉子笑道:“呸,忘了!正是姓焦。只是俺门头沟姓焦的却少,只有县前一个柔弱囊包的三寸丁姓焦,叫做焦不动,敢是娘子一族么?”妇人听得此言,便把脸通红了,一面低着头微笑道:“便是奴的男友。”汉子听了,半日不做声,呆了脸,假意失声道屈。妇人一面笑着,又斜瞅了他一眼,低声说道:“你又没冤枉事,怎的叫屈?”汉子道:“我替娘子叫屈哩!”这妇人一面低着头弄裙子儿,又一回咬着衫袖口儿,咬得袖口儿格格驳驳的响,要便斜溜他一眼儿。只见这汉子推害热,脱了上面绿纱褶子道:“央烦娘子替我搭在店家护炕上。”这妇人只顾咬着袖儿别转着,不接他的,低声笑道:“自手又不折,怎的支使人!”汉子笑着道:“娘子不与小人安放,小人偏要自己安放。”一面伸手隔桌子搭到床炕上去,却故意把桌上一拂,拂落两人手机来。却也是姻缘凑着,一只手机刚落在妇人裙下。汉子一面斟酒劝那妇人,妇人笑着不理他。他却又待拿起一只手机起来,故作寻来寻去,道:“怎不见了一只手机?”这妇人一面低着头,把脚尖儿踢着,笑道:“这不是了么!”汉子听说,走过妇人这边来道:“原来在此。”蹲下身去,且不拾手机,便去他绣花鞋头上只一捏。那妇人笑将起来,说道:“怎这的罗唣!我要叫了起来哩!”汉子便双膝跪下说道:“娘子可怜小人则个!”一面说着,一面便摸他裤子。妇人叉开手道:“你这歪厮缠人,我却要大耳刮子打的呢,两只手机信号满格,叫人如何安得了心呢!”汉子笑道:“娘子说的甚是,待得小人关了她,再得这个好处。”于是不由分说,抱到店家床炕上,脱衣解带,同欢。却说这妇人自从与北大入学,找得软如鼻涕脓如酱的一般男友,几时得个爽利!今番遇了这汉子,风月久惯,本事高强的,如何不喜?但见:交颈鸳鸯戏水,并头鸾凤穿花。喜孜孜连理枝生,美甘甘同心带结。一个将朱唇紧贴,一个将粉脸斜偎。罗袜高挑,肩膀上露两弯新月;金钗斜坠,枕头边堆一朵乌云。誓海盟山,搏弄得千般旖妮;羞云怯雨,揉搓的万种妖娆。恰恰莺声,不离耳畔。津津甜唾,笑吐舌尖。杨柳腰脉脉春浓,樱桃口微微气喘。星眼朦胧,细细汗流香玉颗;酥胸荡漾,涓涓露滴牡丹心。直饶匹配眷姻谐,真个偷情滋味美。

当下二人云雨才罢,正欲各整衣襟,只见店主推开房门入来,与几个衙差进来,汉子和那妇人都吃了一惊。那衙差便向店主道:“好呀,好呀!我让得你来开店子,让你容留偷汉了?这下你可连累我了,可知他俩都是北大急寻的?”

……….

时隔不久,店家被永久吊销营业执照。

【红楼梦版】

真是闲处光阴易过,倏忽又是初冬矣。那北大男生携了女友去看灵山冬景,半夜中,二人因要行那苟且之事,便将手机关闭。待他做完了睡时,便将手机之事忘却,不曾开启?那寝室同学,见好友一夜不归,便知有些不妥,再使几人去寻找,回来皆云连音响皆无。那同学中也有胆小的,便昼夜啼哭,几乎不曾寻死。也有那警醒的,哭了一回,便说,可报巡捕否?众人方如梦初醒,忙忙地求告到那门头沟派出所去了。

【鲁迅版】《纪念刘和珍君》

某年二月三十日,就是国立北京大学组织学生赴灵山游玩的那一天,我独在门头沟派出所前徘徊,遇见冯所长,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听说贵校一男一女两个学生走失的事没有?”我说“没有”。他就正告我,“先生还是赶紧写个寻人启事吧;这两个学生走失,先生也脱不了干系。”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教过的学生,大概是因为个性太强之故罢,行事一向就甚为鲁莽,然而在这样枯燥乏味的大学生活中,能够随时找乐子的就有他们俩。我也觉得有写寻人启事的必要了,这虽然于走失者毫不相干,但对他们的老师来说,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他们只是在山上开了间房并把手机关了,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不知怎么写。我只觉得他们并不曾走失。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这些学生的,然而竟不料他们真能做出如此苟且之事,做事也就罢了,还关了手机。他们的音容笑貌,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浮想联翩,哪里还能写什么寻人启事?寻人启事,是必须在得到校方与家长一致认可之后的。而此后几个police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真不愿相信这两个学生真的是在山上开了房间快活。

【琼瑶版】灵山幽梦

女孩紧张地向后张望着,说:强,怎么办?我好像听见有人追上山来了。一定是你爹……

男孩用力搂着她的肩膀说:娟,你要相信我,我是那么的爱你!无论天涯海角,我只要和你在一起。哪怕是我爹带着police来搜山,我也一定要和你在一起!

娟:你……

强:娟,让我们把手机关掉吧!

娟瞪大了无辜的双眼,一脸疑惑:为什么?为什么要关掉手机?难道你不爱我了?难道你不想再接受我对你爱的短信?难道你不愿意再看到我的照片?

强痛苦地摇着头说:不,不,不。娟,你怎么能怀疑我?照片无论怎样美丽,又怎能比拟你……这个活生生的你……我是为了你着想啊!

娟:为了……我?

强:是啊!是为了你!如果我们能把手机关掉,我爹就再也找不到我们了!虽然我对于自己背出家门感到非常的痛苦,我对不起我爹……但是!只要和你在一起,再也没有什么不能承受的!

娟沉默了一会儿,说:强,你回去吧!你回到你那个温暖的家庭中,回到你爹身边吧!

强痛苦地抓住自己的头发,大声喊道:不!我不愿意!总有一天我爹会原谅我的!总有一天他老人家会接受我们俩的!所以,亲爱的娟,我们把手机关掉吧!为了我们的未来!

娟:为了我们的未来……好!

男孩和女孩关掉了手机,相拥着离开了,却没有发现背后的树丛中站着一个身影。

中年男子眼中闪着泪光,重重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啊,我被这两个孩子感动了!被这两个不屈不挠的孩子感动了!他们是多么的伟大,多么的坚强,竟然在这危急四伏的灵山上敢于关掉自己的手机,这,这一切都是为了爱情!阿强,爹原谅你了,你和你的爱情远走高飞吧!

中年男人做了这番剖白之后,掏出对讲机,说:这里什么也没有搜到,收队!

【史记版】

尹默字灵山,右扶风人也,祖沧州尹志平,世称仙人,宿终南山,梦龙女入怀,遗此一枝。默幼敏捷,好骑射,左右发矢,百步无不中者。年十二,与同郡尹京华搏击。京华本侠女也,仗剑交游,名闻湖海,而技艺倍逊。默伤其臂,笑曰:“汹汹百万,吾犹不惧,况女流乎?”对曰:“是儿恃武逞顽,不识礼仪,犹兕虎披衣,犬狼当道耳,安敢大言?”默大愧,弃武从文,年十六,诸子百家,尽皆通晓,诗词典判,俱各精纯,人咸称羡,默独曰:“非京华,吾终匹夫耳!”遂天下广寻之,不遇。

年十九,入京都,国子监闻名,屡招之。默自矜其才,拒会试,上怒逐之。默遁出西直门,大醉,临墙题曰:“辗转垂三载,游历尽天涯。当年曾邂逅,别后每嗟呀。落落伤春老,萧萧叹眼花。断肠风雨里,何处是京华!”投苹果园,驱车向灵山。上观默诗,曰:“真奇才也,交臂失之,国家不幸!”乃歇怒,赏千金,封万户,使京师军民并力搜寻。

默临绝顶,望山势嵯峨,帝都古雅,叹曰:“河山大好,无人相伴,生何足乐!”羽林卫追抵,传圣意,召为官。默曰:“无京华为伴,纵倾尽江山,吾岂恋哉!”羽林卫苦劝,默意不回,至于流涕。羽林卫退,默遂有投崖之思,临行,京华忽至,曰:“飘泊江湖,杳无音讯,幸西直门得君手笔,千米来寻,于此复见,大慰平生!”默答曰:“天各一方,无日不念。重逢有日,感激涕零!”指山为神,拜月为证,誓永世不负。默起而揽曰:“青春苦短,早行一乐,愿君慰思慕之情,默百死无悔!”京华含羞曰:“天有顺逆,人有礼仪,身虽属君,不敢野卧。贱妾深闺弱稚,不耐狂逞,庭前娇柳,难堪狂折。愿君怜惜。”默庄容曰:“虽塞外高峰,缓登可达,长江广阔,徐行堪渡,岂敢躁进?”遂共宿山中客栈,以为天下极乐。

上闻默隐灵山,叹曰:“高士奇才,忠虑思纯,非国家梁柱何哉?吾当效文王趋渭水之礼,昭烈访茅庐之行,以为臂助。”起驾亲顾,伫立庭下,苦候一宵。默方出,曰:“山野狂人,生性疏懒,不足下问。”上曰:“公鸳鸯和谐,独乐灵山,奈天下未谐何?”默乃受官,携京华归,遂为栋梁,天下知名。

太史公曰:尹公天纵奇才,兼资文武,更忠义敦厚,虽太初、公休不及,然无京华以正理妙颜引之,终不过剑客之流,难为大用。故知教从幼起,学为情发,人间早恋,大利成才也。京华风流雅致,博达不群,尤为奇者。

【金庸版】

待上得灵山,地势便愈发地陡峭起来,未行多远,天色已近黄昏。一干人等正欲寻个地方歇息,却未留意一名少女已悄悄地把一个浓眉大眼的青年后生拉到了一旁。那少女正值二八芳龄,明眸皓齿,生得颇为清秀大方。只见她微撅小嘴,嗔道:“宁大哥,这一路上你一直说会陪我出去玩,可明日咱就要回城了,若是今晚你不陪我,我回去后就再也不理你了!”

那青年急得脸红口拙,忙道:“宛妹不可,师兄师姊都在这里,要是我们擅自离开,让师父知道了可又是一顿痛骂啊。”

那少女眼中流露出失望之意,嘴唇微颤,嗫嗫地道:“宁大哥说话不算话,我再也不要理他了,再也不理了……”只见那宋宁双手是举也不是,放也不是,只得诺诺地道:“宛妹宛妹,我依了你便是。不过我们一定要快些回来才是,要不让他们发现……”

少女吭哧一笑,打断了他的话头:“嘻,宁大哥快走吧,要再啰唆就走不掉啦。”

二人悄悄离了众人,发足往山上奔去。他们都是第一次上灵山,山中多有飞瀑奇石,煞是壮观。二人只顾观赏景色,却不觉已行出了多远。天色渐暗,那青年猛然警醒,慌忙道:“宛妹,已经天黑了,要是再不回去恐怕晚上只能在山上过夜了。”那少女眼中也露出惶惶之色,说:“宁哥,我们快回去吧。原来已经这么晚了。”可回头之际,却哪还记得来时的路。二人越行越远,早已迷了方向。宋宁自幼习武,体力充沛,虽已过了2个时辰,却未显疲态。穆宛却渐渐体力难支,行不多时便需靠在宋宁肩头歇息。那宋宁虽不知晓男女之事,但穆宛身上飘来的阵阵女儿体香,也令他心神激荡。行了多时,二人仍未寻着来时途径,时辰已近午夜,穆宛心中也焦急起来。前方忽然出现了点点灯光,宋宁大喜道:“有灯光就有人家,我们今晚不用露宿野外了。”两个人连忙奔过去,原来是一家山间客栈。宋宁心中暗忖道,此地前不沾村后不着店,突兀兀地一家客栈,莫不要是黑店才好。于是轻声对穆宛说:“出行在外,万事小心。钱财不可外露。”于是他把二人的手机都关了,贴身揣在怀中,大步跨了进去。

店小二见这么晚了还有生意上门,忙迎上前来,满脸堆笑道:“二位客官可是要住店?要几间房?”宋宁心道,自己武功虽未登峰造极,却也难逢敌手,至少可以自保,但若宛妹有何意外,自己可担当不起。于是便悄声对穆宛说:“今晚我和你一起睡。”那穆宛闻得此言,脸上早已飞霞一片,眼神满是温柔……

话分两头,各表一支。在山间休息的一行人等察觉两人不见,也焦急万分。原来那宋宁乃是师父的二弟子,资质奇高,也颇受师父器重;而那穆宛正是师父爱女,师父晚年得女,甚为溺爱,使她养成了顽皮好动的性格。若是寻不着二人,回去必被师父痛骂。诸人不敢托大,忙遣一师弟下山报了官。官府得知北大门失人,亦不敢轻视,派出了二十名力壮衙役前来相助。众人遍山寻找,毫无踪迹,二人手机又始终关机,不知所踪。此间忙碌一夜 ,终无所获。

及天明时,宋宁和穆宛辞了客栈,回想起前夜在客栈之事,二人脸上都红晕一片。宋宁掏出手机,见两个手机都是关机之态,心中一凛,暗想:前番只顾着拾掇财物,却忘了此等要事。急忙开机,只听得铃声,短信猛响。二人心知不妙,对此夜所行却毫无悔意……

【古龙版】

风,

冷风,

冷风吹,

灵山西道,

天色已灰,

近了。

“答~答~” ,

脚步声。

人,两个孤独的人。

眉清目秀,文质彬彬。

因为眸子中的英气,

让你觉得他们绝非平常人。

对,他们来自江湖上人称“东清华,西北大”的北大,

……

窗外的风很大,很冷。

在这间旅店的屋子里,却绝不会让人想到寒冷二字。

这间屋子里最引注目的是一张床。

一张大床,有着这世上最柔软的枕头和最温暖的被子。

当然,还有人,两个人。

一个是男人,另一个是女人。

一个健康的男人和一个健康的女人。

……

突然,她停了下来。她想到了一件事。

她道:“你的手机关了没?”

……

山路,

漆黑寂静的山路,

急匆匆穿行的人群,

以及一只狗,

一只天底下有着最灵敏嗅觉的狗,

无论任何人的气味在它方圆20里都能被察觉,

可是这一次它错了。

【赵忠祥动物世界版】

夜色不知不觉的降临了。夜间的灵山只有零下几度,这个季节一般不会有动物在这个时候出没。这个晚上,有点不同寻常,寂静的山林中远远传来嘈杂的声音,还隐约闪烁着几点光亮。一双双血红的眼睛贪婪的在林中扫视,似乎在寻找猎物的踪迹。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门头沟,一对北大动物正在温暖的巢中安静的休憩,雄性北大动物体型庞大,警觉的聆听了一会儿远处的动静,逐渐轻松起来。雌性北大动物蜷缩在一旁,等待着雄性回到身边。很快,他们嬉戏起来,忘掉了周围的一切。

【易中天版】

上一讲,我们讲了,北大的两个青年男女失踪的事。至于为什么会失踪,史书上没有记载,但我们可以从一些野史上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水木joker”讲过一个故事,说的是有一对青年男女去灵山玩,途中关机,用现在人的说法,叫玩消失。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关机?《后汉书》中有一段话很有意思:欲耍之,先关之。什么叫“欲耍之,先关之”,就是要玩了,先把手机关掉。从这里我们就可知道他们关机的目的。我们再回到原来的问题,他们为什么要玩消失呢?是不是我们现在青年男女喜欢的行为艺术呢?我分析,有三种可能1.他们疯了,2.手机没有电,3.欲行苟且之事。据《三国志》北大男女传裴松注中介绍“两人智清,手机电足矣”,什么叫“两人智清,手机电足矣”,就是说,两人理智清醒,并且手机电力很足。既然没疯,手机又有电,那么就只有第三种可能了。那么他们是怎么行苟且之事的呢?请看下集《北大男女狗且之夜》。

【张爱玲版】

那一天到郊外的灵山去,才五点钟,天色已经昏黑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样一种朦胧的心境,竟使他冒着雨重又向郊外走去。泥泞的田垄上非常难走,一步一滑。还有那种停棺材的小瓦屋,像狗屋似的,低低地伏在田垄里,白天来的时候就没有注意到,在这昏黄的雨夜里看到了,却有一种异样的感想。四下里静悄悄的,只听见那汪汪的犬吠声。一路上就没有碰见过一个人,只有一次,他远远看见有人打着灯笼,撑着杏黄色的大伞,在河浜对岸经过。走了不少时候,才找到一个旅店,心里先是一高兴。走到跟前去,却又踌躇起来了。跟她说住下来,怎么样说呢?不是显着奇怪么,孤男孤女的住在一起,况且都是有男女朋友的人了。他本来的意思不过是因为抱抱,因为她一直是自己理想的情人,但是连他自己也觉得这理由不够充分的。那么怎么说呢?他真懊悔来到这里,但是既然来了,旅店也找到了,总不见得能够再离开吧?既然都来了,不开房,那更是笑话了。

……

第二天中午,他起床打开手机,才发现一个晚上成了名人,他本来很可以这样说,或者那样说,但是结果他一句话也没有,仅只是把把她搂在怀里。他脸上如果有任何表情的话,那便是一种冤屈的神气,因为他起初实在没想到,不然他也不会自找麻烦,害得自己这样窘。

【西游记版】

第一回 灵山育孕源流出 男女双修大道生

诗曰:

灵山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

自从周公破人礼,开房从兹要关机。

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春万物皆成善。

欲知造化关手机,须看西游释厄传。

盖闻灵山之数,有北大男女携手同游。哪知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虽可朝游峰洞之中,岂能夜宿石崖之下?

正焦渴无奈之间,倏然回头,却似有人家住处一般,隐见崖头有一旅馆,真个好所在。馆门口立一石牌,约有三丈余高、八尺余阔,上有一行十个大字,乃是“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

北大女十分欢喜道:“此间人果是朴实。果有此山此洞。”看够多时,不敢敲门。

少顷间,只听得呀的一声,洞门开处,里面走出一个仙童,真个丰姿英伟,像貌清奇,比寻常俗子不同。

那童子出得门来,高叫道:“甚么人在此闷骚?”

北大男上前躬身道:“仙童,我等是个访道学仙之北大弟子,更不敢在此闷骚。”

仙童笑道:“你是个访道的么?”北大男道:“是。”

童子道:“我家导师,正才下榻,登坛讲道。还未说出原由,就教我出来开门。说:‘外面有两个修行的来了,可去接待接待。’想必就是你们了?”

北大男女齐道:“是,是,是我们。”

童子道:“都随我进来。”

既得进来,且事洗漱,正欲歇息,北大男曰:“灵山,巫山,皆灵异之山,名不同而实一也,古有巫山云雨,今,吾等灵山云雨如何?传来亦为佳话。”北大女赧然低头,怯怯私语:“妾未与同学联系良久,恐有电话之扰,乱我情怀,可否容我等关机放心一搏。”北大男未及话音陨落,已将电池取下,“此《手机》之法,吾未关机,信号不通者也” 。

北大女默然效之。

是夜,北大同学失信恁久,想灵山林麓幽深狼虫虎豹之险,遂与警方联络,举力搜索,奈何石崖突兀青苔润,悬壁高张翠藓长,竟夜未果。

所谓“清华大学的才子们”用这种不同语体和文体的同题故事多侧面、多角度地表达并宣泄了自己的各种情绪和想象,堪称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网络民间文学不仅有这样惟妙惟肖地模仿作家文学和流行文学的作品,而且有超文体和超体裁的各种“段子”。这些“段子”更是不拘一格、不限一式,可谓“别裁伪体亲风雅,转益多师是汝师”(杜甫《戏为六绝句》)。

由此,“我们不难发现,网络上的民间文学作为一种全新的民间文学艺术,对传统民间文学的口头语言符号模式实行了变革,同时也使民间文学在互联网时代回归”。网络民间文学的现实也清楚地表明,“在今天看来,民间文学的创作主体已经不是下层人民,而是不署名的千千万万的社会成员,创作和流传方面也不是口头创作和流传,而是口头、文字、数字媒介并举,它一直在动态的发展过程中,不会在人类社会生活中消失,而是社会的一部分。但凡是反映民众生产生活、思想情感和审美趣味等的文学,都应该是民间文学的范畴,因此,新民间文学和网络民间文学,既然具有民间化的特征,而仅仅是创作流传传播等随着社会的发展发生的方式不同,难道就要套着原有的理论框架而认定它们不是民间文学?从这个意义上讲,网络文学给民间文学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契机,变革了民间文学的创作方式和传播流传方式,使民间文学延展开来,流传更加迅捷,影响更加深远了”;而且,“综上所述,今天的民间文学与原始社会的民间文学相比,已不是社会的惟一的文学,而只是整个社会文学的一个组成部分。从创作主体看,已不仅仅是以往社会中的下层人民,而是除作家(包括署名的集体)以外的不署名的社会成员。从创作和流传的方式看,已不仅仅是口头创作和流传,而是口头和文字并举。处在动态发展中的民间文学,随着社会的变迁,一定还会出现许多新情况值得我们注意和研究”。

从上文的分析中,我们也可以看出,既然口头性和书面性不足以单独决定民间文学的形式和内在规则,那么,我们就需要超越这种表面上的对立,看看口头性和书面性中究竟有什么样的共同因素决定了民间文学的存在,而无须取决于或者局限于表面上使用口语还是书面语。既然口头、书面和电子等传播媒介的变换和更替并不是民间文学的本质环节,既然网络民间文学已经把单纯的集体性与个体性、匿名性与非匿名性、传承性与变异性等对立的外在性加以扬弃(在否定的同时又保留在自身之内),那么,我们就需要从更本质的方面去寻求民间文学概念自身的深层运动方式。换言之,我们不能满足于这些片面的规定性,而必须从这些规定性的相互联系和相互制约的方式中寻求民间文学概念的存在方式和运动形式。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明白,作为实践主体的民间文学要干什么?它需要什么?


©️本文版权归作者 【文学论坛】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同步转发到先晓茶馆

发表评论

关联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