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万象

用新视角窥探社会万象,用新论点解锁中国世事。
最近更新:2020-11-24

【社会万象】 中国乘用车品牌发展现状与展望

作者:《中国汽车报》社有限公司 博世(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数据资源中心 来源:《中国汽车品牌发展报告》2020
发布于 2020-11-10 浏览量:21

2019年对中国汽车产业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中国的汽车产业格局和汽车市场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和调整,深度、广度、力度史无前例。泡沫挤去,中国汽车品牌的发展呈现出最真实的状态,边缘企业生存困难,头部企业转型向上,中国品牌的转型升级表现得更具活力。

在客观总结2019年乘用车市场的表现之际,我们必须对宏观经济发展有正确的认识。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41.2万亿元,相比上年增长8%,扣除汽车行业,同比增长9%。汽车消费的下降必然带来终端消费的下降。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全年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30733元,比上年名义上增长了8.9%,扣除价格因素的影响,实际上增长了5.8%。其中城镇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42359元,增长了7.9%,扣除价格因素的影响,实际增长5.0%;同期农村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6021元,同比增长9.6%,扣除价格因素的影响,实际增长6.2%。2019年全国居民的人均消费支出达到21559元,比上年名义上增长了8.6%,扣除价格因素的影响,实际上增长了5.5%。其中,城镇居民的人均消费支出达到28063元,相比上年增长了7.5%,扣除价格因素的影响,同比实际上增长了4.6%;农村居民的人均消费支出为13328元,同比增长了9.9%,扣除价格因素的影响,实际上增长了6.5%。各项增幅都远低于上年同期。在经济结构调整中,中小企业生存困难,中低收入者就业、创业遭遇波折,“推倒重来”是普遍现象。受此影响,购车需求被压缩、延缓。

当前,中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发展的关键期,调整经济结构,最先受到影响的就是中低收入群体,而这部分群体正是中国品牌乘用车的主要消费群体。受他们购买能力下降的影响,中国品牌乘用车销售下滑在所难免。

2019年,中国乘用车产销量增速继续下滑,其中,中国品牌乘用车的降幅更为明显,市场占有率处于2006年以来的第二低点,仅高于2014年的38.4%,降至39.2%。而且,在轿车、SUV、MPV三个细分车型领域,销量都在下滑。可以说,在数字上中国品牌乘用车表现得相当不好看。2019年中国汽车市场继续下滑,高速增长不再,而且似乎不具备高速增长的基础,这种下滑或将持续一段时间。作为基础最薄弱的中国品牌乘用车,在这种结构调整的背景下,下滑更严重。这种表现在“国六”排放标准提前实施中得到凸显。

2020年将是中国汽车品牌发展更加艰难的阶段。从目前的态势看,2020年的市场仍将处于下行压力中,加之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行业下行压力巨大。各方分析,2020年车市总体下滑将超过5%甚至可能会更高。其中,中国汽车品牌势必将受到更猛烈的市场冲击。随着汽车消费的结构性调整,目前,中国市场的汽车消费从初次购买向换购为主倾斜,这种消费结构的转变不仅意味着单车价格的提升,而且对车辆品牌、品质等各方面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相当于对中国品牌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怎样增加品牌黏性,让换购消费者仍能选择中国汽车品牌是中国汽车品牌企业必须面对的问题。

同时,在更加复杂的国际经济贸易形势下,中国汽车品牌在海外市场的发展也将面临更多挑战。尤其是2020年初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球蔓延,持续对中国乃至全球造成影响,这将对中国汽车品牌的发展带来一定的影响,加剧中国汽车品牌的下行压力。

(一)2019年中国乘用车品牌发展现状

市场从增量竞争转为存量竞争,伴随着国内汽车消费的不断升级,2019年成为汽车产业结构调整更加凸显的一年,不仅传统车企强者越强、弱者越弱,造车新势力也出现了两极分化,包括动力电池在内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呈现更加明显的头部效应。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乘用车品牌首当其冲。

2019年底,一汽夏利正式对外披露与中铁物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资产重组方案。在公告中,一汽夏利表示:“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将全部剥离盈利能力较弱的整车制造与销售相关资产。”曾连续18年占领全国销量冠军的夏利从“国民轿车”的神坛逐渐跌落,频繁靠卖资产来“保壳”,经典的夏利牌汽车在2017年正式停产,一汽夏利最终难逃离开汽车市场的命运。一汽夏利只是2019年优胜劣汰的代表之一,中国乘用车品牌中的边缘者正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被淘汰。

2019年8月,重庆市政府与北汽集团签订了推进北汽银翔战略重组的协议,该项目未来将不会再生产幻速和比速品牌的汽车。10月,市场传闻4家边缘企业处于破产倒闭状态,虽然没有被官宣,但停产是不争的现实。中国乘用车品牌的边缘企业在2019年经历了激烈的竞争,呈现颓势。同时,造车新势力开始出现两极分化,末端企业陷于资金压力中悄然无声。

曾在《2017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中与蔚来、小鹏处于同一序列的奇点汽车,时至今日,仅仅向市场交付了6种新车,曾经风光无限的前景如今饱受质疑,令人唏嘘不已。4月16日,随着拜腾汽车两大创始人毕福康和戴雷的分道扬镳,拜腾汽车也开始渐渐“掉队”,7月3日有消息称公司启动内部裁员计划,拜腾回应是“组织架构调整优化”。截至2019年底,拜腾已进行过两次股权质押。此外,游侠汽车的湖州工厂停工半年多,博郡汽车和长江汽车等接连被曝出拖欠员工薪资……

与边缘车企的节节退败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以长城和吉利为代表的自主品牌,已经渐显突围之势:长城汽车是2019年为数不多一直保持增长态势的企业之一;吉利以超过136万辆的年销量连续三年蝉联中国品牌乘用车销量第一。以蔚来、威马、小鹏为代表的头部造车新势力也展现出一定的竞争优势。

1.行业管理政策趋严,市场开放度不断提升,立足长远,建设汽车强国要求中国品牌必须向上突围

2019年,我国汽车产业所面临的压力进一步增加,产销量与行业主要的经济效益指标都呈现负增长。虽然我国的经济运行仍然处在合理的区间,经济发展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基本态势没有变,但是在我国汽车行业转型升级的过程中,受到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环保标准切换、中美贸易摩擦等相关因素不同程度的影响,压力较大。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9年汽车产业连续出现负增长现象,

上半年的下降幅度较为明显,下半年的形势逐步好转,其中,12月的当月销售略微下降了0.1%,大体上与2018年同期的销售保持同一水平。

《进一步优化供给推动消费平稳增长 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方案(2019年)》《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 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年)》《鼓励限购城市优化机动车限购管理措施》等政策都为应对汽车市场下滑提出了解决方案,比如着力破除消费市场壁垒,严禁各地出台新汽车限购规定和政策等。地方政府也为提振消费做了各种努力,优化汽车消费环境,扩大准购规模。但在具体执行层面,政策前期并未及时落地,曾经一度引发消费者的持币观望情绪,对拉动汽车市场增长的实际效应并不明显。

日益严苛的环保和油耗标准是当今中国车市的大势所趋,“国六”排放标准的提前实施也成为对2019年中国乘用车品牌的考验。多地提前实施机动车“国六”排放标准,在一定程度上干扰了市场的节奏。事实上,由于“国六”排放标准在多地提前实施,终端市场经销商开展清理“国五”库存车的促销,因此在政策正式实施之前的6月,国内汽车市场销量出现大幅增长。由于提前透支了消费,加之一部分消费者对“国六”车型仍保持观望态度,7~10月国内汽车销量出现连续下滑。“国六”排放标准的实施,对车企而言是个不小的挑战,技术较薄弱、体系较弱小的中国品牌车企面临更大的压力。“国六”排放标准的提前实施,要求厂商不得不限期清理“国五”库存车,导致降价销售现象严重,打乱了既有的价格体系。面对随之而来的“国六”新车上市,中国乘用车品牌普遍存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不仅在技术层面存在问题,而且在零部件供应商方面也存在很大缺口,这也是中国乘用车品牌在2019年表现不佳的重要因素。“国六”标准提前实施,给中国乘用车品牌带来的影响是长期的。

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持续退坡。在2018年的基础上,2019年的补贴标准平均退坡50%。面对“断崖式”的补贴退坡,2019年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出现疲态。2019年国家有关部门发布了两次“双积分”政策的调整方案,调整后的“双积分”政策,有望改变此前节能汽车相对不受重视的状况,进一步优化我国的汽车产业结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征求意见稿)中提出,2025年,新能源汽车的新车销量,要占汽车市场总体销量的25%左右。除了销量目标,更规定了严格的技术指标。在补贴退坡后,新能源汽车市场化,中国乘用车品牌的先发优势面临更大考验。尤其是随着“双积分”政策的实施,来自合资品牌的竞争将日益激烈,中国品牌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考验似乎才刚刚开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社会万象】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同步转发到先晓茶馆

发表评论

关联图书

中国汽车品牌发展报告(2020)

《中国汽车报》社有限公司 博世(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数据资源中心 研创

1

立即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