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别区域

国别区域研究领域的现状、问题与前瞻
最近更新:2021-01-19
标签:

【国别区域】 新冠肺炎疫情对非洲经济的影响

作者:张宏明 詹世明 来源:非洲发展报告 No.22(2019~2020)
发布于 2020-11-24 浏览量:235

从确诊人数看,非洲还不是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但仍面临疫情暴发风险。非洲疫情及经济走向都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考虑到非洲经济的脆弱性及对外部世界的依赖性,疫情将给非洲带来严重的经济后果,并可能加剧非洲的经济困境、引发危机。


(一)经济增长预期大幅下调

2020年3月14日,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执行秘书薇拉·松圭表示,将2020年非洲经济增速从此前预期的3.2%下调至1.8%。4月4日,麦肯锡发布《应对非洲新冠疫情》报告,根据全球及非洲疫情发展的四种情景,认为2020年非洲经济增速将从此前预期的3.9%分别降至0.4%、-1.4%、-2.1%和-3.9%。4月6日,非盟发布《新冠疫情对非洲经济的影响》报告,根据疫情影响程度的两种情境,认为2020年非洲经济增速将分别萎缩0.8%和1.1%,综合计算后预测非洲经济增速将为-0.9%。标银集团等机构以及多个非洲国家的央行也纷纷下调经济增长预期,大多数非洲国家的经济增长预期被下调了2~3个百分点。

2020年4月9日,世界银行发布《非洲脉搏》报告,根据两种模型、两种情境,预测2020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经济将萎缩2.1%~5.1%,这将是该地区经济25年来首次陷入衰退。其中,石油出口国将受到重创,而两个增长最快的地区——东非共同体与西非经济货币联盟的增长也将大大减弱,3个最大的经济体——尼日利亚、南非和安哥拉的经济增速可能将下降6.9~8个百分点。4月15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地区经济展望》报告,预计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2020年的经济增速为-1.6%,这是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水平,比2019年10月的预测降低了5.2个百分点,疫情可能给该地区未来几年的增长都带来压力。6月8日,世界银行发布《全球经济展望》报告,预计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经济将下滑2.8%,比2020年1月的预测降低了5.8个百分点,这将成为该地区有记录以来最大幅度的经济萎缩,尼日利亚、南非两国经济预计分别下滑3.2%和7.1%,其他能矿资源出口国以及旅游业为经济支柱的国家也将遭遇严峻挑战。

综合来看,各大机构均认为疫情将给非洲经济带来重大冲击,经济前景不容乐观,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非洲经济增长预期下调的降幅更大。同时,在各机构的模型中,不管是基准预测还是悲观预测,非洲国家的经济增速都大大低于人口增长率,这意味着如果没有合适的措施,人均收入的下降不仅将进一步拖累经济增长,还将严重影响非洲国家的民生。


(二)疫情对非洲经济的影响渠道

具体来看,疫情对非洲经济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疫情在全球蔓延导致需求疲软,大宗商品价格急剧下跌。疫情造成全球经济活动放缓,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低,对非洲农矿资源出口造成了严重影响,非盟预计2020年非洲货物贸易将损失2700亿美元。从2020年年初到3月,原油价格已腰斩有余。据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预测,受疫情与石油价格战的双重影响,2020年非洲石油和天然气出口的损失可能达1010亿美元,非洲石油出口国的收入损失将高达650亿美元,其中尼日利亚原油出口将减少140亿~190亿美元。据英国媒体报道,油价暴跌不仅使尼日利亚、安哥拉、阿尔及利亚等非洲产油国面临收入损失,还可能失去来之不易且难以重新获得的市场份额。

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包括铜、铝、铁等工业金属,可可、花卉和木材,非洲矿产和农业原材料出口国均遭受打击。从2019年12月到2020年3月,工业金属价格下跌11%,世界银行预计非洲金属矿产出口国2020年的经济增速将下降8个百分点以上。肯尼亚、埃塞俄比亚等国的花卉出口行业已面临崩溃。疫情对依赖服务贸易特别是旅游业的非洲国家也造成严重冲击。旅游业是许多非洲国家的重要外汇来源,支撑2430万人的就业,在一些国家,旅游业占GDP的比重高达38%。在全球疫情发展和停航的影响下,航空业基本停滞,多国的航空公司难以为继;旅游业因大范围旅行限制而遭受重创,特别是摩洛哥、毛里求斯、肯尼亚、南非、塞舌尔、佛得角等国。非盟预计2020年非洲航空业和旅游业将损失500亿美元。

第二,全球供应链中断,对本已疲弱的非洲制造业造成连锁打击。疫情暴发后,工厂关闭和旅行受限,中国制造业产能下跌,全球出口订单跌至历史低位,非洲自中国进口商品、设备和组装零部件受阻。据英国《卫报》报道,尼日利亚汽车零部件和机械经销商协会表示,部分零部件由于供应中断而价格暴涨,本国企业库存快速消耗,但难以补货。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全球制造业和贸易均受拖累,非洲各国政府采取严格的防疫措施及旅行限制,航空公司暂停客运和货运,相当一部分制造业供应链的下游需求持续走跌,上游原材料供给困难,区域物流时间延长,跨国物流遥遥无期,制造业大面积停工较为普遍。这些因素导致非洲制造业增速大幅放缓。2020年前5个月,非洲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较去年同期明显回落,自2020年3月起,已连续3个月运行在50%以下。

第三,财政收支失衡加剧,债务风险进一步增大。由于大宗商品出口量价双降,旅游、航空等行业遭受重创,商业活动停滞,非洲国家贸易和财政收入大幅下滑。受疫情影响,作为非洲外部资金来源的侨汇、援助和直接投资都将大幅减少。欧美成为疫情重灾区,流入非洲的资金骤降。摩根士丹利将美国第一、第二季度经济增长率预期分别下调至-3.4%和-38%,高盛将其分别下调至-9%和-34%。欧盟作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最大的投资伙伴、最大的援助方、非洲移民和侨民的主要聚集地,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将自顾不暇。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2020年6月16日发布的《2020年世界投资报告》预测,2020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FDI)同比将减少40%,为近20年来的最低水平,非洲地区的外国直接投资预计将减少25%~40%。

非洲国家收入减少的同时,支出却趋于增加。据非盟预计,抗击疫情将使非洲额外增加1300亿美元的公共支出,加上各国被迫采取量化宽松的经济刺激计划,各国的财政压力进一步增大。外汇收入下滑导致非洲国家货币汇率普遍呈贬值基调。2020年3月27日穆迪下调南非主权信用评级,南非兰特一路走低,至4月3日跌破19兰特/美元的关口,创历史新低;赞比亚克瓦查贬值幅度甚至超过南非兰特,同样创历史新低;尼日利亚奈拉、安哥拉宽扎、肯尼亚先令等均有较大贬值压力。收支失衡、汇率下跌削弱了非洲国家的偿债能力,并可能使本已岌岌可危的债务问题演变为危机。2020年3月23日,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向G20峰会提议,免除所有非洲国家的政府贷款利息及非洲低收入国家的部分债务。3月27日,非洲财长会议敦促债权人减免非洲2020年440亿美元的债务利息。这些均反映出疫情之下非洲多国无力还债,疫情可能成为压倒非洲债务问题的最后一根稻草。

第四,经济停摆、粮食危机可能引发社会动荡。非洲国家因防疫需要采取封城、宵禁等措施,引发了不同程度的混乱,经济和社会受到巨大冲击。多个非洲国家的经济已处于停摆状态,若疫情迟迟不能得到遏制,其通胀、失业、短缺等问题将更加凸显。据非洲开发银行估算,非正式经济吸纳了非洲82%的劳动力,平时不纳税、政府不管控,即便政府提供经济补助,这些人也很难受惠。在尼日利亚、乌干达、莫桑比克、尼日尔等多国存在大量“零工经济”,全球供应链中断严重影响到这些国家本地作坊和贫困人口的日常生计。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的报告称,疫情将导致2500万非洲人陷入极端贫困。

非洲社会稳定的前提是维持农业与基本公共服务不至于短缺,但在南部和东部非洲等一些地区,疫情已开始影响农业生产,出行管控已经影响到农作物的照料、收获、运输以及将粮食推向市场的流程,此前东非还遭遇了蝗灾。根据世界银行的模型,乐观情境下非洲农业生产可能萎缩2.6%;如果存在贸易障碍,最高可能收缩7%。如果疫情继续恶化,非洲很可能面临粮荒。联合国粮农组织、世界粮食计划署等机构联合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底,全球有1.35亿人处于严重的粮食短缺状况,其中一半以上(7300万人)在非洲。2019年,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小麦缺口达2479万吨、水稻缺口达1460万吨。撒哈拉以南非洲依赖粮食进口以弥补产需缺口,但在全球疫情的影响下,越南、泰国、印度、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农业大国相继暂停或禁止部分粮食出口,加上国际物流已陷入困难,非洲粮食安全风险可能将加剧。

经济停摆、粮食危机若不能在较短时间内有效缓解,可能引发治安问题乃至社会动荡。非洲不同民族、阶层之间,国与国之间,政府与民众之间,本就存在复杂纠葛,在疫情的影响下裂痕有可能扩大,恐怖主义或趁机抬头。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指出,对非洲来说,疫情不仅是公共卫生危机,也是政治危机。法国外交部主管的分析、预测与战略研究中心(CAPS)悲观预测,疫情之下大多数非洲国家政府面临破产,部分脆弱国家不仅将出现社会动荡,还可能出现政权倒台。


©️本文版权归作者 【国别区域】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同步转发到先晓茶馆

发表评论

关联图书

非洲发展报告 No.22(2019~2020)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 中国非洲研究院 研创;张宏明 主编;詹世明 副主编

1

立即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