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别区域

国别区域研究领域的现状、问题与前瞻
最近更新:2021-03-01
标签:

【国别区域】 向“左”向“右”?——拉美地区政治格局近况

作者:袁东振 刘维广 来源:《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发展报告(2019~2020)》
发布于 2020-12-15 浏览量:87
(一)拉美政治格局“左”“右”互有进退


从2015年阿根廷右翼政党共和国方案在选举中获胜,到委内瑞拉反对派在议会选举中获得绝对多数席位,再到2016年巴西左翼总统迪尔玛·罗塞夫被弹劾下台后特梅尔组成以中右翼为主的政府,标志着拉美地区左翼执政高潮的结束。2017年12月17日,智利中右翼候选人皮涅拉当选新总统;2018年,哥伦比亚举行大选,右翼仍然掌握着执政地位;2018年,在巴西大选中,右翼博索纳罗胜选,巩固了右翼在巴西的执政地位;2019年,萨尔瓦多右翼布克尔的胜选、乌拉圭长期执政的左翼广泛阵线在大选中的落败以及莫拉莱斯总统辞职后玻利维亚右翼成立临时政府等,这些都可以看作“左退右进”在拉美的延续。左翼失去了地区政治的主导权,对拉美政治格局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另一方面,在2018年5月的委内瑞拉总统选举中左翼执政党以较大优势胜选,在哥伦比亚选举中左翼政党异军突起,2018年7月墨西哥左翼政党国家复兴运动党候选人奥夫拉多尔当选总统,2019年10月阿根廷正义党候选人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和克里斯蒂娜组合的获胜充分反映了拉美政治“左”“右”互有进退、“左右共治”的特征。



(二)执政党的意识形态仍然对本国的对外政策有重大影响


2019年,拉美国家像往常一样,执政党的意识形态直接影响了本国对某些事件的态度和采取的政策。最明显的就是对2019年出现的委内瑞拉和玻利维亚两个临时政府的态度。

2019年1月10日,马杜罗宣誓就任总统,开始自己的第二个任期。美国等西方国家和利马集团(除墨西哥外)不承认马杜罗为合法总统,要求重新举行选举。2019年1月5日,瓜伊多当选反对派控制的国会主席,并在马杜罗就职后的第二天即11日宣布接管国家的行政权力,23日宣布就任“临时总统”,美国、巴西等国家立即承认。在国际上,瓜伊多得到美国和欧盟以及拉美地区的50多个国家的承认,古巴、尼加拉瓜以及区外的俄罗斯和中国等国家仍然坚定地支持马杜罗政府。可以说,委内瑞拉问题不仅导致了国家的分裂对峙,而且在国际上还因为对委内瑞拉的不同意见形成“两大阵营”。值得注意的是利马集团中唯一不承认瓜伊多“临时政府”的就是左翼执政的墨西哥。

2019年11月,连续执政14年的左翼总统莫拉莱斯因为被指控在10月举行的大选中“舞弊”,失去军队和警察的支持而被迫辞职,阿涅斯组建右翼临时政府。这样拉美左翼又失去了一个重要阵地。各国执政党不同的意识形态影响着其对玻利维亚事件的看法。墨西哥、古巴、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等左翼政权认为莫拉莱斯被迫辞职在玻利维亚是一场“政变”,而右翼执政的美国和巴西则表示,莫拉莱斯的离职则意味着自由民主的“胜利”。各国执政党的意识形态还影响着本国政府是否承认阿涅斯临时政府。阿涅斯在议会不够法定人数出席的情况下单方面宣布就任临时总统,但美国、巴西和哥伦比亚在阿涅斯宣誓就职第二天就承认了临时政府。相反,左翼执政的墨西哥、委内瑞拉、尼加拉瓜和古巴则没有承认阿涅斯临时政府。阿根廷左翼总统费尔南德斯于2019年12月10日就职,并且就职后仅3天就批准了莫拉莱斯到阿根廷避难。



(三)左翼政权面临严重考验,右翼同样面临执政难题


2019年,委内瑞拉“临时总统”胡安·瓜伊多希望通过国内的大规模游行示威和国外的反马杜罗联盟一起将马杜罗赶下台。在持续的抗议过程中,政府也确实出现过裂痕。2月,一位空军将军就撤回了对马杜罗总统的支持。4月,瓜伊多发起反对马杜罗政府的“自由行动”计划,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以加大对马杜罗政府的国内社会政治压力。但示威的规模没有达到预期,马杜罗政府很可能会将其解读为反对派阵营软弱的表现或者瓜伊多正在失去民众的支持。2019年8月,委内瑞拉民意调查机构达内利西斯(Datanélisis)的一项调查显示,公众对委内瑞拉当前经济和政治危机的看法发生了一些变化。在政治方面,调查显示,85%的受访者对尼古拉斯·马杜罗持负面看法,创其上任以来反对率的新高;约84%的受访者还对马杜罗于2017年召开的全国制宪会议持负面看法。尽管马杜罗的支持率很低,但胡安·瓜伊多的支持率也出现下滑,从2019年2月的61%下降到8月的50%。国内民众对反对派占多数的国民议会的支持率从50%下降到37%。2019年,马杜罗政府和反对派在挪威和巴巴多斯进行了多轮谈判,但并未达成协议。虽然马杜罗政府担心引发国内或国际反弹,一直避免对反对派的抗议活动进行大规模镇压,但如果政府确认反对派失去民众支持,马杜罗可能会对反对派领导人采取强制措施。

左翼执政举步维艰的同时,右翼政府同样面临执政难题。巴西总统雅伊尔·梅西亚斯·博索纳罗执政后,国家的经济形势仍然没有好转。执政一年多来,博索纳罗政府推动了养老金、税制、私有化和基础设施特许经营、贸易自由化和缩减公共部门等改革措施。2019年11月,养老金改革法案生效,巴西人的退休年龄延长了9年,男性从56岁延长至65岁,女性从53岁延长至62岁。虽然该法案生效,但它仅是原有方案的“缩水版”,从当初预计在未来10年节约财政资金1.2万亿雷亚尔缩水至0.8万亿雷亚尔。博索纳罗政府担心强大的公共部门工会可能会抗议以及考虑到近期南美多国爆发的社会抗议,不得不推迟行政改革,税制改革建议也被置于次要地位。2018年5月,巴西发生了持续10天的司机罢工,抗议政府提高燃油税。2019年8月,学生和教师走上街头,抗议政府削减教育预算。这两起抗议相对来说比较有秩序,但政府对2013年的社会动荡记忆犹新,迫使博索纳罗不敢按照原计划推进改革。2020年10月,巴西将迎来重要的市政选举,改革时间窗口十分紧迫。然而,2019年11月,博索纳罗退出了陷入分裂的社会自由党,另立巴西联盟。巴西联盟如果参加市政选举,必须在2020年3月之前征集到近50万个签名,才能提出自己的候选人。右翼执政的智利和厄瓜多尔出现了政治危机和社会动荡,秘鲁则发生了宪政危机。

此外,在地区左右力量的组合与发展方面,右翼联合南美洲8国共同推动成立南美进步论坛,谋求以灵活、便捷的方式推动地区经济合作。这可以看作拉美右翼在集体行动方面的新举措。左翼方面,2019年成立的普埃布拉集团(Puebla Group)由拉美著名左派政治人物组成,其中包括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虽然它不是一个国家集团,但仍然有可能为拉美左派的地区合作带来新的动能。2019年7月,拉美左翼还在加拉加斯召开了第25届圣保罗论坛,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和古巴国家主席迪亚斯-卡内尔出席会议并发言。声援美国制裁下的委内瑞拉和古巴是本次论坛的宗旨之一,最后论坛发表了《加拉加斯宣言》。





©️本文版权归作者 【国别区域】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同步转发到先晓茶馆

发表评论

关联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