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 评论(1)
  • 点赞(2)
  • 收藏(0)

【书摘】人类整体的影子——人们如何阐释亚当夏娃的故事?

作者:[美]斯蒂芬·格林布拉特(Stephen Greenblatt)

来源:《亚当夏娃浮沉录》

发布时间 2021-01-04 16:41   浏览量 205

几个世纪以来,对亚当和夏娃的故事的阐释不计其数。本书中出现了许多很有影响力的阐释。但是,要把已经积累起来并还在持续增多的大量史料的丰富性、多样性、狡黠性,有时甚至还有狂野性全部表达出来,是不可能的。以下是一些用现代习语来说明这些史料中某些片段的尝试。大部分语言是笔者本人的,但是我已在注释中列出了一种或多种原始资料,并将它们拼接在了一起。


当亚当违反禁令吃了禁果的时候,他并没有和夏娃在一起,有人说他们做爱了,男人正在打盹;还有人说,亚当去视察花园了。亚当发现事情不对的第一个迹象是,夏娃用无花果树叶遮住了她的生殖器和臀部。起初,亚当甚至不能理解她的所作所为,他以为树叶是偶然粘在她身上的。但是当他更仔细地看时,他发现夏娃在叶子上打过小洞,并用植物纤维把叶子串在了一起。

[Abba Halfon b.Koriah. Genesis Rabbah (fourth and fifth centuries CE),19:3;The Book of Jubilees 9c. 100-150 BCE [?]),3:22]


人类的始祖非常美丽也非常有智慧,但是他们缺少堕落的人类最依赖的五种感官之一:视觉。亚当和夏娃在最初是完全失明的。他们没有必要去看,因为他们所处的世界是为了满足他们的一切需求而被设计的。如果他们想吃或喝什么,一切都近在咫尺。当上帝把动物带到亚当面前要他命名时,亚当只是伸出手去摸它们,一碰就立即知道该给它们起什么名字了。也许他们是幸福地失明。当然是幸福的,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看不见,而这有助于解释他们的过失——他们一定很难把禁果和所有其他的果实区分开,况且敌方一心想欺骗他们。他们的失明有助于解释为什么他们完全没有羞耻感——因为在他们堕落后,上帝才除去了蒙蔽他们眼睛的东西。复明后,他们就急忙遮掩自己,说:“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便拿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作裙子。”

[Clement of Alexandria (c. 150-c.215)]


新造的人在身体上是成熟的,上帝赋予了他们二十多岁的形态和特征,他们的构造在许多方面令人赞叹。但他们也是新生儿,刚开始适应这个世界。正因如此,上帝命令他们不要吃那棵善恶树上的果子。那棵树的果子本身没有毒。相反,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是最好的营养品,上帝完全希望亚当和夏娃在适当的时候吃掉它。不过就像我们吃的所有食物一样,有些适合婴儿的脾胃,有些则不适合。天堂里如果只有一种不适合人类吃的果子显然是不正常的。上帝就告诉新生的人类,他们可以吃其他树上的果子。但是夏娃和亚当被蛇骗了,变得急躁起来,试图在还不被允许吃那禁树上的果子之前,就吃掉它。这就像一个婴儿试图狼吞虎咽地吃下一块牛排一样。毫无疑问,结果对他们来说是致命的。

[Theophilus of Antioch (fl. second century)]


夏娃拿的树枝上有一个成熟的红色果子,毫无疑问那是禁树上的果子。她对亚当说:“拿去吃吧。”亚当听她讲话有些吃力,仿佛她的声音来自十分遥远的地方,又仿佛那说话的声音和语言都不完全是夏娃本人的。他感到困惑、疑惑,还昏昏欲睡。他当然记得,上帝特地告诫过他不要吃那棵树上的果子,但是他想不起来为什么。他意识到,由于他不知道“死”是什么意思,所以当时他并不真正理解上帝的意思。他几乎能领会上帝的命令——因为要生养众多、繁衍后代的命令与他对夏娃的渴望是相符的,可是不能做某件事的观念对他来说是毫无道理的。于是,他懒洋洋地伸出手来,拿着果子吃了。

[Cappadocian Fathers (fourth century CE)]


当夏娃在与蛇交谈时,亚当正在紧张地凝视着天空中灿烂的光芒。他日夜思索着上帝的荣耀,那种无边无际、不可思议、压倒一切的荣耀。他全神贯注地沉思着,甚至在他睡觉的那几个小时里,在他与妻子平静地性交时,在他简单地呼气吸气时都在想。上帝无处不在,上帝就是万事万物。在夏娃把上帝亲自警告他们不要吃的禁果拿给他时,亚当立刻就拿去吃了。为什么?“我累坏了,”他对自己说,“现在我想变回造我的黏土。我想死。”

[Gregory of Nyssa (c. 332-395)]


在黏土造的万物中没有任何适合与人做伴的生物,于是上帝决定用骨头造一个。他以为人类会被整个过程吸引,所以他让亚当看着他熟练地打开他的肋部,取出一块合适的骨头,再闭合他的伤口。然后,他着手这项工程,不是像他创造第一个人和其他动物时所做的那样,用泥土塑造全新的形象;而是像建筑师那样建造它:一个由静脉、动脉和神经组成的庞大网络;一系列能与环境相互作用、将食物转变为能量的极其复杂的内部器官;能够与环境互动,将食物转化为能量,调节生物机能以排泄废物的新陈代谢机制;一个其复杂的组织能以令人夺目的速度进行计算的大脑;适合说话和唱歌的舌头、喉咙和声带;最后是一个优雅的外表——与第一个人类的外表非常相似,但变化也很大,足以激发人的兴趣,有利于繁衍后代。上帝看着他自己所造的一切,觉得非常好。但是后来他发现他为之做了这一切的男人脸上却带着厌恶的表情。亚当发现在这个新生物的内部,血液、软组织和跳动的器官交织在一起,令人作呕。和这个生物一起生活的这种想法令人难以忍受,更不用说和它交配了。上帝不得不摧毁他所创造的一切,重新开始。

[R. Jose.Genesis Rabbah (fourth and fifth centuries CE) 17:7]


吃完禁果后,亚当和夏娃意识到他们注定要死去,但是他们所管理的动物还会像现在一样永远活着。他们知道时间不多了,于是他们就手里拿着禁果,开始四处奔波,给每一只动物喂食,这样所有的动物都会死去。他们能解释为何要如此匆忙地毁灭所有生物吗?也许他们想起了上帝早先的命令,并感到害怕。如果不能控制所有的动物,他们就会违反另一条命令。也许他们不希望任何人,甚至是简单低等的牲畜,来享受他们注定要失去的一切。无论如何,他们成功地找到并喂养了所有的牛、野兽和鸟类,这真是惊人的壮举。只有一只鸟除外——那就是凤凰。它可以永远活着。

[R.Simlai(?) Genesis Rabbah 19:5 (fourth and fifth centuries CE)]


人就说:“你所赐给我的女人,她把树上的果子给了我,我就吃了。”耶和华神对女人说,你这是做了什么事呢?女人说:“蛇欺骗了我,我就吃了。”主神就把蛇召来,蛇不安地往前走。耶和华神就用锋利的刀砍断了蛇的脚和腿。这就是为什么从那天起,蛇用它们的肚子爬行。

[George Syncellus (fl. eighth century)]


不服从神谕的直接反应就是,亚当第一次体会到一种叫犹豫的情绪。就在他吃果子的那一刻,所有的欢乐都消失了,忧郁凝结在他的血液里,就像蜡烛被吹灭,光芒消失,灯芯发亮,冒着烟,散发出臭味。还有一个惊人的现象:亚当曾经听过天使的歌曲,他自己的声音也非常悦耳。然而,在他犯罪之后,一股丑恶的风悄悄地进入了他的骨髓,现在的每个人的骨髓里都有这种丑恶的风。骨髓里的这阵风把他那悦耳的声音变成了难听的叽喳嘶鸣。在一阵剧烈的笑声之后,他的眼睛里会涌出泪水,就像精液的泡沫在肉体欢愉的激情中被排出一样。

[Hildegard of Bingen (1098-1179)]


在堕落之前,夏娃是没有月经的。是在犯罪之后,所有的女人才变成了有月经的动物,她们的经血可以被算作世界的厄运。因为与她们接触的种子不会发芽,树木会失去果实,铁会生锈,青铜会变黑。

[Alexander Neckam (1157-1217)]


亚当清楚地看到他的妻子被骗了,那条蛇把她诱进一个陷阱,导致她现在都无法逃脱。他想,她一定会死去,上帝会主动提出为我创造一个新的伴侣,要么再用我的一根肋骨,要么通过其他方式。但是我不想要一个新伴侣。我就想要这个,而且只想要这个。我只有一种方式可以和她在一起,那就是把我的命运与她的命运结合在一起。我们会一起活着,当时候到了的那天,我们也会一起腐烂。

[Duns Scotus (1266-1308)]


上帝赐福给他,上帝对他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人对上帝说:“我怎么能生养众多呢?我是单一的生物,按照你的形象造的。一切动物,海里的鱼、天上的飞鸟、牛、野兽、地上的爬物,都是成对的,雌雄分明,彼此有别。我看到他们彼此交配,通过这种行为,他们可以生养众多。但我只是一个个体,既是男性又是女性。我怎样才能完成你的命令呢?”于是上帝就拿起一把刀,把人劈成两半,就像把苹果劈成两半一样。上帝用肉遮盖他造成的伤口,并在其肚皮上留下一个被称为肚脐的印记,以示他所做的一切。上帝说:“现在你们可以繁衍后代,征服大地了。”被分割开了以后,那两半人彼此渴望着自己的另一半,渴望走到一起,互相拥抱。男人和女人生养众多,繁衍生息,征服了大地。但是,他们总能感到他们最初分裂的伤口,甚至在他们相互拥抱时,也不可能完全治愈那伤口。

[Judah Abravanel (c.1464-c. 1523)]


上帝无处不在也无所不是。更令人困惑的是,当夏娃把禁果递给亚当时,他就立即拿去吃了。为什么?他几乎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但如果被迫,他可能会说:这种情况下的永生是不能忍受的。我憎恨造我的那位的意图。我憎恨这份无法抗拒的人情债。我憎恨上帝。

[Martin Luther (1483-1546)]


上帝不仅知道亚当和夏娃会违反他的禁令,他还积极且故意地促使他们这样做。如果亚当在吃那致命的果子之前犹豫不决,如果他敢质问上帝在他体内所栽种的冲动,上帝就必用这话责备他:“人哪,你怎么这样回答上帝?你是谁?难道被造物应当对造物主说,你为什么这样造我?制陶人岂不是有能力用同一块泥造一个荣耀的器皿和一个耻辱的器皿吗?”

[John Calvin (1509-1564)]


第一个人是用黏土做的,但不是普通的黏土。他的身体比最上等的水晶还要纯净透明。光从他体内照出,照亮了他体内的血管,血管内装有各种颜色和形态的液体。这个彩虹色生物的体格比现在的人类要大。他的黑头发又短又卷,上嘴唇上留着黑胡子。他没有阴茎。在他应当有生殖器的地方,只有一个脸状的东西,散发出鲜香的气味。他的肚子里有一个培育卵子的器官,另一个器官盛有能使这些卵子受精的液体。当这个人因上帝的爱而感到热忱时,只要想到其他生物也会一同分享这份对上帝的崇拜,他的嫉妒心就会压垮他,以至于他体内的液体沸腾起来,然后洒在一个卵子上,使它及时孵化成另一个完美的人。所以上帝告诉人类要生养众多、繁衍后代,这是命中注定的。但这种事只发生过一次:那个被孵化的人就是弥赛亚,他把自己变成了胎儿,并等待时机进入玛利亚的子宫。当亚当和夏娃被逐出天堂后,所有其他的人类都是以另一种不同的方式出生的。他们被赶出圣地,身体变得粗糙,和我们的一样。他们失去了水晶般的透明,他们体内的光先是变暗,然后熄灭,他们体内的血管变成了视觉上难看的器官。那些曾经散发出奇妙香味的美丽面孔,如今却成了所有人都羞耻地遮盖着的丑陋的生殖器。

[Antoinette Bourignon (1616-1680)]


麦克阿瑟天才奖获得者黄生通(Hùnh Sanh Thông)认为,最终蛇对语言的起源负有责任,因为母亲需要提醒自己的孩子防范蛇。蛇给非灵长类双足古人类的交流系统提供了进化上的推动力,让他们开始为社会利益交流,这使得语言的进化迈出了关键的一步,加上此后所有的推进,我们才成为今天的人类。

[Lynne A. Isbell,2009]


©️本文版权归作者【先晓书院】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分享
  • 评论(1)
  • 点赞(2)
  • 收藏(0)

发表评论

同步转发到先晓茶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