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 评论(0)
  • 点赞(0)
  • 收藏(0)

《不安的变革》 | 一本能为当下反垄断提供理论指引的书

作者:郑渝川

来源:社科文献

发布时间 2021-04-20 13:45   浏览量 37


自去年12月《平台反垄断指南》出台以来,4个月中,在天上挂着的靴子,终于落下了。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巴巴的罚金,在中国创下了纪录。


去年阿里巴巴平台销售额5097亿元,182亿元的罚款是4%。处罚的依据,是《反垄断法》第47条,“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法律责任”。


对阿里巴巴和其他超大平台型企业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分水岭:《反垄断法》绝非摆设。而按照营业额或者用户数,来征收数字税或罚金,是欧盟率先采取的措施。


欧盟在反限制竞争、个人信息保护等方面,都走在世界前列,其立法是各国参考的重要对象。《不安的变革》一书的作者,是德国反垄断委员会前主席。他带队参与了面向各行各业的反垄断听证会,参与了德国和欧盟的反垄断法4.0的起草论证,对平台企业监管,有独到的见解。


反垄断咨询专家委员会成员、《反垄断法》的起草者之一王晓晔教授表示,2008年颁布的《反垄断法》,在起草过程中,就借鉴了德国的《反限制竞争法》。她在《不安的变革》新书发布和研讨会上表示,通过《不安的变革》,可以一窥当今世界反垄断思想的源头和前沿实践。





以下是一篇关于《不安的变革》的书评,作者郑渝川,书评首发于《上海证券报》,原文标题《数字经济应促进社会福利最优化》。



德国反垄断委员会主席、曼海姆欧洲经济研究院院长、曼海姆大学国民经济学教授阿希姆·瓦姆巴赫,与德国《商报》记者汉斯·克里斯蒂安·穆勒合著的《不安的变革:数字时代的市场竞争与大众福利》一书指出,基于数据运算和互联网技术的数字经济,而今已经深刻的改变了诸如欧洲、美国、日本等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和社会方方面面,提高了社会资源配置效率,但数字经济确实也挑战了现代市场经济的反垄断监管准则,凸显了隐私保护难题,并且还正在加剧社会贫富分化。

 

按照本书作者的观点,数字经济的发展目的,应当确立为促进社会福利的最优化,这又必然要保持数字经济的充分竞争。

 

难题恰恰在于此。数字技术的应用带来了一个显著的悖论:技术进步和商业模式的创新会推进竞争,提升效率,但越是新锐的技术,越有可能随着竞争的加剧,最终导致赢家通吃的局面,削弱竞争甚至导致竞争消失。出现这种现象是因为数字产品和服务具有非排他性,边际成本甚至为零,这意味着规模经济、范围经济是最有效的,没能在规模之战中胜出的企业,必然就被排除出整个市场。

 

数字经济时代的显著现象是,我们很难准确概括包括苹果、亚马逊、谷歌等企业的经营范围,这些互联网巨头企业都是跨行业、跨市场经营的。数字经济越来越突出地上演了平台效应,企业搭建平台,再通过持股、并购、自建等方式锁定相关联的、可以稳定带来流量的服务领域,还可面向中小企业开放其他服务的互通接口。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沿用过去依照产品的市场份额判断是否属于垄断的思路,就会变得无所适从。






传统法律、监管思路,还会根据价格变化来判断垄断是否存在,因为垄断者会滥用市场优势地位抬价。但这项标准在数字经济背景下也失效了。互联网巨头企业名义上对消费者收取的费用为零,但是这些企业与消费者之间建立起三方甚至多方交易关系,消费者的数据和注意力成为了企业看重的资源。在目前,无论哪个国家和地区,还未能很好地根据互联网巨头企业的数据能力来建立区分垄断的监管新规。

 

当然,从促进市场经济、数字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科技创新的迭代速度大大超过了很多行业,使得数字垄断现象往往难以长期持续。比如,20世纪90年代,曾被认为垄断的雅虎搜索,很快被谷歌以及中国的百度在不同市场取代;微软的IE浏览器曾被控垄断,但很快,Chrome又成为新的领导者;脸书在美国市场独大,却也无法真正遏制TikTok的兴起。这也为反对过早、过严实施数字垄断制裁的论者提供了依据。

 

本书为此提出的建议是,从数字经济时代最重要的生产要素数据出发,降低数据使用的垄断。比如,监管部门可以设定规则,强化互联互通,要求不同科技公司把自身收集的数据纳入共享范畴,尤其是不得限定构成竞争的新创企业分享互联网巨头企业的数据。

 

社会市场经济是二战后,前联邦德国提出的经济发展思路,也就是弥补英美式自由放任经济的缺陷,在不损害市场竞争活力的前提下,有效强化政府监管和再分配职责。社会市场经济的经济政策,遵循让市场力量尽可能自由发挥作用的原则,重心倾向于让发展成果为社会大众所共享。作者认为,前联邦德国在二战后得以快速恢复,并于20世纪50至70年代实现了经济腾飞,是由于社会市场经济的模式为德国经济带来了较好的发展环境,而德国政府强化反垄断,事实上也是让德国中小企业长期得以保持增长活力的关键。

 

如前述,在数字经济时代,传统的反垄断政策思路必须进行变化和调整。作者认为,监管部门应当意识到,今天经济运行的方式、特征、规律都发生了变化,需要注意到垄断代替竞争、数据代替价格、网络自由职业者代替社会伙伴关系、分享代替产权等新趋势,重新致力于建立与数字经济兼容的社会市场经济体系。

 

针对数字经济总是难以避免从技术应用初期的过度竞争,发展到技术成熟阶段的巨头垄断等问题,本书作者认为,监管部门要将反垄断的重点转向推动强制性的数据共享。不仅如此,如果市场在很长时间内没有显示出增加竞争的趋势,政府就需要主动介入,制定新规则。比如,限制产品使用,鼓励其他企业进入现由巨头企业垄断的业务领域,限制平台企业接入其他企业的产品标准、方式等等。

 

而对于互联网巨头企业以及其他行业企业在数字经济时代经常出现的滥用用户数据等做法,并因此使得用户数据安全受到威胁等情况,作者表示,监管部门应切实保障用户数据安全权益;检查用户获得互联网服务所必须接受开启定位、录音、通讯录等权限的必要性;核查企业获得用户各项数据的必要性以及利用用户数据的方式;增加企业保障用户数据安全的相关义务。

 

作者还在书中讨论了“机器换人”的问题,总体持乐观态度,即认为技术革命确实会带来就业市场的剧变,但究竟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让现有工作方式消失,并创造哪些新岗位,还有待观察。更何况,新技术往往会创造许多与之互补的工作。

 

现在的问题是,数字革命还没有使那些不断消失的岗位,真正转变成可以由零散方式外包,让自由职业者承揽,并且收入和福利状况得到保障的松散岗位。这意味着,即便在实现就业的人群中,贫富差距已经拉开。作者在书中建议,各国政府都应当根据数字革命的发展规律,强化教育培训职能,推动民众尤其是青少年增强相应的就业技能。

 

此外,本书还谈到了共享经济等数字经济所塑造的经济新模式崛起对社会和产业带来了影响。作者分析了出租车、房屋中介、金融业、通信服务、零售等不同行业在数字经济时代出现的新变化,指出尽管数字革命总体上赋予了这些行业新的效能,但仍然会出现一些亟待解决的新问题。比如,网上药房兴起后在德国等国家已经导致大量药房倒闭,尤其是那些分布在偏远地区、本就生意不好的药房,这使居住在农村、郊区的民众很难在心血管疾病突发时买到必备药品。另外,要让数字经济创造的福利服务于全民而非寥寥几个企业巨头,就必须重视公平纳税的问题,通过健全法规以及跨国间协议来修补避税、逃税漏洞。





推荐阅读

— — —


变革.png


不安的变革:

数字时代的市场竞争与大众福利

[德]阿希姆·瓦姆巴赫(Achim Wambach)

[德]汉斯·克里斯蒂安·穆勒(Hans Christian Müller) 著

钟佳睿 陈星 等译

冯晓虎 谢琼 校译


市场经济在数字化时代正在发生深刻变革,数据超过了价格,垄断超越了竞争,共享经济大发展,逐渐动摇人们对物品所有权的执念,众筹成为一种新型的建立社会伙伴关系的方式……数字革命正在改变经营方式,社会市场经济保护繁荣的旧藩篱可能不再适用,一切都需要更新。本书观点认为,如果设定了必要的限制,互联网业可以为所有人的利益而努力。如果社会重新思考并加强其政策工具,那么明天互联网就可以为所有人提供富有成效的竞争方式和体面的工作。本书的第一作者,德国顶尖经济学家,欧洲经济研究中心总裁Achim Wambach确信政治必须转变和规范大型互联网公司。



 目录 



Ⅰ 路德维希·艾哈德的政策已经成为过去, 但其理念仍值得借鉴

数字化几乎改变了一切

今时不同往日

我们需要重新建立社会市场经济体系

Ⅱ 再见,竞争者:互联网经济五巨头

互联网巨头的权力扩张

网络时代,垄断更快

互联网带来了繁荣,也带来了毁灭

“竞争守卫者”需要重新唤醒市场竞争的活力

Ⅲ 好数据, 坏数据——数字经济下的挑战

“免费”网络产品的代价是我们的信息

数据是第一生产力

掌握数据,掌握话语权

只有基于可信赖的数据保护才能实现成功转型

那些我们应该放弃的数据

Ⅳ 机器人,网络自由职业者,分裂的就业市场

科技潮导致失业潮?多余的担心

就业市场上的悲欢

结构改革,长路漫漫

新型教育战略必不可少

Ⅴ当新商业模式打破旧市场秩序

共享是新型资产

数字化时代下的产业变革

市场改革的契机

基础设施建设与数字化的成功

Ⅵ 互联网时代如何保证大众福利

假如艾哈德遇到扎克伯格

我们该何去何从


致谢

译后记 答案已写在过去:从韦伯到艾哈德



—END—



©️本文版权归作者【先晓书院】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分享
  • 评论(0)
  • 点赞(0)
  • 收藏(0)

发表评论

同步转发到先晓茶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