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 评论(0)
  • 点赞(0)
  • 收藏(0)

书评 | 走进霍布斯鲍姆的史学

作者:刘耀辉

来源:布鲁布客

霍布斯鲍姆

发布时间 2021-06-16 15:55   浏览量 207



霍布斯鲍姆(1917-2012)不仅是英国著名马克思主义史学家,也是享誉世界的史学大家,他兴趣广泛,视野开阔,著述颇丰,在近现代欧洲历史进程、劳工运动、民族主义、帝国主义、马克思主义理论等众多主题上发表了真知灼见,并且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国内史学界对霍布斯鲍姆并不陌生,除开劳工史研究文集,他的主要著作基本上都有中译本,相关研究成果也十分丰富。不过,关于霍布斯鲍姆的全面深入的专门研究并不多见,而梁民愫教授的《英国学派与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的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出版,无疑弥补了这一缺憾。
梁民愫教授20多年来一直致力于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研究,尤其倾心于霍布斯鲍姆,在这个领域发表了一系列高水平学术成果。《英国学派与历史学家》是作者10年前出版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与实践:霍布斯鲍姆的史学研究》的修订版,不但吸收了最新的研究成果,也在章节标题、内容、文字表述等方面做出了细致的雕琢、增补和润色。
可以说,《英国学派与历史学家》所呈现的,不仅仅是作者在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领域多年耕耘的收获,也是作者在这个领域的最新思考和认识。
《英国学派与历史学家》是目前国内唯一一部对霍布斯鲍姆的史学思想做出深度的、全景式分析的理论专著。国内史学界和马克思主义理论界一直比较重视霍布斯鲍姆思想的介绍和研究,诸多学者从不同层面探究了他的思想和实践活动,然而,除了《英国学派与历史学家》之外,目前尚不见其他研究霍布斯鲍姆的中文专著。在《英国学派与历史学家》中,作者考察了霍布斯鲍姆史学思想和实践的方方面面:历史理论和史学理论、整体社会史及其反响、强烈的现实关怀和忧患意识、对民族主义史学的批判,最后还讨论了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贡献及其在中国的传播。
可以说,梁民愫教授的著作实实在在有开创之功,让国内学界对霍布斯鲍姆的思想和实践有了一个整体而全面的了解和认识。
《英国学派与历史学家》注重宏观层面的考察和分析。这个特征至少体现在两个方面。其一,作者通常在西方社会文化演进的背景下讨论霍布斯鲍姆和英国社会与文化。例如,在分析霍布斯鲍姆的进步史观和全球史观时,作者首先简洁地梳理了西方进步史观和全球史观的演进,进而辩证地评析霍布斯鲍姆的历史观。
其二,作者往往在英国社会文化环境中分析霍布斯鲍姆和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这种宏观类型的考察,在讨论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起源和发展时,体现得十分明显。作者不但在当时英国社会心理和思想背景下分析霍布斯鲍姆史学思想的发展以及英国马克思主义历史学派的形成,还从西方新史学思潮的演进中予以探讨。由此可见,作者的写作非常注重历史和社会语境,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不仅能够了解霍布斯鲍姆的史学思想和实践,还可以欣赏到一幅英国和西方史学和社会文化发展的宏大图景。
《英国学派与历史学家》十分强调比较和联系的视角。这种写作特征也可以从两个层面得到说明。一方面,作者在英国范围内进行广泛比较:在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家内部以及霍布斯鲍姆与非马克思主义史学家之间进行比较。例如,在阶级问题上,作者比较了爱德华·汤普森和霍布斯鲍姆,不但指出他们之间的差异性,还总结了两人在这个问题上的共性。又如,在论述历史学与社会科学的关系时,作者适时地在霍布斯鲍姆和巴勒克拉夫之间做比较,指出巴勒克拉夫着意强调社会科学对历史学的影响,而霍布斯鲍姆更注重历史学对社会科学的贡献和方法论意义。其次,在欧洲范围内进行比较。
作者对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和法国年鉴学派做了很好的比较分析,探究了它们之间的一致性和差异性;还探讨了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和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广泛联系,指出葛兰西的底层史学思想和霸权理论的影响以及阿尔都塞的结构主义马克思主义在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家当中引起的不同反应。另外,在讨论西方的社会史模式时,作者分别以屈威廉、年鉴学派和霍布斯鲍姆作为三种不同类型的模式和实践的代表,强调霍布斯鲍姆在社会史研究领域的特征和开创性。在讨论民族主义史学这个主题时,作者广泛比较分析了霍布斯鲍姆与欧洲众多学者在民族主义这个话题上的异同。毫无疑问,这种比较分析进一步加深了我们对霍布斯鲍姆和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之特征的认识。
在《英国学派与历史学家》的论述和分析中,作者始终以批判的眼光来审视霍布斯鲍姆、英国马克思主义者和西方学者的观点。尽管作者长期致力于霍布斯鲍姆研究,但是在讨论他的思想与实践时,并不会一味地称颂和拔高,在阐明他的史学贡献的同时,也会指出不足。例如,在论述霍布斯鲍姆的全球史观时,作者认为他的思想中存在欧洲中心主义的痕迹;在承认他的社会史研究的开创性时,也表示“限于特定的历史条件与史家认知的时代状况,他没有也不可能完全指明社会史的研究主题”。又如,在讨论新左派思想家佩里·安德森时,批判他无条件地支持和拥护新自由主义认为他对“资本主义发展运动”产生了错误的认知。
对于其他史学家的思想和观念,作者同样投以批判的眼光。作者不赞同大卫·伦顿所说的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家的视野没有超出本民族边界的看法,因为霍布斯鲍姆本人就是全球史书写的倡导者;在讨论兰克的客观主义史学时,作者也认为这种理想是“不可能实现的”,坚称这种传统史学的缺陷,在于它对历史的诠释基于史学认识的主客体关系的二元对立与分离。很显然,《英国学派与历史学家》的字里行间都透露出作者的理性、客观和稳健的叙述与分析。
作者在考察霍布斯鲍姆史学思想和实践的同时,也就史学研究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思考。在中国的英国马克思主义研究问题上,作者给出了富有建设性的意见,指出在总体研究、比较研究、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后期发展史研究等方面有待加强。在全球史和世界事务的研究上,作者指出,史学家应当立足于平等互利与和平进步的基础上,否则难免陷入某种种族主义和中心主义的泥淖。在讨论历史与现实政治的关系时,作者表示,霍布斯鲍姆不反对史学的价值判断和价值导向,因为这体现了史学的社会政治功能,但是他不赞成为了实现史学的政治作用与社会功能而牺牲历史的真实性甚至丧失史家的独立性。
作者本人认为,任何恪守职业操守和遵循道德良知的史学家,为了履行史家的社会责任和捍卫历史学的科学尊严,一方面需要摆脱政治权力的控制与影响,维护史家的独立地位,追求与维护历史的真实性,另一方面,需要批判从纯粹意识形态角度出发滥用历史的行为。在历史与未来这个问题上,作者承认历史学家对未来进行必要的预测是实现历史学社会功能的一种途径。不过,作者的论述显得很谨慎,“历史学绝不是现代末世学……历史学家只是在一定意义上对未来做出自己的恰当判断”,而且这种判断还会受到各种因素的干扰和影响,导致判断结果出现偏差。因此,人们在预测时,要审时度势做出调整,尽最大努力避免预测的错误和对历史的滥用。这种观点所体现的,不仅仅是霍布斯鲍姆对历史发展进程的深刻认识,同时也是作者自己的一种深度思考。
总而言之,《英国学派与历史学家》体现了作者宽广的学术视野、丰富的思想内涵、严密的逻辑论证与深入的分析思考,是中国学者在霍布斯鲍姆和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研究领域做出的一项最新的、最全面深入的考察。《英国学派与历史学家》深化了我们对霍布斯鲍姆和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认识,拓宽了我们对英国与西方社会文化的了解,对于学习和研究英国史学、西方马克思主义史学和理论乃至西方史学史的学生和学者而言,这无疑是一本很有启发性的著作,值得一读。

刘耀辉

©️本文版权归作者【先晓书院】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分享
  • 评论(0)
  • 点赞(0)
  • 收藏(0)

发表评论

同步转发到先晓茶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