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 评论(0)
  • 点赞(0)
  • 收藏(0)

【书评】译者手记|对于核安全问题,不必过于悲观

来源:社科文献出版社·甲骨文

发布时间 2021-09-28 17:39   浏览量 167

    “再严密的制度和体系,涉及人时就不可避免会有发生意外的可能,况且谁也不能说核武器本身就是绝对安全的,不会出任何问题。这说到底是个概率问题,存在发生的可能性,但不一定马上会发生。而且就我们目前所知的,即便发生过那么多次意外事故,也并没有因此而发生真正的核爆炸。至于是不是在核爆边缘徘徊,我觉得不用那么悲观。”

 

01 翻译《指挥与控制》的契机

 

    选择翻译《指挥与控制:核武器、大马士革事故与安全假象》,主要是源于我的兴趣、研究方向和之前的一些知识储备。

 

    严格来说,我并没有专门研究过核武器安全领域,因为它需要很多的专业技术知识,尤其是对与核物理、核材料、核武器制造技术等相关的专业知识的了解。《指挥与控制》这本书里都有涉及,其中不少知识点我也是查找了好多材料才大致弄明白,而且肯定还有理解不太到位的地方。

 

一.jpg

《指挥与控制:核武器、大马士革事故与安全假象》

[美]艾里克·施洛瑟(Eric Schlosser)著

张金勇 译

    我感兴趣的研究方向是美国外交,尤其是美国的核战略和核军备控制政策。

 

    这个方向的选择得益于多位老师的鼓励与引导,最早可以追溯到大三时的专业课《国际关系中的冲突与合作》。授课老师是当时我所在学院刚从国外请回来的,也是当时我所学专业中极少数全英文授课的课程之一。选课人数从最开始的二三十人,到最后坚持下来的只有十个不到。每次上课前都需要阅读大量英文文献,并在课程上讨论。其中就有一些涉及核战略和核武器扩散的文章,我的兴趣就是从那些文章中慢慢产生的。

 

    后来我的本科毕业论文主题选择的是朝核问题,而硕士和博士关注的也是美国核战略相关问题。我的研究生导师是杰出的军控问题研究专家,他在指导我的过程中和我讲过核武器安全方面的相关知识,而且他一度想写本关于核武器意外事故的书,但因科研任务繁重而作罢。我在学习期间阅读专业文献,包括撰写论文的时候,对核武器发展的历史、相关国家的核武器政策有了一定的了解,而且工作期间还策划编辑过几本与核战略相关的学术图书。所以接下《指挥与控制》的翻译任务时,我自觉还是有一点知识储备的。

 二.png


 

02 对于核安全问题,不必过于悲观

 

    《指挥与控制》的主题就是关于核武器意外事故,所以在里面肯定会看到大量的相关案例,而且有的会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关于核安全问题,其实每个国家对核武器的管理都是极其严格的,有一系列的安全和安保制度,并且核武器安全技术和安保体系也一直在进步和完善,因此相较于其他类型的安全事故,基本可以不用担心这种核武器安全问题。2010-2016年,国际社会先后召开了四届核安全峰会共同商讨核安全问题,这也是世界各国对此事的高度重视,其中很重要的一个主题是防范和打击核恐怖主义。

 

三.jpg

 

    与核武器相关的信息在所有国家都属于绝密信息,作者所接触到的也只是其中关于美国的一部分,但即便是美国的那部分,肯定还会有作者不知道的安全措施,甚至是不被大众所知道的意外核事故,更别说核武器和核技术并不限于美国这一个国家拥有,作者在书的最后也提到了这个问题。目前全世界得到《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承认的有核国家只有五个,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和中国,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和朝鲜属于实质性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一些国家一度拥有核武器,但最终选择了销毁(比如苏联解体之后的哈萨克斯坦、乌克兰、白俄罗斯),有一些国家研发过核武器,但最终选择了放弃(如南非),有一些国家或地区曾经或正在谋求拥有核武器,此外还有一些国家具备制造核武器的潜力,比如日本。

 

    相较于全球两百多个国家来说,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毕竟是少数。但再严密的制度和体系,涉及人时就不可避免会有发生意外的可能,况且谁也不能说核武器本身就是绝对安全的,不会出任何问题。比如作者在书中提到,美国大兵吸毒,核武器意外从天上掉落,以及大马士革的导弹发射井爆炸事故。这说到底是个概率问题,存在发生的可能性,但不一定马上会发生。当然,悲观的看法如墨菲定律所说,只要有发生意外的可能,意外就一定会发生。不过,就我们目前所知的,即便发生过那么多次意外事故,也并没有因此而发生真正的核爆炸。至于是不是在核爆边缘徘徊,我觉得不用那么悲观。人生总是充满意外,没人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所以还是用平常心来对待就好。

 

四.png

 


03 核威慑是一种智慧

 

    人类不乏制造新武器的能力。但就核武器来说,除了在二战末期在日本被使用过两次,此后直至现在它都没有再在战场上被使用过,希望未来同样也会如此。

 

    尽管核武器技术越来越先进,而且还有小型化、低当量的核武器出现,但国际社会基本达成了不在实战中使用核武器的“默契”,全球核武器的数量在1986年达到70300件的巅峰之后,一直处于下降的态势,美国和苏联(俄罗斯)各自裁减了大量核武器。虽然不时有人甚至是某些国家的领导人会抛出些要使用核武器的耸人听闻的言论,但那更多是种“讹诈”,希望发挥它的威慑作用。就绝大多数武器发明出来之后就得使用这点来讲,仅发挥核武器的威慑作用其实也可以算是种“智慧”吧。

 

    本书作者的论述颠覆了人们一贯认为正确的观点即核威慑维护世界和平,而提出我们是靠借来的时间来生活的论断。其实,不能否认核威慑对世界和平确实有一定的贡献。美苏冷战时期,尽管它们矛盾尖锐、到处搞对抗,但这两个国家之间并没有发生直接的战争。在中国拥有“两弹一星”之前,美国在朝鲜战争、台海危机、越南战争、第一次核试验前后就多次威胁要对中国使用原子弹。然而,在中国拥有可信的核威慑能力,也就是原子弹、氢弹和洲际弹道导弹都具备之后,美国人就不再敢这么威胁了。我觉得作者之所以这么说,意在让人们重视核武器安全的问题。本书英文版出版于2013年,那个时候世界上是有一波要求核裁军的和平运动浪潮的,从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对此运动的支持。

 

五.jpg

抗议美苏核军备竞赛的游行示威活动,阿姆斯特丹,1981年



04 核时代,通讯的重要性更加凸显

 

    在军事领域,沟通或者说通讯自古以来就是极其重要的环节,在核武器时代尤其如此,因为核武器的巨大威力决定了对其的使用要更加慎重,而且必须实施绝对的集中控制。

 

    人类在七十多年前就开发出了足以毁灭全人类的武器,但那个时候沟通效率很低,导致核武器被误发射的风险很大。《指挥与控制》中就有不少这样的例子。

 

    就当下来说,军队中使用的互联网系统肯定是独立且加密的,而且能够极大提升军队的作战效率,但我觉得确保在任何状态下都能保持这种通讯系统的稳定,肯定也是个巨大且持久的挑战,因为现在的通讯干扰武器、网络病毒,以及其他类型的武器层出不穷。这些都会给核武器的指挥与控制造成障碍。在《指挥与控制》中,可以很明显看到武器威力和信息沟通的差距。推荐大家看一下前段时间热播的一部电视剧《号手就位》,从其中一次演习的剧情就可以看出通讯之于导弹部队的重要性。

 

六.jpg



05 为核战争设计的统一作战计划

 

    为国家紧急状态而设计的“统一作战计划”是因地因时制宜的,不同的国家和地区面对不同的紧急状态各有其应对计划。

 

    1787年的美国宪法并没有关于国家紧急状态制度的规定,但是它赋予国会为数不多的紧急权力。例如,国会有权宣战,征召民兵以执行联邦法律、镇压叛乱和击退入侵等,不过宪法虽然赋予了国会紧急权力,但是国会在面对国家紧急状态时反应并不会那么迅速而且可能还会碰上休会期,因此,国会也授权总统行使紧急权力,以及时应对突发事件。国会授权是总统获得紧急权力的来源之一。据学者统计,美国总统可以在100多个法律条文中找到授权规定,宣布国家紧急状态。但最重要的当然是宪法的规定,一是行政权属于美利坚合众国总统,二是总统是陆海空三军总司令。对国家紧急状态做出详细规定的是1976年通过的《国家紧急状态法》和1977年通过的《国际紧急状态经济权力法》。美国历史上国家紧急状态比较常见,最近一次就是5月9日因为输油管道因遭遇勒索软件攻击而关闭。

 

    当然要启动关于核战争的统一作战行动计划(SIOP,2003年以后改为OPLAN),肯定是面临全面战争或者遭受敌人核打击的场景,如果一个国家真的面临被灭亡的风险,我觉得它的领导人可能也没法做到绝对的理智,那极有可能就会付诸实践。其实,不少美国电影里面都有类似的场景。而军队的话,肯定是要为这种可能性做好准备,这在哪个国家都是一样的。至少从我接触的材料来看,美国核武器的最终控制权是掌握在总统手里的,至少按照规定来是这样的。是否使用核武器,最高的命令虽然由总统来下达,但实际使用权是在战地指挥官手里,就看他是否会“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了。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为核心的国际核不扩散体制旨在让尽可能少的国家掌握核武器以及军用核材料和核技术,也是防范核武器被使用。

 

七.jpg

 


06 推荐阅读

 

    要想继续进行深入了解及把握相关历史背景,可以配合《指挥与控制》读一读甲骨文之前出的《午夜将至》。古巴导弹危机应该是人类第一次处于核战争爆发的边缘。其实后来还有一次危险程度相当的危机,《指挥与控制》里面有提到,即优秀射手1983演习,《间谍与叛徒》里面也提到这次演习在苏联领导层中造成的影响,差点就引发核战争。此外也可以看看《死亡之手》和《核武器的扩散:一场是非之辩》这两本书。

 

八.jpg

 

《午夜将至:核战边缘的肯尼迪、赫鲁晓夫与卡斯特罗》

[美]迈克尔·多布斯(Michael Dobbs) 著

陶泽慧 赵进生 译






©️本文版权归作者【先晓书院】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分享
  • 评论(0)
  • 点赞(0)
  • 收藏(0)

发表评论

同步转发到先晓茶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