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 评论(0)
  • 点赞(0)
  • 收藏(0)

吴义雄 | 《“红龙—中国”:清末北美革命史料研究》序

来源:社科文献出版社·人文万象

发布时间 2021-11-08 10:17   浏览量 124



清末革命研究的新史料

 

 

吴义雄

 

 

    “红龙—中国”计划是辛亥革命时期一次跨越洲际的反清起义谋划。这个计划持续数年,中、美两国多位历史人物卷入,成为晚清革命运动中多方力量交织互动的一个富有特色的事例。中美革命志士在不同的背景下,尝试通过“红龙计划”这一纽带探讨合作反清的事业。它可能未如其他革命活动那样广为人知,因为这个计划尽管雄心勃勃,却无果而终,恰如一条神龙,偶现鳞爪而消逝在遥远的天际。尽管如此,容闳、孙中山与美国人荷马·李(Homer Lea)、布思(Charles Beach Boothe)等人在谋划过程中形成革命同志关系,在近代史上成就了中美革命者合作的一段佳话,甚至可以说是传奇。有关该计划参加者的诸多著述,如涉及孙中山、容闳、谢缵泰和美国人荷马·李的不少历史作品,都从不同角度加以提及。

 

    不过,比较令人遗憾的是,相关著述在提到“红龙计划”时,大多语焉不详,对其发起、变化之始末,以及其中蕴含的多重影响因素,未能进行很好的梳理和呈现。这种状况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第一手文献的缺乏。其实,有关这一计划的档案史料相当完整地保存下来,庋藏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档案馆。这批档案史料主要由该计划的核心参与者布思与荷马·李所保存的英文书信和其他多种文件构成。荷马·李在生前就很重视对其参与政治活动的相关资料进行分类和保管。他去世前,考虑到所藏资料涉及与包括孙中山在内的诸多国内外政要的会谈记录、密谋和密约,遂命其夫人将多数文件销毁。其中包括《红龙计划之长滩协议》原件。所幸,其好友布思将他们之间以及同容闳、艾伦(Walter W.Allen)和其他相关人士的书信和文件编号入册,加入布思家族档案之中,被学者们称为《布思文书》。荷马·李的继子约书亚·鲍尔斯(Joshua B.Powers)也在其母亲埃塞尔·李(Ethel Lea)遗留的文件中找到不少荷马·李的书信和著述手稿。这些文件构成了《鲍尔斯文书》的重要内容。《布思文书》和《鲍尔斯文书》在20世纪60年代都被捐给斯坦福大学胡佛档案馆,至今保存完好,是今日可见的“红龙计划”核心文件。


1.jpg

荷马·李军事方案手迹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档案中的部分文献,在1969年由斯坦福大学胡佛档案馆东方搜集馆主任马大任复制赠送给了国民党党史会。孙中山先生在美国参与了这个计划,并成为计划的核心人物。他与荷马·李之间建立了紧密联系。二人之间的往来函件经翻译后编入《国父全集》。大陆学界编辑出版的《孙中山全集》也收录了这些函件。相关文件的公布,在国内外从事孙中山与辛亥革命史研究的学者中引起相当注意,也催生了相关论文、著作等研究成果,从而在相关问题的研究方面产生了具有学术意义的推进。


2.jpg

孙中山致布思书信手迹


    但也应看到,直至今日,我国学界仍未对这些档案进行较为系统的整理和翻译,致使很多近代史研究者对晚年容闳从参与维新到支持革命的转变历程,对孙中山与美国政府、财团和民间追随者的关系,及孙中山在辛亥革命时期开展对欧美列强革命外交的战略和实践,难以进行深入完整的探究。也因为如此,相关史实叙述和问题阐释中的偏差,也难以得到有效的调整与纠正;有些研究者对“红龙计划”部分史料进行选择性解读的现象也在所难免;在此背景之下进行的人物研究,也难以呈现研究对象丰富而复杂的内心世界。因此,将与“红龙计划”相关的档案史料进行较为完整的整理、编译和研究,是一项很值得期待的工作。


    鉴于上述情况,我和本书作者恽文捷在2017年委托相关人士,从胡佛档案馆获得了该馆所藏有关“红龙计划”的全部文件。之后数年里,我们对这些文献进行翻译和整理。承担主要翻译工作的是供职于深圳大学的恽文捷。他在工作之余,花费很大精力,终于将这些档案译为中文,并开展研究,撰写了针对“红龙计划”的研究报告。文捷这些年数度与我合作。2014年我们出版的《美国所藏容闳文献初编》一书所收的史料,多为容闳百余年前的手稿,辨读、翻译难度很大,这个工作主要由文捷进行。对于校对、查证等工作,他也出力甚大。此次“红龙计划”文献的翻译和研究工作,同样主要由他进行。这些文件中与容闳直接相关的部分,我们将其编入了《美国所藏容闳文献合编》一书。我个人对那部分的译文进行了校对。而本书收入“红龙计划”的全部史料,译、校等工作则由文捷独立进行,为此需要付出的时间和精力,是不难想见的。


    本书由三个部分构成。以上所述“红龙计划”档案史料的中译文共约12万字,在第二、三部分;第一部分约8万字的内容,则是恽文捷根据这些档案史料进行专题研究的成果。其实,这个研究部分大致也由两个更小的部分组成。其一是对“红龙计划”文献保存状况之概述及有关这一计划研究史的梳理,这种基础性的工作对有兴趣关注这一革命计划之演变过程及相关文献的研究者来说,是很有意义的,可以说比较清晰地呈现了这批文献之来源及被研究使用之历程。研究者可以文捷撰写的这部分内容为基础,进一步探讨相关学术问题。其二是文捷在翻译、解读这些资料的基础上进行的几项专题研究。他分别以容闳、荷马·李和孙中山为中心来阐释这些文献的历史内涵。读后可以发现,他对这几位历史人物在“红龙计划”背景下进行的活动和展现的思想,提出了新的、很有学术价值的认识,可以呈现以往被忽略的或比较模糊的史实,也提供了理解这段历史和这几位人物的新视角。这些专题研究成果因此可以当作利用这批档案史料开展学术探讨的很好例证。


    文捷在中山大学攻读历史学博士学位时,我是他的导师。这段时达数年的共处,以及在编译《美国所藏容闳文献初编》和《美国所藏容闳文献合编》期间的合作,使我了解到他将学术事业作为人生使命;而他自本科开始的跨专业背景和留学海外的经历,则使他具备了知识储备和多语种外语水平。这些也同样令我相信,他必定抱着同样的热诚和严谨的态度来从事“红龙计划”文献的翻译、编辑和研究工作,而他的学术功底和翻译水平也能够支持他达成高质量译编和研究工作的目标。文捷按照自己的学术见解,对这批史料进行了认真的整理和编排,从而可以清晰地呈现史料价值。从史料内容、编译质量和研究深度三方面看,本书的出版,无疑能从一个具体角度推动辛亥革命史、中美关系史以及孙中山、容闳等历史人物的相关研究。相信此书定会受到学术界的欢迎。


    “红龙计划”涉及20世纪初中美两国的诸多人物。他们各自具有独特的社会背景,故要对其留下的文献进行精确翻译,具有相当难度。虽然相关文献大致保存下来,但通读这些资料可以发现,必定还有一些文件未能包括在这两种人物档案之中,由此带来的非完整性也会对全面理解现存文献的内容构成挑战。而且,在本书所收入的档案史料之外,与“红龙计划”相关的文献,如相关人物公开发表的各种作品、相互之间的其他通信等,仍散见于当时报纸、私人收藏及其他载体之中,有待于继续搜寻。是故,本书作者最期待的应该是学界同仁的批评、指教和建议,以使研究工作臻于完善。


吴义雄(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
2021年2月2日于中山大学



图书推荐



“红龙—中国”:清末北美革命史料研究(978-7-5201-8801-2)_立体书影.png

“红龙—中国”:清末北美革命史料研究

恽文捷  著译

2021年9月出版 / 138.00元

978-7-5201-8801-2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红龙—中国”计划(简称“红龙计划”)是辛亥革命爆发前夕中美革命志士联手策划的旨在推翻清政府、建立民主共和政府的武装革命计划。

    本书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对“红龙计划”档案史料的研究,包括学术史、史料构成、计划过程研究与核心参与者意图解析等;第二部分是“红龙计划”核心档案“布思文书”的整理和全文翻译;第三部分是研究者搜集的与“红龙计划”相关文献资料的汇编和翻译。

    这些档案史料,反映了以容闳为代表的晚清中国现代化推动者们在清末从洋务和维新转向革命的心路历程和思想斗争;展现了以孙中山先生为代表的中国旧民主主义革命者为推翻帝制、创建共和寻求海内外支持的方式和方法,及其在曲折的革命道路上与志趣相投的外国友人之间的精神支持与真诚友谊。


目录


第一部分  “红龙—中国”革命档案史料研究
    一  “红龙—中国”计划
    二  “红龙计划”研究综述
         1.中美学界研究概况
         2.代表性研究成果评析

    三  “红龙计划”史料构成及保存状况
    四  “红龙计划”过程研究
         1.容闳——从参与维新到走向革命
         2.荷马·李——全球战略构想里的中国革命
         3.孙中山——寻求英美政商支持中国革命
    五  余论:当事各方意图简评

第二部分  “红龙计划”核心档案——《布思文书》资料编译
    一  容闳与布思通信
        1.容闳致布思(1908年10月9日)
        2.容闳致布思(1908年10月21日)
        3.容闳致布思与荷马·李(1908年12月5日)
        4.容闳致布思(1908年12月6日)
        5.容闳致布思(1908年12月14日)
        6.布思致容闳(1908年12月28日)
        7.容闳致布思(1909年1月4日)
        8.容闳致布思与荷马·李(1909年1月16日)
        9.布思致容闳(1909年1月16日)
        10.容闳致布思(1909年1月25日)
        11.布思致容闳(1909年2月2日)
        12.布思致容闳(1909年2月13日)
        13.容闳致布思(1909年2月19日)
        14.容闳致布思(1909年2月22日)
        15.布思致容闳(1909年3月6日)
        16.容闳致布思(1909年6月5日)
        17.布思致容闳(1909年6月11日)
        18.容闳致布思(1909年9月14日)
        19.布思致容闳(1909年10月2日)
        20.容闳致布思(1909年10月20日)
        21.布思致容闳(1909年12月23日)
        22.容闳致布思与荷马·李(1910年3月4日)
附件:容闳致孙中山(1910年2月16日)
        23.容闳致布思(1910年3月16日)
        24.容闳致布思(1910年3月28日)
附件:贷款方案
        25.容闳致布思(1910年5月26日)
        26.容闳致布思(1910年11月10日)
    二  布思与艾伦通信
        1.世纪编码公司致布思(1908年10月28日)
        2.布思致艾伦(1908年11月18日)
        3.艾伦致布思(1908年11月19日)
        4.艾伦致布思(1908年11月25日)
        5.艾伦致布思(1908年12月7日)
        6.布思致艾伦(1908年12月23日)
        7.布思致艾伦(1908年12月28日)
        8.布思致艾伦(1909年1月2日)
        9.艾伦致布思(1909年1月4日)
        10.艾伦致布思(1909年1月6日)
        11.艾伦致布思(1909年1月11日)
        12.艾伦致布思(1909年1月12日)
        13.艾伦致布思(1909年1月21日)
        14.布思致艾伦(1909年1月25日)
        15.艾伦致布思(1909年1月29日)
        16.艾伦致布思(1909年2月1日)
        17.布思致艾伦(1909年2月3日)
        18.布思致艾伦(1909年2月3日)
        19.艾伦致布思(1909年2月6日)
        20.艾伦致布思(1909年2月6日)
        21.艾伦致布思(1909年2月10日)
        22.艾伦致布思(1909年2月11日)
        23.布思致艾伦(1909年2月12日)
        24.艾伦致布思(1909年2月13日)
        25.艾伦致布思(1909年3月1日)
        26.艾伦致布思(1909年3月19日)
        27.艾伦致布思(1910年3月14日)
        28.艾伦致布思(1910年3月31日)
        29.艾伦致布思(1910年4月4日)
        30.艾伦致布思电报(1910年7月12日)
        31.布思致艾伦(1910年7月19日)
        32.艾伦致布思(1910年7月23日)
    三  孙中山与布思通信
        1.同盟会总理孙文签署颁发之中国同盟会驻国外全权财务代办英文委任状(1910年3月14日)
        2.孙文致布思(1910年3月21日)
        3.孙文致布思(1910年4月5日)
        4.布思致孙文(1910年5月12日)
        5.孙文致布思(1910年5月24日)
        6.孙文致布思(1910年6月22日)
        7.布思致孙文(1910年6月25日)
        8.孙文致布思(1910年7月15日)
        9.孙文致布思(1910年9月4日)
        10.布思致孙文电报(1910年9月26日)
        11.布思致孙文(1910年9月26日)
        12.布思致孙文(1910年10月21日)
        13.孙文致布思(1910年11月8日)
        14.孙文致布思(1910年12月16日)
        15.孙文致布思(1911年3月6日)
        16.布思致孙文(1911年4月13日)
    四  布思与荷马·李通信
        1.荷马·李致布思(1908年4月7日)
        2.荷马·李致布思(1908年8月26日)
        3.布思致荷马·李(1908年9月11日)
        4.荷马·李致布思(1908年9月21日)
        5.荷马·李致布思(1908年10月5日)
        6.荷马·李致布思(1908年11月17日)
        7.荷马·李致布思电报(1910年6月21日)
        8.荷马·李致布思(1910年6月26日)
        9.荷马·李致布思(1910年9月25日)
    五  布思与查尔斯·B.希尔通信
        1.布思致希尔(Charles B. Hill)(1911年1月12日)
        2.希尔致布思(1911年3月3日)
    六  布思与其他人通信
        1.布思致康有为(1909年6月14日)
        2.施耐德致布思(1910年6月21日)
    七  容闳与荷马·李通信
        1.容闳致荷马·李(1908年12月4日)
    八  孙中山与荷马·李通信
        1.孙文致荷马·李(1910年2月24日)
        2.孙文致荷马·李(1910年4月10日)
        3.荷马·李致布思,日期为1910年9月25日,包括孙逸仙于1910年8月11日从槟榔屿发给荷马·李书信一通。参见四号布思与荷马·李通信文件夹第9件(1910年8月11日)
        4.孙文致荷马·李(1910年9月5日)
    九  荷马·李对反清革命之评估及其与艾伦通信
        1.荷马·李“将军”对反清革命的成本估算(1909年夏)
        2.荷马·李致艾伦(1910年6月13日)
    十  “布思文书”所附“红龙计划”相关文件
        1.容闳手书致中国会党领袖邀请函(稿)(1908年12月5日)
        2.容闳所拟致中国会党领袖之邀请函(打印整理版)
        3.容闳提交艾伦之《建议备忘录》(1909年1月12日)
        4.容闳给艾伦之中国政界重要人物及会党组织名单(1909年1月18日)
        5.《筹款计划》(1909年1月21日)
        6.《筹款计划(1号修订案)》(1909年1月27日)
        7.人物介绍(1909年2月1日)
        8.容闳向艾伦提交之备忘录——《中国之所求》(1909年2月)
        9.秘密会社
        10.中国驻美代表
        11.美国驻外代表
        12.中国政府组织
        13.口岸
        14.地名
        15.各直省列表
        16.“红龙—中国”计划之革命力量基础(1910年3月12日)
        17.红龙革命计划财政支持之基础
        18.财政安排备忘录(1910年3月14日)
    十一  “布思文书”所附剪报
        1.《纽约先驱报》有关唐绍仪访美报道(1909年1月24日)
        2.周五 《泰晤士报文学增刊》对荷马·李《无知之勇》的评论(1909年12月17日)
        3.剪报:《荷马·李“将军”》
        4.剪报:辛辛那提号巡洋舰自瓦列霍开赴中国(1911年11月16日)

第三部分  “红龙计划”相关资料汇编
    一  孙中山与荷马·李暨夫人通信补遗
        1.孙文致荷马·李(1910年2月24日)
        2.孙文致荷马·李(1910年3月24日)
        3.孙文致荷马·李(1910年5月9日)
        4.孙文致荷马·李(1910年5月24日)
        5.孙文致荷马·李(1910年8月11日)
        6.孙文致荷马·李(1910年9月29日)
        7.孙文致荷马·李(1910年11月7日)
        8.时间不详(约为1910年12月) 孙文致荷马·李电报
        9.孙文致荷马·李(1911年8月10日)
        10.孙文致荷马·李(1911年9月25日)
        11.孙文致荷马·李电报(1911年10月31日)
        12.孙文致荷马·李电报(1911年11月1日)
        13.孙文转抄荷马·李之陈其美来信[1911年11月(农历九月)]
        14.孙文致荷马·李夫人(1912年6月27日)
        15.荷马·李致孙文(1912年7月27日)
        16.孙文致荷马·李(1912年10月13日)
        17.孙文致荷马·李夫人(1912年11月14日)
        18.荷马·李夫人致孙文(1913年8月12日)
        19.孙文致荷马·李夫人(1913年12月23日)
        20.荷马·李夫人致孙文(1914年5月1日)
        21.孙文致荷马·李夫人(1914年6月17日)
        22.孙文致荷马·李夫人(1914年9月13日)
        23.孙文致荷马·李夫人(1914年12月31日)
        24.孙文致荷马·李夫人(1915年11月20日)
        25.孙文致荷马·李夫人(1916年1月11日)
        26.孙文致荷马·李夫人(1916年10月19日)
        27.孙文致荷马·李夫人(1921年8月5日)
        28.孙文致荷马·李夫人(1922年2月11日)
    二  孙中山日本友人池亨吉致荷马·李信

        1.1911年6月1日
        2.1911年11月10日
    三  容闳致谢缵泰信(摘自谢缵泰《中华民国革命秘史》)
        1.容闳致谢缵泰(1911年12月22日)
        2.容闳致谢缵泰(1911年12月29日)
        3.谢缵泰评论容闳
    四  孙中山邀容闳归国函(1912年2月)
    五  荷马·李著作构想《中国的再次觉醒》(The Reawakening of China)(1906年8月7日)
    六  荷马·李的“中国盛衰循环论”
    七  荷马·李未刊论文《保卫中国》(The Defences of China)(1906年)
    八  荷马·李未刊论文《新中国的红色黎明》(The Red Dawn of the New China)(1907年修订版)
    九  相关政府文件
        1.1912年4月16日美国众议院第50号共同决议案祝贺辛亥革命胜利
    十  容闳英文别名

名词表
    一  人名表
    二  地名译名对照表
    三  报纸杂志、职务和组织机构名表
后记



 





©️本文版权归作者【先晓书院】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分享
  • 评论(0)
  • 点赞(0)
  • 收藏(0)

发表评论

同步转发到先晓茶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