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五章 语篇理解的情绪心理空间及概念整合

关键词

作者

段红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五章 语篇理解的情绪心理空间及概念整合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五章 语篇理解的情绪心理空间及概念整合

第一节 引言

在上一章讨论由直接经验引起的各类情绪心理空间的基础上,本章对由语篇在线加工引起的情绪心理空间进行分析。在分析前,参照以往研究对语篇加工中出现的各种情绪进行了鉴别,区分了虚拟当事者情绪心理空间和角色情绪心理空间。

“情绪—认知色彩”心理空间所包含的关系和现象是现有研究中探讨最少的,且这种关系最缺乏直观性,最为抽象,加之其中所包含的“情绪—认知”机制是近年来认知科学特别关注而又尚未在认知语言学范围内深入探讨的,因此,本研究首先对这种类型的情绪心理空间及其形成过程中包含的概念整合进行了重点、深入的分析。分析表明,对语篇在线理解所形成的情绪心理空间是概念整合的结果,与生活经验中的旁观者情绪心理空间类似,字面信息通过激活阅读者的长时记忆经验知识构建起经验空间,通过字面叙事空间和经验空间的整合,最终在合成空间中形成了层创结构。对于“情绪—认知色彩”心理空间来说,字面叙事空间与经验空间之间被压缩到合成空间中的关键关系是情绪唤起与唤起状态下的认知色调之间的对应关系,其本质就是人类的“情绪—认知”机制。这种关键关系体现了情绪心理空间中情绪成分与认知成分之间的完形整合性,通过概念整合中的组合、完善、细化等认知操作实现认知信息和情绪信息的相互影响与促进,形成丰富的字面外意义,产生双向的语用增值。

在分析角色“情绪—认知色彩”心理空间的基础上,以不同的语言实例分析了虚拟当事者“事件认知—情绪”心理空间、角色“事件认知—情绪”心理空间和角色“情绪—后果行为”心理空间。对这几类情绪心理空间的分析都显示了阅读理解形成的情绪心理空间包含概念整合过程。通过概念整合,阅读者的情绪经验知识对理解语篇中的情绪起到了关键作用。情绪与认知之间的各种交互作用机制体现在概念整合中,形成格式塔效果,产生各种个性与共性相统一的理解结果。

第二节 语篇加工中的情绪分类

在一个复杂语篇的阅读过程中,读者参与的情绪成分比较复杂。因此,区分这些不同的读者情绪是有必要的。

读者在阅读语篇时,可能本身带入了一定的情绪。这种情绪会影响读者对语篇的理解。不过这种预先的情绪对阅读加工的影响不在本研究的讨论之列。一方面,通常情况下我们假定读者是在一种趋于中性的情绪状态下进行阅读的;另一方面,假定这个作品被多次阅读,情绪的效果也就会被中和。不过读者带入的情绪对语篇理解的影响本身是值得研究的,它也是“情绪—认知”机制的一种作用表现。

由语篇内容引发的读者情绪,Kneepkens和Zwaan(1995)曾区分出两个重要的方面。一种情绪是读者由于作品而产生的对作者的欣赏、赞美等情绪,或者是对作品艺术水平的一种情绪反应。他们称这种情绪为A情绪(artifact emotions,简称A-emotion),或可翻译为艺术情绪。这种情绪也不在本研究的讨论范畴。与艺术情绪相区别的就是读者在作品的世界里体验到的情绪,他们称之为F情绪(fiction emotions,简称F-emotion)。在F情绪中,又进一步区分了F(a)情绪(altercentric)和F(e)情绪(egocentric)。F(a)情绪指角色情绪,即语篇中的主人公所经历的情绪在读者身上的理解或者同感。F(e)情绪是语篇世界激活的读者的图式知识所引起的情绪。比如,语篇描述了一个恐怖的场景,但并没有指明面临这个场景的角色。这种恐怖场景通过激发读者的图式知识引起情绪经验,从而产生情绪反应。F(a)情绪和F(e)情绪类似于Dijkstra等(1995)的研究中对角色(character)情绪和读者(reader)情绪的区分。在这一研究中,Dijkstra以悬疑感作为读者情绪的典型进行分析。Oatley(1995)也探讨了文学作品中情绪反应分类的问题,他讨论的情绪可以视作对F(a)情绪的细化。

A情绪即艺术情绪将被排除在本研究的讨论范围之外,即本研究的分析聚焦于F情绪。因为A情绪在像新闻报道这样的可能具有浓厚情绪色彩的语篇阅读中并不会出现。在F情绪中,F(a)情绪将是探讨的重点,即包含了角色信息的语篇内容中与情绪有关的部分是本研究分析的重点所在。

虽然对语篇加工中的情绪进行了分类介绍,但本研究与相关研究的不同之处在于,本研究注重的是情绪信息是从什么样的以及怎样从语言成分中被提取出来,这些情绪信息又如何影响对其他认知信息的理解加工。前人研究往往并不分析情绪的具体产生过程,而是直接假定在阅读中产生了什么样的情绪,这些情绪又对其他语篇内容的加工以及整个语篇加工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本研究在从情绪心理空间的视角进行分析时,对情绪成分和非情绪成分始终采取关联整合的态度,以往研究则以将情绪和认知成分分离的方式进行分析。

第三节 角色“情绪—认知色彩”心理空间及其整合过程分析

在第四章中详细讨论了“情绪—认知”效应,这种效应本身是普遍、广泛的,但只有在少数特别突出的情况下才能被我们意识到。因此,相比于引发情绪的事件和情绪的关系,以及情绪和情绪导致的后果行为的关系,它超出我们的经验知识更多。同时,如已指出,这里的认知是跨事件的认知,即不属于一个情绪情节链条的内部成分,不受情绪内在限定的认知。

在语篇中,角色在某种情绪状态下,以他为中心描绘出来的感知、思维、回忆、行动等世界,就会折射出这种“情绪—认知”效应。这种情绪心理空间所涉及的认知现象更为特殊,很少有研究系统探讨这种语言现象,因此,以下对这种类型的情绪心理空间,尤其是其中的概念整合过程,进行具体分析。对角色“情绪—认知色彩”心理空间的分析,其中很多基本过程和解释也适用于其他情绪心理空间类型,因而后文对其他类型的情绪心理空间的分析将减少细节而体现主体过程。

一 输入空间、合成空间与层创结构

概念整合的关键产出是产生层创结构(emergent construct)(Fauconnier & Turner,1998b)。层创结构是任何一个输入空间都不单独包含,而是存在于合成空间或者更确切地说,整个概念整合网络(integration network)(Geeraerts & Cuyckens,2007:378)之中的。因而可以说,若没有层创结构的产生,也就没有发生概念整合,反之亦然。概念整合常常是在无意识下自动完成的(Geeraerts & Cuyckens,2007:379),如不对比输入与产出,便难以揭示其过程。情绪与叙事的整合也是如此。

(一)字面叙事空间

首先分析一个叙事成分: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4.66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引言
  • 第二节 语篇加工中的情绪分类
  • 第三节 角色“情绪—认知色彩”心理空间及其整合过程分析
    1. 一 输入空间、合成空间与层创结构
      1. (一)字面叙事空间
      2. (二)情绪命题
      3. (三)合成空间
    2. 二 整合过程与情绪影响认知的机制
      1. (一)长时记忆、框架与经验空间
      2. (二)关键关系,“情绪—认知”机制
      3. (三)压缩,情绪的概念化
  • 第四节 虚拟当事者“事件认知—情绪”心理空间及其整合过程分析
  • 第五节 角色“事件认知—情绪”心理空间及其整合过程分析
  • 第六节 角色“情绪—后果行为”心理空间及其整合过程分析
  • 第七节 小结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