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七章 情绪心理空间与语篇连贯

关键词

作者

段红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七章 情绪心理空间与语篇连贯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七章 情绪心理空间与语篇连贯

第一节 引言

在本章中,力图从情绪心理空间的视角来解释语篇连贯问题。语篇连贯性是认知语篇学研究的中心问题(朱长河、朱永生,2011)。最近的语篇连贯研究特别强调多角度、多学科、多层面取向,并特别强调语篇连贯的语言外因素,其中包括社会文化背景、认知心理因素、语篇与语境的关系等。用情绪心理空间解释语篇连贯是一种新的尝试,也吻合于这种研究潮流。

Givón(1995)指出,衔接手段和语篇结构都不是语篇连贯性的本质,而心智连贯(the coherence in mental text)才是语篇连贯的前提条件。国内学者也指出,互动体验性和心智连贯性是语篇连贯的基本原则(王寅,2006b)。从认知语言学的角度来说,语篇连贯反映的是加工者的认知构建而不是对语言形式上的关系的识别。仅仅靠字面的分析是不能或难以完全反映这些认知构建过程的,必须从语篇字面之外进行分析才能更完整地阐释连贯的心智意义。心理空间指向的正是由语言而引发的幕后的认知操作与内容(Fauconnier,2007)。因此,用心理空间理论(以及概念整合理论)分析语篇连贯已表现出巨大的生命力(Alonso,2004;Sanders & Spooren,2007:930;Hougaard & Oakley,2008:12-16)。

作为语义域的语篇中的凸显事体常常成为其他语义加工的参照。情绪意义常常是语篇某部分甚至整个语篇中最凸显的语义。它通过“事件认知—情绪”关系、“情绪—后果行为”关系、“情绪—认知色彩”关系以及情绪对比结构关系和语篇中的叙事描述内容形成照应连接,并且常常能通过这些关系涵盖多处相关内容中的人物、场景、事件等。情绪在形成这些连接时还展现出极强的跨认知域、跨范畴照映能力(Miall,1989)。追溯情绪的形成因素时,可以把一系列的事件和情节联合起来,这些事件可以跨“任意”的时空范围(因此可以非常灵活地跨越文本空间)。情绪也会对后期的多个行为、多个结果形成解释,并且同样可以是跨时空的。“情绪—认知色彩”关系更具有弥散性,所有主体的感知行为世界都可以得到特定的解读。尤其如在第四章中分析的,几乎完全独立的事件可以因为情绪的关系而被结构起来,形成递进、转折等关系。这就进一步增强了情绪的跨范畴能力。正是这些跨范畴、跨范围的关联能力,使得情绪将无法通过时空、逻辑、类属、认知框架等因素衔接起来的语篇成分与内容统合起来,并且展现出一种比一般的概念、时空、逻辑关系更高级的,具有特殊完形意义的高阶结构功能。

本章首先分析了以情绪心理空间为视角的语篇连贯理论与一般的纯认知模型相比所具有的特殊性及优越性,重点指出了其结构关系的特殊性、情绪加工的主导性以及连贯形成的完形性。然后以多个语篇实例分别分析了“事件认知—情绪”关系、“情绪—后果行为”关系、“情绪—认知色彩”关系在语篇局部的具体连贯形成中通过参照、一致、统领、推理和完形等心智机制发挥的作用。接下来分析了这几类关系的联合效果,并与缺乏情绪心理空间视角的语篇结构关系进行了对比,揭示了情绪作为一种独立的结构系统如何与其他结构关系和功能共同实现语篇连贯。在分析情绪心理空间对语篇局部连贯所具备的解释力的基础上,本研究以基本情绪对比结构分析了情绪连贯系统在中观水平上对语篇的结构和连贯功能。最后探讨了情绪在语篇的宏观结构和主题形成中所发挥的作用。在中观和宏观水平上,情绪的语篇结构和连贯功能主要通过情绪对于记忆的特殊效应,以及由这种效应实现的信息压缩编码功能。

第二节 超越纯认知模型的连贯系统

以情绪心理空间为视角的语篇连贯理论超越于一般的语篇连贯的纯认知模型(Miall,1989)。它照映了人的心智加工包括认知和情绪这两个相互区分而又紧密联系的系统和模式的基本认知事实,并以这两个系统的完形关系作为语篇连贯的基本视角。

一 结构关系的特殊性

情绪心理空间视角的语篇连贯依赖的是不同于时间、空间、逻辑、对比或类比等一般认知因素的新的连贯关系和结构系统。这些关系包含在前几章中区分的“事件认知—情绪”关系、“情绪—后果行为”关系、“情绪—认知色彩”关系和情绪对比关系及这些关系的组合。这些关系并不能用时间、空间、逻辑、对比或者类比关系代替,并且,它们也不能用因果关系代替。以往关于情绪推理的研究(O'Brien et al.,1988;Garrod et al.,1990;Martínez & Miqueleiz,1995;Marotto et al.,2011)容易导致这样的误解,即语篇中的情绪信息可由推理过程而来,或者可以从情绪信息推理出语篇后文的内容。其实这些语篇加工中的“预测”依赖的是经验知识而不是逻辑知识。如在前文的分析中多次涉及的那样,多数情况下语篇中的情绪信息是依赖唤起经验空间,并通过概念整合过程形成的情绪唤起激活。正如Oatley(1995)所指出的,在艺术表现中的情绪是通过过去情绪的复活中介的。也就是说,从认知操作的过程上讲,所发生的并不是推理过程。这就是为什么只有在语篇中的情景与我们的经验知识具有匹配性的时候,与情绪相关的“推理”才得以顺利进行,否则,推理能力再强,也会因为个人的经历经验无法理解语篇情景而导致特定的情绪信息不能从语篇中获取。因果关系在很大程度上是客观的,而认知的关系则是很主观的(Sanders & Spooren,2007:929),后文将结合实例进一步讨论情绪结构关系本质上不应被视作因果关系。总之,由情绪心理空间的基本关系构成的连贯系统是独立于其他语篇结构与连贯关系的独立系统。由情绪心理空间形成的结构关系,往往比由时间、空间、类属等关系体现的连贯性更为高级。如果看不到这种结构的存在,而是代之以时间、空间等结构和连贯进行解释,则可能没有看到“真正的”结构,导致对连贯的实现机制的误解。

二 情绪加工的主导性

在情绪发挥结构与连贯功能的语篇加工过程中,情绪加工往往主导语篇的意义构建。情绪可以控制、引导理解过程,使之朝着形成结构化表征的方向努力(Miall,1989)。情绪的这种主导性功能,可以通过以下现象加以理解。

“演员在表演剧情时,一开始在台词、动作等方面很容易出差错,但通过多次排练,总可以将情节记得很清楚。可是这并不意味着表演的成功。反而往往发现到最后尽管动作都正确,却是‘死’的。此时,导演Stanislaviski给他的演员的著名建议就是,让他们从自身生活经历中抽取与剧中角色相兼容的情绪记忆,用这些情绪去引导、重新演绎他们掌握熟悉了的表演动作。”(Oatley,1995)

由此可以看出,首先,情绪对理解过程的主导作用有很强的无意识自动化性质。情绪一旦得以成功引入,它会自然地“带着”表演进行,不需要也无法在意识层面观察和控制它怎样发挥作用。阅读中也是如此,一方面,情绪驱动着我们往下阅读,对那些值得关注的信息分配更多的注意,并激活我们的经验记忆中最相关的知识,形成融洽的认知范畴,逐渐从纷繁复杂或者晦涩中理解作者意图、提炼出脉络或主题;另一方面,它还引导着我们回想加工之前的语篇内容,修改前期理解,使之和当前的信息更加匹配吻合,从而形成更强的心智连贯。这一切都是在无意识中进行的。

在语篇加工过程中情绪加工而不是认知加工的参与,按本研究的分析就是情绪唤起的存在,可以通过Ferstl、Rinck和Cramon(2005)的研究佐证。在他们的研究中发现,对语篇中情绪朝向的信息的加工引起了内侧眶和腹侧前额皮层的激活,并包括广泛的杏仁核复杂体。正如研究者在研究中指出的,神经激活的证据清楚显示故事的情绪成分直接诱发了超越语言理解的过程,在对语篇的情绪信息加工中包含一种非言词的、非命题的专门的情绪维度表征。

其次,这种主导作用是广泛的,甚至是全程的。从表演的事例来看,情绪一旦发挥引领作用,就能贯穿整个表演的过程。阅读中被引发的情绪,其影响到的理解范围和宽度可以表现在微观、中观甚至宏观的各种水平(以下正是要分别从这三方面进行具体分析)。在下文中将谈到一种现象,即鸿篇巨制的作者经常在作品的开端专门写下一首诗或者一句话,凸显一种情绪基调,并且显然,作者意在以这些内容引导读者对整部作品的理解(典型的就是红楼梦中的“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即便在微观水平上,情绪所能涵盖统领的范围往往也是相当大的。这种作用范围的广泛性更凸显情绪的结构和连贯功能的重要性。

三 完形性

本研究以情绪心理空间来分析情绪发挥连贯功能的机制过程。心理空间及概念整合理论更接近语言理解过程中的具体心智加工甚至神经机制过程。情绪心理空间强调情绪和认知信息加工之间在认知和神经层面的双向联结及其产生的整合效果,因此,情绪在结构和连贯的过程中始终体现一种特殊的格式塔功能和效应(Lin,2004;Qiu & Heydt,2005)。也就是说,在我们探讨情绪的结构和连贯功能时,虽然在语言描述的便利上将情绪视作一个独立的成分,但实际上在真正的阅读加工中绝没有单独的情绪。情绪加工和认知加工总是并行的,并且不断地产生相互影响。“事件认知—情绪”关系、“情绪—后果行为”关系、“情绪—认知色彩”关系等基本上是一个心智过程中的两个方面之间的关系而不是两段心智过程之间的关系。在识别事件的过程中形成了情绪(唤起),这一唤起同时影响对事件信息的进一步加工,并且在保持其激活的情况下影响对后续内容的加工。后果行为在通过框架经验知识激活情绪后,情绪又引导对这些描述信息的进一步加工。认知信息和情绪信息之间的关系不是割裂的两个实体之间的关系,而是同一个心智实体的两个部分或者两个方面之间的关系。它们是同一个系统内的子系统。情绪信息和认知信息的“相加”,产生的不是聚集效应而是整合效应,充分反映整体不等于部分之和的格式塔效应。具体来说,正如我们在分析“情绪—认知色彩”心理空间时所指出的,情绪一旦被构建起来,它立马丰富了对认知描述信息的理解,形成了众多生动形象的识解结果(其中概念整合发挥关键作用)。而同时,这些新的识解进一步增强情绪体验,维护、强化它的激活,并且两者之间的双向强化可以反复、持续进行。这种双向相互丰富和强化的作用使得心智表征丰润而协调,形成完形效果,实现心智上的结构和连贯功能。情绪和认知像一把剪刀的两支,合在一起实现其功能,并在这种功能中进一步体现其关系和结构。这种关系和结构不是形式的而是功能的。

第三节 情绪心理空间与语篇局部连贯

一 “事件认知—情绪”结构

原因事件的认知和产生的情绪唤起在内部心智空间中交织在一起,形成不可割裂的关系结构。在第五章中,这种“事件认知—情绪”关系体现在以句为水平的语言单位上。这种关系实际上往往涵盖在语篇中的句群,甚至多个段落,以至章节和宏观水平。这种关系结构一般并没有语言标记形式的衔接手段,因此,似乎很少得到探讨。实际上,如将看到的那样,它是一种隐蔽而强的连贯。

[例1]郑屠正在门前柜身内坐定,看那十来个刀手卖肉。鲁达走到门前,叫声“郑屠”。郑屠看时,见是鲁提辖,慌忙出柜身来唱喏,道:“提辖恕罪。”——便叫副手掇条凳子来。——“提辖请坐。”鲁达坐下,道:“奉着经略相公钧旨∶要十斤精肉,切做臊子,不要见半点肥的在上面。”郑屠道:“使得,你们快选上好的切十斤去。”鲁提辖道:“不要那等腌厮们动手,你自与我切。”郑屠道:“说得是,小人自切便了。”自去肉案上拣了十斤精肉,细细切做臊子。

那店小二把手帕包了头,正来郑屠家报说金老之事,却见鲁提辖坐在肉案门边,不敢拢来,只得远远地立住,在房檐下望。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9.83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引言
  • 第二节 超越纯认知模型的连贯系统
    1. 一 结构关系的特殊性
    2. 二 情绪加工的主导性
    3. 三 完形性
  • 第三节 情绪心理空间与语篇局部连贯
    1. 一 “事件认知—情绪”结构
    2. 二 “情绪—后果行为”结构
    3. 三 “情绪—认知色彩”结构
    4. 四 混合结构
  • 第四节 情绪的中观结构功能
  • 第五节 语篇全局结构与情绪主题抽象
    1. 一 语篇的全局表征与情绪
    2. 二 悲、喜剧的归纳
    3. 三 社会价值和文化观念的制约作用
  • 第六节 小结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