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九章 汉语与印尼语情态表达比较

关键词

作者

季安锋 华侨大学华文学院汉语国际教育系副教授。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九章 汉语与印尼语情态表达比较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九章 汉语与印尼语情态表达比较

情态是用来表达说话人对自己的所知、所言的态度,或对事件的看法、推测以及自己的意愿等语义内容的成分。汉语中的能愿动词,如“会、要、能、可以、肯、愿意、应该、必须”等,都可以表达情态的内容,本章用情态动词来标识这类词。表达情态的也可能是副词或其他成分,比如“可能、一定、必然”等。

在表达情态的成分里,有一部分是表示说话人对事件、情形发生和出现的可能性进行预测和判断的,我们称之为认识情态成分,这里重点探讨汉语和印尼语中与认识情态表达有关系的成分。

语言中情态成分的用法往往较为复杂,既能表达认识情态,又能表达动力情态,比如汉语 “会”“可以”与印尼语“bisa”都可以表示说话人“能、可以、会、同意”做某事,也能表达客观条件许可某事发生。例如:

(1)我游泳。(Sayaberenang. )

(2)他陪我去购物。(Diamenemaniku pergi belanja.)(“bisa”做情态动词时,语气比较委婉)

这里的“bisa”相当于“会”或者“可以”,能表示具备某种能力,也可表示具备某条件。

而汉语的“要”,既可以表示“决心、愿望”,也能表示说话人向对方提出请求或询问,还可以表示说话人对事件发生与否的预判,如:

(3)你来参加我的派对吗?(Apakah kamudatang ke pestaku? )

(4)天下雨了。(Langit sudahhujan。)

印尼学生在使用“会”“要”“可以”“能”“可能”等表达情态的成分时,常常误用甚至乱用,例如:

(5)我们尽量再也丢掉我们爱的东西。(应使用“不要”)

(6)今天小李生病了,不来上课。(应使用“能”)

本部分从意义、表情态功能及与其他成分搭配等方面来比较汉语与印尼语中主要的情态动词或表情态的副词,以期对印尼学生掌握汉语情态成分有所帮助。

第一节 汉语与印尼语中的情态成分

1.1 情态

1.1.1 情态的定义

研究情态的学者从不同的角度对情态下了定义,现选取一些有代表性的定义列举如下。

Lyons(1977)从多个角度给情态下了定义:情态是说话人对句子所表达的命题或命题所描写的情境(situation)的观点或态度。情态指语句中的非事实性(non-factuality)成分。情态常常与假定信息(hypothetical information)相联系,表达某种与现实性(actuality)有距离的事件。也就是说,这类事件实际上可能发生,也可能不发生。假定信息包括对未来事件的预测、意图、愿望和目的等。

另外Perkins(1983)把情态定义为可能世界,即一个事件或命题成立或不成立所处的概念语境。也就是说,人们可以假设事件在一个非现实的世界中是成立或不成立的,因为人们可以自由地想象。比如,如果情况不是这样的话,又会是怎样。她主要论及的情态包括认识情态、道义情态与动力情态。

Palmer(1986)认为,情态是说话人的主观态度与观点在语法上的表现。在讨论英语情态动词表达情态语义系统时,他所说的情态包括认识情态、道义情态和动力情态。

通过分析学者们对情态的定义可以发现,尽管定义的角度和内容不尽相同,但是这些定义中包含一些基本要素,这些要素主要有:可能性与必然性、说话人的观点与态度。

可能性与必然性是模态逻辑的核心概念,语言学家在分析情态表达时,首先注意到的也都是可能性与必然性的概念。在语言学家给出的情态定义中,一般也都包含了这组概念。认识情态内部存在等级差别,有强弱之分,形成了一个不可能—可能—盖然—必然的连续体(彭利贞,2007)。道义情态的“许可”与“必要”等概念,也可以通过“可能”和“必然”的概念来定义,即“许可”是道义的“可能”,而“必要”是道义的“必然”。

动力情态在强弱特征上与认识情态和道义情态存在差异,那就是“能力”和“意愿”似乎分不出“可能”与“必然”这种等级,尽管如此,“能力”与“意愿”存在强弱的差异也是客观事实。这一点从情态动词的否定中可见一斑:如表能力的“可以”,它的否定形式只能是“不能”,而表意愿的“要”在普通话中一般是“不想”。

在语言学家对情态的定义中,一般都提及情态是说话人的观点与态度。也就是说,情态与说话人的主观性有关。Palmer(1986)认为,虽然可以区分主观情态与客观情态,但是传统逻辑不考虑说话人,更关心客观情态。但是,语言中的情态,特别是当它以语法形式标记出来后,似乎主要是主观的,主要关心句子的主观特征,甚至可以进行一步认为,主观性是情态的本质。也就是说,情态可以定义为说话人(主观)态度或意见的语法表现(grammaticalization)。Lyons(1977)虽然详细论述了主观情态与客观情态的区别,但是他也强调,在情态理解中最重要的是主观性。

我们可以认为,所谓情态,就是说话人对句子表达的命题的真值或事件的现实性状态所表现出的主观态度。

1.1.2 情态的分类

情态可以有不同分类方式,一般可分为认识情态、道义情态、动力情态等。

1.1.2.1 认识情态

认识情态可以表达说话人对命题为真的可能性与必然性的看法或态度,也可以表达说话人对一个情境出现的可能性的判断,还可以把认识情态看作说话人的心理状态,即说话人对有关情境的事实性信念的确定性。

在语言中一般存在三种与认识情态有关的判断,即:

推测(spelacutive):表达不确定性;

推断(deducative):表示可以得到以证据为基础的推论;

假设(assumptive):表示以常识为基础的推论。

Palmer认为英语可以分别用“may、must、will”来表达这三种判断,汉语可以分别用“会、要、可能、一定、应该”等成分表达(彭利贞,2007)。

(1)小李在办公室。(Xiao Libe in his office。)

(2)小李在办公室。(Xiao Libe in his office。)

(3)小李在办公室。(Xiao Libe in his office。)

在例(1)中,说话人判断的根据是对小李的一般了解,如什么时候到办公室,小李是个工作狂之类;例(2)表达了说话人不确定的态度;例(3)则是说话人根据小李办公室的灯亮着或不在家做出的肯定判断。这三种判断中,说话人的肯定强度是不一样的,所以这三种判断的结论可以分别称为:合理的结论;可能的结论;唯一可能的结论。

从可能性与必然性来看,典型的认识情态句子是例(2)、例(3)表达的两种判断,即所谓的推测与推断,英语可以分别用情态动词“may”和“must”表示,汉语则可以用情态动词“可能”与“一定”表达,如例(4)、例(5):

(4)小明在学校。

(5)小明在学校。

1.1.2.2 道义情态

道义情态表达说话人从道义的角度对事件成真的可能性与必然性所持的观点或态度,涉及许可与必要等概念。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5.88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汉语与印尼语中的情态成分
    1. 1.1 情态
      1. 1.1.1 情态的定义
      2. 1.1.2 情态的分类
    2. 1.2 汉语中的情态成分
    3. 1.3 印尼语中的情态成分
  • 第二节 汉语与印尼语情态成分功能比较
    1. 2.1 “会”与“bisa”
    2. 2.2 “要”与“akan”
    3. 2.3 “能”与“dapat”
    4. 2.4 “可以”与“boleh”
    5. 2.5 “应该”与“harus”
    6. 2.6 “一定”与“pasti”
    7. 2.7 “可能”与“mungkin”
  • 第三节 印尼学生使用情态成分的错误分析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