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评唐纳德·里奇《大家来做口述历史》(第3版)

关键词

作者

邱霞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评唐纳德·里奇《大家来做口述历史》(第3版)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评唐纳德·里奇《大家来做口述历史》(第3版)

Donald A.Ritchie,,Oxford and 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third edition,2015.[唐纳德·里奇:《大家来做口述历史》(第3版),邱霞(译),当代中国出版社,2019]唐纳德·里奇是美国参议院历史学家,曾担任美国口述历史协会主席,在国际口述史学界享有盛誉。《大家来做口述历史》自1995年第1版问世以来,畅销学界及大众相关领域,至今已逾24年,2003年、2015年先后出版了第2、3版,在美国国内乃至国际上的影响力经久不衰,是他最著名的代表作之一。

里奇早年毕业于纽约市立学院(City College of New York),在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获得历史学博士学位。作为参议院历史学家,他一直负责关于前参议员和参议院工作人员的口述历史项目;担任牛津口述历史系列丛书(Oxford Oral History Series)高级顾问,并主编了《牛津口述历史手册》(,2011)一书;曾主持美国历史学家组织(Organization of American Historians)历史文献研究与开放委员会的工作,还曾为《公共历史学家》()杂志创办“公共历史先驱”(Pioneer in Public History)系列访谈。他曾担任美国口述历史协会(Oral History Association)和大西洋中部地区口述历史协会(OHMAR,Oral History in the Mid-Atlantic Region)主席,还曾任职美国历史协会(American History Association)和国际口述历史协会(International Oral History Association)理事会。他的其他著作还包括:《记者席:国会和华盛顿记者》(,1991)、《美国记者:采掘故事》(,1997)、《牛津美国政府指南》(,2001)、《来自华盛顿的报道:华盛顿记者团的历史》(,2005)以及《美国国会简介》(..,2010)等。为表彰里奇在口述历史领域所做出的重大贡献,美国历史学家组织曾授予他理查德·利奥波德奖(Richard W.Leopold),大西洋中部地区口述历史协会曾授予他弗瑞斯特·波格奖(Forrest C.Pogue)。

《大家来做口述历史》一书首次出版于1995年,作为一本全面、具体、务实、明晰的口述历史实践指南,深受学界和大众好评,被奉为经典。美国著名口述历史学家谢娜·格卢克(Sherna Gluck)曾评价,“它为当代口述历史研究人员提供了实践性建议和合理性解释,这本书接近口述史学研究领域的百科全书”。随着数字化革命的到来,口述历史领域也出现了新的变化和发展,里奇于2003年出版该书第2版,修订补充了口述历史实践在当时的新进展。美国《口述历史评论》()曾评价第2版,“不仅是一部实务指南,而且是口述历史从业者迈入更广阔天地的一个转折点”。人类社会的工业信息化发展在21世纪驶入快车道,技术进步日新月异。时隔第2版出版12年之后,基于不断发展的时代条件引起的口述历史的新变化,里奇于2015年修订出版了该书第3版。与第2版相比,这一版对国际互联网、数字化技术在口述历史实践中的应用以及口述历史的伦理、呈现和国际化问题进行了更加深入的探讨,在操作层面全面地介绍了数字音频和视频访谈记录技术的最新发展。第3版的主要内容包括:口述历史基础理论、设立口述历史项目、进行访谈、访谈后续工作、利用口述历史进行研究、制作影像记录、在档案馆或者图书馆保存口述历史资料以及口述历史教学和公众展示等,字数较之前一版增加了近10万字。目前,该书在美国被认为是从事口述历史实践的首要指南书,是专业的口述历史学家、公共历史学家、档案学家以及系谱学家在大学课程和公共历史社区核心课程教学中使用的指定教材。

关于《大家来做口述历史》一书的撰写,作者的一个核心理念是倡导大家能够积极从事口述历史实践,即“做”。在第3版的引言部分,里奇再次明确指出,“这本书想要为那些计划进行口述历史访谈和收集口述史料的人们提供实用的建议和合理的解释。它的重点在于‘做’”(中译本,“引言”第Ⅵ页)。从口述历史本身的发展和口述历史学家或业余从事者两个方面来说,里奇提出的重点在于“做”都是合理和重要的。一方面,大多数口述历史学家是通过实践来学习的,我们对访谈理论的理解和解释往往滞后于而不是超前于访谈实践;另一方面,口述历史访谈面临的诸多现实问题、原则问题和潜在的陷阱,会使研究者顾虑重重,进而阻碍研究的进程。因此,我们必须放下顾虑,先去尝试大胆地做,在做的过程中,遇到问题解决问题,并学习和真正掌握理论,进而推进理论的发展以及理论对实践的指导。

现代意义上的口述历史作为20世纪中叶新兴的事物,尽管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自美国兴起,逐渐传播到世界各地,几乎涉及了各个史学分支领域,包括政治史、社会史、经济史、军事史以及妇女史、艺术史、建筑史、企业史等,涌现了一大批口述历史学家、专业研究团体以及内容庞杂的口述历史著述,已成为西方史学研究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但是,对于口述历史的严格定义、口述历史研究方法和它的功能、定位等基本问题,时至今日学界仍然莫衷一是。它是一个史学分支学科,还是仅仅是一种历史研究方法;它是为了补充文献档案资料的不足,还是要从根本上改变历史的书写和建构;它是为了否定和挑战传统历史,还是为了构建更加多元的历史;它是带着主观偏见的历史,还是真实的历史;它是边缘的历史,还是代表着史学未来的发展方向;等等,这诸多问题,均尚未有共识。那么,我们是否要等到这些问题都得到解答的时候,再去开始口述历史实践?当然不是。

世界各地口述历史的繁荣发展已经证明,无论如何,我们要去做。只有去做,才可能使模糊的概念逐渐清晰,才可能为解决问题找到可行的途径。以美国和英国为例,在口述历史发展的初期,它们代表了两种完全相反的观念。早期美国口述历史是为了填补文献档案的不足,访谈对象多为上层精英人士,侧重政治史,与当时“自上而下”的历史研究视角并行。受哥伦比亚大学口述历史研究室访谈模式影响,当时美国口述历史访谈的对象基本上是政府、商界、军队或其他高端领域的杰出人士。而英国口述历史起步虽然晚于美国,但从一开始便注重理论探讨,强调口述历史的首要价值在于可以在更大程度上再造原有的各种立场。它实际上是一种“自下而上”看历史的新视角,并在一定程度上带来了历史研究重心的转移,英国口述历史因此在社会史、妇女史等许多领域成就斐然。英国口述历史先驱保罗·汤普森(Paul Thompson)在20世纪70年代出版他的代表作《过去的声音:口述历史》()第一版时,便强调口述史学的社会目的。里奇认为,“正是这个社会目的最初激怒了一些美国早期的口述历史学家”。然而随着美国新社会史转型和公共史学思潮的兴起,新一代美国口述史家逐渐开始关注社会大众和底层。近年来,史家着重于将口述历史的方法运用于非洲裔美国人、墨西哥移民等边缘阶层的研究。如巴内特(Barnett)等著《口述历史与有色人种社区》(,2013)、米勒(Miller)著《审判中的口述历史:承认法庭上的土著叙述》(,2011)等都是具有代表性的作品。而欧洲口述历史学家,也一直在访谈政商界的领袖人物。“从北海石油和天然气业务到吉百利(Cadbury)糖果公司,值得注意的是汤普森研究有关英国投资银行家的城市生活(City Lives)项目”。显而易见,美国和英国的口述历史在“做”的实践中趋于包容互鉴、求同存异。事实上,问题并未解决,争论依旧存在,但这并不影响各自取得口述历史实践的成就,而且实践的成就不断地在推动理论争端的解决和理论的进步。保罗·汤普森2017年在他与乔安娜·博纳特(Joanna Bornat)合著的《过去的声音:口述历史》第4版中,并没有像以前那样鼓励学者认真对待口述证据,而是记录了其他学科是如何积极地采取口述历史研究方法的;对于原来忽视的存档问题,有了对专业保存录音的需要更明确的意识。而里奇,在《大家来做口述历史》(第3版)中,也更多地讨论了新一代美国口述史家“自下而上”书写历史的新变化。“这些访谈者大多来自民权运动、反战运动和女权运动领域。渴望为那些被官方历史文献遗忘的群体书写历史,又缺乏精英群体那些手稿和官方文献,他们转向口述历史。”(中译本,第9页)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5.34 查看全文 >

VIP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