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专题五 国外政治经济学研究进展

关键词

作者

胡乐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创新智库常务副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全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学科规划组评审专家,中华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政治经济学研究会、中国《资本论》研究会常务理事,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长期从事现代经济理论、当代资本主义经济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等多个领域的教学和研究工作,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与国家治理现代化研究”。
张旭 任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
胡怀国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博士后、香港《紫荆》杂志高级编辑。
郭冠清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资本论》研究室主任、研究员、教授。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专题五 国外政治经济学研究进展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专题五 国外政治经济学研究进展

在《资本论》第一卷出版150周年之际,2017年国外马克思主义学者掀起了一股研究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热潮。2018年为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和《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国外学者延续了这一波研究热潮,取得了许多新的进展,在深度和广度方面都达到了新的水平,并呈现出一些新的特点。一方面,各国纷纷召开学术研讨会来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例如,2018年5月5日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召开了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学术研讨会,会议由伦敦马克思纪念图书馆组织;2018年5月12日,俄罗斯莫斯科召开了“马克思的资本论及其对世界发展的影响”国际研讨会,俄共领导人根纳季·久加诺夫(Gennady Zyuganov)出席了开幕式并发表讲话,有37个国家的共产党、工人党和民族解放组织的代表参加了会议;日本的法政大学在2018年12月22日至23日召开了“马克思在21世纪”国际研讨会,伊藤·诚(Makoto Itoh)、弗雷德·莫斯利(Fred Moseley)和大卫·科茨(David M.Kotz)等著名的马克思主义学者参加了此次会议。此外,美国、德国、法国、意大利、澳大利亚、古巴等都举行了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学术研讨会。另一方面,2018年国外政治经济学研究在许多方面取得了新的进展。本部分试图从四个方面系统梳理相关研究:对马恩经典著作时代价值的思考,对政治经济学逻辑和方法的辩护与超越,对政治经济学经典理论的重新阐释,以及对当代资本主义的分析。系统梳理和客观评价国外政治经济学研究的最新成果,在此基础上把握国外最新研究动向并积极开展理论对话,是推动国内政治经济学理论研究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构建的题中应有之义。

第一节 马恩经典著作的时代价值

安东尼奥·奈格里(Antonio Negri)发表了《从马克思重新开始》一文,认为在今天向马克思学习并与马克思进行对话仍然十分重要,这是由于三个方面的原因。[]第一个原因是政治上的。马克思向我们揭示了资本主义发展的神秘面纱,揭露了其对抗性特征。奈格里指出,尽管自2007年经济危机(原文如此,指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工人的生存条件不断恶化,但马克思告诉我们工人一直都具有强大的力量,工人的每一次斗争都将自己不屈和敌对的形象展现给了它的敌人。第二个原因是我们不能放弃马克思的批判。奈格里认为马克思的批判视角使我们有可能循着资本主义的周期,理解它的发展与危机,帮助我们理解变化中的劳资关系,描述被压迫工人阶级的剥削性关系的“技术构成”(Technical Composition),最终帮助我们从反抗与革命的角度组织它的“政治构成”(Political Composition)。第三个原因是马克思的理论贡献使我们有可能理解成熟资本主义危机的深化及其双重形式,从中识别充分的阶级对抗的出现以及组织反抗殖民力量和帝国主义的解放运动。奈格里认为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二卷通过批判性地分析商品流通和劳动剥削的社会化,预见了“共同性”(the Common)概念的出现。马克思分析了社会对资本的实际隶属,表明社会化劳动如何不只从形式上隶属于资本,更是实际上隶属于资本。社会对资本从形式隶属到实际隶属的转变,所产生的基本后果是资本主义对劳动的专制从工厂扩张到整个社会。

调节学派的代表人物罗伯特·博耶(Robert Boyer)认为,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宣告新古典宏观经济学彻底失败的背景下,通过阅读《资本论》可以为构建一个替代性的经济学科提供富有启发意义的出发点。[]博耶认为《资本论》从以下七个方面深化了我们对资本主义的理解。第一,货币经济的内在不稳定性。马克思认为货币的出现,特别是货币作为支付手段的职能产生了重要的不确定性,货币被转化为生产资料和劳动力后进一步增加了这个风险。第二,《资本论》的第二个重要突破是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分析,揭示了两种基本的社会关系,而非只分析市场经济。《资本论》的第一个支柱是对劳资关系的分析,第二个支柱是对竞争成为资本主义的动力机制的分析。第三,积累是资本主义的强制规律。积累是这个社会经济体制的典型模式,但这个过程不是自动进行的,而是资本家在竞争的压力下有意识推动的。第四,矛盾如何周期性引发危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有三个主要特征:货币成为交易的媒介,资本与劳动之间的相互作用,以及竞争使积累作为强制规律进行。博耶认为第一个特征使危机具有了可能性,第二个特征则使危机具有了必然性。第五,《资本论》对金融危机的分析非常深刻,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再次证明马克思的分析在今天仍然适用。第六,资本主义开始了现代社会历史和世界历史的运动。第七,社会与政治运动及其对经济分析的影响。博耶认为将《资本论》中的概念与马克思对社会和政治运动的分析结合起来,可以为理解19世纪以来资本主义的转变开辟道路,而这正是调节理论的主要关切之一。

在马克思诞生两百年后的今天,他的资本批判理论仍然影响深远,并在当代得到了复兴。约翰·贝拉米·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认为马克思的理论之所以充满了生命力,是因为它作为一种开放式科学研究形式的内在逻辑。[]与主流意识形态试图将马克思描绘为一个僵化、教条和封闭的思想家相反,正是对现存一切事物进行无情批判所形成的开放性使历史唯物主义具有了持久的生命力。这种开放性表现在马克思主义能够通过扩张经验和理论内容而不断改造自身,从而能够将更多的历史现实纳进来。马克思的思想没有最终的边界,他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具有内在的不完全性。福斯特认为马克思的著作有三个层面的不完全性:《资本论》本身的不完全性;他的总体批判的不完全性,《资本论》只是“六册计划”的一部分;政治经济学批判之外的整个历史写作计划的不完全性。马克思的研究在科学上是开放的,即使他从严密的基础出发。福斯特指出,马克思著作的不完全性恰恰成为它的优势所在,为创新历史唯物主义方法提供了启发和灵感,使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性与以往相比更加明显。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开放性推动了当代各个马克思主义理论领域的革命,包括价值形式分析、社会再生产理论、种族资本主义批判和生态学马克思主义。

《资本论》是一座丰富的理论宝库,在诞生一百多年后仍不断为不同领域的学者提供理论养分,例如,它对福柯权力技术方法的形成产生了重要影响。福柯经常扮演一个反马克思主义思想家的角色,这是因为人们普遍忽视了他对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关注。详细考察他在20世纪70年代的主要著作《规训与惩罚》就会发现,福柯细心阅读了马克思的《资本论》。亚历克斯·费尔德曼(Alex J.Feldman)利用福柯的讲座内容说明了他在《规训与惩罚》中对《资本论》的解读。[]费尔德曼指出,福柯特别关注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对劳动过程的管理的论述,在其中发现了他自己的权力方法的种子。反过来,福柯极大丰富了马克思对劳动力成为商品和劳动对资本的实际隶属的论述,帮助我们重新思考了马克思的生产力和劳动力概念。福柯对马克思《资本论》第三篇到第五篇中劳动对资本的隶属问题尤其关注。在《规训与惩罚》和《惩罚的社会》中,福柯提供了一个劳动力(Arbeitskraft)和生产力(Produktivkraft)的形式的谱系分析,试图穿透生产力单纯的技术方面,或者用他的话说就是表明它们依赖于权力技术。福柯所关注的一个主要问题是理解劳动力如何被转变为生产力,以及在此之前能够恰当地承担和处置自己的劳动力的生产主体是如何形成的。费尔德曼认为《规训与惩罚》与《资本论》之间存在深刻的对话,福柯在1970~1975年并未抛弃马克思,反而增强了与他的联系。1976年福柯在巴西的一篇会议论文《权力的网结》中提到他从阅读《资本论》中得到了一种权力技术方法。福柯对《资本论》的解读与当前一些解读马克思的流派产生了共鸣,这些流派试图重新将生产力概念政治化,而且为主体的形成提供一个马克思主义的解释。

英戈·施密特(Ingo Schmidt)和卡洛·法内利(Carlo Fanelli)在2017年时编辑出版了《在今天阅读〈资本论〉:150年后的马克思》一书。2018年施密特发表了《将马克思的〈资本论〉作为一种组织工具》一文,讨论了今天应如何发挥《资本论》将工人组织起来的作用。[]在这一点上施密特指出,《资本论》并未提供能够应用于实践的理论解决方案,而是提供了将资本主义现实的不同方面、它们所造成的不满以及围绕它们进行的反抗运动联系起来的出发点。如果不同运动的活动家一起阅读《资本论》,他们就会发现通过围绕不同问题而动员起来,他们面对的就是同一个剥削性和压迫性的制度。《资本论》能帮助活动家将特定的斗争置于更广阔的资本主义制度的图景之中,在此基础上可以充实共同的策略与目标。活动家阅读《资本论》的要点不是推测马克思实际上想说什么,而是将文本作为探索他们现在生活、工作和斗争的世界的平台。这种阅读群体的参加者能够透过马克思的抽象棱镜观察到个体经验背后的社会关系。同时,通过分享彼此的经验,这些群体能够将鲜活的生活世界置于马克思的理论框架之中,从而丰富对资本主义现实的理解,包括那些有可能被打破的薄弱环节。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重新唤起了学界对马克思及其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兴趣。实际上每当资本主义出现问题的时候,人们都会向马克思求助,如主流媒体宣布“马克思回来了”。但这一次人们对《资本论》产生了更加浓厚的兴趣,国外成立了许多阅读小组,尝试从不同角度解读《资本论》。亚历克斯·卡利尼科斯(Alex Callinicos)主张从政治的角度阅读《资本论》,认为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复兴是一个重要的政治事实,它在合适的环境下可以为社会主义政治运动创造广泛的群众基础。[]卡利尼科斯认为当前人们主要关注作为资本主义批判者和作为《资本论》创作者的马克思。虽然卡利尼科斯承认这一点非常重要,但他认为人们倾向于忘记了作为革命者和政治活动家的马克思。其结果是加强了作为学者的马克思的形象,甚至认为他是一位不切实际的梦想家,远离了工人阶级的生活和斗争。马克思不只是一名经济学家,也是一名政治学家,一开始就沉浸在政治学中。《资本论》是一本深刻的政治著作,整个第一卷的都围绕着资本与劳动之间的对立。作为一名政治领导者,马克思积极领导了工人斗争,并从经验中学习。马克思的政治思想在今天仍未过时。

对于马克思包括《资本论》在内的著作在今天有没有过时的问题,大卫·费森菲斯特(David Fasenfest)认为我们应该将视线从资本主义核心区域转移到全球南方,用马克思的主要概念考察这些地区的当代发展。[]费森菲斯特以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进行了说明。与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生产关系不同,中国并没有榨取和剥削工人,而是将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用于扶贫开发、基础设施建设和人民福利。通过基础设施投资,中国正在创造一个不会再生产出剥削性关系的全球网络,这不同于欧洲资本主义的扩张,也不同于全球南方与北方的殖民和后殖民关系。在这方面,马克思包括《资本论》在内的著作能为我们批判性地理解全球南方与北方的关系提供指导。费森菲斯特认为马克思的两个突出贡献可以为我们提供借鉴。第一个贡献是他的方法。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方法使我们能够考察收入和财富创造的政治与经济维度之间的冲突与依赖,鼓励我们认真对待全球南方的历史与文化特殊性。第二个贡献是他详细描绘了不受限制的商品化给人际关系、社会和环境所造成的危害,其环境代价已越来越明显。马克思的著作能从这两个方面帮助我们理解南方国家所面临的挑战。同样,对于如何创造一个完全不受资本主义社会和生产关系支配的全球政治经济安排,它也能为我们提供指导。

萨米尔·阿明(Samir Amin)认为《共产党宣言》与170年前相比更加贴合我们当前的现实,具有持久的生命力,原因在于马克思和恩格斯洞悉了资本主义的根本特征。[]阿明则从《共产党宣言》中形成了一种对历史运动的解读,强调“不平等的发展”概念,并在此基础上构建了自己的理论体系。《共产党宣言》指出资本主义并非永恒的社会制度,并预言了社会主义革命的发生。它预见了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发展,但资本主义的全球发展并不如其想象的那样是同质化的。马克思也没有预见到革命的中心会从欧洲转移到东方,从处于世界体系边缘的社会开始,而走上这条道路的国家既要抵抗帝国主义,又要在通往社会主义的道路上联合农民中的大多数。《共产党宣言》指出无产阶级从自在阶级向自为阶级的转变需要共产主义先锋队的积极干预,并论述了党和共产主义者的作用问题。阿明认为《共产党宣言》第三部分“社会主义的和共产主义的文献”并未过时,当代许多打着反资本主义旗号的运动和话语并未触及核心问题。阿明最后指出,我们现在处于社会主义革命的时代,与其屈从于资本主义文明衰落的致命变迁,不如通过社会主义革命来积极改变世界。

第二节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逻辑和方法:辩护与超越

一 对历史唯物主义的新认识

《重思历史唯物主义》杂志2018年第一期发表了阿尔都塞为热拉尔·杜梅尼尔(Gérard Duménil)1978年出版的《〈资本论〉中的经济规律概念》一书所写的序言。[]阿尔都塞的这篇序言第一次以英文发表,反映了他在《读〈资本论〉》之后对《资本论》认识的变化。在这篇序言里,阿尔都塞认为《资本论》明显具有一个主要的叙述顺序:从价值到资本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一直到第三卷的“具体”范畴。这个叙述顺序是明显、统一和同质的。然而《资本论》也有其他叙述顺序,频繁地打断和插入主要的叙述顺序,提供了“完全不同”的分析。出于便利的考虑,这些内容通常被称为“具体”和“历史”的内容,以与主要叙述顺序的真正的“理论”分析相区分。阿尔都塞认为我们不能满足于这样的区分,因为这些分析也具有“理论”价值,即使它们与主要叙述顺序的统一性存在问题。我们必须接受这种多样性及其含义,否则的话我们就会陷入理论为自己划的圈子里,陷入它的“界限”(Limits)以内。阿尔都塞认为“工作日”、“机器的作用”和“原始积累”等章节充当了主要叙述顺序的概念的“外部”(Exterior),每个主要叙述顺序的概念都位于这个外部所设定的界限之内。这些“外部”是政治经济学批判事业不可或缺的理论要素。此外,由这个外部所设定的界限本身不能从政治经济学的范畴推论出来,相反它们改造了这些范畴,揭示了它们视情况而定的性质。阿尔都塞认为这种视情况而定的性质促使我们不断结合时代背景重新思考马克思的思想。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11.88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马恩经典著作的时代价值
  • 第二节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逻辑和方法:辩护与超越
    1. 一 对历史唯物主义的新认识
    2. 二 对转形问题的研究
    3. 三 对MEGA2的研究
  • 第三节 政治经济学经典理论的重新阐释
    1. 一 对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研究
    2. 二 对资本积累和资本循环理论的研究
    3. 三 对社会主义革命和后资本主义社会的研究
    4. 四 对其他理论问题的研究
  • 第四节 当代资本主义研究
    1. 一 对当代资本主义新型劳动形式的研究
    2. 二 对金融化问题的研究
    3. 三 对生态学马克思主义的研究
    4. 四 对当代资本主义其他问题的研究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