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导论

关键词

作者

练春海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研究员、硕士研究生导师,北京大学视觉与图像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汉画学会会员,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员。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导论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导论

“艺术考古”这个概念最早出现在德文文献中,然后出现在日文文献中,但是直到中文形式的出现,它才由不确定的悬浮状态转入具有实质意义的状态,由一个连“替代说法”都算不上的词语“软着陆”,变成一个实在的专业术语,甚至成为一个子学科。正因为这样,艺术考古的发展历史虽然可以追溯到一个世纪以前(如《美术考古一世纪》《美术考古半世纪》等回顾性和综述性著作的书名所显示的那样),但对这个概念进行反思和系统研究大概在30年前才开始,可以说是一个目前正在进行中的工作。因此,我们在梳理与其相关的文献时,从最基本的术语到系统的研究方法,都不可避免地会遇到各种有争议的问题。

“艺术考古”是人文学科文献中常常出现且令人感到困惑的术语之一,相似的术语还有“美术考古”和“考古艺术”,这些术语之间有什么关系,或者它们之间有什么区别?遍查有关的研究文章,对于这个问题没有一个说得明白。原因在于两点:一是因为这几个概念不是同时出现的,所以,早期的讨论不会涉及后出现的概念;二是因为有些学者在编辑或撰写相关文章、文集时,使用概念的随意性较大,既不做文献追溯,也不交代术语的意涵,更别说厘清定义了。为了使本书的展开有一个比较扎实的基础,我们姑且在开篇之际做一个力所能及的、简要的梳理。

先从“考古艺术”说起。“考古艺术”其实是一个比较小众的说法,有案可稽的是1978年香港中文大学创立的“中国考古艺术研究中心”,其英文名为Centre for Chinese Archaeology and Art,简写为CCAA。从该中心网站主页的介绍来看,“考古艺术”研究的学术基础和工作重心仍是考古学。实际上,其英文名“Archaeology and Art”应当译为“考古与艺术”,表达了具有平行关系的两个并列概念,表明构成词组的两个部分具有同等的权重,这与“考古艺术”很不一样,后者实际上是一种对“考古”不太严谨的表达,并没有提出新的研究方法论视角。

至于“艺术考古”与“美术考古”,这两个概念比较常见,但在具体的阐释上会有一些差别。这两种略有差异的概念的出现与翻译时不同语言的词语难免存在不能完全对应的现象有一定关系,正如美术史与艺术史这对术语一样,在一些理论家看来,它们是完全可以互换的,而在另一些理论家看来,它们是一对可以共存并有“泛指”与“特指”之别的术语。他们把“美术考古”与“艺术考古”之间的区别界定为“美术”与“艺术”的区别,认为美术考古的研究对象是“田野调查和发掘提供的古代美术品”,而这些众多“实用与审美相结合的古代工艺美术品”,诸如陶器、玉器、青铜器、漆器、瓷器、金银器等,却不是艺术考古所能涵盖的。这种说法很不确切,因为美术品其实可以涵盖工艺美术品,而考古发掘和出土的早期“美术品”,实际上也都是“工艺美术品”,比如画像砖、画像石等。这些理论家自始至终都未能摆脱审美的局限,认为无论是“美术考古学”还是“艺术考古学”,都要具有“美学特征”,一旦遇到“未见任何的艺术装饰,造型也不美观”的骨笛、陶埙、骨哨,就不知所措,说这是“美术(艺术)考古学面对的尴尬”,而从下文的讨论中我们将知道所谓的“艺术考古学”基本与审美无涉。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2.06 查看全文 >

VIP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