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十一 漫长的衰落和骑士团在波罗的海的末日

关键词

作者

〔美〕威廉·厄本(William Urban) 威廉·厄本(William Urban) 研究波罗的海沿岸地区中世纪史与条顿骑士团的专家,1993~1994年出任美国Journal of Baltic Studies主编,现于美国蒙茅斯学院任历史学教授。
陆大鹏 英德译者,热爱long ago与far away。代表译作“地中海史诗三部曲”、《阿拉伯的劳伦斯》《金雀花王朝》《罗曼诺夫皇朝》《空王冠》等。获奖:《北京青年报》2015年度译者;《经济观察书评》2015年度译者;单向街书店文学奖2016年度文学翻译奖;《新周刊》2018中国年度知道分子。
刘晓晖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十一 漫长的衰落和骑士团在波罗的海的末日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十一 漫长的衰落和骑士团在波罗的海的末日

坦能堡战役的后续

雅盖沃的军队因为战斗和追击而十分疲劳,在休整了三天之后,国王率军北上,行动不紧不慢。国王永远不应显露出慌张的姿态。虽然他可以轻松占领很多城镇和城堡,但他不愿意为了这些事情转移注意力,而是以闲适的速度径直开往玛利亚堡。如果雅盖沃能占领那座强大的要塞,他就有条件占领普鲁士的其余地区。已经有一些世俗骑士和市民赶来投奔他,宣称如果自己现有的权益和特权得到保障,他们愿意当波兰的臣民。很多城堡的驻军因为没有接到抵抗的命令或者没有足以防守城墙的兵力而纷纷投降。奥斯特鲁达、基督堡、埃尔宾、托伦和库尔姆等地的城堡长官主张抵抗,却被市民驱逐,随后市民向波兰军队投降。抵抗似乎毫无意义。就连瓦尔米亚、库尔姆、波美萨尼亚和桑比亚的主教们也匆匆赶去向雅盖沃臣服。地位较低的人们因为失败主义情绪而陷入消沉,也纷纷效仿他们。雅盖沃的文官厅署匆忙发布了大量文书,规定每一位新封臣的权利和责任。

国王派人寻得乌尔里希·冯·容金根的尸体,将其带到奥斯特鲁达下葬。这位阵亡大团长的遗体后来被送到玛利亚堡,与他的前任们一起长眠在圣安娜礼拜堂。

海因里希·冯·普劳恩

雅盖沃和维陶塔斯在享受他们之前想都不敢想的辉煌胜利。他们的祖父曾宣称阿勒河是立陶宛边境,这条河大致是沿海定居地带和东南方的荒野之间的边界。而现在,维陶塔斯似乎有能力对维斯瓦河以东的全部土地提出主张权。雅盖沃则准备落实波兰对库尔姆和西普鲁士的古老宣称。但就在他们短暂欢庆的同时,条顿骑士团当中崛起了一位在领导力和顽强方面足以与他们媲美的领袖:海因里希·冯·普劳恩。普劳恩过去的履历很普通,只是个不起眼的城堡长官,但他属于那种在危机时刻能够如流星般崛起的人物。他现年四十岁,生于福格特兰,这是图林根和萨克森之间的一个小邦。他最初以十字军战士的身份来到普鲁士。骑士团的武僧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于是他接受了清贫、贞洁和服从的誓言,并与基督教之敌作战。他出身贵族,所以必然会得到较高的职位;长期服役让他的地位节节攀升,成为施韦茨城堡的指挥官。施韦茨是维斯瓦河西岸、库尔姆以北的一个有强大驻军的观察哨,是保卫西普鲁士边境、抵御袭击者的防御体系的一部分。

在得知骑士团惨败之后,所有幸存的城堡长官中只有普劳恩一人承担起了超出自己本职的责任:他命令手下的3000士兵前往玛利亚堡,抢在波兰军队抵达之前把守那里的要塞。这是头等大事。如果雅盖沃想去攻打并占领施韦茨,就让他去好了。普劳恩认为自己的职责是挽救整个普鲁士。所以他必须保卫玛利亚堡,而不必担心较小的城堡。

1410年玛利亚堡攻防战

普劳恩受过的训练和他的经验都让人觉得他不适合执掌权威。条顿骑士团以无条件服从上级而自豪,且此时尚不清楚有没有更高级的军官逃离了战场。但在当时的危急情况下,服从的原则已不合时宜:大多数军官要犹豫很长时间才敢逾越自己的本职,没人敢独立做决定。条顿骑士团的成员很少需要做出紧急决策,他们有的是时间来深思熟虑并开会研讨,咨询议事会或者咨询一群指挥官,最后达成共识。就连最自信的大团长也会为了军事决策咨询众人的意见。但现在已经没时间深思熟虑并召开会议了。条顿骑士团的服从传统让几乎所有军官都陷入瘫痪,只有一人敢于积极行动,而其他人都在等候命令,或者找机会与其他人探讨出一个行动计划。

海因里希·冯·普劳恩开始发号施令。他命令受威胁城堡的指挥官“坚决抵抗!”;命令但泽的水手“到玛利亚堡来!”;命令立窝尼亚团长“尽快派兵增援!”;命令德意志团长“招募雇佣兵,将其送到东方!”。服从命令的传统在普鲁士如此强大,以至于他的命令都得到了执行。这是一个原本不应当发生的奇迹。各地的抵抗都加强了;第一批波兰侦察兵抵达玛利亚堡时发现城墙上有许多守军,且已做好了防御准备。

普劳恩设法从各地集结兵力。他麾下有玛利亚堡的少量驻军、他自己从施韦茨带来的士兵、来自但泽的“船上的孩子们”、一些世俗骑士和玛利亚堡的民兵。这些民兵愿意抵抗,这一点足以证明普劳恩的人格魅力:他最早的命令之一就是纵火烧毁玛利亚堡的城市和郊区。这是为了坚壁清野,让波兰人和立陶宛人找不到遮风挡雨的地方也得不到给养,而普劳恩也无须分兵防守城市;这么做也肃清了城堡前方的区域。或许更重要的是,普劳恩借此表达了为保卫城堡破釜沉舟的决心。

幸存的条顿骑士、世俗骑士和市民走出了大战之后的震惊状态,开始忙碌起来。在第一批波兰侦察兵撤退后,普劳恩的部下往城堡的食品储藏室搬运了大量面包、奶酪和啤酒,把大群猪和牛赶进城堡,并从各处仓库和田野搬运粮食到城堡。他们把火炮部署到位,清除剩余的障碍物以为火炮提供开阔的射界,并讨论了抵御各种攻击手段的战术。波兰王军的主力部队于7月25日抵达时,城堡驻军已经准备好了可用八到十周的给养,而波兰人和立陶宛人一方则缺乏粮草。

海因里希·冯·普劳恩不屈不挠的精神对这场要塞防御战至关重要。他是随机应变的天才,渴望胜利和复仇。他的这些精神感染了所有驻军。这些品质可能在过去妨碍了他的晋升,因为火爆的脾气和对无能的人毫不宽容的态度在和平时期的军队里不可能得到赞赏。但在这个十万火急的关键时刻,需要的恰恰就是这些品质。

他在寄往德意志的信中写道:

致收到此信的君主、贵族、骑士和武士以及所有忠诚的基督徒。我,海因里希·冯·普劳恩,施韦茨城堡长官,在普鲁士代理条顿骑士团大团长之职,告知你们:波兰国王和维陶塔斯大公率领一支大军和撒拉森异教徒正在围攻玛利亚堡。骑士团的全部军队和力量都投入了此次守城战。因此,我请求诸位显赫与高贵的大人,请允许你们的臣民为了对基督的爱和整个基督教世界的利益,不管是为了救赎还是为了金钱,帮助和保卫我们,尽快支援我们将敌人赶走。

普劳恩呼吁大家帮助他抵抗“撒拉森人”的写法可能是一种夸张(不过有些鞑靼人是穆斯林),但这触动了反波兰的神经,促使德意志团长开始行动。骑士们开始奔向诺伊马克,曾经的萨莫吉希亚地方长官米夏埃尔·屈希迈斯特在那里还掌握着一支相当强大且编制完整的部队。军官们匆匆发出消息,说条顿骑士团愿意招募任何立刻就能报到的雇佣兵。

雅盖沃原指望玛利亚堡会迅速投降。其他地方的骑士团军队士气低落,只要受到一丁点威胁就举手投降,他相信玛利亚堡守军也会乖乖献城。但那里的守军出人意料地拒绝投降,那么国王的选择就不多了,而且这些选项都不能令他满意。他不愿意尝试强攻高耸的城墙,但撤退就意味着认输。于是他命令部下开始围城,希望守军会感到绝望;对死的恐惧和求生欲结合起来,往往能让人寻求有条件投降。但雅盖沃很快发现,自己的兵力不足以在攻打玛利亚堡这样庞大且设计精巧的要塞的同时派兵要求其他城市投降;他也没有及时调遣自己的攻城大炮从维斯瓦河上过来,但现在已经来不及了。他的军队在玛利亚堡城下待得越久,条顿骑士团在其他地方就能有更多的时间用来组织防御。得胜的国王不应因眼下的算计失误受太多指责(如果他没有尝试乘胜追击、攻击敌人的最薄弱环节,历史学家会怎么评价他呢?),但他的围城战术确实失败了。波兰军队用投石机和从附近城堡搬来的大炮轰击城墙八周之久。立陶宛人的搜粮队在乡村纵火肆虐,只有在当地贵族和市民匆忙向他们献上大炮、火药和饮食的时候才会放过那些地区。鞑靼人在普鲁士各地神出鬼没,让所有人都确信他们的残忍恶名不是没有来由。波兰军队进入西普鲁士,占领了很多没有驻军的小城堡:施韦茨、格涅夫、迪尔绍、图霍拉、比托和科尼茨。但普鲁士最关键的核心堡垒柯尼斯堡和玛利亚堡巍然屹立。立陶宛军中爆发了痢疾(他们吃了太多精细粮食),最后维陶塔斯宣布自己要带领部下回国。但雅盖沃坚持要留下来攻克玛利亚堡,并俘获其指挥官。他拒绝停战,并要求玛利亚堡投降。他坚信只要再坚持一小段时间,就能大获全胜。

与此同时,骑士团的援军开始赶往普鲁士。立窝尼亚军队来到柯尼斯堡,换下了那里的驻军,让他们可以到其他地方作战。这有助于驳斥所谓“立窝尼亚人背叛条顿骑士团”的指控。之前立窝尼亚骑士团遵守与维陶塔斯的停战协定没有骚扰他的土地,因而也没有迫使他分兵去保卫自己的边境,所以有人指责立窝尼亚骑士团背叛了条顿骑士团。匈牙利和德意志雇佣兵从西方匆忙赶到诺伊马克,在驻守当地的米夏埃尔·屈希迈斯特的领导下组成一支军队。这位军官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动作,因为他非常担心当地贵族的忠诚度,不敢冒险与波兰军队交锋。但在8月,他命令自己的小部队袭击一群兵力相当的波兰人,将其击溃,并俘虏了对方指挥官。然后他挥师东进,收复了许多城市。到9月底,屈希迈斯特已经肃清了西普鲁士境内的敌人。

此时雅盖沃再也无力将围城战坚持下去了。只要守军不丧失战意,玛利亚堡就固若金汤。普劳恩让匆匆集结起来的部队保持斗志,立陶宛军队的撤退和骑士团在其他地方取胜的消息也鼓舞了玛利亚堡守军。所以,尽管给养逐渐消耗,他们还是为胜利的喜讯感到高兴,而且他们还深知骑士团的汉萨盟友控制着各条河流。与此同时,雅盖沃的骑士们开始敦促他回国,因为骑士们的义务服役期早已结束。国王的补给物资不多了,军中疫病流行。最终,雅盖沃别无选择,只能承认防守方相对于进攻方仍然有很大优势。拥有护城河的砖砌要塞非常坚固,只有通过长时间围困才能拿下,且即便如此可能也需要好运气或者城内变节者的协助。雅盖沃此时没有时间也没有足够的资源来维持更长的围城战,他在将来也不会有这样的时间和资源。

围城八周之后的9月19日,国王下令撤军。他已经在玛利亚堡以南不远处的什图姆建造了一座要塞并加固了那里的防御工事,派他最优秀的官兵在城中驻守,然后把从乡村搜罗的全部粮草都储藏在那里。随后他命令部下焚烧附近的所有田野和谷仓,让条顿骑士团更难搜集粮草来围攻什图姆。他希望通过在普鲁士心脏地带控制这样一座强大的要塞来对敌人持续施压,并鼓励和保护那些向他投降的当地贵族与市民。回国途中,他停在马林韦尔德的圣多罗特娅圣所祷告。雅盖沃现在已成为虔诚的基督徒。他在圣多罗特娅圣所逗留,一方面是因为他个人的虔诚(他不希望任何人因为他曾是异教徒和东正教徒而怀疑他如今的虔诚),一方面也是为了证明他手下有那么多东正教徒和穆斯林官兵纯粹只是为了打仗而已。

随着波兰军队撤退,历史重演了。将近两个世纪之前,来自波兰和德意志的十字军征服了普鲁士,当时大部分战斗是波兰人承担的,但条顿骑士团最终占据了这片土地,因为此时和当年一样,很少有波兰骑士愿意留在普鲁士,并为国王保卫它。条顿骑士团的忍耐力更强。如今他们以同样的方式熬过了坦能堡的灾难。

普劳恩下令追击撤退的敌人。立窝尼亚军队首先行动,攻打埃尔宾,迫使那里的市民投降,然后南下去库尔姆,收复了那里的绝大多数城市。拉格尼特城堡长官的部队在坦能堡战役期间负责监视萨莫吉希亚,现在他的部队穿过普鲁士中部来到奥斯特鲁达,逐个占领那里的城堡,将最后一群波兰人从骑士团领地上驱逐出去。到10月底,除边境上的托伦、涅沙瓦、雷登和斯特拉斯堡[]以外,普劳恩已经收复了绝大多数城镇。就连什图姆在坚持三周后也投降了,守军放弃了城堡以换取带着全部财产安全返回波兰的通行权。最糟糕的时期已经过去。普劳恩在骑士团最绝望的时刻挽救了它。他的勇气和决心激励了其他人,他把一场军事灾难之后灰心丧气的幸存者重新打造成战士。他不相信一场战役就能决定骑士团的历史,他激励了其他很多人分享他对最终胜利的信念。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7.02 查看全文 >

章节目录

  • 坦能堡战役的后续
  • 海因里希·冯·普劳恩
  • 坦能堡战役的意义
  • 衰落的世纪
  • 十三年战争
  • 战争
  • 1466年的《第二次托伦和约》
  • 解体和重生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