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五章 农耕与农业:从地方到全球

关键词

作者

〔英〕亨利·伯恩斯坦(Henry Bernstein) 1945年生于英国伦敦。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发展研究系著名教授。曾在英国、法国、荷兰、加拿大、美国、中国和南非的多所著名大学任教。研究领域包括社会理论、发展理论、政治经济学、农政变迁、土地改革等。曾长期主编国际著名学术期刊《农民研究》和《农政变迁》。主要著作包括《农政变迁的阶级动力》《非洲的圈地》《农政问题》《亚洲的种植园、无产阶级与农民》《粮食问题》《第三世界的斗争》《欠发展与发展》等。
汪淳玉 1978年生于湖南省岳阳市。中国农业大学发展研究方向管理学博士,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副教授。研究领域包括农村留守人口、农村教育、劳动力流动、国际农政变迁、土地问题等。
叶敬忠 1967年生于江苏省沭阳县。荷兰瓦赫宁根大学社会学博士,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研究领域包括国家发展与农政变迁、发展干预与社会转型、劳动力流动与留守人口、小农农业与土地制度、农村教育与社会问题等。主要著作包括《发展的故事》《别样童年》《阡陌独舞》《静寞夕阳》《双重强制》《农民视角的新农村建设》《参与式发展规划》等。译校著作包括《遭遇发展》《农政变迁的阶级动力》《新小农阶级》等。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五章 农耕与农业:从地方到全球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五章 农耕与农业:从地方到全球

第三、四两章强调了一些一般性的主题,即在现代世界的形成过程中,从资本主义的起源和早期发展到殖民主义的终结,其中包括土地使用和劳动力体制的变化以及阶级的动态变化。借此,本书呈现了在不同时空下,农业经营规模的扩张、农业商品贸易地理区域的拓展,以及贸易总量和贸易价值的上升。

本章将采用一个不同的视角,对前面的章节进行补充。它特别从两个相互关联的过程来讨论规模扩大的问题:一是农耕(曾经最为地方化的活动)如何变成“农业”或“农业部门”(agricultural sector)的一部分;二是资本主义农业市场的扩大以及供需的源泉,如何有赖于商品关系与劳动分工的拓展和深化所带来的社会范围的扩大。

除了将农场中的产出(作物和牲畜)描述为“农业的”(agricultural)以外,“农耕”(farming)和“农业”(agriculture)经常是交替使用的词语,但我尽量避免这样做。我宁愿用“农政”(agrarian)一词来描述农业耕作的实践和社会关系、农耕社会以及农耕的变化过程。当我们考察农政变迁特别是19世纪70年代以来的变化时,区分这两者就有意义了。这一阶段的重要性已经在第四章指出,这里我将探讨延伸至20世纪70年代,以展现从农耕到农业的一些关键变化,特别是以下方面:

□ 技术进步的工业基础;

□ 农业全球市场的形成与劳动分工,尤其是在主要粮食作物方面;

□ “农业部门”成为政策的对象。

如在第三、四章所指出的,我将提供一些总体的历史纲要,选择一些案例,介绍某些观点和议题的来龙去脉。第六章将会讨论今天正在发生的故事。

从农耕到农业

关于全球经济的形成,赫尔曼·施瓦茨(Herman Schwartz)在他的一部杰出著作中指出:

(在工业资本主义之前)作物的陆路运输范围很少超过20英里。因此,几乎所有的经济、社会和政治生活都发生在以集镇(集市)为中心的微经济圈内,每个集镇(集市)覆盖的范围一般是方圆20英里的农业区……从15世纪到19世纪末,农业都是全球经济的核心(自然也是大多数“地方”经济的核心)……粮食和农业原材料直到1929年都还占据世界贸易的半壁江山。(Herman Schwartz 2000:13)

这两个发现似乎彼此矛盾,但有助于我们思考这里讲到的从农耕到农业的转变。从第一个发现来说,农耕就是指农民从事的活动。农民从事耕作已有数千年:在已经建立起来的土地田块上和划定边界的牧场上耕种土地、放养牲畜,或者两者兼顾。农民在农耕活动中常常需要应对自然条件,需要面临各种各样的不确定因素和风险,包括反复无常的气候(降雨和气温)和土壤退化,而土壤退化是一种生物化学的趋势,除非农民采取措施保持或恢复土壤的肥力。因此,成功的农耕活动需要农民对当地的生态条件有相当高水平的知识,以及在可接受的不确定性和风险范围内,有意愿去创造和采取更好的耕作方法。人类学家保罗·理查兹(Paul Richards 1986)对塞拉利昂种植水稻的农民进行了细致的研究。他告诉我们,哪怕是(或尤其是)运用所谓的简单技术和工具,比如挖掘棒、锄头、砍刀和斧头等,农民也展现了进行小规模的实验并积累知识的卓越能力。

回顾第二章所提到的一些其他因素,我们知道,农耕的社会条件至少应该包括有权获得和使用土地、劳动力、工具和种子。从历史上来说,让农耕方法得以保全、耕作活动得以开展的主要社会单位就是农户。再次说明一下,如同前面提及的“财产”“收入”等术语一样,我们也需要注意:在不同社会、不同时期,农户的大小、农户的组成、农户内部的社会关系(特别是性别关系)以及社区内农户之间的社会关系都有很大的差异。

在工业资本主义到来之前,农耕在社会和空间的范围上都是有限的。它存在于相对简单的社会分工之中,非农群体或非农阶级一般难以影响农民的耕作方式。这种简单的描述当然也有一些先决条件。有时,需要外部机构为单个农户或村庄提供他们不能自己解决的重要生产条件。一个最广为人知的例子就是在东亚、西亚(美索不达米亚)、北非(埃及)和被殖民前的中美洲地区(墨西哥),国家修建并维护了主要的大型灌溉工程(Bray 1986)。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限制条件,即商业资本主义的先行者出现(见第三章),即积极管理地产上的劳动过程的、具有企业家精神的地主。第三个限定条件是主要粮食作物、其他作物和牲畜的传播。这一引人注目的传播史表明,它们从原产地传播到其他地区并被当地接受,有时带来深刻的生态与社会影响(Grigg 1974;Crosby 1986,关于殖民主义在美洲和其他地区的“生态帝国主义”)。第四个条件在于,水运交通能够相对容易地运输和交易大宗农产品。农业文明的起源,尤其是在干旱地区的起源,一般是在大河盆地。河流是灌溉的源泉,也方便了驳船和小船运送粮食,以供养宫廷、军队以及城镇的非农业人口(城镇一般也建在河流两岸)。海运从古代开始就是地中海农业贸易的关键。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5.61 查看全文 >

章节目录

  • 从农耕到农业
  • “自然的大都市”与第一个国际食物体制(19世纪70年代至1914年)
  • 从自由贸易到保护主义(1914年至20世纪40年代)
  • 第二个国际食物体制(20世纪40—70年代)
  • 发展主义时期的农业现代化(20世纪50—70年代)
  • 小结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