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东平教案记

关键词

作者

[清]柳堂
吴青 江苏南通人,暨南大学文学院中国文化史籍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香港中文大学哲学博士,广东省青年珠江学者。研究领域为中西文化交流史、历史文献学。出版学术专著两部,主持多项国家与省部级课题。
王江源 山东潍坊人,历史文献学硕士,暨南大学中国文化史籍研究所毕业,齐鲁书社编辑。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东平教案记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东平教案记

东平教案记序

今之地方官有重于交涉者乎,交涉有重于教案者乎,夫人而知之矣。何以教民相争之案层见叠出?盖偏袒平民者,既无术以处教民,而偏袒教民者,又遇事抑勒平民。始亦欲调停无事,久之教民恃符逞刁,欺侮凌虐,无所不至,即官亦莫可如何,稍不如意,诉之主教。彼主教者,信其一人之私言,函告抚帅及洋务局,雷厉风行,羽檄交至。在大府原无成见,而州县误会,屈意左袒,使平民之冤无自而伸。庚子拳匪之乱,固百姓怨气所致,亦地方官有以酿成之也。

余宰惠民五年,民教辑睦,即当京津大乱之际,拳匪布满境内,而华式洋式六教堂,俱免于回禄,无积怨故也。徐青莲被扰,乃入滨州教堂,无从保护。

辛丑春,移署东平,前任李恂伯大令已结之教案蜂拥而起。其尤横者,天主耶稣两教合词攻东乡团长尹式翱、副团长李树芳为匪首。尹乃荐绅之士,素以富称;李家道小康,亦乡党自好者流也。抚帅、洋务局、泰安府石俱严札到州,一日间或数至,石又委邵介眉刺史来东平会审。

余甫权州篆,几应接不暇,闻前代理周梦非大令,传案少迟,教民吴某即赴府控以受贿,前车不可不鉴也。商之邵,星夜差传去。尔时外间讹言,余幕友有持摩醯戒者,教民闻之如虎附翼,气增百倍,平民益惶恐不知所措。

余意先示以趋向之所在,彼之声势或可少减。一日坐堂皇判事,厉声曰:“上年教民被扰,人所共知,果拳匪耶,诛之可也。若仅买教民器物,加倍偿之足矣。概诬以匪,官可罢,心不可昧。凡地方官于教案不能持平者,皆怵于祸福耳。余数求去官而不得者,无所系恋,何所顾忌乎。如尔教民能听吾言,必曲为保护,倘仍前恣肆,即将为首者解省。如沾化县教案武生张某者,袁大帅亟欲杀之,无谓一入西教,便可无所不为也。教民之善者,余当爱之重之,讼棍无赖之徒,亦不得借词奉教,幸逃法网。且伺隙寻仇,不过一时快意,贻患无穷。庚子之乱,岂若辈福哉。至平民如有敢仇教、毁教、扰乱教堂者,法约俱在,决不宽恕。尔等其各释前嫌,同归于好,无复相争,自取罪见戾。”教民瞪目相视,神魂若丧,而被控者转忧为喜,如庆更生矣。

越数日,适有乡民井怀箱、首伊子、井衍文恃教犯尊,不孝不养,立即传案讯明后,量予笞责,闻者无不称快。盖教民犯法,州县官不敢过问,匪伊朝夕,虽当时教民啧有烦言,致陶副主教函告洋务局,谓余不乐管教案,而自是厥后,杜绝讼端。去秋州境士民公送屏额,教民列名者数十人,果有屈抑,能如是耶。

迨冬间,天主神甫宿仁林、耶稣牧师陈恒德先后来署,余优加礼貌,责以大义,各予津贴百缗,通禀立案,永断葛藤,两教士称余爽快,叹息而去,从此民教辑睦,一切交涉不难矣。

夫今之牧民者,未有不以教案为畏途者也,即余办理民教各案,亦非确有把握,乃始以诚心导之,继以平情折之,而其能相安已如此,亦何畏之有哉。

麦秋例得停讼,镇日无事,属书吏检旧时案卷,录其颠末,将质诸识时务之君子。嗟乎,教民平民,无不可以情理动也,亦视御之者何如耳。壬寅孟夏,权知州事扶沟柳堂率笔。

上卷

余于辛丑年二月初八日履东平任。先是耶稣教民吴思亮被盗,指控东乡团长候选训导尹式翱窝拳通匪。盖东平教案起于庚子八月杪,是时拳匪已遁,惟愚民贪利,以贱值购其器物,事后追赃,倾家者累累。尹式翱束身庠序,不无腐见,当拳匪入境时,或微辞以泄忿,杜门谢客,作壁上观,教民因而切齿,谓其不调团丁与拳匪接仗也。

辛庄教民王思俭被拳匪割去左耳,遂诬控副团长李树芳所为,乃尹之指示。十二月吴某一案,又牵入尹之佃户,意在借此罗织之。代理州篆者,为周梦非庆熊大令,讯案少持平,吴即不胜忿忿,遽控之。府石太尊祖芬疑周左袒,别委邵介眉元瀚刺史,来东平会鞫。邵先一日到,余由泰安道赴东平。时教案重翻,举州鼎沸,教民皆扬扬自得。余宿旅店中,探知其事,召村人询之,略得梗概,而尹某之为人,并案之曲直,固已了然胸中矣。

初七日,由省城五百里排单递到袁世凯抚帅札饬云:“兹准陶副主教万里函称,东平州城东北尚庄正园长尹式翱、副团长李树芳,于光绪二十六年七月间,窝聚拳匪熊方岱、尹景琢、尹式桂及李树芳之佃户王二仔等,将教民王思俭、王步云掳去,牵至尚庄,将王思俭左耳割去。李树芳犹嫌太轻,欲杀之,并将辛庄、阎村两处教堂所有神像祭物等件及两处教民二十馀家抢掠一空,带至尚庄。事后尹式翱将神像、经书、铁钟、天棚、台帏什物等件,俱藏于土井。十月间尹某始令庄头只将铁钟送回教堂,他物均未归还。査尹式翱系一方富户,兼充团长,李树芳长于刀笔,又小康之家,二人在州城手眼通灵,虽屡经教士教民指控,终未拘案惩办。可否请贵抚严饬该州,勒限缉办,勿任漏网贻害。等因。准此。除函复并分行外,合亟札饬。札到该州,即便确查该围长尹式翱、李树芳等,有无窝聚匪徒、滋扰教堂各情事,秉公核办,据实禀复,毋稍枉纵。其辛庄、阎村两处教堂所失物件及教民二十馀家俱被抢掠,是否査明办结?王思俭等被掳案内,匪犯是否悉数缉获?并着分别究办,随案声复,均毋违延,切切。洋务局泰安府札。”

同日到石太尊札,则云吴思亮一案,据东平州详复核,与原告控词大不相符。噫,若与原告相符,民无噍类矣。

初九日,饬差传案被告尹式翱、谷士桂、李百营、李玉田、李鸿居、李树昌、马长言、刘三,干证林传水、毕清溪、胡克忠等。旋据州绅介宾陈崇德等数十人联名公禀,据称民教各案,屡和屡翻,任意牵拉,而地痞讼棍,借此渔利,沟通分肥。且有假充教士,在乡沿门吓诈,愚者既被控以倾家,狡者遂入教以避祸,并力陈尹式翱、李树芳公正无他等语。

批云:“现在和局尚未议定,迭奉旨令地方官妥为保护,尔等宜仰体君父之忧,怜其无辜被扰,委曲从权,多方礼让,以期民教从此调和。倘敢有得陇望蜀,结而复控,讹诈不休,本州当择尤禀请抚帅,按例惩办,决不稍事姑容。至州境绅董之贤愚,各乡之利弊,本州明查暗访,成竹在胸,如尹式翱、李树芳素行端方,读书明理,虽被指控,衅非己肇,亟应听候澈(彻)底根究,秉公断报。他若乡间果有冒充各国教士,希图诈财,准即指名密禀,立予严拿究治,以靖地方。”

十三日,传讯吴思亮。供称去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夜,被尚庄的李百营、李鸿居、刘玉田、马长言等七八人抢掠我家,半系尹式翱佃户,李鸿居打伤我嫂嫂,马长言劈我木柜,馀人抢去物件,有失单可凭。诘问何以识认如此清楚?曰从火光中瞥见。何以初次呈辞未指明,迟至半月之久始行添控?曰我兄吴思明来城报案,忘记他们名姓,从前教中牧师不在这里,未曾见他,不敢控尹式翱等。支离闪灼,满口遁辞。余即怒曰:“自去秋以来,教案数十起,一一禀命牧师耶,其自作主张耶!由汝所言,非牧师乃讼师耳。教民架讼,按律惩创!”吴语塞。

旋又供去年八月间,尹式翱窝藏他庄上一二十名大刀会,抢过我家后,托响场庄林传水交付大刀会五十千,团长尹式翱面许以后无事。据林传水说,此项交与尹某人。诘以林某为何不到案?曰他年轻怕官,不敢来。余曰:“伊怕官,汝独不怕官耶,亦恃有‘教民’二字耳。林传水不到,此案不能结也。”吴计已窘,遂称向牧师商妥,再请讯断。

尹式翱供,平日与吴思亮并无嫌隙,去年职员曾向他族兄吴思恭说劝其改教,又因他侮慢关帝,为之不平。是其以言语开罪,确有明证。诘以五十千交与何人,则云系吴思亮表弟林传水经手,他人不得与闻。去年吴思亮被劫之后,同教士杨培华到尚庄,授意职员,举李树保是拳匪,当时未允。后又交一失单,属职员为之访查,并京钱五十千落于何人之手。以事不干己,婉词谢之。

毕清溪、胡克忠供,曾为吴思亮调处过事。谷士桂供,得大刀会一个破木柜;李百营供,得一破抽屉桌;李鸿居供,得一领破秫秸,薄铁锅一口,木凳一条,均系吴思亮之物。或以瓜果易之,或以贱价卖之,事后经人处和,已邀客设席,加倍酬偿。而刘三则反覆究诘,毫无沾染,不过家有两顷地,吴思亮欲讹其两千贯耳。谷士桂又供是尹式翱佃户,馀皆无涉。吴思亮之奸,不攻自破矣。

判曰:“查吴思亮二十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报劫,并未指出何人,直至今年正月十五日始添出尹式翱等,显系有人架唆,凭空结撰。讯之吴思亮兄弟,亦难自圆其说。再三研究,乃供称牧师作主,方敢指明。所控不实,已可概见。至吴思亮去岁以京钱五十千贿大刀会,系伊表弟林传水、林传海二人经手,此钱交之何人,到案一讯即明,乃吴思亮不令伊等来案,情虚可知。总之劫案别是一事,此五十千钱非质之林传水兄弟,不能水落石出,候勒传讯夺。所呈失单,核与报案时增添多物,想亦牧师所为也,即行掷还。属毕清溪等调处,毕乃吴思亮之姊夫,供称尹式翱居乡公正,并无窝匪情事,不私其亲,故委之。”

十五日覆讯毕清溪,供称前日下堂后,向吴思亮兄弟苦口顺说,反覆开导,伊终执不允,只云牧师作主,须往泰安见之,方能定局。他教中先生徐茂印、铉永荣俱来城,恳其从中处和,仍推在牧师身上。前次府控,确系二人架唆,果如天断。

尹式翱供,上年吴思亮曾讹过职员佃户苏庭兰五十千、周廷珍四十千,俱是毕清溪过付。当教案初起时,曾告过北乡团长元乐典、南乡团长刑部主事吴毓琦及刘锡龄、东乡团长井兴涛窝藏拳匪。数人俱是一方绅富,公正无他,为公为私,难逃洞鉴。

刘三与吴思亮风马牛不相及,去冬伊随同教士徐茂印到尚庄集上,扬言刘玉荣儿子学过大刀会。刘某乃农村中小富者,恐受株累,托人解说,持酒肉登门赔礼。伊家有田二百亩,安肯作贼。

吴思亮以众证确凿,无可砌饰,遂云:“上年被抢,或系仇人,所失物件,亦不值几何。腊月盗案,确是尹式翱主使,有牧师李绍文嘱我控他。”恃符狡展,自相矛盾,拟重惩之。又有新约,地方官不得擅责教民教士,遂判曰:“吴思亮恃教欺压平民,诬良为盗,希图讹赖,殊堪痛恨,着差役看管,勿令私逃,并勒限传林传水兄弟到案,听候覆讯。”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11.34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东平教案记序
  • 上卷
  • 下卷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