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五章 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

关键词

作者

燕翔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博士后。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五章 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五章 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

近年来金融科技的快速发展为普惠金融发展提供了新机遇。金融科技手段的运用,一方面能够大幅度降低金融服务的门槛和成本,突破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的制约,扩大普惠金融的覆盖范围和服务边界,实现对金融服务不足的群体(如小微企业、“三农”群体)更好的支持;另一方面有助于提高服务效率,优化服务体验,降低金融交易成本,进而提升普惠金融的商业可持续性。数字普惠金融已经成为普惠金融发展的重要途径,同时也为一直以来金融机构普惠金融服务过程中“义”(可负担)、“利”(商业可持续)难以兼得提供了可能。

数字普惠金融泛指一切可以通过数字科技手段来促进普惠金融的行动,曾被排斥或服务不足的群体以数字方式获得和使用各类金融产品与服务(如支付、转账、储蓄、信贷、保险、证券、财务规划和银行对账单服务等),通过数字化或电子化交易,如电子货币(通过线上或移动电话发起)、支付卡和常规银行账户,其核心内涵在于应用数字技术提高普惠金融水平。根据北京大学数字普惠金融指数报告,2011~2018年,我国数字普惠金融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数字普惠金融指数的中位数从2011年的33.6增长到2018年的294.3,年均增长36.4%[]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对金融机构的传统金融服务造成了巨大冲击,但同时也加速了传统金融机构金融服务的数字化转型。据中国银行业协会统计,疫情期间银行机构线上业务的服务替代率平均水平高达96%。此次疫情对作为传统金融业态下“长尾客户”的中小微企业造成了巨大冲击,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有效地为这一群体纾困,通过零接触的方式为其提供低价便捷的服务,特别是“无接触”的互联网贷款已成为当前支持小微企业的重要途径。

数字普惠金融的健康发展,需要一个完善健全的数字普惠金融生态体系。金融生态体系是指各种金融组织为了生存和发展,与其生存环境之间及金融组织内部之间在长期的密切联系和相互作用过程中,通过分工、合作所形成的具有一定结构的特征,执行一定功能作用的动态平衡系统[]。对数字普惠金融生态体系而言,既包含数字普惠金融生态主体,也包括数字普惠金融生态环境,二者相互作用共同构成了具备其自身发展规律和内在逻辑的普惠金融生态体系。从目前来看,我国已基本形成了以商业银行、互联网银行、非银行金融机构以及大型金融科技企业为服务主体,以支付体系、信用体系、法律体系、政策体系为基础设施和制度保障,以“一委一行两会一局”为监管和调节主体的数字普惠金融生态系统(见图5-1)。

图5-1 数字普惠金融生态体系

一 普惠金融生态的主体

与传统金融相对单一的供给主体相比,数字普惠的参与者更趋多元化,服务对象的差异化也更加明显。具体而言,目前数字普惠创新的主要参与者,有持牌的互联网银行(如微众银行、网商银行和新网银行等),有大型的金融科技企业(如蚂蚁金服、京东金融、度小满等),还有各类商业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如消费金融公司、网络小贷公司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商业银行,在经历了互联网金融带来的冲击之后,商业银行纷纷加快了数字化转型的步伐,并积极将其运用于普惠金融业务的实践当中,取得了显著的效果。

(一)商业银行的数字普惠金融发展

商业银行作为我国金融体系的支柱,发展数字普惠金融既是其数字化转型的应有之义,也是其作为国有大行社会责任的体现与担当。2020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更是加快了传统商业银行的数字化转型,对受到疫情影响较大的小微企业,银行业积极运用金融科技手段,创新服务渠道,拓展服务深度,降低服务成本,通过无接触服务,极大提升了普惠金融服务的便利性,满足这一群体的金融需求。

目前商业银行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主要围绕四方面展开,一是积极发展“纯线上”的互联网贷款,在获客、审批、风控、催收等环节全部依靠数字化的手段完成;二是积极布局金融科技领域,加大相关领域的投入力度,探索底层技术与金融领域的融合,将其应用于金融产品的设计、金融业务流程和内部管理框架的改造、金融生态的建设、金融基础设施的完善和金融功能的改造[];三是积极探索开放银行模式,通过信息或服务共享,银行与第三方机构进行合作,拓展其服务范围;四是通过“线上+线下”的模式,线上提高服务的效率和水平,线下则解决自身风控能力不足的问题。

1.积极发展线上贷款

传统信贷主要是靠线下人工审批发放贷款,普遍存在两个问题:首先是物理网点限制了其服务范围;其次是单笔贷款的成本较高,特别是对小微企业贷款。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数字金融打破了物理空间的限制,同时也降低了银行的服务成本,因此近年来商业银行一直进行数字化转型。在获客方面,商业银行通过与政府部门合作,依靠“外部公共信息+银行信息”的模式,通过大数据分析手段,实现批量化获客。在风险控制方面,线上贷款能够借助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手段,在贷前、贷中、贷后的不同阶段,实现对整个信贷风险进行把控。

以建设银行为例,2018年5月建设银行将金融科技作为该行的三大战略之一,举全行之力,协同推进创新,加速完善普惠金融服务体系。通过借助金融科技、运用市场化的手段,创新打造了普惠金融服务的“建行模式”,构建以“批量化获客、精准化画像、自动化审批、智能化风控、综合化服务”为内容的“五化”数字普惠金融服务模式,通过数字经营、平台经营、生态经营的方式,实现“一分钟融资、一站式服务、一价式收费”的“三一”信贷体验,切实提升金融服务质量,助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此基础上推出了一系列线上贷款产品,其中以“小微快贷”为代表的新模式信贷产品截至2020年6月末累计发放2.6万亿元,服务小微客户143万户,其中信用贷款客户占比70%以上,首贷客户近半数。

2.加大布局金融科技

2019年8月,中国人民银行印发了《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明确提出到2021年,建立健全我国金融科技发展的“四梁八柱”,进一步增强金融科技的应用能力,实现金融与科技深度融合、协调发展。根据“陀螺”评价结果,2019年全国性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资产规模≥2000亿元)、城市商业银行(资产规模<2000亿元)、城区农村商业银行四类机构的金融科技收入占营收比例分别为2.46%、2.58%、3.56%、2.46%,增速达到两位数[],这足以看出无论是大型商业银行还是中小银行业机构发展数字普惠金融的决心。

目前国有六大行中除了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外,全部建立或拟建立自己的金融科技子公司,其中建设银行于2018年4月在上海成立了建信金融科技公司,是国内第一家国有商业银行成立的金融科技公司,注册资本(16亿元)最高,经营范围包括软件科技、平台运营等服务;工商银行于2019年3月在雄安成立了工银科技公司,同年中国银行也在上海成立了自己的金融科技公司——中银金融科技;2020年1月,交通银行发布公告,拟成立交银金融科技公司。2020年7月,农业银行也发布公告,其附属机构设立的农银金融科技公司已在北京通州完成注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虽然未成立金融科技公司,但是专门设立了金融科技创新部以及管理信息部,以此提升自己的金融科技实力(见表5-1)。还有部分银行通过事业部、研究院的形式成立了金融科技相关部门,实现自身的数字化转型发展,例如浙商银行、渤海银行、恒丰银行、温州银行分别成立了金融科技部,杭州银行与阿里云合作成立了金融科技创新实验室。

表5-1 银行业机构金融科技公司(部门)的成立情况

3.探索开放银行模式

近年来无论是大型商业银行还是中小型商业银行都在积极探索开放银行模式。开放银行模式,指的是一种开放化的商业模式,通过与第三方开发者、金融科技公司、供应商等其他合作伙伴共享数据、算法、交易、流程及其他业务功能,重构金融生态系统,从而创造出新的价值[]。大中型商业银行,通过联合金融科技公司与金融同业,使生态系统的任何一个节点都能够同时提供多家其他金融机构的产品,令客户享受一站式服务的便捷;而中小型商业银行,由于资源禀赋的限制,普遍难以大而全地覆盖所有价值网络,因而专注于价值链中某一环节,打造特色功能。[]

我国银行业机构对开放银行的探索起步较晚,2018年7月浦发银行推出国内首个开放银行(API Bank),涉及直销银行开户、网贷、出国金融、跨境电商、缴费支付等领域,也包括合作营销、资产能力证明等场景。此后建设银行、招商银行、工商银行也均公布了数字化转型、开放生态的战略思路,同时也催生了第三方开放银行平台。与国外开放银行主要进行数据开放共享的模式不同,国内开放银行模式并不开放银行的核心数据,而是通过金融科技手段,将金融产品和服务嵌入合作方的应用程序和场景中,再基于合作场景,拓展金融服务渠道,输出金融服务能力,更直接地触达更广大的人群,实现获客目的。

4.通过“线上+线下”服务模式

一些规模较小的城商行和农信机构也在积极寻求和探索数字化转型,受制于自身缺乏相关的金融科技人才以及数据治理能力,考虑到金融科技往往需要较大的投入,目前这部分机构的数字化转型基本上是通过数字化手段对传统经营模式进行改造。例如在贷前对小微企业、农户信息采集的阶段,将深入田间地头的信贷员获得的信息数字化、线上化。另外,其还利用自身的网点优势,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发放贷款。前期通过信贷员对农户的信用状况进行考察和评估,授信给农户一定的额度,再借助当地省联社统一开发的App进行贷款的线上发放,农户通过手机端的操作便可获取贷款、偿还贷款,实现授信额度内的随借随还、循环使用。

(二)互联网银行的数字普惠金融发展

1.互联网银行的发展现状

我国持牌的互联网银行有微众银行、网商银行、新网银行、亿联银行、苏宁银行等民营银行,这些银行的大股东均包含互联网企业,例如微众银行的大股东为腾讯,网商银行的大股东为蚂蚁金服,新网银行的第二大股东为小米科技,亿联银行的第二大股东为美团,苏宁银行的大股东为苏宁。目前从资产规模、服务客户数量、经营状况来看,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无疑是当前的头部互联网银行。

从资产规模来看,微众银行资产规模最大,截至2019年末,其总资产达2912.36亿元,约占全部民营银行资产总额的1/3,排名第二的为网商银行,资产规模达1395.53亿元,其余互联网银行资产规模全部在700亿元以下,规模普遍较小。

从经营状况来看,截至2019年末,以上互联网银行均实现了盈利,其中微众银行净利润最高,为39.5亿元,新网银行、网商银行分列第二、三位,净利润分别为11.33亿元和6.71亿元,亿联银行和苏宁银行排名靠后,净利润分别为1.53亿元和0.76亿元。根据微众银行的2019年度报告,截至2019年末,微众银行各项贷款余额为1630亿元,同比增长36%;存款余额为2363亿元,较年初增长53%。截至2020年10月,微众银行服务个人客户已突破2.5亿人,个人经营户超过2000万,企业法人客户超过150万家,累计发放了超过3200亿元的贷款。这些客户全部为民营企业,分布在27个省(区、市)的200余座城市,其中,约2/3的企业客户和37%的个人经营贷款客户属首次获得银行贷款,微众银行支持就业人口超过400万。

相较于传统商业银行,互联网银行最明显的特征在于均采用轻资产的运营模式,没有物理网点,所有的服务全部在线上完成,但这也对其风控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当前互联网银行基本通过金融科技和从母公司抓取数据的方式,运用数据模型自动评估技术以及视频/电话资信调查相结合的方式完成客户识别和评价,运用大数据和数据模型进行风险管理。以网商银行为例,其依靠互联网运营的模式,能够实现三分钟申贷、一秒钟放款、零人工介入的“310”贷款模式,累计发放贷款5395亿元。随着“随借随还、按日计息”贷款产品的增加,客户能根据实际需求灵活安排借款、还款,借款成本有效降低。

2.互联网银行数字普惠金融服务的特点

相对于传统商业银行机构,互联网银行的数字普惠金融服务具有以下几方面特点。

(1)贷款额度方面

互联网银行贷款额度普遍偏低。对于大多数的互联网银行来说,由于其对客户风险的审查完全依靠各类数据纯线上进行,贷款普遍是不需要客户提供抵质押物的纯信用贷款,因此贷款的额度非常有限,大多在5万元到30万元之间。例如网商银行针对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推出的“网商贷”产品,其最高的贷款额度为30万元,这对于一些资金流水较大的小微企业、部分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而言,贷款额度偏低,仍然需要向传统金融机构申请贷款。

(2)服务客群方面

互联网银行服务客群主要定位于“长尾”客户。对互联网银行而言,由于其纯线上的特点,金融服务的覆盖性和渗透性都明显优于传统金融机构,能够有效解决由地理排斥所造成的金融抑制问题;此外,线上经营的模式能够有效降低金融服务的成本,使得互联网银行能够进一步下沉服务,将更多的“长尾”客户纳入普惠金融服务体系中,其中不乏大量的“首贷客户”以及“信用白户”。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6.62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一 普惠金融生态的主体
    1. (一)商业银行的数字普惠金融发展
      1. 1.积极发展线上贷款
      2. 2.加大布局金融科技
      3. 3.探索开放银行模式
      4. 4.通过“线上+线下”服务模式
    2. (二)互联网银行的数字普惠金融发展
      1. 1.互联网银行的发展现状
      2. 2.互联网银行数字普惠金融服务的特点
      3. 3.互联网银行的数字普惠金融业务
    3. (三)金融科技企业的数字普惠金融发展
    4. (四)非银行金融机构的数字普惠金融发展
      1. 1.消费金融公司
      2. 2.互联网小贷公司
  • 二 数字普惠金融生态环境
    1. (一)数字普惠金融基础设施
      1. 1.信用基础设施
      2. 2.支付清算基础设施
      3. 3.数字通信基础设施
    2. (二)数字普惠金融的法律体系
  • 三 数字普惠金融监管
    1. (一)数字普惠金融的监管体系
    2. (二)监管科技的发展
    3. (三)互联网贷款的监管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