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七章 秘密军事资料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七章 秘密军事资料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七章 秘密军事资料

“国防大学”内保存白团资料的书库(熊谷俊之拍摄)

一 东洋第一军事图书馆

前往“国防大学”

这里是台湾北部的地方都市——桃园。天空中乌云密布,阴郁的感觉仿佛要让人喘不过气。在灰色云层的缝隙间,不时可以看见朝着天空飞去的喷气式飞机消失在云端的景象。

从台北市内驱车前往,车程大约1小时左右的桃园,是台湾的大门——“桃园国际机场”的所在地。大概10年前,这座机场还因为蒋介石的缘故,被称为“中正国际机场”。“中正”是蒋介石的名,“介石”则是他的字;在日本一般都以“介石”称呼他,但在台湾的官方文件上,则都是使用“中正”。

在台湾,对蒋介石有好感或是对他抱持一定尊敬的人,通常都会使用“蒋中正”或者“蒋公”之类的称呼,而反感蒋介石的人,则倾向以“蒋介石”称呼他。至于在大陆,称呼“蒋中正”的人则非常少,基本上都是使用“蒋介石”。

1990年代,当搭乘从日本飞往台湾的飞机时,机内广播都会传出英语的“Chiang Kai-Shek International Airport”;“Chiang Kai-Shek”,也就是“蒋介石”三个字的英语发音。

按照标准汉语的拼音,“蒋介石”应该拼成“Jiang Jie-shi”才对。事实上,“Chiang Kai-Shek”是粤语的发音;据说,由于当时从事革命运动的以孙文为首的很多人都是广东人,因此在用英语向海外介绍的时候,才会使用“Chiang Kai-Shek”这种发音法。

从桃园机场出发的出租车行驶没多久,便抵达了离桃园市中心有一段距离的“国防大学”大门口。

“国防大学”是台湾军事教育的最高机构,也是陆海空军精英进修深造的教育场所。

“国防大学”校园(作者拍摄)

门口的警卫反复检查了我的护照和名片。当我从车上下来后,警卫便指示我先在门边的会客室暂候;过了大概30分钟后,一位身穿军服的女军官出现在我面前。

“实在很抱歉,因为过去没有媒体要求采访那里,所以准备花了一点时间……”

担任向导的女军官急忙对我低头致意。我跟在她的身后,穿过“国防大学”巨大的正门;一会儿,在她的带领下,我来到了“国防大学”附设的图书馆。我们走进地下室,在一间没有任何铭牌标记的房间前停下了脚步。

因为这里全都是日文资料,所以究竟要怎样有效使用它,就连我们自己也不太清楚。也正因如此,里面的资料,想来也是处于未经整理的状态吧?虽然时间相当有限,不过还请您尽量自由阅览;两小时后,我会来这里迎接您。

女军官用标准军人作风的利落语气传达完相关事项后,便立刻离去了。

走进房间之后,出现在我眼前的是整整三排书架,以及滑轨式的书库。这些完全没有人碰触过、长眠于此的资料,似乎是以书籍和文件两种形式保存下来。

极度值得夸耀的功绩

在这间静静的资料室里,我想起了白团的幕后推手、在日本担任“事务局长”一职的小笠原清的文章。

小笠原清在1971年的《文艺春秋》8月号上,就白团的真实情况,发表了一篇名为“协助蒋介石的日本军官团”的手记。那时候,白团刚解散两年多而已;这是有关白团此一团体的直接当事者首度公开发表的文章。

在这篇手记中,小笠原这样写道:

富士俱乐部自昭和二十八年起,一共存续了10年之久。在这10年间,我们总共运送了7000多册军事图书,以及5000多份文件到台湾,创造了东洋第一军事图书馆,我在私底下也为此感到满足不已。

小笠原是侍奉白团的创设者冈村宁次、以“冈村大将的勤务兵”自任的男人。正因如此,他在《文艺春秋》上面写的这篇白团实录,也仅止于对基本事实淡淡的陈述,至于触及机密的部分,则都巧妙地加以回避了。

只是,唯独在读到介绍“富士俱乐部”这一节时,我对其间的内容产生了相当的兴趣。毕竟,一向以严格坚守幕后立场自诩的小笠原,在这里居然会写出“东洋第一”、“满足不已”这样极度夸耀的用语,这本身就是件让人极感兴趣的事。

富士俱乐部作为白团的后方支持组织,于1952年在饭田桥正式挂牌营运。俱乐部的成员每周会召开一次研究会,一部分成员则是以正职人员身份,负责相关资料的搜集。这些资料的油印版都会送到台湾,按照小笠原的说法,“简单说,就是按照台湾当地的需求,针对相关课题进行暗中研究”。只是,我虽然到处找寻富士俱乐部在饭田桥的事务所旧址,却已经找不到任何踪迹了。

当撤退到台湾之际,国民党几乎可以说是从大陆狼狈出逃,不管是军事教育还是军事作战所需的相关资料,全都付之阙如。就算白团在推行军人教育时,资料不足也是最大的问题。正因如此,国民党和白团全都对日本发出了这样的求救信号:“不管怎样,请送一些在军人教育方面派得上用场的资料过来吧!”因应这样的要求而成立的,正是所谓的“富士俱乐部”。

“国防大学”公开展示的白团相关资料(熊谷俊之拍摄)

根据小笠原的说法,“富士俱乐部”活动的结果是,“总共运送了7000多册军事图书,以及5000多份文件到台湾,创造了东洋第一军事图书馆”。不过说真的,小笠原自豪的“东洋第一”究竟根据何在,我实在不明白。尽管在亚洲其他地方,或许真的没有类似这样专业收藏军事资料的资料馆或图书馆,但我们也无从确认富士俱乐部的收藏真的就是“东洋第一”。所以,或许我们可以把这句话当成是一种夸张的表现手法,但至少就小笠原本人而言,自己主导下的这项计划毫无疑问已经在台湾留下了明显可见的成果。

来自日本的庞大军事资料

在我前往“国防大学”访问的半年前,我曾经造访台湾的档案馆“国史馆”。

尽管“国史馆”的本部位于远离台北市区的新店山区,不过在屹立于台北市中心的旧台湾总督府,也就是现在的“总统府”的正后方,还有一间已经数字化的计算机档案室。

从2010年开始,我便一直在这里阅览众所瞩目的新发表资料——《蒋中正“总统”文物》(大溪档案)。2011年冬天,我再次造访“国史馆”,连日埋首于有关“富士俱乐部”的文书档案之中。

我在认为可能与白团有关的数百件文献当中,逐一调查其中的内容。最后,终于让我找到了一份名为“资料整理及调查研究实施概况”的文件。

这份档案的相关信息上写着:“昭和二十八年(1953年),冈村宁次向蒋中正‘总统’提出。”当我看到这行字时,忍不住在心里大喊:“Bingo,就是这个了!”

当我打开档案的封皮时,开头出现的是一份表格。

这是1953年10月到翌年9月,作为整体纲要的计划表。因此,这份资料很有可能是展现日本方面为了配合白团的活动将资料送往台湾这一活动的重要史料。

资料整理及调查研究实施概况表

表格中央的“资料相关”,指的是已经刊行的书籍与文书,“调研相关”,则是“富士俱乐部”独自调查研究后做成的资料。就书籍类与调研资料分开这点看来,其跟“国防大学”内的资料库显然也是一致的。从这里我们可以清楚得知,富士俱乐部的活动内容,除了书籍和战前资料的搜集,同时也包含了研究资料的独力调查与制作。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3.48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一 东洋第一军事图书馆
    1. 前往“国防大学”
    2. 极度值得夸耀的功绩
    3. 来自日本的庞大军事资料
  • 二 “调研第〇〇号”
    1. 竭尽方法的探寻
    2. “富士俱乐部”的别名
    3. 兵要地志
    4. 构筑台湾的防空体制
  • 三 服部机关之影
    1. 对上了!
    2. 堀场一雄
    3. 西浦进
    4. 相互联结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