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五章 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效率及影响因素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五章 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效率及影响因素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五章 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效率及影响因素

一 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效率

目前农村社区公共服务呈现出的供给不足以及不均问题非常突出,严重制约着社区福利的发展与改善。一些研究者聚焦于财政分权的角度,主张增加地方的财力投入以及中央的转移支付,扩大农村社区公共服务的投入规模,继而提升社区公共服务的水平。然而,在既定的财力水平下,农村社区特别是经济发展滞后的农村社区,短期难以实现投入的大幅度增加。因而,如何在现有资源投入下实现效率的提升,实现现有资源的优化配置成为非常关键的环节。在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效率上,以往研究更多是聚焦于省、市或县级公共财政的投入产出效率,数据基本来自各类统计性资料。而对社区这一层级的分析,通常采用平均数据来替代,缺乏社区层面的具体数据资料。实际上,农村社区公共服务资金的来源较为多元,不局限于财政投入,每年的社区收入除了上级政府统一财政划拨的公共服务资金外,还有集体资产收益、各类行政事业性收费或罚款以及社会性的捐赠。特别是在一些集体资产收益较好的社区,集体资产收益有很大一部分用在社区公共服务的投入上。因而仅仅使用财政投入来替代社区公共服务的总投入会有一定的偏差。当然,社区收入也并不是全部用于社区公共服务,本研究采用社区每年在社区公共服务的投入数据,更贴近现实。

本研究所指涉的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效率是指为使农村社区公共服务在最小的投入下实现最优的结果,农村社区所有公共服务投入,包括项目投入和非项目投入下的农村社区公共服务实际产出与最优产出之间的比值。项目投入包括社区专项公共经费、社区承接上级政府的公共服务项目经费、社区配套上级政府的公共服务项目经费;非项目投入包括社区公共事务经费、社区支持社区社会组织发展经费及社区购买社会组织服务经费。

(一)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效率评价

本研究对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效率的评价方法与对城市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效率的评价方法一致,均是三阶段DEA模型。首先,通过传统投入导向的DEA模型对522个农村样本社区的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总效率进行比较,分别从综合效率、纯技术效率、规模效率三个角度进行分析。其次,考察省(区、市)间与区域之间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效率之间的差别。再次,借用SFA模型分别对投入变量的松弛变量(原始变量与目标值之差)进行分析,分离环境因素、随机因素、管理因素对于效率的影响,从而得到投入变量的调整值。最后,对于调整后的投入变量进行传统投入导向的DEA分析,得出522个农村样本社区的真实效率值,从社区、省际、区域三个维度比较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效率的差异。

(二)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效率评价变量选择

要运用三阶段DEA模型对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效率进行科学合理的评价,核心环节是确定投入变量与产出变量以及相应的指标。在指标的选择上,同样遵循科学有效性和可获取性的选择原则。对农村社区公共服务效率进行评价选用的变量及具体指标如表5-1所示。

表5-1 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效率评价指标体系

表5-1 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效率评价指标体系-续表

投入变量是指为了实现农村社区公共服务的供给或者是达到农村社区公共服务的产出需要投入的人力、财力、物力等资源。在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供给实践中,投入较为多元且差异性大。从投入主体看,不仅有政府投入,还有集体投入、社会投入。有集体经济且收益较好的社区与无集体经济的社区在社区公共服务上的投入差距较大。从投入的种类来看,不仅包括社区公共事务经费、项目经费,还包括购买服务经费。本研究将农村社区公共服务投入所涉及的各种经费进行加总,得到两种投入变量,分别是:

投入变量1:社区公共服务经费,包含社区公共事务经费、社区专项公共经费、社区承接上级政府的公共服务项目经费、社区配套上级政府的公共服务项目经费、社区支持社区社会组织发展经费、社区购买社会组织服务经费。与城市社区一致。

投入变量2: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人员总投入,主要是指社区工作人员,包括社区“两委”工作人员数与社区雇用专职人员数。与城市社区一致。

产出变量是指在既定的农村社区公共服务投入下产出的社区公共服务数量。本研究不探讨包括道路交通、农田水利等经济性的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主要研究非经济性的社区公共服务。根据已有文献,非经济性的社区公共服务包括社区就业公共服务、社区社会保障公共服务、社区卫生环境公共服务、社区计划生育公共服务、社区社会性公共服务、社区教育公共服务、社区文化公共服务、社区法律公共服务、社区社会组织服务。农村社区并未将社区就业公共服务作为社区公共服务的类别,因而农村社区公共服务的产出指标不包括社区就业公共服务。而社区医疗卫生服务基本是由独立运作的社区公共卫生服务站或社区卫生室来供给,其财政资金并不经过社区这一层级,同时社区基本没有或者很少会进行投入,因而不纳入产出范围。同时,由于调研数据所调查的社区医疗点不仅包括社区卫生服务站,还包括个人诊所,因而很难将社区公共卫生站数据从其中分离开来,而且数据显示75%的社区在社区卫生服务站个数上的数据都为1,平均值为1.34,标准差为1,社区之间的区别非常小,纳入产出变量的意义不大。社区教育公共服务中的包括老年大学、市民学校等文化机构数量,在调查的522个农村社区数据中,93%的数据都为0,且平均值为0.2,由于社区之间差异非常小,难以进行效率评价,因而被剔除出测量产出的指标。实际上,农村社区公共服务还包括社区环境卫生服务和社区安全稳定服务。但是受到数据本身的限制,衡量社区环境服务的社区卫生问题投诉指标为0的数据占到85%,平均值也为1.1,难以进行效率评价,因而也不纳入产出指标。而衡量突发性危机事件(自然灾害、事故灾害等)指标、群体性事件(集体上访、非法集会等)指标、社区自杀人数指标是测量近5年发生的数据,且数据为0的较多,难以单独区分出2014年的年度产出,因而都无法纳入模型中进行分析。

根据数据资料的可获得性和有效性的选择标准,本研究将产出变量定义为:

产出变量1:社区文化公共服务,即社区为社区全体居民建立的图书室、科学普及、娱乐等服务。具体指标包括:

(1)社区图书室数:社区建立的图书室的数量。

(2)社区图书室藏书量:社区图书室的藏书册数。

(3)社区图书月借阅量:每月社区图书的借阅册数。

(4)社区参与娱乐活动的人数:社区参与社区各种娱乐活动的总人数。

产出变量2:社区社会组织服务,即为了鼓励和促进社区社会组织为全体社区居民提供更多类型和更高质量的服务,社区为社区社会组织提供的包括服务津贴、政策支持等方面的服务。虽然为社区社会组织提供的服务并不直接,但目的是更好地服务居民。特别是近年来政府大力鼓励城乡社区社会组织的发展,将发展社区社会组织作为考核社区的重要指标,目的是推动社区社会组织更好地服务于社区居民。因而社区社会组织服务被纳入社区公共服务。具体指标为:

(5)社区社会组织个数:社区社会组织是指民间成立的以公益为目的的组织团体,包括社区居民自己成立的社会组织和入驻本社区的外来社会组织个数。

产出变量3:社区社会性服务,即社区为社区居民提供的社区养老、心理健康、青少年发展、亲子关系等服务。目前,农村社区的社会性服务整体上发展较为滞后。由于社区养老服务的巨大需求以及政策的支持,社区普遍开始提供社区养老服务,而其他类型的服务提供得较少或者根本没有提供,因而并不具有研究意义。界定社区社会性服务的产出变量采用的具体指标为:

(6)社区养老床位数:社区的居家养老服务(托老所、日间照料)设施提供的床位数。

产出变量4:社区法律公共服务,即社区为全体居民提供的包括社区法制宣传以及法律咨询的服务,及协助社区矫正人员和吸毒人员进行社区矫正和社区戒毒等服务。具体指标为:

(7)社区戒毒人员数:社区在公安机关、司法部门、卫生部门、民政部门的指导和协助下,为社区吸毒人员提供社区戒毒服务的人数。

(8)社区矫正人员数:社区为判处管制、缓刑、假释、社会上服刑和监外执行的5种犯罪提供服务的人数。

在具体进行分析时,将社区矫正人员数和社区戒毒人员数这2项指标合并为社区矫正人员和戒毒人员数。

产出变量5:社区计划生育公共服务,即社区为社区居民提供的计划生育宣传教育、优生指导、生育登记等服务。具体指标为:

(9)社区生育二孩申请服务人数:社区为社区居民办理二孩申请服务的件数。

产出变量6:社区社会保障公共服务,即为社区居民办理城乡居民医疗保险、农村基本医疗保险、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农村基本养老保险以及为农村社区居民提供的最低生活保障等公共服务。具体指标:

(10)社区居民医疗保险参保人数:如果社区实现了统一的城乡居民医疗保险,则用城乡居民医疗保险参保人数;如果社区没有实现统一的城乡居民医疗保险,则用农村居民医疗保险参保人数替代。

(11)社区居民养老保险参保人数:如果社区实现了统一的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则用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参保人数;如果社区没有实现统一的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则用农村居民养老保险参保人数替代。

(12)最低生活保障领取人数:社区为符合领取最低生活保障的人提供申请、初审等服务的人数。

环境变量是指对农村社区公共服务效率产生影响但不受农村社区主观因素控制的变量。农村社区公共服务效率除了受到社区经济发展水平、社区干部激励政策、社区参与水平、社区精英水平、社区人口结构、社区城市化水平的影响外,也受地理位置这一外在环境变量的影响。通常,离城市中心近,农村社区公共服务的内容会增加,质量会提高。本研究选用“社区离所在县城的距离”作为测量指标,具体指社区距所属县(县级市)的中心的公里数。

(三)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效率评价数据的处理

对于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效率进行DEA分析时,同样需要对数据进行有效处理。处理方式与第三章城市社区公共服务数据的处理方式一致。农村社区决策单元数量高达522个,远远高于投入产出指标个数,不需要进行降维处理。同时,对于负向数据需要进行正向化处理,对缺失数据进行插补,使之符合三阶段DEA分析的数据要求。

二 农村社区公共服务投入产出变量分析

(一)农村社区的分布情况

根据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2015年中国城乡社区治理调查”数据,总计将28个省(区、市)(不含上海、新疆、西藏)的522个农村社区作为样本进行分析,如表5-2所示。其中,东部地区有191个农村社区,中部地区有175个农村社区,西部地区有156个农村社区。下面将从社区、省际、区域三个层面对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效率进行比较分析。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11.35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一 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效率
    1. (一)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效率评价
    2. (二)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效率评价变量选择
    3. (三)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效率评价数据的处理
  • 二 农村社区公共服务投入产出变量分析
    1. (一)农村社区的分布情况
    2. (二)农村社区公共服务投入变量的描述性分析
    3. (三)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产出变量的描述性分析
  • 三 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效率实证结果及影响因素分析
    1. (一)第一阶段:传统DEA分析结果
    2. (二)第二阶段SFA分析:农村社区公共服务总效率的影响因素
    3. (三)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效率第三阶段DEA模型的结果
    4. (四)第一阶段与第三阶段农村社区公共服务供给总效率的比较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