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本体论的历史演进:从“实体论”、“关系论”到“深层生成论”

作者

高剑平
文茂臣
杨博
Gao Jianping School of Politics and Public Administration,Guangxi University for Nationalities,Nanning,53006,China
Wen Maochen School of Politics and Public Administration,Guangxi University for Nationalities,Nanning,53006,China
Yang Bo School of Politics and Public Administration,Guangxi University for Nationalities,Nanning,53006,China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本体论的历史演进:从“实体论”、“关系论”到“深层生成论”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本体论的历史演进:从“实体论”、“关系论”到“深层生成论”

迄今为止,人类的哲学经历了三次大的转向:古代和中世纪侧重于本体论的研究,近现代侧重于认识论和方法论研究,当下则是侧重价值论的研究。而就哲学的本体论而言,同样经历了三次大的转向:牛顿力学之前侧重“实体论”研究,爱因斯坦相对论及量子力学之后侧重于“关系论”研究,当代信息科学技术革命及人工智能高速发展之际侧重的则是“生成论”研究。这些研究的转向,意味着人类理性自觉程度的提高,在自觉与合理的程度上把人类自身与外部世界更加真实地区分开来又联系起来,是当时人类思维水平的真实反映。

恩格斯说:“全部哲学,特别是近代哲学的重大的基本问题,是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在这里,恩格斯强调的是两个层面:一是本体论问题,思维和存在何者为本原?二是认识论问题,思维和存在能否达成同一?作为哲学的重要论域,本体论是力图从一种永恒不变的“存在”出发来把握和理解世界的一种思维方式。这是从最深刻层次上及最彻底意义上,对自然和人类社会的根本把握。

本体论有两个特点:超越性和极致性。人总是在不断突破各种各样的羁绊,把握其中的内在联系,从而实现这种超越。同时,哲学家总是力图把这种超越发挥到极致,从而每一时代的哲学家,都力图在自己身上实现从有限向无限的转换。因此,本体论问题自始至终是哲学的根本问题,关系到哲学大厦的基础是否牢固。

本文将从本体论角度回顾并考察哲学与科学的发展及其历史演进,并在此基础上评析鲁品越教授的力作——《深层生成论:自然科学的新哲学境界》一书的理论创新。

一 本体论的历史考察

1.“实体论”与“关系论”:古希腊哲学的本体论萌芽

古希腊哲学家沿着神话的路径,追问浩瀚宇宙、大千世界的本原,故而自然哲学是古希腊一以贯之的主轴线。从爱奥尼亚具体质料的“始基”本原说登场,到巴门尼德抽象的“存在”论,再到柏拉图的“理念”和亚里士多德的“四因说”,所有这些古希腊先贤的哲学探索,都离不开宇宙的本体问题。

古希腊哲学围绕着“实体”问题,同时包含着“关系实在”的胚芽,展开为始基、自然类、形式论、还原论、部分与整体的“关系”等等。恩格斯说:“在希腊哲学的多种多样的形式中,几乎可以发现以后的所有看法的胚胎、萌芽。”古希腊哲学从两条路线去架构本体:一条是物质性,即“始基”本原说和“原子”论;另一条是非物质性,即“自然类”和“形式论”。前者是“实体原理”的雏形,后者是“关系实在”的萌芽。

“实体”是古希腊哲学家们对自然界思辨性的构建,是构建宇宙的终极“砖块”。只要能找到这个“砖块”,整个世界便可以还原出来,这是古希腊哲学家们奉为真理的信条。所以,透过古希腊哲学,我们可以看到:米利都学派是最先寻找这个“实体”或者说“始基”的。在泰勒斯那里,“始基”是“水”;在阿克那西美尼那里,“始基”是“气”;在赫拉克利特那里,“始基”是“火”;在阿克拉萨戈拉那里,“始基”变成了“种子”;在德谟克利特那里,“始基”归结为“原子”。

具体的物质“实体”在柏拉图那里被扬弃,抽象的“理念”开始成为“始基”。亚里士多德赋予“质料因”基础性的地位。“实体”论,自始至终都是古希腊哲学的精神支撑。

物质性的“始基”、“原子”等成为“实体”本体的同时,“自然类”和“形式论”学说也融入古希腊哲学的存在论之中。“自然类”包括“类”和“个体”以及“本质”和“属性”,分别蕴含着“整体——部分”的“关系”思想。“形式论”是从“类”和“个体”的“关系”上来把握“实体”的,尤其是对“实体”的“数量关系”等“形式”方面的把握。

“自然类”则通过“类”来把握众多“个体”的“实体性”,进而揭示其结构,即本质。古希腊哲学所建立起来的“个体——类”以及“本质——属性”的研究框架对于近代自然科学的形成是至关重要的。而“形式论”对后来科学的发展则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自然科学的数学化。科学研究方法必须把“数量关系”引入,这是近现代科学的根本所在。

“始基”也好,“原子”也罢,抑或是“自然类”还是“形式论”,这种种“实体”和“关系”所揭示的,是古希腊哲人思维中所呈现的世界的图景。这些思想有五个特点:整体性、结构性、生成性、自组织性、开放性。这五个特点有其合理性,当时还没有足够的科学知识,哲学家们将思辨发挥到极致,远远超越了神创论,这是了不起的进步。但同时也存在着两个缺陷:第一,它们建立在直观性和猜测性的基础上,缺乏坚实的科学基础;第二,它们都外在于人而不包括人在内。尽管古希腊哲人力图揭示自然界的种种“内在联系”,但由于人不在其中,世界便被理解为独立于主体之外的既定“实体”的集合,这是一种“自在实体论”,这就是古希腊哲学家们世界图景的缺陷。

2.“实体论”:近代机械唯物主义的哲学教条

历史演进到了15世纪,经过两次工业大革命,随着法国唯物主义哲学家的阐发,古希腊的“实体”本体论思想融入近代的机械论,并成为其唯一的本体论。经过霍布斯和洛克的加工,到19世纪,关于“实体”的机械论思潮达到了鼎盛时期。

牛顿完成了历史上第一次科学理论的大综合。在此之前,开普勒提出了关于“实体”的行星运动三定律;伽利略发现了关于“实体”的惯性定律、自由落体定律并发现了力和加速度的联系;惠更斯证明了关于“实体”的物体保持圆周运动需要向心力;胡克等人发现了关于“实体”的引力与距离平方的反比关系等。牛顿将这些各自分立的“实体”的知识纳入统一的因果关系链,从而确立起一种成熟的科学形式。

19世纪末,近代经典科学大厦巍然屹立。这是一座光辉灿烂的大厦,不仅有庄严厚重的外部轮廓,更有精致严密的内部结构,并呈现出典型的“实体”论预设:物质实体具有固有的质量(借此产生惯性与引力)、固有的时间尺度、固有的空间尺度、固有的电荷,物质按照牛顿力学定律沿着既定的轨道运动。这是一幅绚丽多彩的“实体”论世界图景。

机械论的“实体”本体实现了对古希腊“实体”论的超越,将“实体”的基元分割思想发挥到极致,完成了人类对自然界从总体的、笼统的、直观的认识到各门自然科学规律的揭示,并对人类的思维方式产生了极大影响。直到今天,机械论还在影响着人们的思想观念。恩格斯曾高度评价:“把自然界分解为各个部分,把各种自然过程和自然对象分成一定的门类,对有机体的内部按其多种多样的解剖形态进行研究,这是最近400年来在认识自然界方面获得巨大进展的基本条件。”

然而机械论同样存在着两个致命的缺陷:第一个是本体论问题,“实体”是既定的,并与他物无关,一种“自在实体论”。第二个是认识论问题,“自在实体”与他物无关,人的认识就只能停留在事物的外部,而无法深入内部。

由此导致了机械论的两个教条:一是可逆性,由于“绝对时间”和“绝对空间”,过去和未来没有任何区别;二是决定论,由于物质运动的原因在于其外部,一旦知道初始条件,不仅能预测它的未来,而且能推出它的过去。因此,“实体”论所看到的不仅不是事物的内在联系,反而是一幅被动的、静止、僵化的决定论自然图景,没有演化和发展。

3.现代物理学:“关系”对“实体”的超越

自从这个世界诞生出人类,关于联系、变化和发展的各种观点的交锋就一直没有停止过。赫拉克利特就说过,人不能两次跨入同一条河流。柏拉图也曾指出,永恒和变化两者都必须是现实世界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对亚里士多德而言,物理学是一门研究自然界发生的过程和变化的科学。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5.1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论文目录

  • 一 本体论的历史考察
    1. 1.“实体论”与“关系论”:古希腊哲学的本体论萌芽
    2. 2.“实体论”:近代机械唯物主义的哲学教条
    3. 3.现代物理学:“关系”对“实体”的超越
    4. 4.从传统科学的物理“实体”,到系统科学的“关系”实在
  • 二 “预成论”本体:“实体论”与“关系论”的固有缺陷
    1. 1.“预成论”本体:主客二元分裂的产物
    2. 2.主客二分:主体无法认识客体
  • 三 从“预成论”到“生成论”:鲁品越教授的理论创新
    1. 1.本体论:深层生成论——一个正在成长的新世界观
    2. 2.认识论:实践生成论——一种彻底的实践唯物主义
    3. 3.两种秩序与两种规律:具有原创意义的新发现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