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当代西方资本主义消费权力的逻辑与批判

作者

李恩来
张俊泽
Li Enlai School of Politics and Public Administration,Guangxi University for Nationalities,Nanning,53006,China
Zhang Junze School of Marxism,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Guilin,541004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当代西方资本主义消费权力的逻辑与批判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当代西方资本主义消费权力的逻辑与批判

二战结束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科学和经济得到了巨大的发展,纷纷从稀缺的生产社会转向丰盛的消费社会。这种社会转型一方面使资本主义的自行修复能力有很大的提升,通过福利保障、股息分红、管理层权力下放等方式,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社会矛盾;另一方面,20世纪以来身份政治的兴起、男女平权和种族平权运动的发展使社会群体之间持久的对抗、攻击和紧张得以相对缓和。但是,如果我们从微观层面去考察资本主义社会,就会发现资产阶级并没有失去对社会的主导权力。相反,权力的运行更加隐蔽且更加有效。如果说过去的统治是通过强力和镇压等显性权力意志的形式体现,那么当代的权力运作方式,则多是通过教育、规训、治疗等隐微方式来体现。这正是当代资本主义权力运作的典型方式,也是现代政治权力分散化之后的表现。一些西方马克思主义学者和政治哲学家就着重考察了这种权力扩散到日常生活后产生的变异,以及这种环境下人的异化。而消费权力就是这种新型权力的主要形式之一。

一 当代资本主义消费权力的形成和特点

(一)当代资本主义消费权力的形成

从哲学的角度来说,权力可分为广义的权力和狭义的权力。广义的权力是指某种影响力和支配力,它又可分为社会权力和国家权力两大类。狭义的权力仅指国家权力。而本文所说的消费权力是指当代资本主义消费社会中,广泛存在的一种通过消费来达到支配和操控消费者的社会权力。

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说,当代资本主义社会已进入消费社会的阶段。消费权力是消费社会的一种普遍化的权力形态。它是一种以资本权力为主导,以诱导性为主要形式,根本上具有划分阶层性质作用的混合型权力。说它是以资本权力为主导,是因为消费权力实施主体为商业机构和财团,主要作用于消费群体。从另外角度来说,消费权力又不是绝对的资本权力,它其中还夹杂着政治权力、社会经济权力甚至性别权力,因此我们说消费权力只是资本权力是不确切的。消费权力是在传统社会向消费社会的转型和过渡中产生的,“也只有当消费社会全面形成之后,消费活动才成为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基本社会行为,不仅全面地影响到社会成员的生活方式及其思想,而且促使社会原有的权力网络发生根本变化,导致权力与消费文化之间形成密切的交错关系。权力与消费的交织,一方面使消费成为权力交换和权力再分配的必要过程,另一方面又使权力通过消费的普遍性而得以采取多样化的形式,不只是停留在传统的政治领域,而且还渗透到经济和文化等各个领域,特别是渗透到人民大众的日常生活之中。”正如德勒兹所说,权力在今天已经无处不在,过去属于政治的权力今天却散落在各处,这说明各种权力的因素在今天都相互交叉,而一切领域都可能成为这种交叉的场所。由此可以看出,消费权力是当代资本主义社会发展到消费社会阶段所产生的新型权力形式,它的产生和发展受到当代资本主义社会中的技术、经济、文化、社会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是这些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首先,从技术层面看,对消费权力的形成具有重要作用的标志是大众传媒技术的高度发展及其对社会的广泛渗透。相较于传统的传媒技术,现代的大众传媒被定义为“电子传媒”,“电子传媒”(如电视、电影、电脑、互联网等)标志着媒介技术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被誉为“20世纪传播学大师”的麦克卢汉在其著名的《理解媒介》一书中认为,电子传媒技术的发展与现代文化变迁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以至于它是一种新的社会尺度。“任何媒介(即人的延伸)对个人和社会的影响,都是由于新的尺度产生的;我们的任何一种延伸(或曰任何一种新的技术),都要在我们的事务中引进一种新的尺度。”这种新的尺度具有以下两种含义:第一,它直接影响到一定时期的社会结构和知识体系,对人的行为及其社会关系具有塑造和控制的作用。第二,改变了大众对现实的感觉比率和感知模式。在新尺度的操纵下,大众的理解力降低,对即时信息和流行动态的把握趋向碎片化和简单化,电子传媒技术粉碎了个体感官上的自主权。我们可以看到,在西方当代社会中,电子传媒充斥着大量的时尚广告、政治广告和购物节目等,它们展现出一种视觉化的消费文化。在接受这些节目传递的消费信息的时候,传媒和大众是不对等的两方:前者操纵着信息,而作为消费者的大众却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被蒙蔽、被操纵的境地。因而,在这个操纵和被操纵的过程中,消费的权力意义日益形成。

其次,从经济因素看,社会权力能够如此全面地渗透到消费领域与西方的生产模式转变有极大的关系。战后西方的生产理念和模式经历了一次从“福特主义”向“后福特主义”的转变。所谓“福特主义”的生产模式就是以生产为导向,侧重分工和专业化,依靠低价竞争的生产主义的生产模式。这种模式在后工业社会开始显得臃肿,其产品同质化、标准化。在后工业社会,生产模式经历了较大的变革,转向比较灵活多变的“后福特主义”。“后福特主义”主张生产精细化和销售弹性化,侧重以消费为导向的消费主义的生产模式。这种转变导致的结果是个性化市场的形成和普及。资本从重视集中转向分散的过程中,人的需求、欲望、性格等因素不得不考虑在销售策略内,由此消费的边界也就无限扩大了,现在消费什么才是最主要的,资本意志也从重视生产转向重视消费。要满足需求和欲望,就要设计无限多的样式和风格,要动用各种原材料、要调动大量的社会资源,才能满足不断产生的消费欲望。这种消费主义的生产模式使“消费”对社会的引导和主宰地位得到加强,消费权力成为事实。

最后,从文化因素看,彰显消费权力的消费文化正是启蒙理性发展的结果。在从神圣化到世俗化的过程中,人本身的需求为社会治理所看重,情感和欲望的浪漫主义蔓延到社会文化的各个角落。市场化的资本纷纷为世俗人本主义做注脚,由此带来的一个结果就是传统等级意识和宗教伦理观再也不能阻挡个人实现自我、满足欲望和展示个性的步伐。与此同时,社会的发展也满足了新兴资产阶级的需求。福利社会、教育民主化、城市化以及中产阶层的壮大等既让社会的阶层流动性增强,也使身份政治应运而生。不同的团体纷纷要求获得在过去不被承认的社会地位和权利,各种亚文化群体纷纷要求公众承认自身的奋斗,并希望影响社会思潮。这就让西方产生两个相反的公共生活现象,即建基于熟人社会的习俗共同体解体之后,人们要么重新部落化,以此寻求某种身份和个性、兴趣的新共同性;要么陷入原子化生存的孤独状态中。而消费文化总能满足这两种相反生存状态的人们的日常需求。

如果说技术、经济和文化的因素是形成消费权力的必要条件,那么形成消费权力的充分条件就是它具有推动消费社会自行运转的足够动力。这个动力来源就是“消费”在当代可以满足福利社会中把幸福的神话和平等的神话画等号的能力。在效率至上和功利主义的社会中,人们只会注重看得到的幸福和平等,这时候只有把幸福具象化为消费物和符号才具有足够说服力。而消费权力在使福利变现的同时,还能够始终操控消费者陷入“幸福等同于平等”的神话之中。西方后马克思主义思潮代表人物鲍德里亚在其著作《消费社会》中指出:“民主原则便由真实的平等如能力,责任,社会机遇,幸福的平等转变成了在物以及社会成就和幸福的其他明显标志面前的平等。”这种量化幸福的做法实际上把人真正的发展和需求割裂开来,用一种人均幸福的话语掩盖真正的问题,这就是鲍德里亚所说的消费社会中的政治游戏:“通过增加财富的总量上达到自动平等和最终平衡的水平,即所有人的福利的一般水平,以此来消除人们之间的矛盾。”当消费权力把幸福和平等具体化为符号和消费物后,真正的人格和自由意义上的平等和幸福就被消费权力窃取了,正是由于完成了这种偷梁换柱,消费权力成了当代资本主义中隐形的日常消费决定者。

(二)当代资本主义消费权力的特点

从权力的一般特性来说,任何一种权力都具有影响性、强制性、多样性、占有性和排他性特点,消费权力作为一种资本性的权力,也不可避免地在消费场域中将这些特点体现出来。但是,消费权力在具有影响性、诱导性、占有性、排他性这些一般性权力的特点的同时,又具有消费本身的特点。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5.74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论文目录

  • 一 当代资本主义消费权力的形成和特点
    1. (一)当代资本主义消费权力的形成
    2. (二)当代资本主义消费权力的特点
  • 二 当代资本主义消费权力运作的深层逻辑
    1. (一)消费权力运行中的自我复制
    2. (二)消费权力的自我膨胀
    3. (三)消费权力的自我正当化
  • 三 当代资本主义消费权力的理性批判
    1. (一)消费权力导致人的价值丧失和人格异化
    2. (二)消费权力隐含意识形态与公共治理危机
    3. (三)消费权力掩盖了所谓的“政治正确悖论”
    4. (四)消费权力引发生态超负荷的危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