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二章 甘南藏区地方政治体系的形成与发展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二章 甘南藏区地方政治体系的形成与发展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二章 甘南藏区地方政治体系的形成与发展

甘南藏区地处青藏高原东北边缘,有独特的自然地理环境,而历史上又是多民族冲突、融合的地区。自元代以来,由于历代中央政府对藏传佛教的大力扶植,藏传佛教在这一地区的影响日益加深。明清以降至民国初期,甘南藏区保持着其特有的宗教文化传统和社会组织形态,这一时期是该区域政教合一体制的发展与成熟时期,亦是地方政治体系健全完善之时,形成了以拉卜楞寺地方政教体系与卓尼土司地方政教体系为核心的两大地方政治体系。在此格局之下的藏区社会,保持着传统的宗教信仰及生产、生活方式,在整个中国从传统向现代转型的前夜,很难发现此次转型的征兆和萌动。

第一节 甘南藏区自然地理环境及其对藏区地方政治体系形成的影响

甘南藏区位于长江、黄河上游,青藏高原东北边缘,为甘肃省西南一部分,地处东经100°45′45″~104°45′30″、北纬33°06′30″~35°34′00″的区间[],东与定西、陇南地区毗邻,南与四川省阿坝藏族自治州相接,西与青海省果洛、黄南州相接,北靠临夏回族自治州。在行政上属于今天的甘南藏族自治州,下辖合作市、夏河县、碌曲县、玛曲县、舟曲县、卓尼县、临潭县、迭部县,总面积约4.5万平方公里。甘南藏区地质构造复杂、地理环境独特,这种自然地理环境对当地社会发展有着重要的作用和影响。

一 甘南藏区的地貌地质、山脉河流及气候条件

1.地貌地质

甘南藏区地处青藏高原、黄土高原和陇南山地的过渡地带。板块地势西北高、东南低,由西北向东南呈倾斜状。境内山峦重叠、沟谷纵横,地形错综复杂。西南部的积石山系,西北部的西倾山系与南部的岷山——迭山山系是区域内地貌的主要架构。综观全区地势,有三个地貌类区:山原区、高山峡谷区与山地丘陵区。

山原区地处藏区西部,包括现在的玛曲县全境、碌曲县大部及夏河县部分地区,主要分界在郎木寺—玛艾—甘加以西。区域内平均海拔在3300米以上,积石山主脉由青海省延伸至甘南藏区玛曲县境内。西倾山脉分南、中、北支脉呈爪状分布于区域内,其缓坡地段构成区域中部的丘陵地貌。该区域内水源丰沛,是境内江河的发源地或上游地带,水流平缓,在山体与河谷交接处形成许多缓坡滩地,呈典型的山原地貌,大部分地表均有良好的植被覆盖,植物以牧草为主,是藏区内优质的天然牧场。高山峡谷区以岷—迭山系与白龙江流域区域为主,位于洮河、白龙江分水岭以南,积石山、西倾山以东地区,包括迭部、舟曲两县全境。区域内山峰高峻,西部主要山峰海拔多在4000米以上,东部山峰相对较低,区域内白龙江由西向东横贯两山之间,地形切割剧烈,山势险绝,形成显著的高山峡谷地貌区域,区域内山体阴坡均被茂密的森林植被覆盖,是甘南主要的林区。山地丘陵区位于积石—西倾山原区以东,岷—迭高山峡谷区以北,包括临潭、卓尼两县全境及碌曲县、夏河县部分地域,地处甘南高原与黄土高原的过渡地带。区域内地势东低西高,倾斜明显,该区域内山岭无定向连续,山体陡峭,走向纵横交错,其间被盆地、河谷及滩地错割分离,呈侵蚀构造的高原丘陵或中、高山地貌,区域内平均海拔3000米左右。该区域内有洮河、大夏河上游的干、支流分布,水网密集,西南部多为天然牧地,东北部多为耕地,是甘南藏区主要的农牧兼营区。[]

就地质构造而言,甘南藏区属于西秦岭褶皱带,地质构造体系主要属秦岭东西向构造,构造带位于藏区中、南部,形成时期早,持续时间长,是甘南藏区主要的骨架构造,经过各地质时期的强烈运动演化后,形成了甘南藏区内纵横交错的构造框架和比较典型的5个构造区域,如表2-1所示。

表2-1 甘南藏区地质构造简况

综观全州地貌及地质构造,呈现如下特点:“地势高峻,草原宽广,沟壑纵横,大部分地区海拔为2500~5000米,有一系列巨大的山系,是由高原宽谷及湖河构成的组合体”[],在多种风化作用地质构造的基础上,形成了西高东低、南北高山对峙、中部相对低缓的地貌框架。

2.山脉河流

甘南藏区因地处青藏高原、黄土高原和陇南山地的交接地带,受多个地质时期的造山运动影响,断裂活动频繁,形成峰峦叠嶂、沟壑纵横的地貌景观。境内的山脉主要有西倾山脉、阿尼玛卿山脉、岷山山脉三条,分布于甘南藏区北、中、南部,三条山脉均呈西北—东南走向,海拔由东向西逐渐增高,形成南北对峙的天然屏障。

西倾山属昆仑山—巴颜喀拉山东北边缘余脉,位于甘南藏区西部,从青海省延伸至境内后分为南、中、北三支,自西向东分布,在甘南藏区境内山体占据面积最大,山脉支系最多,走向错综复杂。北支自西向东由达里加山—太子山—白石山—莲花山—侯旗大山等山峰形成山系,整个山系平均海拔3500米以上,较高山峰海拔在4000米以上。中支自夏河县科才乡境内分支后由西向东延伸,由加威也卡—阿米公洪—腊利大山—斜藏大山—大石山—业利大山等山峰组成山系,由东向西贯穿藏区腹地,各山体与南、北支山体比较,海拔坡度相对低缓,除个别山峰海拔在4000米以上外,其余山峰均在3500米左右。南支为西倾山主体山系,自西向东由西倾山—李恰如山—才波杂干—华尔干—光盖山—迭山等主要山峰构成,整条山系山峰高兀,主要山峰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各支系主要山峰位置及海拔,如表2-2所示。

表2-2 西倾山各支系主要山峰简况

阿尼玛卿山山脉属昆仑山中支余脉,又称积石山,西起青海省果洛州玛多县,东南延伸至甘南藏区乔科滩,主峰位于青海境内,东段深入玛曲县腹地,贯穿县境欧拉秀玛、木西合、欧拉、阿万仓、曼尔玛5乡境,迫使黄河在此处形成马蹄形大转弯,形成举世闻名的黄河首曲,阿尼玛卿山山脉在玛曲县境内形成众多山峰,大部分山峰海拔在4000米以上,最高者为乔木各尔山,海拔4806米。

岷山山脉属巴颜喀拉山余脉,由四川省阿坝藏族自治州延伸入甘南藏区白龙江南岸,山脉呈西北—东南向分布,自西向东依次由阿嘎尔—佩尔热更—坦纳克卡—旦巴哲西—羊布梁—白马池梁等山峰构成,山峰大部分海拔在4000米以上,分布于迭部、舟曲县境,山体高兀陡峭,沟谷狭窄,水流湍急,山谷高差平均在2500米左右,是甘南藏区切割最剧烈的山区。岷山山脉各山峰位置及海拔如下:阿嘎尔,位于迭部县电尕镇、达拉乡境内,主峰海拔4282米;佩尔热更,位于迭部县达拉乡内,主峰海拔4062米;坦纳克卡,位于迭部县达拉乡境内,主峰海拔4302米;旦巴哲西,位于迭部县多儿乡境内;羊布梁,位于舟曲县与四川省交界处,主峰海拔4163米;擂鼓山,位于舟曲县铁坝乡境内,海拔在3700米左右。[]

甘南藏区境内的主要河流有黄河、洮河、大夏河和白龙江,黄河、洮河、大夏河属于黄河流域,白龙江属于长江水系,甘南藏区所辖的玛曲、碌曲、卓尼、临潭、夏河5县境属黄河流域,迭部、舟曲两县全境及碌曲县的郎木寺一带属长江流域,主要河流为白龙江。各河流干流及支流概况如表2-3所示。

表2-3 甘南藏区河流概况

表2-3 甘南藏区河流概况-续表

3.气候条件

甘南藏区地处青藏高原东部,平均海拔在3000米左右,地势西北高、东南低,自西北向东南依次为高原严寒区、丘陵寒冷区、高山温和区三种不同的气候类型,但总体而言,有以下特征。

(1)高寒低温:甘南藏区受海拔高度的影响,全年平均气温较低,为1℃~13℃。总的分布趋势是自东南向西北逐渐递减,冷暖相差较大,不同海拔高度各层次年平均气温分布趋势如下:海拔1200米高度约为14℃,1600米高度为11℃,2000米高度为7℃~9℃,2600米高度为4℃~5℃,3000米高度为2℃~3℃,3200米高度为1℃~2℃。甘南州各地区月平均气温如表2-4所示。

表2-4 甘南州各地区月平均气温

高度和地形严重影响着年均气温的地理分布。如在2月,白龙江下游已春暖花开,而西北部地区依然天寒地冻。就一县境内而言,气温亦有明显的地理分布差异,如舟曲县,早春时节,河谷地带春花绽放,而高山地带仍是冰天雪地。如按全国通常平均气温,10℃以下为冬季,高于22℃为夏季,10℃~22℃为春、秋的标准划分,甘南藏区除舟曲县有不到两个月的夏季之外,其他各地长冬无夏,春秋相连且短促。此外,因甘南藏区地处高原,白天日照强,地面接收热量多,气温上升迅速,夜间散失热量较快,气温剧烈下降,气温日较差大,各地年平均气温日较差在9℃~16℃,其分布趋势是自南向北、自西向东逐渐递减。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14.43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甘南藏区自然地理环境及其对藏区地方政治体系形成的影响
    1. 一 甘南藏区的地貌地质、山脉河流及气候条件
      1. 1.地貌地质
      2. 2.山脉河流
      3. 3.气候条件
    2. 二 自然地理环境对甘南藏区地方政治体系形成的潜在影响
  • 第二节 意识形态的区域性整合
    1. 一 唐晚期至南宋:宁玛派、噶举派传播时期
    2. 二 元至明初期:萨迦派传播时期
    3. 三 明中期至清末:格鲁派传播时期
  • 第三节 地方政教体系的制度建构
    1. 一 宗教化的政治建构:拉卜楞寺地方政教体系的形成、发展及特征
    2. 二 土司兼摄僧纲:卓尼土司地方政教体系的形成、发展及特征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