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四章 安马村致贫原因及扶贫项目效果分析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四章 安马村致贫原因及扶贫项目效果分析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四章 安马村致贫原因及扶贫项目效果分析

贫困,按字义理解,是指一种贫穷、困窘的状态。它既可以描述一个区域、一个群体,如贫困村、贫困县、贫困户等,也可以描述一个个体或家庭。精准扶贫要害在精准,首先要对贫困进行有效识别,只有把真正需要扶助的对象从芸芸众生中挑选出来,才能确保宝贵的扶贫资源得到有效配置。

识别贫困分为直接识别和间接识别两种,其中直接识别主要是基于营养摄入安全标准,包括摄入营养的数量和质量两个层面,数量主要是解决温饱问题,质量则侧重于营养的健康与否、均衡与否。课题组在调查中发现,安马村村民无论贫困与否已不为温饱问题所困,营养摄入基本都比较均衡。间接识别贫困方法主要是依赖数字统计,从收入水平、支出水平(消费水平)或资产占有量、医疗卫生教育水平等指标来衡量一个个体或家庭是否陷于贫困。依赖这些评价指标,可以一定程度地对贫困者进行精准识别,其中贫困主要分为绝对贫困和相对贫困,绝对贫困又称生存贫困,是指无法维持最低限度生活水准的一种状况;相对贫困主要是指由收入不均衡导致的某些人收入水平低于一定程度时的生活状况。从这种意义上说,贫困是永恒的,即便是发达国家如美国也依然存在贫困,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确保到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做到脱真贫、真脱贫。但是,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飞速发展,2020年我国相对贫困标准势将进一步提高,故而在我们实现共同富裕的路上,贫困问题也将始终如影随形。

基于课题组的调查与观察,尽管安马村分布较广,部分屯组还在山巅,但水泥硬化公路几乎通到了安马村每一户,家家户户基本实现了“三通”,可以说,全村基础设施改观较大,村民衣食无忧,基本不存在绝对贫困问题。但是,相对于全国人民平均生活水平,尤其是城市居民平均生活水平,相当多的村民仍未跳出相对贫困的范畴,以建档立卡贫困户人口来说,这一比例达到40.96%(865/2112),实际贫困情况或略高于这一统计数据,因为在调查中,课题组发现,相当多的非建档立卡户生活水平与贫困户相比并没有明显的差别,部分非建档立卡户也是曾经的贫困户,因扶贫资源有限而被动移除建档立卡范畴。根据统计,安马村村民的年人均收入不足2800元,比国家规定的贫困线2300元仅略高500元(该标准制定于2011年),结合安马村家庭中小孩、老人、病人占比较大和近年来物价上涨的实际情况,可以说,安马村是整村艰难地挣扎在贫困线边缘。

第一节 安马村致贫原因分析

安马村的贫困是显而易见的,其致贫原因是多方面的,归结起来无外乎制度性因素、区域性因素和个体因素三种类型,其中制度性因素主要是指财富分配、就业政策、财政转移、社会保障等方面的;区域性因素主要是指当地和周边自然条件、社会发展水平等因素;个体因素主要是指家庭或个人身体素质、文化程度、劳动力、生产资料等因素。这些因素与其他贫困地区的致贫因素相比并无特殊之处,在此对安马村村民贫困较为突出的原因进行分析。

一 消极封闭落后的思想观念

课题组调查过程中对此感触尤为强烈。

一是相当多的村民还没有树立起自力更生、劳动致富、知识就是力量的意识,对于如何才能致富还处于懵懂状态,改变人生、改变生活现状的愿望并不是特别强烈。消极思想指引消极行为,课题组在4月的调研中发现,安马村村民在家务农比例较高,访谈的60户村民中在家务农比例占到36.67%,部分外出打工的村民主要集中在乡镇县内,出县、出市、出省打工的比例不高(村劳力人数约为800人,外出到外省的有120人,约占15%,外出到省内县外的有505人,约占63%),且每年外出打工的时间也不超过半年(外出半年以上的有240人,约占30%),“等、靠、要”的思想倾向比较严重。就地非农化就业可以有效减少异地就业的交易费用和风险,也便于农作,但同时也降低与外界交流、互通有无的概率。

二是课题组注意到,具备普通话交流水平的村民家庭比例不足一半,凡是具备普通话交流水平的家庭状况明显好于不具有普通话交流水平的家庭,而安马村村民习得普通话技能的主要渠道除了当地薄弱的基础教育外,就是外出打工。普通话交流水平越高,打工去的地方越远,家庭状况也越好。这充分说明了走出村是改变生活现状的第一步,而要走出去首先要改变封闭的思想,提高必要的交流技能。

消极封闭的思想观念对于先进的科学技术和管理制度持保守甚至敌视态度,导致现代科学技术手段和先进管理方法无法在传统手工劳动、自给自足的村庄得到普遍性推广与使用,最终导致贫困现象持续甚至恶化。消极的思想观念还可能导致错误的人生路线规划和选择,尤其是面对天灾人祸的时候,缺乏战胜困难的信心、勇气和方法,被动地适应周遭环境的变化,而缺乏主动积极作为,贫困也就随之而来。安马村村民产生消极封闭落后思想的主要原因固然与安马村地处深山、半封闭状态、村民受教育水平有关,也与民族与世无争的文化背景有很大的关系,村民过惯了安贫若素、怡然自得的乡村生活。本来这也无可厚非,但是全球化、市场化、信息化浪潮终将给所有村民带去洗礼,安马村村民如不能转变思维、开放思想、尽快顺应时代的步伐,或将失去提高生活质量、转变生活方式的大好机会。

二 群体综合素质能力不足

一是学界一般从个体的文化水平、专业技能等角度分析其综合素质问题,往往忽视从集群角度分析群体的综合素质,其实从群体视角更能看出区域性贫困的根本原因。显然,群体综合素质能力越高,共同致富的效果越明显,安马村不同屯组之间的贫富差异比较明显就是最好的例证。安马村地处深山,耕地匮乏,高产量的水稻、玉米、红薯在本地的种植面积较少,村民主要的经济作物是茶叶。种植茶叶对村民能力素质要求不高,家庭间协作也相对较少。外出打工的村民主要倚仗的是自身蛮力,技术含量不高,受访者中大多数从事伐木、抬木头等工作,长期从事此类协作要求不高、劳动强度超高的工作不仅导致从事者后期患有严重身体疾病,加深家庭贫困程度,也导致从业者更加孤僻,交流沟通协作能力得不到有效提升。

二是安马村是瑶族、侗族、苗族等多民族聚居的村庄,但由于语言、风俗习惯等障碍,民族之间相互较为独立,往往不同的屯组居住不同的民族,这些民族融合进程较缓,尽管同属于一个村,但相互之间不够抱团,各个家庭总是艰难地独立奋斗在摆脱贫困、走向富裕的征程路上,最终表现为家庭劳动力充足的依托透支未来健康外出打工率先摆脱贫困困扰,而劳动力不足的只能继续在深山老林里从事传统农业耕种活动。

由此,安马村产生了“要想富多生娃”的错误激励机制,据调查,安马村多数家庭有3~5个孩子,这些孩子大多处于“散养”状态,没有充分享受到受教育的权利,相当多的孩子止步于义务教育阶段,被迫年纪轻轻就外出务工,这种情况虽然略微暂时缓解了家庭困境,但外出打工大多数仍然从事劳动密集型产业,不能从根本上扭转家庭境遇。同时,在这种错误激励机制下,全村村民的综合素质能力被封锁,改善及提升的概率下降,村民也就缺少独立拼搏的动力和勇气了。

三 支柱产业匮乏

五谷杂粮都要吃才能确保营养摄入的均衡。对于一个地区来说,发展经济不能太偏科,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都要有,并且分布均衡,才能有效带动区域经济发展,进而形成良性的互相支撑、可持续发展的“造血机制”。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7.52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安马村致贫原因分析
    1. 一 消极封闭落后的思想观念
    2. 二 群体综合素质能力不足
    3. 三 支柱产业匮乏
    4. 四 “领头羊”稀缺
  • 第二节 安马村当前主要开展的扶贫项目
    1. 一 危房改造
    2. 二 产业补贴
    3. 三 易地搬迁
    4. 四 小额信贷
  • 第三节 安马村当前扶贫举措中存在的问题及困境成因
    1. 一 扶贫与扶志没有有效统一起来
    2. 二 扶贫与扶才没有有效统一起来

章节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