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 威望追求与权力竞争:政治学帝国主义理论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 威望追求与权力竞争:政治学帝国主义理论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 威望追求与权力竞争:政治学帝国主义理论

要梳理晚近强权政治的演变发展,是否可以指望真正意义上的“政治学”帝国主义理论帮我们指点迷津呢?须指出,这一理论学说将关注点集中在大都市发展上,同样对中心-边缘问题鲜有涉及。所以,早期的政治学帝国主义理论,致力于诠释拿破仑三世的崛起和法兰西第二帝国的诞生。这些理论将拿破仑一世和他开创的帝国以及法兰西第一、第二帝国何以延承罗马帝国传统衣钵等问题,作为比较研究的基础。卡尔·马克思的《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1852)是这些理论的开山之作。书中,马克思将拿破仑三世的政治发迹归因于19世纪中期法国社会的“阶级平衡”。进步的力量和保守的力量分立于天平的两端,在一段时间里,双方势均力敌,并且彼此削弱。这就导致了国家机构趋向自主化:自此,它可以推行不受某个统治阶级意志主宰的政策。

所谓波拿巴主义理论[]本身并不是帝国主义理论。但它已经闪现了不少帝国主义理论的影子。比如它认为,军队和国家权力精英在帝国主义扩张过程中不再受制于统治阶级经济利益的羁缚,而汲汲营营于其——套用韦伯的概念——威望追求。至于威望的代价问题,可以搁置不提,因为那本来就是一个政治上无权的社会所必须承担的。当1851年冬路易·波拿巴窃取了权力,马克思这样写道:“法国逃脱一个阶级的专制,好像只是为了服从于一个人的专制,并且是服从于一个没有权威的人的权威。”[][]

在马克思眼里,路易·波拿巴只是流氓无产阶级两个帮派的首领,是暴发户和暴徒的头儿。马克思相信法国的真正权力因素是军队,而不是国民会议。早在第二帝国尚未建立时,他便写道:建成完全意义的共和国,只差一点,即(议会)永久休会,把(共和国)高唱的“自由、平等、博爱”信条换成毫不含糊的“步兵、骑兵、炮兵”。[]此前的拿破仑一世,也只能借助无休止的对外战争使其通过政变篡夺的政权苟延残喘。就这一点而言,对内专制和对外战争就像一对孪生兄弟,如影随形。[]在马克思看来,帝国主义和专制主义正如同一枚硬币的两面。

倘若马克思不是一味专注于经济和阶级斗争问题,而是在其阐述中加入政治心理学方面的考量,那么,他会很快触及后来被马克斯·韦伯(Max Weber)称为威望追求的那个点。皇帝、朝臣和将领汲汲营营,都希望获得人们对其卓然地位的认同,不独在法国,在欧洲,在全世界范围内,莫不如此。而且,要满足这种威望追求,只能寄望一次又一次的帝国行动:从巩固北非马格里布地区的统治,到哈布斯堡家族的马西米连诺一世(Maximilian)在墨西哥的冒险事业,无不代表着当时的法国政治。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2.37 查看全文 >

VIP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