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五章 超主权性边疆架构支撑美国单极时代(1991年至今)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五章 超主权性边疆架构支撑美国单极时代(1991年至今)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五章 超主权性边疆架构支撑美国单极时代(1991年至今)

超主权性边疆与主权性边疆相对。陆地、海洋、空中等边疆均基于国家主权而存在,这些边疆形态都严格受到本国主权管辖和控制,别国不得侵犯,属于主权性边疆。而超主权性边疆则指不受本国主权管辖和控制,但是受到本国力量软性控制的政治地理空间,以及基于政治地理空间而存在的其他形态的空间范畴。“冷战”结束以后,由于苏联的解体,世界的两极政治格局得以改变,世界逐渐朝着多极化的趋势发展。但就美国的整体实力,以及美国在国际舞台上的所作所为而言,“冷战”的结束在某种程度上开启了美国独自称霸的时代。而伴随着全球化的快速推进,美国开始构建起跨越本国主权管辖范围的利益边疆和信息边疆,并运用国家力量对其进行有效的管控,从而构建起美国独霸时期的超主权性边疆架构。超主权性边疆架构的构建需要一定的主客观条件,并非任何国家都能够构建并加以有效管控。美国构建这种超主权性边疆架构是基于其举世瞩目的国家发展的成就之上的,而在构建这种超主权性边疆架构的过程中以及构建成功并实施有效管控的过程中,这种新形态的边疆架构又对美国的国家发展产生或积极或消极的影响。

第一节 美国超主权性边疆架构构建前的国家发展

美国超主权性边疆架构的构建起于“冷战”结束。“冷战”结束以后,美国的国家发展达到了新的高度,布热津斯基说过:“美国对手的垮台使美国处于一种独一无二的地位。它成为第一个也是唯一的真正的全球性大国……美国在全球力量四个具有决定性作用的方面居于首屈一指的地位。在军事方面,它有无可匹敌的在全球发挥作用的能力;在经济方面,它仍然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火车头……在技术方面,美国在开创性的尖端领域保持着全面领先地位;在文化方面,美国文化……具有无比的吸引力……所有这些使美国具有一种任何其他国家都望尘莫及的政治影响。这四个方面加在一起,使美国成为一个唯一的全面的全球性超级大国。”[]

一 发挥全球作用的军事实力

在长达数十年的“冷战”中,美国和苏联在全世界展开了边疆争夺,以意识形态为标准,抢占、划定并维护各自的势力范围。基于同苏联展开争夺边疆的需要,美国发展出了与这种需要相匹配的雄厚的军事实力,并在海外广泛布局,投射其强大的军事力量。

“冷战”结束以后,苏联解体,美国趁机发挥其传统的扩张特性,不断抢占对手的边疆,扩大自身的战略空间,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

就军事实力而言,美国已经从“冷战”时期在大半个地球上发挥作用,转变为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发挥作用。这既取决于期望在全球发挥作用的战略意志或意图,还取决于根据这种意志和意图制定出的全球战略,更取决于拥有与这种战略意志或意图以及全球战略相匹配的战略能力,尤其是称雄于世界的军事力量。

美国在“二战”过程中就逐渐发展出了反映其国内执政派意图的全球扩张主义。它的出现经历了激烈的博弈,源于孤立主义传统在美国的根深蒂固。但不管如何,全球扩张主义还是在美国占了上风,两种主义之间的博弈过程就是美国期望在全球发挥作用的战略意志或意图形成的过程。苏联的解体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美国全球扩张主义的胜利,这种胜利反过来又会强化全球扩张主义。“冷战”结束之后,不管是里根政府,还是布什政府,抑或克林顿政府,采取的都是全球战略,三者之间的区别在于实施战略的方式和手段不同而已。而美国的战略能力尤其是军事实力,为美国全球战略的实施奠定了坚实的军事基础。

既然军事实力为美国在全球发挥作用提供坚实的基础,那么美国自然会认识到这种基础性作用的重要性及意义,从而采取各种措施来增强自身的军事实力,并将其投射至对美国的战略和利益的实现起关键性作用的地区。

美国非常重视军事力量,因此对其的投入自然不会少,美国的军费开支高居不下,且远远高过其他国家。1990年美国的军费开支为3000亿美元左右(占当年国民生产总值的5.14%)。[]伴随着苏联解体,削减军费开支、裁减军队便成了美国适应国内经济发展与国际情势变化的自然之举。但即便如此,到1999年,美国的军费支出还是高达2879亿美元,约为欧洲、日本、俄罗斯以及中国军费总和的1.5倍。

在巨额军费投入的支撑下,美国的军事力量在质与量这两个方面都是其他国家难以企及的。从量上来看,美国的海军、空军最为庞大。在“冷战”期间因和苏联军备竞赛而发展起来的核武库,随着苏联的解体而变成世界之最。在武器质量和技术方面,美国同样占据第一。就常规军队而言,其现代化程度居世界之首,美国拥有最为先进的军事科学技术和武器装备。之前提到美国虽然在“冷战”结束以后开始减少军费和裁减军队,但是其对先进军事技术的追求和重视一如既往,甚至更为加强。就军事技术而言,美国的关注重心从核武器转移为高技术常规武器的更新换代,在军费预算有所降低的情况下,不仅继续提高经费以保障美国高精尖武器的研发及制造,还加快推进隐形、定向能、智能、精密制导、空间系统、生物工程等高新技术的发展。[]因此,美国在武器数量方面有所减少,但是武器质量却不断提升,使得美国的军事实力不降反升,尤其是将其放置到国际上去比较,更能凸显美国的军事霸主地位。

美国不仅注重提升军事力量,更重视将其投至海外关键地区。这是一种战略布局行为,或者是为了应对美国对海外利益的追求,或者是该地区对于美国而言具备战略意义。通过布局,美国还拥有全世界最多的海外基地及海外驻军,其军事存在遍布全球的关键地区和战略要地。

此外,美国还特别重视发挥联盟的作用,尤其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简称“北约”)。“冷战”结束以后,北约的对手——华沙条约组织(简称“华约”)不复存在。而作为北约的盟主,美国不仅没有解散北约的意图,还加强对北约的控制,并积极开展北约东扩,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为美国称霸全球服务。北约东扩是美国全球战略的重要一步。美国之所以不愿意解散北约,是因为北约是其实现称霸全球的重要工具,对控制欧亚大陆至关重要。此外,美国甚至想将北约打造成符合美国利益的利剑,以避开中国、俄罗斯的掣肘。在联合国的制度安排和结构体系当中,美国许多维护其自身霸权的行为往往得不到中国、俄罗斯的支持。而在北约组织当中,虽然存在欧洲盟国与美国的抗衡,但是,“北约系统结构依然是一个以美国力量居于顶端的单极结构”[],美国可以依靠并利用这种单极结构,来服务美国的霸权。

二 居世界首位的经济实力

20世纪90年代之初,美国是全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其经济实力仍然居世界首位。

第一,就经济发展速度来看,美国与其他经济发达国家相比处于优势。1992年的美国、日本、欧盟的经济增长速度分别为2.3%、1.1%、1.1%,1993年的数据为3.1%、0.1%、-0.3%,1994年的数据为3.7%、0.9%、2.1%[]。从1992年开始,美国的经济已连续九年保持增长,是“二战”后美国最长的经济增长期。1999年,美国经济增长约4%,其经济总量已超过9万亿美元,约占全球同期的30%[]。连续的经济增长,使得美国将其他发达经济体远远地甩在后面。此外,这种优势也部分归因于其他传统大国的相对衰落——俄罗斯衰落了,欧盟经济发展缓慢,日本陷入十年经济停滞当中。[]

第二,就经济总量而言,美国更是大大超出其他发达国家。1990年,美国的GNP高达54652亿美元,全球第一。日本和德国,是苏联解体之后经济实力快速上升的两个大国,它们加上法国GNP总量才超过美国。[]而1991年,联合国的数据显示,欧共体的GDP为62515亿美元,美国为55775亿美元,日本GDP为33633亿美元。[]而同年,美国的GNP达56775亿美元,人均GNP为20060美元,美国的GNP顶得上欧共体12国,比日本多40%。[]1992年,美国的GNP为59202亿美元,日本的GNP为36710亿美元,德国则为17892亿美元,日本的GNP为美国的62%,德国的GNP为美国的30%。从GNP占世界产值的百分比来看,1992年,美国、日本以及德国占比分别为25.7%、15.9%、7.8%。按照购买力平价法计算的人均GNP,美国第一,日本的人均GNP相当于美国的83%,德国的人均GNP相当于美国的89%。[]按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商业部根据购买力平价法估算的数据,1994年美国仍为世界首富,人均GNP高达26640美元,随后是卢森堡,日本和德国则分列第10和第24位。[]

第三,以美国为核心的自由贸易区的建立也反映了美国超强的经济实力和影响力。进入20世纪90年代,为了维护和巩固美国在世界事务中的领先地位,克林顿政府特别强调对外贸易在美国经济安全中的重要地位。因此,“冷战”后的美国贸易战略导向就是积极推进地区贸易自由化,制定面向全球、面向未来的国际贸易战略,将自由贸易作为通向全球自由贸易的铺路石。1993年8月,在美国的不懈努力下,美国、加拿大、墨西哥三方终于达成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协定于1994年1月正式启动,标志着北美区域经济发展从此进入了一个新时代。根据规则,自该协定生效之日起,80%的进出口贸易可以免税在三国之间流通,剩余的20%劳务和商品的关税将在此后15年内逐步取消。该协定的达成,推动了整个美洲贸易自由化的进程,标志着美国在美洲大陆已构筑起一个人口3.6亿人,年GDP6.4万亿美元,进出口贸易达1.2万亿美元的世界最大的区域经济集团。[]

第四,就经济竞争力而言,美国还占据世界首位。从1994年开始连续三年,美国都是世界第一。根据瑞士一家研究机构的研究报告,1996年美国的经济竞争力排世界第一,日本第四(新加坡和中国香港分别列第二、三位),美国在国内经济实力、基础设施、政府作用、国际化、科学技术开发等指标上都高于日本。[]与此同时,美国注重科技开发,能更多地把美国在科学研究领域中的优势转化为生产力和商品,形成技术与商品之间的良性循环。从1980~1994年,美国制造业的劳动生产率提高了60%,比日本高出17个百分点,比德国高出21个百分点。[]

第五,美国的美元霸权地位。1994年,美元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员国官方外汇储备的57.1%,美国的美元霸权地位可能比其在世界经济中的主导地位持续的时间要长。[]1995年美元储备在世界已分配储备额中的比例为59.02%,1996年是62.07%。[]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使美国获得铸币权,这种权利可以支撑美国的赤字,也可以使其开打战争,增加国内支出,在不用担心像其他国家一样在那种痛苦的情况下举债。[]

以上所阐述的仅仅是反映美国经济实力的具体指标,但对于以下两个为之后美国经济发展奠定坚实基础的方面,我们要更加重视。

一方面,和其他国家相比,美国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优越的地缘政治条件、幅员辽阔、人口数量多且人员素质高,尤其是高科技人才充裕。这些方面构成了美国经济发展的基础性条件。当人类生存环境逐渐恶化,人口与环境、资源的矛盾日益突出,资源越来越稀缺的时候,美国的优势将更加凸显。

另一方面,美国作为信息技术革命的发起者和推动者,率先跨入信息时代,拥有无与伦比的先发优势。不仅如此,美国还率先完成经济结构的调整,建立了一套知识经济体系。在知识经济时代,美国的航空航天、生物医药、新能源材料、信息科技等高科技企业将获得快速发展,不仅如此,高新技术还为美国传统产业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促使其技术的更新换代,使得传统产业焕发新的生命力。

美国的S.克莱因发明了一种方法,来对某个国家的经济实力进行综合评估,用他的方法,美国的经济实力高居榜首,其总得分是351.33分,而日本的总得分为139.20分,德国则为113.47分。不仅总分第一,美国在反映经济实力的GDP、能源、食品、工业生产能力和对外贸易单项比较中,都大大超过日本和德国。[]

三 居世界第一的科技实力

从研究与开发费用占GDP的比例来看,1991年美国为2.78%,日本为2.86%,欧共体国家为2.02%,虽然从所占比例的角度看,日本超过美国,但以费用绝对数来分析,美国位居世界第一。据统计,1989~1992年,美国投资于研发的资金平均每年达1574亿美元,而科研方面的最强劲对手——日本、德国则为944亿美元和436亿美元。这种高投入,是美国科技保持总体优势的重要保证。[]根据美国国会技术评估局的报告,联邦政府每年花在科学研究方面的资金约为710亿美元,差不多是10年前联邦政府预算的两倍,占美国整个科学研究经费的47%。美国公司1991年为科研提供的经费为740亿美元,比日本的360亿美元多一倍以上,且大大超过欧共体的470亿美元。[]

从科技人员的数量来看,美国的研究人员总数为82.5万人,为世界排名第二的日本的1.7倍。[]更重要的是,美国的人才引进机制和模式吸引了全球顶尖的人才为美国效力。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外籍科学家、工程师已经占据美国此类人才比例的17%左右[],在硅谷工作的外籍科技人员占比高达33%。另外,美国工商企业每年用于培训在职职工的经费已达2100亿美元,超过了1990亿美元的中学教育经费和1330亿美元的高等教育经费。[]

就科研成果优势而言,美国研究人员得到的专利权数比其他国家的总和还要多,1946~1981年全世界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共208名,美籍学者就有109人,占52%。此后一直保持甚至还超过了这一比例。美籍学者在世界先导性自然科学和工程技术杂志上发表的论文数,基本保持了占据全世界1/3稍多的份额。[]

技术方面,美国在关键性的高精尖领域引领全球。1995年,美国一份官方的研究成果表明,在27个关键技术领域内,美国引领全球。报告指出,通过对1990~1994年美国和其劲敌——日本和德国的对比分析,在信息和通信领域里,美国领先程度很大;在生物、医学、农业和食品等领域,美国保有优势地位;在环保领域,美国还是超前。与日本相比,美国在10个领域领先程度很大,在11个领域内保持优势。与欧洲相比,美国在1个领域内领先程度很大,在18个领域内保持优势。所以,美国依然是全球科技最发达的国家。[]

就先进技术产品出口优势而言,根据美国商务部国际经济学家J.耶拉契奇的统计,1991年美国在先进技术产品方面的贸易顺差增加到了367亿美元,比1990年增长7.3%。先进技术产品方面的整个贸易(进出口之和)在1991年达1630亿美元,占美国全部贸易额的1/6。[]即使在竞争激烈的世界电子产品市场上,尽管日本在消费电子产品如电视机、录像机、激光唱机等产品的销售中占统治地位,但在微型芯片、医疗仪器、电信设备等许多电子产品领域,尤其是高技术产品领域,美国公司独占鳌头。这在欧洲市场上表现得非常明显。美国的英特尔公司和得克萨斯仪器公司在半导体方面的销售量甚至超过了日本的东芝、日本电气和日立等大公司。1991年美国英特尔公司集成电路板的销售量超过了德国西门子公司和意大利汤姆森无线电报总公司,居西欧市场第二位,仅次于荷兰飞利浦公司。

第二节 美国超主权性边疆架构的形成

美国的国家发展对美国超主权边疆架构的催生作用既表现在为超主权性边疆架构的构建提供坚实的经济、政治、军事以及技术基础,更为其提供强劲的动力。二者有机结合,缺一不可,共同推动美国构建利益边疆以及信息边疆,从而形成超主权性边疆架构。

一 国家发展是美国超主权性边疆架构构建的基础和动力

(一)国家发展的状况是美国超主权性边疆架构构建的基础

超主权性边疆是相对于主权性边疆而言的。陆地边疆、海洋边疆、空中边疆都是基于国家主权而存在的,这些边疆都严格受到本国至高无上的主权管辖和控制,别国不得侵犯,因此,它们都属于主权性边疆。美国的超主权性边疆指的是不受美国主权管辖和控制,但是受到美国超强国家力量软性控制的政治地理空间,以及基于政治地理空间而存在的其他形态的空间范畴。而美国对这种超主权性边疆所形成的观念、理论,以及在此基础上所制定的战略和开展的实践活动,就构成了美国的超主权性边疆架构。超主权性边疆架构并非任何国家都有,它取决于这种超主权性边疆的“超主权性”,一个国家要在本不属于自身主权管辖的范围内,甚至是在别的国家主权管辖范围内施展软性控制,必须具备相应的经济、政治、军事、科技实力。美国在“冷战”后的国家发展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以超强的经济实力、政治影响力、军事实力以及科技实力体现出来,这些实力的综合就构成了其构建超主权性边疆架构的坚实基础。

一是坚实的经济基础。之所以超主权性边疆架构的构建需要坚实的经济基础,一方面是因为雄厚的经济实力是构建超主权边疆架构的物质基础,另一方面是因为在全球化快速推进的时代,国家利益外溢出主权管辖的领土范围而在别的国家领土上存在,出现了国家之间利益的交融,这就为一个具体的国家衍生出国家海外利益的维护问题。如何维护这些领土外的国家利益,采取何种方式来维护,成了国家谋求自身发展的重要课题。在经济全球化时代,经济手段自然是维护国家利益的首要方式,而经济手段的强弱直接取决于国家的经济实力。

美国的经济实力在“冷战”结束以后仍然是世界第一。不管是经济总量,还是经济竞争力,不管是美元在世界货币体系当中的地位,还是美国的经济结构,其他国家都难以企及。美国在全球经济体系当中仍然起到火车头的作用。这种无可匹敌的经济实力为美国的超主权性边疆架构的构建提供了最为坚实的物质基础。

此外,美国牢牢占据国际经济体系的塔尖位置,在国际经济体系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二战”结束后,在美国的主导下,布雷顿森林体系得以建立。该体系的三大支柱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关税及贸易总协定。这样一套将各个国家和地区从经济上紧密联系起来的制度机制,其主导权掌握在美国手中。虽然布雷顿森林体系在20世纪70年代崩溃了,但其“三驾马车”当中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仍然存在,关税及贸易总协定被世界贸易组织取代,美国仍然在新的国际经济制度机制当中占据主导地位。以上优势给美国构建超主权性边疆架构提供了制度性便利,有利于其展开卓有成效的经济外交。这是其他任何国家都无法比拟的。

二是有利的政治基础。“二战”以来,美国一直是资本主义世界的政治霸主。随后经历了长达数十年的“冷战”,最后以苏联解体而结束,持续40余年之久的两极政治格局,变为以美国为单极的政治格局,美国自然登顶全球政治霸主地位。这一地位,是美国构建超主权性边疆架构最有利的政治基础。“美国对手的垮台使美国处于一种独一无二的地位。它成为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真正的全球性大国”[],“美国在全球至高无上的地位,是由一个的确覆盖全球的同盟和联盟所组成的精细体系支撑的”[]。美国作为世界政治中心的地位极为稳固,作为国际关系的主导者,美国依据国家利益需要来决定和开展与其他国家的关系;它还为实现本国利益,构建符合其国家利益的国际行为标准和体系,通过国际政治组织来引领国际社会议程设置,掌控国际社会的政治经济话语权。在全球化快速推进的形势下,应对全球化挑战,维护海外利益,加强全球合作或全球治理日益成为各国普遍关注的重要问题。美国作为“冷战”后唯一的超级大国,在塑造世界政治新秩序中掌握的主动权和主导权,十分有利于美国构建超主权性边疆架构。

除此以外,长达40余年的美苏争霸以苏联解体而结束,某种程度上意味着美国民主制度的胜利,使得福山在其经典著作中宣称“历史的终结”,即人类最后的历史是自由民主的历史。美国自建国以来长期实行民主共和制度,政体稳定,且在短短两百余年的历史进程中,不断实现跨越式发展,“冷战”结束以后,还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这些都增添了美国民主制度的吸引力,提升了美国的政治影响力。另外,在美国国内,通过激烈博弈,全球主义战胜传统的孤立主义政治传统,也有利于美国在全球发挥作用,为美国构建超主权性边疆架构奠定了有利的政治基础。

三是称霸全球的军事实力。“二战”以来,美国一直是资本主义世界的军事霸主,在“冷战”中,美国投入巨资,开展军备竞赛,促使美国的军事实力更上一层楼。而随着苏联解体,美国就成了全球的军事霸主。其军费开支屡创新高,大大超出其他国家,甚至是排在其后数个军事强国的军费开支总和。惊人的军费开支造就了全球最为庞大的海军和空军,核武力量也占据世界第一,而且美国极为重视先进军事技术的研发和武器装备的更新换代,尤其是高精尖武器傲视群雄,使得美国军队的现代化水平也领先全球。最重要的是,美国不仅拥有全球首位的军事实力,而且将其投射到全球,在数十个国家建立军事基地。正如布热津斯基所说,“美国不仅控制着世界上所有的洋和海,而且还发展了可以海陆空协同作战控制海岸的十分自信的军事能力。这种能力使美国能够以在政治上有意义的方式把它的力量投送到内陆。美国的军事部队牢固地驻扎在欧亚大陆,还控制着波斯湾。美国的仆从国和附庸国分布在整个欧亚大陆,其中一些还渴望与华盛顿建立更加正式的联系”[]。超强的军事实力以及遍布全球的军事存在,为美国构建超主权性边疆架构奠定了坚实的军事基础。

此外,美国还极为重视结盟的作用,主导建立并控制着全球最强的军事同盟——北约,这使得美国的军事实力更强大,能动用的军事资源更丰富,能利用的军事手段更多样和高效,有利于美国构建符合其国家利益的超主权性边疆架构。

四是无可匹敌的科技实力。科技实力对于超主权性边疆架构构建的意义不言而喻,除了提供必要的技术支撑以外,信息网络技术的飞速发展本身就造就了信息边疆这一超主权性边疆。美国的科技实力傲视群雄,不仅体现在对科研的经费投入上,还体现在科研人员数量和素养上;不但体现在科研成果优势上,而且体现在技术方面,美国在开创性的尖端技术领域保持着全面领先地位;除此以外,美国的先进技术产品的出口优势也非常明显。在这当中,尤其要强调的是美国在高新技术领域的优势。在航空航天技术、生物技术、信息技术、新材料技术方面,美国在总体上也明显占据优势。信息技术领域除半导体芯片被日本超过之外,软件、超级计算机、光纤通信方面仍居世界首位。尤其是在信息和通信领域大为领先的优势,为美国率先抢占全球信息边疆奠定了坚实的技术基础。

理论上,构成美国国家发展的经济实力、政治影响力、军事实力以及科技实力都为美国构建超主权性边疆架构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并发挥了支撑作用,在这里单独分出来,是为了分析的便利。可在实践中,这四大基础性力量是紧密联系、相互影响、不可分割的整体。雄厚的经济实力是增强政治影响力、军事实力以及科技实力的物质基础和保障;政治影响力的增强有利于营造良好的经济环境,有利于军事力量作用的发挥和科技实力的提升;军事力量的强大能够维护好美国遍布世界的海外经济利益,军事实力本身就是政治影响力的坚强后盾,军事实力的增强有时本身就意味着科技实力的提升;而科技实力又是政治、经济以及军事的技术支撑,科技的发展直接影响经济结构的转变,极大程度推动经济快速发展,科技实力是军事实力的重要基础,影响到武器装备的先进与否。总之,美国在“冷战”结束以后所形成的国家发展成就,为美国构建超主权性边疆架构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二)国家发展的需要是美国超主权性边疆架构构建的动力

超主权性边疆架构的构建不仅需要坚实的基础,更需要构建的动力,需要背后的推动因素来促使美国的超主权性边疆展开构建。国家发展永无止境,美国也不例外,虽然在“冷战”结束以后,美国处于独霸全球的地位,但还是面临在这个特定时代的国家发展问题。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15.18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第一节 美国超主权性边疆架构构建前的国家发展
    1. 一 发挥全球作用的军事实力
    2. 二 居世界首位的经济实力
    3. 三 居世界第一的科技实力
  • 第二节 美国超主权性边疆架构的形成
    1. 一 国家发展是美国超主权性边疆架构构建的基础和动力
      1. (一)国家发展的状况是美国超主权性边疆架构构建的基础
      2. (二)国家发展的需要是美国超主权性边疆架构构建的动力
    2. 二 利益边疆的构建
      1. (一)利益边疆的内涵与特性
      2. (二)孤立主义与全球主义之争
      3. (三)美国的利益边疆构建及发展
    3. 三 信息边疆的构建及治理
      1. (一)信息边疆的构建
      2. (二)信息边疆的治理
  • 第三节 美国超主权性边疆架构对国家发展的影响
    1. 一 对美国疆域规模和结构的影响
    2. 二 对美国经济的影响
    3. 三 对美国科技的影响
    4. 四 对美国军事实力的影响
    5. 五 对美国全球霸权的影响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