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日本殖民统治时期朝鲜半岛的“国民养成教育”

作者

梁荣华 教育学博士,东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教授。
Liang Ronghua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日本殖民统治时期朝鲜半岛的“国民养成教育”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日本殖民统治时期朝鲜半岛的“国民养成教育”

1910年8月22日,大韩帝国与日本签订《日韩合并条约》,朝鲜半岛沦为日本的一个“地区”,日本开始了长达35年的殖民统治。为夯实殖民统治基础,日本殖民当局采取了“高压统制”的核心统治手段,抹杀了曾赋予朝鲜王朝统治正当性的儒学政治原理,用日本神道的政治理念取而代之。将日本本土神道的理念用作构建政治规范的依据,采取赤裸裸的压迫式统治方式,军事占领和统治色彩浓厚。殖民统治下,日本对朝鲜半岛的教育进行了全面的殖民化改造,将日本近代的教育理念和制度引入朝鲜半岛,建立了殖民地教育体系。殖民地朝鲜的核心教育目标是“国民养成”,即“教育基于教育敕语之趣旨,以培育忠良国民为本义”,同化教育色彩浓厚。殖民统治时期,日本殖民当局制定、出台并多次修订《朝鲜教育令》,以契合殖民统治的需要和实现“国民养成”的核心目标,强行推进所谓的“国民养成教育”。

一 《朝鲜教育令》与殖民统治时期朝鲜半岛的教育演进

在韩国教育史研究领域,倾向于以《朝鲜教育令》制定和修订的时间节点作为划分殖民地时期朝鲜半岛教育演进阶段的依据。其中,第一次《朝鲜教育令》奠定了殖民地朝鲜基本的教育体系和教育制度,提供了法律依据。《朝鲜教育令》是研究殖民统治时期朝鲜半岛教育演进的重要线索,也集中体现了“国民养成教育”理念和实践调整的脉络。

1911年8月23日,朝鲜总督府公布了第一次《朝鲜教育令》。该教育令是以“在朝朝鲜人”为对象单独制定并实施的法令,朝鲜人接受的是与日本人不同的差别化教育,其根本目标是将朝鲜人培养成“忠良国民”,体现的是殖民统治下将朝鲜人日本人化的理念。第一次《朝鲜教育令》由日本主导制定,将朝鲜人完全排除在外,几乎找不到朝鲜人参与的痕迹,基本上是对日本教育体系和教育制度的移植和改造。

1919年“三一”运动后,为了缓和日益高涨的反日情绪,维护殖民统治的稳定性,日本对朝鲜的统治方针改为“内地延长主义”。所谓“内地延长主义”,是指基于“一视同仁”理念,在殖民地朝鲜积极推进与内地(日本)相同的制度,朝鲜人与日本人同为日本天皇的臣民,享受同等待遇。基于此,1922年2月4日公布的第二版《朝鲜教育令》中关于适用对象的描述由“在朝朝鲜人的教育依据本令”更改为“朝鲜的教育依据本令”,但将受教育对象分为“国语使用者”和“非国语使用者”两类。第二次《朝鲜教育令》的最大特征是“一视同仁”的虚伪性。“内地延长主义”表面宣扬为日本人和朝鲜人提供相同的学校教育制度,实施“共学”原则,实际上在普通教育中日本人学校和朝鲜人学校基本单独运营,学校名称和所属系列有明显区分,仅在名义上宣称允许交叉入学。“共学”主要在实业学校、专门学校及大学教育中实施,但在教育机会上朝鲜人和日本人存在巨大差别。以始建于1923年的殖民地时期朝鲜半岛唯一的大学——京城帝国大学为例,从建校之初直至殖民统治末期,在校生中日本学生一直占大多数。

进入20世纪20年代后期,日本的军国主义和侵略野心不断膨胀,1931年对华发动“九一八事变”后开始构建战时体制。1936年,朝鲜总督府提出“皇国臣民化”政策,用于强化日本帝国主义对朝鲜半岛的统治。殖民统治末期的教育政策主要是为“皇国臣民化”政策服务,教育也是实施“皇国臣民化”政策的主要途径之一。1937年,殖民地朝鲜进入“完全的战时法西斯体制”,教育机构沦为战时动员机构。1937年10月2日,殖民当局制定了“皇国臣民誓词”,要求所有朝鲜人背诵。1938年3月3日公布了第三版《朝鲜教育令》,将进一步加深朝鲜人皇国臣民化之“国体明征”、完全抹杀朝鲜人民族性之“内鲜一体”、忍耐战争苦难之“忍苦锻炼”作为殖民地朝鲜教育的三大基本方针。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深陷第二次世界大战,为了进一步把本土和殖民地变为战争动员基地和兵站基地,根据战时需要对教育政策进行了一系列调整。1943年3月8日,公布了《关于教育的战时非常措施令》(即第四版《朝鲜教育令》),将教育视为战争工具,彻底转换为战时教育体制,缩短修业年限,将各级学校教育的根本目的更改为“为国家培养有用的人”,本质上是为战争服务。第四次《朝鲜教育令》规定,全面禁止教授朝鲜语及朝鲜历史等科目,强化皇国臣民政策。殖民统治末期,朝鲜半岛全员被迫参与战争,学生也不能幸免。随着日本战败,日本在朝鲜半岛的殖民地教育政策也走到了末路。

二 殖民统治时期朝鲜半岛的国民观:从“忠良国民”到“皇国臣民”

鉴于殖民统治下教育本身的殖民属性,殖民地朝鲜“国民养成”的主线是将朝鲜人改造成“(日本)国民”,将日本天皇和日本置于最高价值,在完全剥夺朝鲜人政治权利的同时,强调个人对天皇和日本单向度的义务与献身精神。殖民统治期间,受日本本土教育政策变化的影响,朝鲜半岛的教育政策和面向朝鲜人的“国民观”也随之发生变化。

(一)等同于“天皇臣民”的“忠良国民”

殖民统治初期,第一版《朝鲜教育令》中明确了培养“忠良国民”的教育目标,“武力统治”理念下,“忠良国民”被粗暴地阐释为“忠诚于日本天皇的臣民”,将“日本国民”和“天皇臣民”的概念强加于朝鲜半岛人民。1911年10月,日本天皇向朝鲜总督下达了《教育敕语》,《教育敕语》的各个道德条目中,朝鲜总督府格外强调“忠孝一本”的臣民要素。对朝鲜人而言,臣民并不是陌生的概念,但强调作为日本天皇臣民的“忠”,激起了朝鲜人内心极大的反抗。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4.67 查看全文 >

论文目录

  • 一 《朝鲜教育令》与殖民统治时期朝鲜半岛的教育演进
  • 二 殖民统治时期朝鲜半岛的国民观:从“忠良国民”到“皇国臣民”
    1. (一)等同于“天皇臣民”的“忠良国民”
    2. (二)“国民”的二分化:“国语使用者”与“非国语使用者”
    3. (三)有别于日本“皇国民”的“皇国臣民”
  • 三 殖民统治时期朝鲜半岛的“国民养成教育”体系
    1. (一)殖民统治时期“国民养成教育”的理念
    2. (二)殖民统治时期“国民养成教育”的实施途径
      1. 1.集体训育
      2. 2.语言同化
      3. 3.开设“关乎国民性养成”的科目
    3. (三)殖民统治时期“国民养成教育”的内容
      1. 1.“修身科”的教育内容
      2. 2.“历史”的教育内容
      3. 3.“公民科”的教育内容
  • 结语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