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二章 “巴黎手稿”*:历史唯物主义诞生的前夜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二章 “巴黎手稿”*:历史唯物主义诞生的前夜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二章 “巴黎手稿”*:历史唯物主义诞生的前夜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完成标志着马克思资本逻辑批判视角的初步形成。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认为,和资本主义现实中的劳动一样,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中的“劳动”也是一种被扭曲了的、非人的劳动,这种劳动的背后隐藏着的是私有制的事实。为了对上述劳动的观念和现实进行批判,马克思提出了“异化劳动”的概念,用于指认那种被资产阶级经济学家视为当然事实的劳动的内涵。“异化劳动”的概念是以对人的真正的、符合人的类本质的劳动的认可为思想前提的。在马克思看来,劳动应当是自由、自觉的,只有这样的劳动才是真正的人的劳动。这样,马克思就形成了人类历史发展的三段论:始源性的本真的劳动,现实中异化的劳动,扬弃了异化的自由、自觉的劳动。

一 异化劳动与现实视角的投射

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通过对劳动二重性即对象化劳动和异化劳动的区分,开始接触到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相关性问题。马克思认为,异化劳动和对象化劳动“是现实劳动的正反两个方面:对象化劳动是它的肯定方面,异化劳动是它的否定方面”。所谓对象化劳动,是指“人类对自然界的改造和占有,它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永恒的自然基础”,在马克思看来,这种劳动无论在哪种社会中都是存在的,是自然意义上的生产劳动;而所谓异化劳动,马克思则认为它是指“私有制下的抽象的、创造价值的劳动……是劳动的特殊的社会形式,主要是指它的资本主义形式”。马克思批判并要求扬弃异化劳动,认为异化劳动会导致“工人生产的财富越多,他的产品的力量和数量越大,他就越贫穷。工人创造的商品越多,他就越变成廉价的商品。物的世界的增值同人的世界的贬值成正比”。这是异化劳动的第一个规定性,即工人同自己的劳动产品相异化。异化劳动还会导致“他在自己的劳动中不是肯定自己,而是否定自己,不是感到幸福,而是感到不幸,不是自由地发挥自己的体力和智力,而是使自己的肉体受折磨、精神遭摧残。……他的劳动不是自愿的劳动,而是被迫的强制劳动”。这里马克思考察了异化劳动的第二个规定性,即工人同自己的劳动相异化。紧接着,马克思又考察了异化劳动的另外两个规定性:人同自己的类本质相异化;人同他人相异化。通过对异化劳动四重规定性的考察,马克思认为异化劳动的发展导致了私有财产和雇佣劳动制度的发展,以及资本主义社会中阶级的两极分化和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斗争的加剧,并由此得出共产主义就是“人的自我异化的扬弃”。而对于对象化劳动,尽管这一条分析线索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不占主导地位,但马克思还是肯定了它在全部人类历史中的决定性作用。他指出,从对象化劳动的角度来看待工业,工业就是“一本打开了的关于人的本质力量的书”,“通过工业——尽管以异化的形式——形成的自然界,是真正的、人本学的自然界”。在这里,马克思深刻地阐明了人类的生产劳动不论其异化与否,对于整个社会生活和全部人类历史都具有决定性的作用。

马克思认为:“共产主义是私有财产即人的自我异化的积极的扬弃,因而是通过人并且为了人而对人的本质的真正占有;因此,它是人向自身、向社会的即合乎人性的人的复归,这种复归是完全的,自觉的和在以往发展的全部财富的范围内生成的。这种共产主义,作为完成了的自然主义=人道主义,而作为完成了的人道主义=自然主义,它是人和自然界之间、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是存在和本质、对象化和自我确证、自由和必然、个体和类之间的斗争的真正解决。它是历史之谜的解答,而且知道自己就是这种解答。”[]从这一段话可以看出,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的共产主义观还带有浓厚的抽象人本主义色彩。在马克思看来,私有财产之所以应当被扬弃,并不是因为它和历史的现实发展规律相矛盾,而是因为它和人的本质的要求相矛盾。共产主义之所以终将实现,也并非因为它和历史的客观规律相一致,而是因为它和人的理想本质的要求相一致。马克思此时讲的“人与自然界”之间的矛盾并非后来的生产力的含义,它的理论关注点也并不是人对外在自然界的实践改造能力这样一种客观的内容,而只是自然界在多大程度上能成为人的无机的身体,在多大程度上能真正地复活,成为“实现了的人道主义”[]。因此,它事实上只是一种以抽象的人的类本质为核心的意义的评价维度上的东西。“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是如此,这一概念在当时的马克思那里只关注人与人之间在多大程度上能具有“实现了的自然主义”[]的特征,即在多大程度上能具有真正的类的关系,而并不关注人与人在现实的客观实践活动中所构建的真实关系。总之,《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的共产主义观是直接以人道主义为理论根据的。

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的哲学主线还处在人本主义异化观的影响之下。在这种前提下,马克思主要还是从资本所导致的人的异化和片面化的视角展开对资本问题的论述。他着重分析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所导致的工人异化与片面化:“工人生产的财富越多,他的产品的力量和数量越大,他就越贫穷。工人创造的商品越多,他就越变成廉价的商品。物的世界的增值同人的世界的贬值成正比。”[]由于马克思此时对国民经济学的劳动价值论基本持否定态度,他只是从古典政治经济学的层面来理解资本。例如,他在回答“什么是资本”这一问题时,还只是援引亚当·斯密的观点来论证“资本是积蓄的劳动”[]“资本是积累的劳动”[],他没有将对资本的剖析深入“社会关系”的层面,因而没有能够深入社会历史的本质性维度,只是从抽象人性的价值悬设出发展开对资本的人本主义批判。

二 “实践”概念的多重含义

在“巴黎手稿”的研究中,通过文本梳理和思想研究可以发现,以《穆勒笔记》为分界线,马克思思想发展经历了两个阶段,后一阶段的思想水平高于前一阶段,进而证明了《穆勒笔记》写作于笔记本Ⅰ和笔记本Ⅱ之间的文献学事实。对“巴黎手稿”逻辑主线的理解有两种流行观点:其一,逻辑主线是以“异化劳动”为核心的人本学唯心史观;其二,逻辑主线是以实践观为核心的新唯物主义逻辑。这两种观点都没有充分重视文献学的最新成果。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4.62 查看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