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三章 《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历史唯物主义的出场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三章 《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历史唯物主义的出场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三章 《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历史唯物主义的出场

《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是马克思1845年春天在布鲁塞尔写在1844~1847年笔记本上的有关费尔巴哈哲学的11条提纲,在马克思生前并没有公开发表。1888年恩格斯准备发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的单行本之前,“又把1845—1846年的旧稿找出来看了一遍”,“在马克思的一本旧笔记中找到了十一条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现在作为本书附录刊印出来。这是匆匆写成的供以后研究用的笔记,根本没有打算付印。但是它作为包含着新世界观的天才萌芽的第一个文献,是非常宝贵的”。[]这是《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首次问世,值得注意的是,这份提纲并不是马克思的原始版本,而是经过恩格斯稍微修改后发表的。

一 《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思想史定位

在马克思的文本传播史上,《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有两个很鲜明的特点。

第一,《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相比《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和《德意志意识形态》,是马克思较早面世的为数不多的哲学文本之一。王东说:“在整个19世纪,马克思逝世前后,他本人的哲学著作几乎只发表过一个短篇,即1888年作为恩格斯《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附录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

第二,《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篇幅最小,理论空间却是最大的,既是批判费尔巴哈的提纲,又是正面阐明新唯物主义的提纲”[]。虽然《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只有短短一千多字,但是内容丰富,提纲挈领,给后来研究者的阐释留下了巨大的发挥空间。直到今天,人们仍然没有穷尽《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丰富而深邃的理论内涵和哲学韵味。

总结来说,《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特点就是:问世早、篇幅小、空间大、诠释多。

19世纪后期,由于当时没有《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德意志意识形态》等著作,人们很难对《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丰富内涵加以诠释,在“以恩解马”的时期,人们往往通过恩格斯的《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来理解《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从而使《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独特价值在19世纪后期被湮没了。值得注意的是,恩格斯虽然首次发表了马克思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但是并没有收入他在1892年为马克思写的传记《马克思,亨利希·卡尔》后所提供的书目之中。列宁在1914年为百科全书撰写有关马克思的词条时,在“恩格斯书目”的基础上列出了“列宁书目”,其中增补了《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从此有关《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研究才得到改善。

20世纪初期,由于梅林、普列汉诺夫等对马克思和费尔巴哈的思想关系认识不足,他们也不看重这篇文献,这可以在梅林的《马克思传》中得到印证。在以苏解马的框架中,苏联教科书体系对《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虽然给予较高的评价,却没有把握马克思《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的“新唯物主义”的精神实质,将实践范畴限定在认识论框架内,这无疑看轻了马克思的“实践”所具有的哲学创新内涵。由于不重视《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独特价值,苏联马哲界对费尔巴哈和马克思的思想关系就不能进行合理的说明,他们认为马克思和费尔巴哈的哲学基础是一样的,都是唯物主义,无非是马克思增加了辩证法而已,这样就等于把马克思费尔巴哈化了。应当说,这是“以苏解马”的解读模式的普遍缺憾。

20世纪除了“以苏解马”的解读模式外,还存在“以西解马”的模式。由于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在起初就针对并批判第二国际的经济决定论,他们普遍比较看重马克思的“实践”范畴,往往片面强调“实践”所具有的主观能动性。卢卡奇、葛兰西等人高度重视“实践”,葛兰西甚至提出“实践哲学”,但是他们的“实践”不同于《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的“实践”,而是建立在费希特、黑格尔唯心主义原则上的“实践”(这可以参看卢卡奇晚年的自我批评)。后来的布洛赫、胡克等曾经专门针对《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进行文本解读,但是他们对《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理解无疑带有自己哲学的强烈色彩,布洛赫眼中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只是他的“希望原理”的注脚,胡克眼中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成了实用主义的哲学文献。另外,“以西解马”的解读模式往往重《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轻《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重断裂轻连续,所以他们往往漠视马克思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独特价值,从而在人本主义方向把马克思费尔巴哈化了。

虽然“以苏解马”和“以西解马”各执一端,互相攻讦,但是他们都忽视了《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独特内涵,没有准确把握《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实践”的合理内涵,所以他们在不同方向都把马克思费尔巴哈化了。

20世纪,《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传入中国,就笔者所搜集的资料看,早在1931年郭沫若就已经根据梁赞诺夫编辑整理的德文版翻译了《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并在1938年11月由上海言行出版社出版(同《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一起出版的还有《德意志意识形态》第一章)。另外,中国人研究《费尔巴哈论纲》的专著也早在1936年就已出版,由叶青编写的《〈费尔巴哈论纲〉研究》在上海辛垦书店出版(北京大学图书馆库本阅览室收藏)。这是笔者所见的中国人对《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最早的译本和最早的研究著作。在中国,不仅马哲学界的人研究《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而且许多哲学大家都有所研究,20世纪80年代初著名美学家朱光潜专门对《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翻译提出过修改意见。[]

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马哲学界对《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研究方兴未艾,普遍对其有很高的评价。尤其是在80年代中后期讨论“实践唯物主义”的时候,《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研究掀起了热潮。20世纪90年代一批青年学者致力于马克思的哲学变革研究的时候,也对《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展开了细致的研究。在某种程度上,中国马哲学界眼中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就是马克思哲学创新的宣言书。在某种意义上,《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也可以说是近三十年来中国马哲研究的一个标志性文本。

人们除了关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实践”思想外,也关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有关“唯物主义”“人与环境”“人的本质”等问题。近年来,随着马克思学的兴起,人们开始从文献学角度研究《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重点关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写作时间和原因等问题。总之,《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是一个说不尽的话题,更是一个不断释放自身可能性的开放性文本。

二 关于《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若干重大理论问题

(一)对《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评价问题

恩格斯对《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有三次评价:“当我们1845年春天在布鲁塞尔再次会见时,马克思已经从上述基本原理出发大致完成了发挥他的唯物主义历史理论的工作,于是我们就着手在各个极为不同的方面详细制定这种新观点了。”[]“它作为包含着新世界观的天才萌芽的第一个文件,是非常宝贵的。”[]“关于历史唯物主义的起源,在我看来,您在我的《费尔巴哈》(《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就可以找到足够的东西——马克思的附录其实就是它的起源!”[]

阿尔都塞将《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和《德意志意识形态》都看成“断裂的著作”,而《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处于“断裂的前岸”。阿尔都塞对《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评价过低:“总共只有几段话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是这个断裂的前岸;在这里,新的理论信仰以必定是不平衡的和暧昧的概念和公式的形式,开始从旧信仰和旧术语中表露出来。”[]“《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闪光使所有接近它的哲学家惊叹不已,但大家都知道,闪电的光只能炫目,而不能照明;对于划破夜空的闪光,再没有比确定它的位置更困难的事情了。”[]

国内有学者评价《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篇幅最小,理论空间却是最大的,既是批判费尔巴哈的提纲,又是正面阐明新唯物主义的提纲”[]。这种观点在国内具有代表性,大多数学者都认同《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是马克思哲学变革的标志。也有学者认为,《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不仅开启了哲学变革,也开启了现代性批判。[]

(二)《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写作动机和写作时间

恩格斯认为《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写于1845年春天。巴加图利亚认为写于1845年4月至7月,4月可能性极大,动机是为《德意志意识形态》做写作提纲。[]陶伯特等人则认为写于1845年7月,根据是,马克思该笔记本上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11条之前还有四行字:

神灵的利己主义者同利己主义的人相对立。

革命时期关于古代国家的误解。

“概念”和“实体”。

革命——现代国家起源的历史。

他们认为这四行字同《神圣家族》关系密切,主要是因为《神圣家族》出版后引起了争论(争论主要发生在1845年3~6月),马克思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很有可能是为了回应争论。因此,相比《德意志意识形态》,《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同《神圣家族》的关系更为密切。陶伯特还认为,当时《维干德季刊》第2辑上刊发了费尔巴哈的一篇文章,这直接诱发了马克思写作《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

而巴加图利亚认为:第一,这四行字和11条提纲的墨迹不同,不是同一时间写的;第二,马克思当时不太可能看到《维干德季刊》上的文章。[]

国内有学者批评了上述两种看法,认为上述两种看法都是“提纲隶属论”的观点,忽视了《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所具有的独立性。他们同意恩格斯的判断,认为《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写作动机是马克思为了帮助恩格斯澄清他同费尔巴哈的思想关系。[]还有国内学者认为写作时间是1845年春夏之交,写作直接原因是受到赫斯《论德国的社会主义运动》和《晚近哲学家》的影响。[]

(三)《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主旨与分组

国内有学者认为:“贯穿其中的一条主线,是新唯物主义实践观,头三条讲的是新唯物主义存在观(世界观),中间六条讲的是新唯物主义历史观,最后两条讲的是新唯物主义哲学观。”[]

西方马克思主义思想家布洛赫认为,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同时对费尔巴哈的旧唯物主义和黑格尔哲学进行清算,这11条提纲从表面上看是关于事件的,但它们的全部意义都是关于历史的,关于乌托邦的。他认为,在从古至今的所有哲学中,只有马克思的哲学是关于未来的,更进一步说,就是只有马克思的哲学真正理解了历史,找到了解释和改变这个世界的阿基米德点,即劳动着的人,或人与他人及自然之间的关系。[]因此,马克思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是通过“实践”理解历史并给人希望、走向未来的。

(四)《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的马恩关系论

《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写于1845年春天,内容是马克思写在1844~1847年笔记本上的有关费尔巴哈哲学的11条提纲。这份提纲在马克思生前并没有公开发表。到了1888年,恩格斯在准备发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的单行本之前,“在马克思的一本旧笔记中找到了十一条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恩格斯加以修改后,以《马克思论费尔巴哈》为题发表了这份提纲。这是《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首次问世。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7.92 查看全文 >

章节目录

  • 一 《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思想史定位
  • 二 关于《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若干重大理论问题
    1. (一)对《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评价问题
    2. (二)《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写作动机和写作时间
    3. (三)《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主旨与分组
    4. (四)《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的马恩关系论
    5. (五)关于唯物主义的命名问题
    6. (六)关于《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与《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关系问题
    7. (七)《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与《德意志意识形态》的关系问题
    8. (八)费尔巴哈和马克思的关系问题
    9. (九)对《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的“人的本质”的理解
    10. (十)对《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第11条的理解
  • 三 对《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文本解读
    1. (一)对《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写作动机的探讨
    2. (二)对《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11条的具体理解
      1. 1.第1条
      2. 2.第2条
      3. 3.第3条
      4. 4.第4条
      5. 5.第5、6、7、8、9、10条
      6. 6.第11条
    3. (三)提纲的内容划分
    4. (四)《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原稿与恩格斯修改稿的比较
  • 四 对《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总体评价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