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五章 历史唯物主义与意识形态

关键词

作者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五章 历史唯物主义与意识形态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五章 历史唯物主义与意识形态

一 历史唯物主义视域下意识形态的内涵

1801年前后,法国哲学家特拉西写了《意识形态原理》一书,首先提出了“意识形态”这个术语,在法语中,“idéologie”字面上的意思是“观念科学”。特拉西出生于具有苏格兰血统的贵族家庭,青年时期就读于斯特拉斯堡大学,是改革君主政府的积极支持者。他在大革命恐怖时期被监禁,出狱后他周围形成了一个“意识形态家”团体。特拉西赋予“意识形态”两个意义:一是哲学认识论上的意义,即认为人的感觉是一切观念的可靠基础,通过对传统意识和知识体系做直接的感觉的还原检验,可以澄清和避免种种错误和虚假的观念;二是政治实践上的意义,即认为通过感觉的还原检验可以得到一套有根据的真实可靠的观念,在其基础上如果建立起一种国民教育制度,向人民灌输这些观念,就能够将法国变成理性和科学的社会。他们的学说把对个人自由的信念和精心设计的国家计划纲领结合起来,因此一度成为法国的法定学说。拿破仑起初支持特拉西及其团体,但不久就转而反对他们,并于1812年12月将法国军事上的失利归咎于“意识形态”的影响。因此,从那时起,“意识形态”一词在法、德、英、意等国都兼有褒贬双重含义。

从一般意义上讲,意识形态是与一定社会的经济和政治直接相联系的观念、观点、概念的总和,包括政治思想、法律思想、道德、文学艺术、宗教、哲学和其他社会科学等意识形式。意识形态的内容,是社会的经济基础、政治制度、人与人的经济关系和政治关系的反映。意识形态的各种形式起源于以生产劳动为基础的社会物质生活,随着经济基础的变化而变化。政治思想、法律思想、道德、文学艺术、宗教、哲学和其他社会科学等,各以特殊的方式,从不同侧面反映现实的社会生活。它们相互联系,相互制约,构成意识形态的有机整体。

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和恩格斯是在不同的层次上使用“意识形态”这个概念的:一是“德意志意识形态”,指以费尔巴哈、布鲁诺·鲍威尔和施蒂纳为代表的德国哲学和以其不同的先知为代表的德国社会主义;二是一般的“意识形态”,指阶级社会中的统治阶级借以维护自己统治的思想体系,即“观念的上层建筑”。

马克思和恩格斯从唯物史观角度分析了“意识形态”形成的原因和特征。关于意识形态的形成过程,马克思恩格斯认为:“意识起初只是对直接的可感知的环境的一种意识,是对处于开始意识到自身的个人之外的其他人和其他物的狭隘联系的一种意识。同时,它也是对自然界的一种意识。”[]后来,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特别是以物质劳动和精神劳动分离为标志的真正意义上的分工的形成,“意识才能现实地想象:它是和现存实践的意识不同的某种东西;它不用想象某种现实的东西就能现实地想象某种东西。从这时候起,意识才能摆脱世界而去构造‘纯粹的’理论、神学、哲学、道德等等”[]

第一,在私有制条件下,“统治阶级的思想在每一时代都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意识形态“不过是以思想的形式表现出来的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关系”[],是统治阶级为本阶级利益和统治进行合法性论证和辩护的观念体系。“一部分人是作为该阶级的思想家出现的,他们是这一阶级的积极的、有概括能力的玄想家,他们把编造这一阶级关于自身的幻想当作主要的谋生之道。”[]

第二,造就意识形态这种虚假意识的认识论根源是长期存在的唯心史观。“在通常的意识中事情被本末倒置了。”[]

第三,意识形态的真实根源是社会的经济生活,它不过是对社会的经济生活的一种颠倒的反映。“如果在全部意识形态中,人们和他们的关系就像在照相机中一样是倒立呈像的,那么这种现象也是从人们生活的历史过程中产生的,正如物体在视网膜上的倒影是直接从人们生活的生理过程中产生的一样。”[]“道德、宗教、形而上学和其他意识形态,以及与它们相适应的意识形式便不再保留独立性的外观了。它们没有历史,没有发展。”[]

《德意志意识形态》还讨论了意识形态的阶级性。马克思恩格斯对意识形态的研究贯穿在他们一生的理论活动中,他们始终将意识形态看作“阶级意识”,但是在理论的分析上是从两个层面展开的。第一个层面是对意识形态阶级性的特殊层面即剥削阶级意识形态本质的分析。在这个层面,他们对意识形态持批判态度。第二个层面是对意识形态阶级性的普遍层面即一切阶级意识形态本质的分析。在这个层面,他们对意识形态持客观的历史“还原”态度。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3.3 查看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