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近代早期荷兰人从日本运出白银分析

作者

张兰星 男,1980年出生,四川成都人,四川大学历史学博士、复旦大学历史学博士后,四川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副教授,四川师范大学日本研究中心研究人员(兼职)。本文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德川幕府末日本与西方的关系研究”(批准号15BSS016)和四川师范大学2020年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专项项目“江户时代日本西方关系研究”(项目编号:GBYB2020004)的阶段性成果。
Zhang Lanxing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近代早期荷兰人从日本运出白银分析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近代早期荷兰人从日本运出白银分析

引言

白银是荷兰人赴日经商的重要动因之一。日本锁国前(17世纪初),日荷白银交易达到高潮,但过多白银外流让日本统治者感到担忧,于是德川幕府开始限制白银成色。锁国后,幕府又进一步限定外国船的白银输出量。1668年,幕府彻底禁止荷兰人运走白银。白银交易持续了约60年,是日荷贸易高峰期的重要表现。

一 锁国前荷兰人运出白银之高潮

16世纪末,阿姆斯特丹的地位超越安特卫普,成为欧洲经贸中心。那时,荷兰能够从欧美获得白银,并将其运往亚洲,用作贸易。但在1621年,荷兰、西班牙爆发战争,荷兰人难以进入伊比利亚半岛经商,荷属美洲市场也受到影响。于是,他们将贸易重点转向亚洲。荷兰人意识到,即便欧洲有白银,亦不能同时为欧亚两大市场提供资本,况且将巨额白银运往亚洲的风险也大。若想在亚洲建立贸易网络,最好用当地金银来运作商贸,当时的日本正是亚洲白银主产地。

荷兰人赴日目的很明确,他们自1609年建立平户商馆以来,就一直从日本运走白银。但是直到17世纪20年代,荷兰人仍然未能控制日本市场的关键商品(生丝),此类商货被葡、中、日商人牢牢掌握。当时,仅有少量日本白银通过其他商品的买卖,流向荷属巴达维亚。1622年以后,日荷贸易逐渐昌盛,荷兰人输入日本的商品增多,运走的白银相应增加。表1为17世纪荷兰人从日本运走白银的相关统计。

表1 17世纪荷兰人从日本运走的白银统计

由表1可见,17世纪二三十年代,荷兰人运出的白银较少,当时的日荷贸易刚起步。到了17世纪30年代,英国、西班牙退出日本市场,荷兰人趁机抢占,其运走的白银虽有增加,但总量仍然不如葡人运出的多。17世纪30年代末,幕府限制葡商的贸易活动,荷兰人得益,其运走的白银猛增。1637~1641年,荷兰人年均从日本运走白银百万两以上,相关交易到达巅峰时期。箭内健次谈道:“在荷兰人运走的诸多商品中,白银的价值占货物总价值的2/3。”看来,荷兰船亦能称“银之船”了(之前的葡船由于运出大量白银,被称“银之船”)。锁国前,日荷白银交易兴盛起来的原因有以下几点。

1635年,德川幕府禁止本国朱印船出海,日本人不得前往海外经商。荷兰人抓住机会,迅速接手日本人已经开发的东南亚市场,其海外货物的采购量大大增加。另外,从17世纪30年代起,葡商运往日本的生丝骤减,取而代之的是他们运来更多丝织物(丝绸成品)。丝织物的数量及利润不及生丝,导致日葡贸易衰退。另外,幕府为了禁绝基督教,有意驱赶葡人。荷兰人趁机发展对日贸易,还在亚洲各地吞并葡属据点。17世纪30年代末,荷兰对日贸易量逐渐赶超葡萄牙,有趋势发展成日本最大的外贸伙伴(除了东方的中国)。

17世纪30年代,日本白银成为中国(明末)急需的商品。荷兰人将中国生丝、丝织物及黄金运往日本,然后将日本白银运到中国(通过台湾岛)。据《巴达维亚城日志》记载:“由于种种原因,中国到了缺银的境地,输入白银成为明朝解决财政困难的途径之一,日本白银成为中国市场的抢手货。”中国对白银的需求量非常大,据英国东印度公司资料记载:“中国人恨不得血液里流淌的都是白银。”

17世纪20年代,荷兰占领台湾,保证了日本市场的生丝供应。如果说葡属亚洲贸易的重点在长崎与澳门,荷兰人的贸易重点则是平户和台湾。17世纪30年代,荷兰人建立的贸易网日趋完善,以最高效率发挥了区域贸易的优势,大量日本白银被荷兰船运走。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5.15 查看全文 >

论文目录

  • 引言
  • 一 锁国前荷兰人运出白银之高潮
  • 二 德川幕府的限银政策
  • 三 锁国后白银交易的衰落
  • 四 荷兰人运出日本白银的影响

论文图片/图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