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万象

用新视角窥探社会万象,用新论点解锁中国世事。
最近更新:2020-09-16

【社会万象】 谣言还是流言?——语言人的焦虑

作者:程中兴 来源:《语言人的焦虑》
发布于 2020-07-31 浏览量:98
第一节 谣言、流言的概念之争


谣言和流言,在英文中,一般写作“rumor”或“rumour”,不过,两者只是书写上的差异,实质上是一个词;在中文里,“谣言”“流言”之间,除了书写上的差异外,实质上是两个词。令人奇怪的是,在翻译“rumor”或“rumour”时,有的译作“谣言”——如奥尔波特的《谣言心理学》,有的译作“流言”——如罗斯诺的《流言》。人们不禁要问,本书的研究对象是一个还是两个呢?

事实上,只要细心观察,就会发现:人们在使用“谣言”“流言”两个词的时候,有相当大的随意性,甚至可以说,完全依赖于个人的偏好和认知——上述将“rumor/rumour”或译作“谣言”,或译作“流言”即佐证。而在既往的学术研究中,学者们对此也莫衷一是。笔者认为,谣言、流言既然都是“言”,也就意味着它们本质上是一类话语,“谣”“流”只是“言”的限定词,它们之间的区别类似于一个“语系”下的“方言”之别。那么,这种“方言”之别究竟体现在何处呢?

一种观点认为,“谣言”“流言”在词义上存在着差别。果真如此吗?先看今天“谣言”“流言”的词义。在《辞海》里,“谣言”释作“没有事实根据的传闻;捏造的消息”;“流言”释作“散布没有根据的话,亦指谣言”。可见,在《辞海》的解释中,它们是同义词。再看古之谣言、流言的词义。据考证,“谣言”一词最早见于《后汉书》。它既有歌谣、颂赞之意,如“诗守南楚,民作谣言”(《后汉书·杜诗传赞》);又有诋毁、诽谤之意,如“在政烦扰,谣言远闻”(《后汉书·刘焉传》)。而在《后汉书·蔡邕传》中所说的东汉“三公谣言奏事”制度中,“谣言”则包含了颂赞或诽谤两个维度。“流言”一词始见于《尚书》中的《周书·金滕》:“武王既丧,管叔及其群弟,乃流言于国,曰:‘公将不利于孺子。’”蔡沈注:“流言,无根之言,如水之流自彼而止此也。”又可见《礼记·儒行》:“久不相见,闻流言不信。”——郑玄注:“不信其友所行如毁谤也。”可见,古之“谣言”“流言”,皆有“毁谤”之意,也是同义词。

由此可以初步认为:要想立足于词义把“谣言”和“流言”严格区分开来,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因为它们并不是完全互斥的。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谣言”“流言”之间存在词性之别:谣言的感情色彩过于浓厚,而流言则呈中性。这一说法是否有道理呢?事实上,“谣言”在古代是个中性词,至今《辞海》中仍有“民间流传的歌谣和谚语”的释义;今天说流言更呈中性,似乎有点儿不妥。例如,鲁迅先生在《纪念刘和珍君》中曾言:“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这里的“流言”显然不是个中性词。

此外,还有一种观点认为,谣言和流言产生的动机存在差异,并提出,谣言是有意捏造的,流言则是无意讹传的。这一说法颇为流行,然而,这一区分也许只有观念上的意义,因为现实生活中人们无法区分究竟谣言是有意的,还是流言是无意的。正如美国学者R.L.罗斯诺所指出的,“流言不仅出自恶意动机,也来自善意动机,而且也不是所有流言都是有计划地扩散的”。法国著名谣言研究者卡普费雷亦认为,“谣言通常是社会自发的产物,既非故意亦非谋划”。事实上,强调它们之间有区别的我国学者周晓虹,也认为不可能有效地将这两者区分开来。

本书又如何辨析谣言、流言作为一类话语的内在异质性呢?

让我们回到作为限定词的“谣”“流”本身。《尔雅·释乐》:“徒歌谓之谣”,可见“谣”是一种“心声”,在这个意义上,“谣言”是一种心理现象,既往研究多聚焦于谣言心理学,也就不难理解了。不过,审视“谣”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维度,那就是清代刘毓崧在《古谣谚·序》中所说的,“夫谣与遥同部,凡发于近地者,即可行于远方”。在这里,突显的是“谣”的空间内涵,意在“行远”。

《尔雅》又是如何解释“流”的呢?“流,覃也。”(《尔雅·释言》)疏:“谓水之流,必相延及。”不难想象,“流言”确实就像“水之流”一样,互相“延及”。在这个层面上,“流言”是一种传播现象,既往研究多聚焦于流言传播学,道理正在于此。不过,如同“谣”存在着一个空间内涵一样,“流”也存在着一个时间内涵,意在“久远”,所谓“声闻不废,流传至今”(《墨子·非命中》)。

总之,“谣”之意在于心理、在于空间,“流”之意在于传播、在于时间,这正是谣言、流言类似于一个“语系”的不同“方言”之差别所在。本书也将依据这一差异展开第三章(何以谣)、第四章(何以流)的话语分析。

第二节 谣言、流言的“语系”特征


谣言、流言虽然是一类话语,但要对它的“语系”进行描述却非易事。“每当我们以为抓住了这个概念的时候,它总是溜之大吉。”从话语的角度来看,如果说谣言、流言有什么独特的话语特征,那就是两个字:解构。解构什么呢?解构秩序。

“谣言是国家的敌人,秩序的对头。”人类社会秩序中,最为刚性的莫过于军队。军事谣言也是最为典型的反秩序谣言。“兵者,诡道也”,这是《孙子兵法》的开篇之言。可见,谣言天然与军事关系紧密。《谣言女神》中写道:“战争和谣言是一体的……荷马史诗的开头早就已经讲述了希腊人在战斗前、战斗中和战斗结束后,特别是在各场战役间听到的谣言,并且还把它当作一种神力,当成不死的女神和神谕。”接下来就以此为例,详细述说谣言、流言的解构性特征。

迄今为止,军事谣言所带来的最惨烈的后果,莫过于苏联的“大清洗”。据统计,苏联“大清洗”期间,有2位元帅、7位军区司令、8位海军上将、11位副国防人民委员、14位军级将领、75位最高军事委员会委员,以及90%的集团军将领和总计3.5万名军官被枪毙、流放或入狱。军事谣言所导致的苏联国防力量“大清洗”,可以说是二战初期德军闪电入苏,几乎没有遇到阻力的重要原因。

新时期以来,我国军队也面临各种各样谣言、流言的纷扰,下面以东部战区官方微信号“东线瞭望”梳理的2016年、2017年两个年度的“十大涉军谣言”为蓝本,来分析一下谣言、流言的解构逻辑。

1
 全生命周期式话语解构

该类谣言围绕军队的基本元素“兵”,采取多点“黑”的方式,试图传达出人若“行伍”必受其困的“全生命周期”负面效应。


(1)“云南大批青年逃兵役”

:2016年3月30日,一篇《云南大批青年逃兵役:扎耳眼刺纹身故意答偏题》的标题党文章在网上迅速流传。通过文中“一些”“比如”的少量内容,偏激化、歪曲化、断章取义,炮制出“大批青年逃兵役”“穿军装挎钢枪不再是青年梦想”等谣言。

:扎耳眼和文身并不能看作“逃避兵役”,我国在2008年出台的《关于调整部分征兵体检标准问题的通知》里就有明确规定。根据官方数据,2015年云南省全省兵役登记达70余万人,30余万适龄青年报名应征,位居全国前列,不仅圆满完成了当年新兵征集任务,而且大学生士兵征集比例达到30.54%。


(2)“战士给女友剥栗子受处分”

:2016年10月11日网友“后来”在QQ空间发文晒“最美军恋”:异地军人男友为其现剥五斤栗子且真空包装邮递,引起轰动效应。此谣言出现了“军人男友被总参查处通报,所在部队全面清查手机,部队党委做检查”,甚至还编造了几个具体单位,说他受到了除名处理。

:经多家军媒证实,这位军人并没有受过批评或处分,上级机关处理通报,所在单位查处,清查军人手机,更是子虚乌有。


(3)“退役不允许转业或自主择业”

:2016年,随着军队改革的持续推进,一条空穴来风的谣言“改革后军队干部退役不再允许转业或自主择业”冒了出来。由于涉及军队干部的未来发展和切身利益,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

:2016年3月14日,解放军法人微博进行了辟谣,指出:多年实践证明,实行计划分配与自主择业相结合的转业安置方式,是军转安置制度改革的重要成果,今后仍将是安置转业干部的重要方式。


(4)“河北廊坊政法干部打退伍兵”

:2017年6月26日,一条名为“河北廊坊政法委书记打退伍兵”的视频在网络大量转发,后来视频又被添加“希望大家转下去,一直转到他下课为止”等标题。视频中两名男子在办公室厮打在一起,门外多人围观未阻拦。不少不明真相的群众在视频下留言发声,言辞激烈。

:经调查核实,该视频中当事人并非廊坊市政法委书记,也非廊坊市政法系统工作人员,涉事双方的对话也根本不是廊坊口音。2017年6月29日博友发布《又见谣言,湖北随州打架,河北廊坊中枪》帖文,指出视频为2017年6月22日在湖北随州某公司内销售人员与外地客户发生冲突的事件。


(5)“75岁退休老兵张天伍晚景凄惨”

:2017年年初,“景东百姓网”微博声称,一名叫张天伍、现年76岁的退伍老兵,由于1964年的一场大火烧毁了他包括“入党本”“复员本”在内的一切身份证明,成了黑人黑户,现在仍没有户籍,没有身份,办不了低保,求助政府,没人搭理,晚景悲惨。谣言还详述了张天伍参军的详细情况。该微博被网友广泛传播,微博留言中充斥着许多言辞激烈的留言。

:有网友在微博发文指出,1941年出生,1951年才10岁,怎么可能入伍?直到1949年10月30日重庆才解放,1949年2月解放军13军才由第4纵队第10旅和第13旅在河南郾城改编组建,张天伍不可能在1947年就被13军收留。另按中国人民解放军退伍政策规定,不是回原籍,就是另行安排,不可能随便推出部队大门不管。


(6)“退役军犬做火锅:连人类最忠诚的朋友也不能幸免”

:“退役军犬论斤卖,你吃德牧还是金毛”,“留检所买下退役军犬卖给狗贩子”,“大量退役军犬、警犬被宰杀做火锅”,2016年年底至2017年年初,类似的信息在网络空间持续发酵,引起了爱犬人士的极大关注,也让许多富有爱心的国人为退役军犬的命运捏了一把汗。

:军犬是我军战斗力的组成部分,是经过专门训练执行军事斗争及特殊任务的重要力量,自出生后就有唯一的耳号和档案,用于跟踪记录健康状况、训练水平等信息。我军军犬作为特殊战斗力量,可以和训导员一起立功或受嘉奖。我国建有专门的军犬疗养院,有专门的训导员照料退役军犬。此外,按照政策规定,退役军犬还可以由符合条件的志愿者经审查通过后领养。

2
二 环环相扣式话语解构

该类谣言从“人民军队”“反人民”这一反常逻辑出发,形成4个系列谣言:“他们不是最可爱的人,是最可恶的人”;“老虎团人员集体猥亵幼儿”;“解放军在澳门救灾抢劫杀人”;“邵阳隆回总站寻衅滋事案件涉军”。一个通告、三个实例,可谓环环相扣。


(1)“他们不是最可爱的人,是最可恶的人”

:2016年1月中旬,一条指责军人欺负老百姓的微博出现在网上。该微博通过恶毒的言语如“他们保护的根本不是老百姓”“他们不是最可爱的人,是最可恶的人”等,妄图割裂人民军队和人民群众的血脉联系,制造军民对立,展现出极其险恶的用心,在微博平台被添油加醋转发数百次。

:网友“笑傲天鹅湖”于微信公众号“冲锋号”发布《恶意造谣再度被揭穿!你是有多恨解放军?》,揭露该帖中配图盗用2011年4月1日新疆反恐演练的新闻照片。新浪博主“书香满心”发布《你这样误导攻击解放军亏不亏心》进行辟谣。


(2)“老虎团人员集体猥亵幼儿”

:2017年11月23日,网上有人发布《丧尽天良!!!园长和她老公勾结部队群体猥亵》的不实内容。这条微博在短时间内迅速传播,动辄数万留言、转发,一些自媒体、大V、公众人物迅速跟进,甚至与海外反华势力遥相呼应,一时间群魔乱舞,各显丑态。

:2017年11月24日,老虎团政委冯俊峰第一时间辟谣,幼儿园园长并非现役军人家属,其丈夫早已转业,幼儿园用地也不是部队的,部队官兵及家属,没有任何人员参与该幼儿园经营等工作,更没有发现传言中所谓的“猥亵”行为。


(3)“解放军澳门救灾抢劫杀人”

:2017年8月底,一些港澳论坛上出现诋毁解放军的谣言,说解放军在澳门借救灾为名,开军车抢劫商铺物资,不仅如此,还殴打市民,已有两名澳门男子在地下室被殴打致死。后“遇害人数增至十人”,“解放军官兵放话,将捡来的东西带回内地去卖就没有人知道了”。

:依据《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驻军法》,经澳门特别区政府请求,中央政府批准,驻澳门部队根据中央军委命令,于2017年8月25日迅即出动,协助澳门特区政府救助灾害,澳门社会各界对此广为赞誉。据澳门保安司司长黄少泽透露,悬挂港独头像的造谣者是从美国把信息发至香港,其间途经多个国家的服务器。谣言造成恶劣影响。


(4)“邵阳隆回总站寻衅滋事案件涉军”

:2017年6月12日,杨某、张某驾车经过湖南邵阳隆回县汽车总站时,因不满妇女胡某横穿马路,发生纠纷。后经民警全力处置,现场恢复正常。然而谣言甚嚣尘上,“被打女子的老公是济南军区预备役团政委,带了一个连的兵力回来报仇”,“打人者的伯父是某军区副军长,打电话把邵阳武装部长、公安局局长骂得狗血淋头”,类似谣言甚至被海外媒体引用报道。

:2017年6月13日,湖南省邵阳军分区发表声明指出,军分区及隆回武装部没有收到任何人的致电和打招呼。据调查,涉事二人也没有亲属在军队领导岗位任职。随着2016年2月1日五大战区成立,“军区”一词早已成为历史,而邵阳作为地级市只能设立军分区,不可能有“邵阳武装部长”。

 
3
一问一答式话语解构

该类谣言从抗洪技术落后说起,到武器山寨,层层呈现人民解放军后勤与装备极端“落后”形象,一问一答,形成了4个谣言系列:“解放军抗洪技术落后,愚蠢至极”;“抗洪只能吃泥水馒头”;“中国武器只会抄袭山寨”;“飞行表演队是形象工程,余旭是牺牲品”。


(1)“解放军抗洪技术落后,愚蠢至极”

:2017年雨季,强降雨导致长江中下游多省水位暴涨,沿江八省受灾,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遭到重大威胁。解放军武警官兵迅速开赴救灾前线,用自己的忠诚与担当保卫人民的安全。与此同时,谣言也行动起来,搬出了号称“德国抗洪神器”的移动式防洪挡板,说这种挡板“可在4~6小时内将河岸围起来,防洪效果令人惊艳”,“解放军抗洪技术落后,愚蠢至极”,“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这种防洪挡板在德国和奥地利均有建造,其中奥地利挡板被称作马赫兰德水坝,是奥地利2002年后最大的防洪工程,造价昂贵,不可能在4~6小时内设置完毕。此外,该技术对地基要求很高,且只能用于混凝土结构平整地面,堤坝嵌入地基很深,因此适用范围很小。在德国也仅在部分地区投入使用,难以大规模普及。


(2)“抗洪只能吃泥水馒头”

:2016年7月,长江中下游洪水暴涨,解放军官兵迅即出动,一张抗洪官兵浑身泥水吃馒头的照片引起广泛热议,网友们纷纷点赞。然而这张照片却招来众多谣言。有人说这是摆拍和作秀,一篇《人均军费6万美元的军队,让抗洪官兵吃泥水馒头是失职!》更是在网上掀起了新一轮“惊涛骇浪”。

:大堤上那时只有两个班兵力,雨越下越大,管涌比预计严峻得多,沙袋只要一个没跟上,水就会往外溢,哪有时间去吃饭。最后一位村民看战士们太辛苦,特地送来了馒头,战士们推却不掉好意才吃的。一旦灾情过了最危急时刻,部队在依托自身的基础上结合地方综合保障,完全能够满足救灾官兵的饮食需求。


(3)“中国武器只会抄袭山寨”

:“歼-10战斗机抄袭以色列狮式战斗机”,“歼-20战斗机是米格-1.44战斗机的翻版”,“运-20正面看像美国C-17,后面看像俄罗斯伊尔-76”,“西方军火商不接待中国人,防止山寨”……近年来,每当中国先进武器亮相,“找爹党”们就会马上行动起来,为中国武器扣上“抄袭、山寨、质量差”的帽子。

:制造业被称作军事工业的基础,从2010年起,中国制造业总产值一举超过美国,到了2016年更是相当于美国、日本、德国三国之和。中国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全部工业分类的国家。在创新能力方面,根据《自然》杂志数据,仅次于美国,位列世界第二。


(4)“飞行表演队是形象工程,余旭是牺牲品”

:2016年11月1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飞行表演队的“金孔雀”余旭,在飞行训练中发生一等事故壮烈牺牲。但令人愤怒的是,英雄尸骨未寒,抹黑接踵而至。有人说“飞行表演队是形象工程,余旭是牺牲品”;有人说“中国制造的战斗机质量差”。

:成立空军飞行表演队,是世界空中力量强国的普遍做法。战斗机飞行员从来都是高风险职业,更不要提堪称“尖刀上舞蹈”的飞行特技表演了。美国“蓝天使”飞行表演队成立70年来,每10名飞行员中就有1人牺牲。“雷鸟”飞行表演队有过3名女飞行员,其中妮可·瓦霍夫斯基曾驾F-15战机参加伊拉克战争。

 
4
理论与案例结合式话语解构

该类谣言极力展现人民军队“战斗力弱”的形象,形成了3个系列谣言。从一开始就质疑:“三十年未打仗,解放军还有战斗力?”又有两个具体例子:“中国维和部队‘弃营逃跑’”“为换取印度洞朗撤军,中国动用两百亿贴息贷款换取印度洞朗撤军”。可谓理论与案例紧密结合。


(1)“三十年未打仗,解放军还有战斗力?”

:“解放军还能保家卫国吗?”“独生子女90后无法打仗”……2016年,这类“神标题”在网上时有出现。但随着近年来人们对解放军关注和了解程度的加深,这条谣言逐渐成为最不可信的谣言。

:2016年是中国军队战斗力爆表的一年,军改轰轰烈烈开展,以“主战”为职能的五大战区成立,全军牢固树立实战化训练标准。伟大成就源于伟大牺牲。年轻女飞行员余旭,维和战士申亮亮、杨树鹏、李磊,烈火战士朱军军,抗洪英雄刘景泰……解放军从未远离战场,从未失掉血性和保家卫国的决心。


(2)“中国维和部队‘弃营逃跑’”

:2016年10月5日,美国非政府组织“冲突中的平民中心”指责,在2016年7月南苏丹朱巴冲突中,中国维和人员只顾自身安危,一度放弃岗位逃跑,甚至导致部分武器弹药丢失。一篇《中国维和部队如果真弃甲而逃,那将是中华民族的悲哀》帖子,也把“贪生怕死”“没有战斗力”的标签强行贴到中国军队头上。

:中国军人在维和行动中的表现一直受到国际社会高度评价。在朱巴冲突中,我维和部队官兵冒着炮火坚守岗位,一辆装甲车被炮弹击中,战士李磊、杨树鹏不幸牺牲,另有5人受伤。2016年10月18日,联合国秘书长特别代表罗伊女士向中国维和步兵营全体官兵授予了维和勋章。


(3)“为换取印度洞朗撤军,中国动用两百亿贴息贷款”

:2017年8月28日,持续2个月10天的中印洞朗事件终于和平解决。然而“喷子”们是不会消停的,“根据印度斯坦报业报道,中国用两百亿贴息贷款换取印度撤军”的谣言很快火起来,不少人借题发挥,肆意抹黑政府和解放军。

:印度并不存在所谓“印度斯坦报业”,在网上搜索“印度斯坦报业”,也仅有“两百亿贷款换取印度撤军”这一条新闻。而“两百亿”的出处则是2014年9月的一篇旧文,中国将向印度投资200亿美元。造谣者只是通过简单的编造拼接就成功制造了一则“大新闻”。

综上可见,谣言、流言在解构秩序时,其话语策略是多样的:既有针对核心要素——“兵”的“全生命周期式”解构,也有针对政治属性——“人民”的“环环相扣式”解构,还有针对——“装备落后”的“一问一答式”解构、针对“战斗力弱”的“理论与案例结合式”解构。值得一提的是,从数量上来看,这四种策略并不是等同运用的,首要策略是比较“接地气”的“全生命周期式”解构(6次),其次是比较“抽象”的“环环相扣式”解构与比较表象的“一问一答式”解构(各4次),最后是比较“具体”的“理论与案例结合式”解构(3次)。谣言、流言解构话语的立体性,应引起注意。


©️本文版权归作者 【社会万象】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同步转发到先晓茶馆

发表评论

关联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