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研究

放眼全球,走近古今女性群体
最近更新:2020-12-29
标签:

【女性研究】 伊西斯女神的后代——埃及女性的故事

作者:[法]克里斯蒂安·雅克(Christian Jacq) 来源:《古埃及女性:从生命女神伊西斯到末代女法老》
发布于 2020-12-08 浏览量:152

1607393131483109.png

女神塞莎特(Séchat)头戴双角覆盖的七角星冠冕,是书写、绘画和化妆女神,用拥有千百万年历史的绿色棕榈茎记录王室姓名。

——让-弗朗索瓦·商博良(Jean-François Champollion)

让-弗朗索瓦·商博良(简称商博良)曾这样写道:人们可以根据一个民族的社会组织是否支持女性来评价它的文明程度。这位古埃及象形文字的天才破解者和埃及学之父的见解一如既往的准确。通过研究法老统治的埃及文明,商博良发现与希腊等大多数把女性放在次要地位的古代或现代社会不同的是,古埃及的女性拥有非常重要的社会地位。

本书所陈述的古埃及历史中或声名显赫或籍籍无名的众多女性故事,充分展现了这些女性在当时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即使在今天的西方社会,女性也并不一定都能获得法老时代的埃及女性所从事的岗位或担任的职务。美国和法国至今还未出现女性国家元首;在天主教或伊斯兰教的宗教等级中,没有女性能位于很高的等级。而在很多国家,女性尚未拥有经济独立、经商自由和被赠予私产的权利。

如果从全球视角来总览女性的地位,不得不承认女性地位几乎没有提高,甚至在很多地方,与古代埃及相比反而还降低了。

更进一步来看,古埃及女性可以成为法老,掌管外交事务。曾经有一位女性控制了一支解放部队,还有好几位女性大祭司被委任为兼顾宗教和世俗的大型神庙组织的负责人。有的女性主管医生协会、经商、与自己选择的丈夫结婚并有权支配私有财产。

女性拥有这些行动和自由的空间得益于埃及文化的核心基础,即法老制度。然而,我们所谓的“法老”,原义为“伟大的神庙、大居所”,不是指一个人,而是指由国王及其大王后组成的一对夫妻。他们一起管理国家,在国王因军事或经济活动出国时,王后负责执政。男女二人合为一体,尊严和职责与夫妻的概念紧密相连,这在此后三千年的埃及社会中深入人心,因为从第一个王朝开始,男女平等的观念就已经成为埃及人的基本理念。

第一批来到埃及的希腊旅行者曾对他们的所见所闻感到无比震惊,且愤慨不已:在他们看来低人一等的女人居然在没有丈夫或监护人陪同的情况下独自外出,在市场上叫卖各种商品,还有权力提出离婚并拥有本不该属于她们的多种权利。黄昏时,当托勒密王管理埃及事务时,希腊的统治者仍然忙着让女性磨平棱角归顺于男性。

在法老统治的埃及社会,没有女性退隐家中,没有胁迫婚姻和禁足区域,也没有强制着装、宗教禁忌和男权至上。即使从现代社会的角度看,古埃及女性当时所拥有的地位也是所有女性想拥有的。

在古埃及象形文字中,眼睛是标记之一。法老时代,在这双神奇之眼的注视下,女性不仅创造人类的未来,而且活在当下。若非如此,人类及其社会都将不复存在。

©️本文版权归作者 【女性研究】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同步转发到先晓茶馆

发表评论

关联图书

古埃及女性:从生命女神伊西斯到末代女法老

[法]克里斯蒂安·雅克(Christian Jacq) 著;孔令艳 潘宁 译;蔡佳 审校

7

立即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