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

第一章 文献综述

关键词

作者

向德平 二级教授,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院原院长。
程玲

参考文献 查看全部 ↓

第一章 文献综述

可试读20%内容 阅读器阅览

第一章 文献综述

贫困是世界各国在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不得不面对的挑战。国内外研究对贫困的界定,从收入/消费的单一维度拓展到包含福利、权利、社会排斥等多个维度。于是,贫困成为经济、社会、文化落后现象的总称。妇女由于生理、社会等主客观因素,在教育、健康、权利等资源获取上常处于不利地位,因而妇女贫困更具有特殊性。随着对贫困认识的不断深入、贫困内涵的扩展以及性别研究的进展,性别因素被纳入贫困研究的视角,贫困研究逐渐与性别问题相联系。[]20世纪70年代,美国学者在研究美国贫困问题时发现,贫困率增长最快的家庭是由低收入或贫困妇女和孩子组成的女户主家庭。到80年代中期,一般认为美国全部贫困人口中几乎有一半是不同年龄的以妇女为户主的家庭。“贫困女性化”(feminization poverty)一词首次出现以概括这种现象。[]随后,西方学者开始了对发达国家及发展中国家贫困女性化的关注和研究,妇女贫困作为一个专门课题在学术界被提出和讨论。1995年,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首次将“妇女与贫困”纳入12个重大关切领域,开启了国内学者对贫困女性化的研究。特别进入21世纪后,学者基于更多元的视角对妇女贫困问题进行了深入研究。

本研究分别以“贫困女性化”“贫困妇女”“妇女贫困”“女性贫困”“妇女反贫困”“妇女+贫困”“贫困+性别”“妇女+反贫困”等为主题、关键词在中国学术期刊网络出版总库、中国期刊网优秀博硕论文全文数据库等进行文献检索,并用文后参考文献追溯法查阅了相关著作及文献,据此对国内外妇女贫困研究进行了文献梳理和评述。在现有文献中,对妇女贫困进行研究的学科视角主要包括经济学、社会学、女性学、人类学、发展学等;对妇女贫困的研究常常与人口发展、扶贫研究、民族发展、社会性别、可持续发展、公共政策等研究主题相结合,专门性的研究较少;研究内容大多以某一类型或区域的贫困妇女为主体,探讨妇女贫困的现状、原因、影响以及妇女反贫困的政策建议等。本章以贫困研究的发展、贫困与社会性别研究、妇女贫困的现状研究、妇女贫困的原因研究、妇女贫困的影响研究以及妇女反贫困研究为顺序进行国内外相关研究的文献综述,并就文献评述中发现的一些问题提出妇女贫困问题研究的未来发展方向。

一 贫困研究的发展

贫困的概念和定义视角不仅涉及对贫困状况的判断和对贫困人口生存处境的认识及分析,也是扶贫策略选择的认识论基础。[]因此,国内外学者基于不同的理论视角对贫困进行了定义和解释,从收入贫困到能力贫困、权利贫困、文化贫困及制度贫困等。贫困定义从单一维度拓展到多维度,对贫困的解释也出现了经济学解释、文化解释及结构解释等不同阵营。

(一)国外研究

19世纪末,英国学者朗特里在对约克郡工人家庭的收入和生活支出等状况进行大规模调查后发现,约克郡大约有10%的工人家庭处在生存难以为继的贫困境地。据此,朗特里第一次为个体家庭建立了贫困标准,并在《贫困:城镇生活研究》一书中将贫困定义为“一个家庭的总收入水平不足以维持家庭所有成员最低生活必需品的费用”。这里的最低生活必需品是指能保障家庭成员身体正常功能所需要的物品,包括食品、衣物、住房和其他项目等。根据最低生活必需品的数量和价格,计算出贫困家庭的最低生活支出标准,即贫困线。通过家庭收入水平与贫困标准的比较对贫困进行判断。这种用收入或消费水平来度量的贫困,被称为收入贫困,即绝对贫困。朗特里是第一个对贫困进行定义的经济学家,贫困标准也成为后来测量贫困的有效工具。这一理论在20世纪70年代以前占据主流地位,为以后的贫困研究奠定了基础。

1959年,美国学者刘易斯基于对墨西哥贫困家庭和社区的实际研究,在《五个家庭:关于贫困文化的墨西哥人实例研究》一书中首次提出了贫困文化理论。他认为穷人由于物质生活贫困而在居住、生活方式等方面具有独特性。独特的居住方式增进了穷人间的集体互动,从而在社会生活中与其他人相对隔离,产生了一种脱离主流文化的贫困文化。贫困文化指一套穷人共有的规范和价值观,它是一个特定概念模型的标签,是一种拥有自己的结构和理性的社会亚文化现象。处在这种文化下的人们对贫困有一种强烈的宿命感、无助感和自卑感,他们目光短浅,不能在广泛的社会背景中认识自己的困难。且这种文化通过“圈内”交往得到强化进而被制度化。在这种环境中成长的下一代会自然习得贫困文化,出现贫困文化的世代传递并限制其利用机会走出贫困。贫困文化论基本上属于贫困的个人责任论,因其夸大穷人与其他人文化上的差异、未能解释贫困的起始原因等受到批判。然而贫困文化概念涵盖了除经济生活以外穷人的社会参与、家庭关系、社区环境、个人心态等方面的内容,对贫困概念的拓展具有一定意义。

20世纪六七十年代,收入贫困理论越来越受到批评和质疑,学者认为定义贫困不能仅从个人的收入水平度量。美国经济学教授法克思最早提出了相对贫困概念,即“如果一个人或一个家庭的生活状况低于社会平均水平到了一定的程度,就认为其处于贫困状态”。1971年汤森德提出相对贫困理论,并对贫困进行了新的阐释。他认为贫困是穷人们应该享有的社会生活水平以及社会生活中的一些权利被剥夺了,这些权利之所以被剥夺是因为他们缺乏相应的资源。相对贫困理论对贫困原因进行了探讨,但是这里的家庭生活状况或生活水平仍以收入或消费衡量,依然没有改变强调物质的一维贫困观。

1979年,西奥多·舒尔茨提出了“贫困经济学”概念,他认为穷人之所以贫困是因为其素质较低,而土地并不是致贫的关键因素,这是贫困概念从物质贫困到能力贫困过渡的基础。20世纪80年代,印度学者阿马蒂亚·森对能力贫困进行了全面解释,并首次使用权利方法提出了多维的贫困理论。他认为仅用低收入水平来界定贫困是狭隘的,贫困要用收入水平和能力同时衡量。他把发展看作扩展人们享有实质自由的过程,实质自由包括免受困苦,诸如免受饥饿、营养不良、可避免的疾病、过早死亡之类的基本可行能力。因此,贫困不仅指一个人的收入水平低,而且指他的基本能力被剥夺以及一些权利的丧失,同时收入水平和个人能力相辅相成,收入的提高可以帮助穷人获得更多的能力;能力的提高会使个人获得更多的收入。阿马蒂亚·森的贫困理论将贫困概念从收入贫困向能力和权利贫困进行了拓展,并将经济层面界定的贫困拓展到包含经济、文化、政治层面的贫困,认为人们只有获得更多权利、拥有更多能力、享有更大自由,才能摆脱贫困。

90年代以后,脆弱性、福利、社会排斥等概念与贫困问题相联系,这进一步丰富了贫困研究的内容。脆弱性(vulnerability),也被译为易受损害性,世界银行将易受损害性定义为个人和家庭面临某些风险的可能以及由于遭遇风险而导致财富损失或生活质量下降到某一社会公认的水平之下的可能性。罗伯特·坎勃认为,贫困不仅指收入和支出水平以及发展能力低下,还应包括脆弱性、无话语权和无权无势等。贫困者一般缺乏资源,无法利用新的经济机会,在物质上受到剥夺,同时也受到国家和社会制度的剥夺,缺乏法律保护,造成无话语权。脆弱性研究进一步指出产生贫困的原因除个人能力和资源缺乏外,还应包括社会制度的剥夺或缺乏有效的社会保护。此外,Chambers等试图将包括生计、收入、消费、健康、教育、资产拥有与保障和自主等内容的“福利”概念纳入贫困定义。福利概念强调造成贫困的结构性原因以及贫困发生过程,引入“尊严”和“自主的权利”的论述,同时也关注贫困人群自身的贫困标准及其应对贫困的经验和策略。[][]“社会排斥”概念的出现为认识贫困现状和原因提供了新的解释。西尔弗总结人们易在生计,固定就业,收入、财产、信贷或土地,住房,最低和普遍消费水平,教育、技能和文化资本,国家福利,公民身份与法律平等,民主参与,公共品,民族或主要种族,家庭关系和社交活动,关爱、尊重、满足与理解等方面“遭受排斥”。[]从社会排斥角度出发,世界银行在《2000/2001年世界发展报告》中指出:贫困不仅仅是收入低微和人力发展不足,还包括人对外部冲击的脆弱性,缺少发言权、缺少权利和被社会排斥在外。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对贫困的定义进一步体现出多维度的拓展,贫困是“缺乏人类发展所需的最基本的机会和选择”,包括“健康长寿的生活被剥夺、知识的匮乏、体面生活的丧失以及缺少参与等”。[]这一定义强调了贫困包括收入水平以及人类和社会发展基本情况等多方面的内容,如教育和卫生条件、妇女和男人的社会地位与福利、全体公民参与发展过程的能力等。

(二)国内研究

由于历史发展原因,国内学者对贫困的研究一度沿袭了西方早期的物质财富满足观。国家统计局将个人或家庭依靠劳动所得和其他合法收入不能维持基本生存需求的现象视为贫困;[]童星、林闽钢认为贫困是由低收入造成的缺乏生活必需的物质品、社会服务以及社会发展机会的现象;[]曲锡华、左齐认为贫困是指经济收入低于当时、当地生活必需品购买力的一种失调状况。[]

随着我国贫困现状发生变化,国内研究逐渐采用多维度视角对贫困进行界定。王佐芳等认为贫困的定义包括资产、易受损害性、社会关系建构以及贫困人口自己演绎的贫困道理等。其中的资产除收入以外,还包括生产性资本、人力资本、公共资本及无形资本等;易受损害性指一些因素削弱了人们应对贫困和灾难的能力,导致人们更易陷入恶性循环的贫困;社会关系建构则包括阶级、等级、种族、家族、年龄以及社会性别关系等;贫困人群对贫困的演绎往往不把贫困看作单一的收入贫乏,还包括劳动力缺乏,疾病或教育支出大,家庭关系以及人力资本、生产性资本、社会资本欠缺等。[]胡鞍钢将贫困分为收入贫困、人类贫困和知识贫困,收入贫困指缺乏最低水平的、足够的收入或支出;人类贫困指缺乏基本的人的能力,如不识字、营养不良、缺乏卫生条件、平均寿命短等;知识贫困指缺乏获取、交流、应用和创造知识与信息的能力。三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收入贫困导致人类贫困与知识贫困;人类贫困与知识贫困则是收入贫困的重要根源;收入贫困不仅收入不足,而且人类发展能力不足,知识资产严重不足。[]

从收入消费的一维贫困观到包括权利、可行能力、社会福利等多维贫困,贫困概念的拓展不仅加深了对贫困和减贫实践的多维度认识,而且在社会性别与贫困之间建立了联系,使人们认识到男性和女性因为不同的社会性别而拥有不同的贫困经历。[]1995年联合国《世界妇女大会行动纲领》指出,“在转型期经济国家,妇女贫穷人数日增的现象成为一个重要问题”,“贫困长着女人的面孔”,“除经济因素以外,造成妇女贫穷的原因还有僵硬的社会认定的性别角色,妇女获得权力、教育、培训和生产资源的机会有限以及其他导致家庭不稳定的诸因素”。研究者注意到贫困妇女不仅缺乏满足其基本生活的必要收入,更缺乏创造最基本收入的机会、资源和能力;妇女贫困更具有特殊性,既存在普遍性的收入贫困,也存在健康、权利、文化、精神以及社会资本诸方面的贫困。较之男性,女性在个人能力、权利等方面的易受脆弱性更强,遭受的社会排斥更多。缺乏性别意识的社会制度未能给予妇女相应的保护,社会文化的建构则产生了不利于女性减贫的环境,因此更多研究开始关注妇女贫困以及社会性别的差异。

二 社会性别与反贫困

反贫困是人类发展的一部分,与发展问题密切相关。20世纪六七十年代,针对贫困女性化及妇女贫困,学术界及发展机构提出了一系列消除妇女贫困的方法,如反贫困方法、平等和福利方法、效率方法等。[]在发展过程中,妇女从被视为被动接受者、与发展相联系者,逐渐成为反贫困过程中提高自身经济生产力的主体以至赋权妇女。70年代以后,女性主义、社会性别、妇女与发展等逐渐成为研究妇女贫困的主要视角。

试读已结束,剩余80%未读

¥6.25 查看全文 >

VIP免费

章节目录

  • 一 贫困研究的发展
    1. (一)国外研究
    2. (二)国内研究
  • 二 社会性别与反贫困
  • 三 妇女贫困的现状研究
    1. (一)妇女贫困的界定
    2. (二)妇女贫困的类型
    3. (三)贫困妇女的特征
  • 四 妇女贫困的测量
  • 五 妇女贫困的原因
  • 六 妇女贫困的影响
    1. (一)妇女贫困对妇女自身的影响
    2. (二)妇女贫困对家庭和社会发展的影响
  • 七 妇女反贫困研究
    1. (一)妇女在反贫困过程中的意义研究
    2. (二)政府对妇女反贫困的意义研究
    3. (三)非政府组织参与妇女反贫困研究
    4. (四)妇女反贫困的政策建议研究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