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研究

放眼全球,走近古今女性群体
最近更新:2020-12-29
标签:

【女性研究】 驾驶“夫妻车”的卡嫂

作者:传化公益慈善研究院“中国卡车司机调研课题组” 来源:《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 No.3 》
发布于 2020-12-29 浏览量:46


一 驾驶“夫妻车”的卡嫂:从“无证”到“有证”


2018年,我在做卡嫂研究时,发现很多“夫妻车”上的卡嫂会做“替代驾车”的工作,但是大部分替丈夫开车的卡嫂都没有相应级别的驾照,只能暗地在高速路上或者比较荒凉的地段替代丈夫驾驶一段路。根据2018年的访谈资料,大部分无证驾车的卡嫂都认为自己有能力驾驭卡车,但是由于一直跑车、没有足够空余时间报考驾照,或者自认为无法通过理论考试而不能成为名副其实的卡车司机。如果说卡嫂不得不跟车是男性卡车司机家庭的第一个应急策略,那么跟车卡嫂替代丈夫开车就是第二个应急策略,因为丈夫独自开车既辛苦又无法提高货运效率。就像他雇司机PZ分析的那样,她喜欢驾驶卡车,与她的某种“男孩性格”的性别气质有关,但是卡嫂、尤其是无证代替开车的卡嫂驾驶卡车却与性别气质无关,而是情势所迫。

你看像两口子开大卡车的,女的没有牌照,照样在路上“呼呼”跑,她不一定说性格就是像男孩儿,只是说被生活所逼。因为啥?自己老公干这个活儿,你要是不上去帮他一把,他就特别累!你如果再找一个驾驶员,费用太多!你这样吧,还能多落点儿钱。怎么说呢?还是说生活逼的吧!(RQ-PZ访谈录)

在2018年对卡嫂的访谈中,我遇到过好几个驾照不符、但会替丈夫开车的卡嫂,其中印象最深的是CL。持有C1驾照的CL不仅跟车陪伴、找货、看油、看货,还会在丈夫疲累的时候替代丈夫在高速路上驾驶13米的半挂车。

我这是属于无证驾驶,但是没办法。现在你雇个司机雇不起,赚钱赚不到,只有两口子,所以我们就是没办法。我一般都是晚上开,白天怕查嘛,上了高速,他困了,我就替他三个小时、两个小时的,就这样跑。(2018-QZ-CL访谈录)

以CL为例的无证替代开车的卡嫂从某种意义上说,可以算是非正式的女性卡车司机,她们在实践中从事驾驶卡车这项工作,却不属于合法劳动,并且由于路上违章摄像头越来越多,这种替代劳动越来越难以实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有越来越多的卡嫂在跟车的过程中发现了考取卡车驾照的必要性,她们便付诸实践,通过增驾或直接考试拿到了B2及以上级别的驾照,成为名副其实的女性卡车司机。其中,WQ与XC就是与丈夫拥有相同驾照级别、共同在路上驾驶卡车和经营货运的跟车卡嫂。


(一)WQ:开卡车的大学生

WQ是被访女性卡车司机中唯一拥有大学学历的人。WQ 32岁,与丈夫相识于当地的印染厂。婚后,为了增加经济收入,丈夫买了一辆4.2米的轻卡跑短途,后来换成9.6米的重卡跑长途。WQ不放心丈夫独自驾车,同时由于孕期和母职而中断了几次的化验工作收入也不高,于是在2018年,WQ辞职成为跟车卡嫂。WQ原本的驾照类型是C1,跟车之后她决定增驾到B2,与丈夫轮流驾车。据WQ讲述,她从未想过自己可以驾驶卡车,也未曾料到自己会非常喜欢这份预期之外的工作。

没有驾照的时候,有的时候我会开一下他的车,觉得挺好的,后来我就去考了个驾照。“挺好的”就是自己挺喜欢的感觉,怎么说呢?就是发自内心的一种喜欢吧!你像我老公他开车会犯困,我开车一般情况下都不犯困。(XJ-WQ访谈录)

丈夫希望WQ辞职跟车,却不希望她增驾同他共同驾车,因为丈夫觉得:“一个女的开货车,肯定是不行,你反应能力没有那么快,胆子也没有那么大嘛!”(XJ-WQ访谈录)但是WQ不这么认为,她考取C1驾照之后拥有丰富的驾车实践经验,丈夫驾驶4.2米的卡车时她也试着开过,对她而言,大车比小车好驾驭得多。

我感觉大车的视野特别宽,你犄角旮旯都能看到,后视镜也多,前边儿也有镜子,确实是挺好开的。也是熟能生巧吧,反正你考了本,如果你不开的话,其实就浪费了;你要是多开、多碰那个车,慢慢就熟了,其实跟小车没有什么区别。(XJ-WQ访谈录)

WQ增驾至B2之后,客观身份就从跟车卡嫂变成了丈夫的副驾。截至访谈时她已与丈夫一起开车1年左右,刚开始在家乡附近跑专线,后来因为专线拖欠运费特别严重,2019年他们决定放弃专线,四海为家。

跑专线的时候基本是一天一趟。我们早上过去,一般在两个地方卸货,卸完货就中午了。中午我们吃完饭就休息。晚上一般也是在两个地方装货,从八九点开始装,装完是12点左右往回走,走到家大概两三点钟,就又卸货。之后我们回家休息一会儿,早上6点左右再起来,就每天这样转。(XJ-WQ访谈录)

放弃专线之后,WQ夫妇很少有固定的线路和货源。他们的老客户不多,基本上通过网上配货平台找货。配货平台的运价很低,还容易碰到骗子。他们在南方配货就遇到过骗子,通过某平台给货主付完信息费之后,对方就再也无法取得联系。WQ给配货平台打电话投诉,但是客服人员表示他们也找不到这个货主。WQ夫妻只能自认倒霉,并且安慰自己“吃一堑,长一智”。

其实订这个货的时候我老公还说呢:“这个会不会是骗子呀?”因为这个人的个人信息下面交易数特别少,发货数也少,他就怀疑是骗子。但是,其实也是一种侥幸心理吧。当时我们在南方,想回家,回北方的货特别少,这个货是回天津的,运费也还可以,就支付了信息费。通过这个你也能增长一些经验,以后看到这样的,尽量不要订。(XJ-WQ访谈录)

WQ与丈夫跑的最多的线路是从家乡附近到福建、广州,到了南方再找货返回北方的家,平均一趟来回是7~15天,女儿交给公婆照顾。尽管夫妻二人均为驾驶员,可以像很多“夫妻车”那样“人歇车不歇”增加货运速度,但是WQ与丈夫约定:尽量不开夜车,保证两个人充分的休息。因此,他们尽量不接赶时间的货物,不想牺牲身体健康去冒风险挣钱。

除非这个货特别着急,才会开。要是有时间的话,一般晚上12点以后,我们就会休息了,就不会开,因为我们觉得不安全。你个人的精神再大,毕竟是晚上嘛,肯定会有打盹儿、犯困的时候,对吧?(XJ-WQ访谈录)

WQ与丈夫一同驾车、找货、封车、结算,同时二人还有角色分工:面对货主催货、问货时,由丈夫负责应答,因为丈夫性格沉稳,能从容应对;遇到货主拖欠运费时,则由WQ上门讨要,他们认为在这个场景中女性身份的能动性更强。WQ夫妻二人的具体劳动分工则比较随意,谁开累了谁就休息,另外一个人继续开车。总体而言,WQ认为在路上丈夫开车更多一些,也开得更好一些,而她的优点在于开车更稳;一般来说,她的驾车速度在80迈左右,丈夫开车则会达到90多迈。丈夫只有在特别累的情况下才会让WQ驾驶卡车,为此WQ只能小心观察丈夫的状态,自行判断对方是否需要休息和替换。

因此,WQ虽然考取了与丈夫相同级别的驾照,也在实践中与丈夫一起开车,但是她的驾照被赋予的意义与丈夫的不同:在“夫妻车”上,丈夫是主驾,她是副驾;丈夫的主要责任在于核心工作——驾车,她的主要责任则在于替代、分担与照顾。因此,WQ夫妻二人仍然不是平等的分工与合作关系。

还是人家开车好呀!男士嘛,他胆子会大一些,我感觉男的开车好像比女的从本能上要好一些。他反应也很快,处理紧急情况的能力要好一些。(XJ-WQ访谈录)

如果家中再买一辆卡车,WQ愿意与丈夫一人驾驶一辆,但是对于独自上路,她仍然心存疑虑,因为觉得自己的技术仍不过关,尤其是在路况更复杂的下道驾驶卡车。

我觉得我技术上还不行,因为我现在开车毕竟大部分时间是在高速上,在下路开得少。也开过,但是很少。我一直都想在下路上练一练,但是他(WQ的丈夫)不让我开。(笑)可能觉得不安全,一般走下路的时候,他很少让我开。(XJ-WQ访谈录)

关于卡嫂与女性卡车司机之间的身份定位,WQ认为她兼而有之,但是卡嫂的成分要高一些,因为起主导作用的还是丈夫。但是WQ也承认,考取驾照成为副驾之后,她的家庭地位提高了,连吵架都更有底气了。如果不是丈夫入行、她不得不跟车,WQ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她有一天会进入货运行业,成为真正手握方向盘的那个人。

如果让我去规划我的人生,我肯定没有规划到说,我去做一名卡车司机(笑),根本就没有想到过这条路,没想到自己会做这个。之前也是觉得不敢开或者是怎么样的,然后你真正握上方向盘之后就觉得:“哎,也挺好的,也没有觉得怎么样,是吧?”也挺喜欢的!(XJ-WQ访谈录)


(二)XC:从代替开车到并驾齐驱

XC 33岁,跟车之前她在家种果树、做缝纫,同时照顾家中的一儿一女。XC与丈夫相识于打工的餐厅,婚后丈夫做了一段时间他雇卡车司机,3年前他们贷款买了自家的卡车。与WQ一样,XC的人生也因为丈夫跑车而发生了改变:家中买了6.8米的高栏车以后,公婆建议XC跟车,她便上车成为跟车卡嫂。跟车时,她发现丈夫独自驾车送货的效率不高,于是决定报考B2驾照,与丈夫一起开车。

丈夫非常支持XC报考驾照,但是XC的父亲与公公作为家中的男性长辈却双双反对,他们认为女性驾驶卡车既危险又不合常理。但是,待XC考完驾照、顺利上路之后,他们也改变了原有的想法。

首先我爸就不同意,人家说:“哪有女的开大车的?”我妈没说别的,我爸不想让我学,他说开车危险。我公公也不同意,说:“女的开车不行吧?”后来我也没给他们说,报上名就去考了。现在他们觉得我会开车,他们也挺高兴的,公公还会跟别人说,说我开得比我老公还快呢!(笑)(XJ-XC访谈录)

拿到驾照后第一次开车上路,XC紧张到无法发动卡车,但是丈夫非常信任她,将车交给她之后放心地倒头就睡,这无疑给了XC宝贵的信心。之后丈夫也非常支持她开车,在路上一直向她传授经验,她将丈夫教的实践经验与考驾照学来的理论有机结合在一起,慢慢有了长足的进步,开车也不紧张了。之前从未接触过货运行业的XC,在跟车3年、开车2年之后,不仅慢慢积累了驾车经验,也增强了对货运的了解。她从打电话找货都觉词穷开始,慢慢弄懂了找货、谈价钱、订货、装卸、封车、结算等公路货运的各个环节,如今已经可以对长途货运的工作侃侃而谈,例如不同的车型与吨数、各地的道路管理制度与收费政策等。

XC与丈夫的运货路线是先运送丝网到南方,再找“绿通”拉回北方。他们的老客户不多,也没有固定的线路与货源,基本依靠配货平台随机配货。但是XC学会驾驶卡车之后,丈夫的货运半径从短途增加到长途,他们几乎每次都是绕一大圈再回家,短则一周,长则半月。XC与丈夫在路上会轮流开车,精确计算路线,交替选择高速与下道:如果运送的是“绿通”,就全程跑高速;如果运送的是普货,能走下道就走下道,但如果下道限高限宽,也只能走高速。XC与丈夫按照时间进行分工,因为她睡眠不好、不易入睡,所以她负责驾驶前半夜,丈夫负责驾驶后半夜。XC表示在高速路上二人工作时间差不多,但是如果跑下道就是丈夫开车更多一些。

前半夜我大概从七八点钟开到一两点钟,然后我老公开,他从一两点钟再开到早上七八点钟。下路我也开,开得少,因为下路道路复杂一点儿,红绿灯也多,车也多、人也多,我老公毕竟技术比我高点儿,他开了好几年了。(XJ-XC访谈录)

XC从小到大就连做梦都没想到以后会开卡车,如果不是丈夫的带领,她绝对不会入行。XC也直言目前在公路货运中,如果不是“夫妻车”,那么单独跑长途的女性卡车司机则少之又少。

现在一般男司机还是多一点儿,要是女的,你不是夫妻两个人在一块儿,也没法给人开车,不方便嘛!要么一个女人开,要么是“夫妻车”,女的才会开车。一个女人开车也是不得已的选择,没有人会愿意自己开车。像一个人开车,有的时候盖个苫布啊或者插个棚杆啦,女的自己没那么大力气。(XJ-XC访谈录)

作为并驾齐驱的夫妻二人,XC表示他与丈夫没有主驾、副驾之分,因为他们开车的时间总体来说差不多。但是因为性别、入行时间与实践经验的差异,XC认为她与丈夫仍然存在技术和分工上的差别。除了丈夫开下道开得比较多,她认为丈夫“操心”的事情也比她多。

车上操心的都是我老公,车坏了呀、多长时间保养啊、该换什么滤芯了,车上的事儿都是我老公的事儿,我就是负责开开车、帮帮忙、盖个篷布,就是这些工作。有的时候货要怎么拉、怎么装,绳子怎么弄,都是我老公操心得比较多。(XJ-XC访谈录)

另外,因为处于一个男性居多的行业中,XC觉得丈夫的人脉更广,更易于处理路上突发的各种事件。

我感觉自己不像他们,像卡友,男的也比较多,我认识的男的司机就很少嘛,是吧?他们有点儿什么事儿,都是我老公联系。要是让我,我就不知道怎么办了。(笑)反正我有老公在,就感觉什么也不怕似的。要是我自己,我感觉就会害怕。(XJ-XC访谈录)

但是,随着驾驶卡车的时间越来越长,参与的货运工作越来越多,XC认为自己也逐渐显示出善于规划的优势。

开车还是我老公比较擅长,我擅长的地方就是:善于规划,上哪个地方去找货呀干吗的。我喜欢计划,因为我有记录的习惯,没事儿我就翻翻哪儿有货呀,去哪儿合算呀,(这)我比他擅长一点儿。一般每次我做决定去哪个地方,规划得都还行。(XJ-XC访谈录)

关于身份认定,XC也认为自己是卡嫂与司机的身份兼而有之,但是与WQ不同的是,她认为自己更多的身份是卡车司机,而不是卡嫂。在所有从事过的工作中,XC认为自己最喜欢的工作就是驾驶卡车,虽然这个工作选择并非出于她自身的需求,也从未出现在她的梦想清单中。考取驾照、与丈夫共同驾车之后,XC觉得她的家庭地位明显提高了。

家庭地位肯定提高了,以前我不会开车的时候,我感觉挺受气的。后来会开车了,应该强好多了。有的时候人家货主就对我老公说:“嚯,你这可轻松多了!老婆会开车,你可轻松多了!”就都这样说。(XJ-XC访谈录)


©️本文版权归作者 【女性研究】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阅读全文

发表评论

同步转发到先晓茶馆

发表评论

关联图书

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No.1~No.3(全三册优惠套装)

传化公益慈善研究院“中国卡车司机调研课题组” 著

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No.1 “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是传化公益慈善研究院(筹)于2017 年度开始立项的自主课题,旨在对中国3000万卡车司机开展系统、全面的研究。课题组采用定量和定性相结合的方式开展调查。本书较全面地勾勒出我国卡车司机群体基本的人口社会学特征,详细描述并分析了他们的劳动过程的基本特点,总结了影响和制约卡车司机群体工作的制度背景,并且面对卡车司机群体所面临的若干主要问题,进一步提出了比较具体的对策建议。 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No.2 “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旨在对中国3000 万卡车司机开展系统、全面的研究。课题组采取定量和定性相结合的方式开展调查。本书是对卡车司机调查研究的深化与拓展,通过对他雇司机的调查研究,试图展示较为完整的卡车司机的分类;通过对卡嫂的描述与分析,试图展现男人世界中两种性别之间的关系架构与女性的重要角色;通过对卡车司机组织化的阐述与分类,试图探寻卡车司机“虚拟团结”背后更广泛的意义。 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 No.3 本书重点呈现的主题包括物流商、和女性卡车司机三者。物流商不仅包括日益衰落的信息部(“黄牛”),也包括规模不等的物流企业,还包括随着互联网信息技术的发展而兴起并日益壮大的物流平台,其深刻影响着卡车司机的生计;装卸工则在货物运输的起点和终点两端深度介入卡车司机的劳动过程,他们借助于操弄“寻租游戏”来实现自己在货场上对卡车司机的支配;女性卡车司机则通过“去性别化”的工作实践,呈现了打破职业性别隔离的各种策略,提供了探寻职业性别平等的范本。

29

立即阅读 >

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 No.3

传化公益慈善研究院“中国卡车司机调研课题组” 著

4

立即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