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详情

中国民营医院发展报告(2019) 经济管理类;皮书;卫生管理学;行业及其他类;皮书;行业及其他类;中国

售价:¥80.24 ¥118
3人在读 |
0 评分
刘谦 赵淳 陈晓红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9-11 出版
ISBN:978-7-5201-5771-1

*温馨提示:此类商品为数字类产品,不支持退换货,不支持下载打印

图书简介 目录 参考文献 音频 视频
本书由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管理分会与北京中卫云医疗数据分析与应用技术研究院组织策划,分总报告、政策发展篇、投融与运营篇、医养结合篇及创新实践篇,围绕当前我国民营医院发展的几个重要方面如地方政策、投资趋势、医养结合等,进行了深入研究与探讨;创新实践篇以临床重点学科建设为主题,荟萃一批在重点学科建设方面取得重要成绩的民营医院经验总结,为民营医院学科建设提供了有益的经验。
[展开]
[1][1]《社会办医五大新机遇,基层医师又该如何把握?》,基层医师公社,2019年9月22日,https://new.qq.com/rain/a/20190307A1GT8E。 [2][2]李鲜、章德林、贾琼:《基于SWOT分析法的我国民营医院发展战略研究》,《现代医院管理》2019年第2期。 [3][3]邓汉阳:《民营医院财务管理存在的问题及应对策略》,《时代经贸》2019年第16期。 [4][4]纪德尚、付璐:《当前我国民营医院发展现状、困境及趋势》,《黄河科技大学学报》2016年第4期。 [5][5]刘昉、徐智、赵秀竹等:《民营医院监管现状的思考与对策》,《中国卫生监督杂志》2018年第3期。 [6][6]黄灵肖、方鹏骞:《我国民营医院行业监管的现状分析与思考》,《中国医疗管理科学》2015年第4期。 [7][7]魏晓瑶:《我国社会办医发展环境的优化措施研究》,硕士学位论文,北京协和医学院,2017。 [8][8]刘瑞明、雷光和、王双苗等:《民营医院人才培养、引进及管理探究》,《卫生经济研究》2012年第12期。 [9][9]张文琴、孙新生、李永莲:《创建特色医院文化促进医院改革发展》,《中国卫生事业管理》2007年第3期。 [10][10]张立红、梁杰、张爱萍:《北京市民营医疗机构发展现状与对策探析》,《中国医院管理》2013年第12期。 [11][11]赵彦涛、朱梦蓉:《我国民营医院发展趋势和面临的困境与机遇》,《医药导报》2019年第2期。 [12][1]刘嫣、齐璐璐、朱骞、朱同玉:《我国社会资本办医的历史和相关政策的发展》,《中国医院管理》2014年第5期。 [13][2]朱炜:《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发展与挑战》,硕士学位论文,浙江大学,2012。 [14][3]蒋晓燕:《GATS框架下医疗服务基本法律问题研究》,硕士学位论文,西南政法大学,2007。 [15][4]何达、王瑾、王贤吉等:《我国社会办医发展现状研究》,《中国卫生政策研究》2014年第4期。 [16][5]王练深、魏东海、黄敏芳等:《新医改政策下广东省民营医院发展状况试析》,《中国医院》2014年第12期。 [17][6]赵海霞、陈瑛瑛:《浅谈社会资本办医现状及对策》,《财会研究》2017年第6期。 [18][7]王秀峰:《社会办医政策体系主要问题及完善建议》,《中国卫生政策研究》2015年第5期。 [19][8]刘斌、周金锁、王宏彦:《关于民营医院政策体制改革的思考》,《现代国企研究》2016年第24期。 [20][9]张胜军:《我国民营医院发展的政策问题分析及对策建议》,《湖南行政学院学报》2016年第3期。 [21][1]安慧君、王前强、刘亚军:《新医改条件下的广西民营医院发展现状及问题研究》,《卫生软科学》2016年第12期。 [22][2]张映芹、向琼:《新医改背景下西安市民营医院发展状况分析》,《医学与社会》2017年第12期。 [23][3]姜巍、李清、朱兆芳:《我国民营医院发展状况研究》,《中国卫生经济》2016年第5期。 [24][4]赵邦、陈晓栾、霍海英、袁利:《新医改背景下广西民营医院发展现状分析及对策》,《中华医院管理杂志》2018年第4期。 [25][5]周小园、尹爱田:《医改视角下社会办医发展的基本思路》,《中国卫生经济》2014年第4期。 [26][1]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编《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2016)》,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2016。 [27][2]张华玲、褚湜婧、罗昊宇:《我国社会办医现状、困境及政策建议》,《中国医院》2018年第5期。 [28][3]钱稳吉、黄葭燕、谢宇:《深化医改以来社会办医政策的内容、特点与趋势》,《中国卫生政策研究》2018年第8期。 [29][4]郑伟:《医保基金隐忧》,《中国保险报》2019年7月9日。 [30][5]吴圣:《医保局:明天的战略购买者》,《中国卫生》2018年第9期。 [31][6]《基本医疗保险定点医疗机构管理调研报告》,2019年7月。 [32][7]杜创:《动态激励与最优医保支付方式》,《经济研究》2017年第11期。 [33][8]廖藏宜、闫俊:《我国医保支付方式的改革历程及发展趋势》,《中国人力资源社会保障》2019年第6期。 [34][9]李俊、方鹏骞、陈王涛等:《经济发展水平、人口老龄化程度和医疗费用上涨对我国医保基金支出的影响分析》,《中国卫生经济》2017年第1期。 [35][10]芦玥:《医保总额预付制对定点医疗机构费用支出的影响》,《行政事业资产与财务》2014年第25期。 [36][11]黎东生、白雪珊:《带量采购降低药品价格的一般机理及“4+7招采模式”分析》,《卫生经济研究》2019年第8期。 [37][12]《国新办举行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9重点工作任务吹风会》,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2019年6月10日,http://www.scio.gov.cn/32344/32345/39620/40640/index.htm。 [38][13]黄华波:《加强医保基金监管和打击欺诈骗保工作的思考》,《中国医疗保险》2019年第3期。 [39][14]《凤凰医疗集团开始招股 供应链业务是主要利润来源》,健康界,2013年11月19日,https://www.cn-healthcare.com/article/20131119/content-432572.html。 [40][15]金春林、何达、付晨等:《高端医疗服务的概念、内涵与优先发展领域——以上海为例》,《中国卫生政策研究》2015年第3期。 [41][16]李文敏、王长青:《中国民营医疗机构:现状、困境与反思》,《中国卫生政策研究》2016年第9期。 [42][1]波士顿咨询公司(BCG):《跨越式发展:价值导向型医疗在中国》,2017年。 [43][2]国家统计局:《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9。 [44][3]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意见》,2010。 [45][4]国家卫健委等十部门:《关于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意见的通知》,2019。 [46][5]卫生部:《关于医师多点执业有关问题的通知》,2009。 [47][6]国家卫生计生委:《医师执业注册管理办法》,2017。 [48][7]国家卫健委:《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2018》,2018。 [49][8]国务院办公厅:《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2019。 [50][9]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商业健康保险的若干意见》,2014。 [51][10]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2018。 [52][11]国家医保局:《关于完善“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和医保支付政策的指导意见》,2019。 [53][12]国家卫健委:《医院智慧服务分级评估标准体系(试行)》,2019。 [54][1]刘谦主编《中国民营医院发展报告(2018)》,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8。 [55][2]戴广宇、曹健、宫成宇等:《医疗投资:基于价值的投资逻辑和实操》,机械工业出版社,2018。 [56][3]普华永道中国:《中国境内医院并购活动回顾及展望(2013~2018年)》。 [57][3]国务院:《关于印发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意见的通知》,2019。 [58][4]国家卫计委等六部门:《关于国有企业办教育医疗机构深化改革的指导意见》,2017。 [59][5]《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草案)》。 [60][6]《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61][7]《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 [62][1]林秀榕:《浙江民营医院发展的现状与对策研究》,硕士学位论文,天津大学,2010。 [63][2]金春林、王贤吉、何达等:《我国社会办医政策回顾与分析》,《中国卫生政策研究》2014年第4期。 [64][3]裴晔、洪学智、金今花等:《医疗机构信用体系视角下的社会资本办医探讨》,《中国卫生经济》2016年第9期。 [65][4]刘燕、黄晓光:《对我国社会资本办医的思考及建议》,《南京医科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年第6期。 [66][1]国家卫健委等:《关于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的意见》,2019。 [67][2]刘谦主编《中国民营医院发展报告(2018)》,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8。 [68][3]国家卫健委:《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2018年)》,2018。 [69][1]吕鹏飞、陈晓玲、周宏东等:《上海市医养结合养老模式卫生监督困境及对策》,《医学与社会》2016年第2期。 [70][2]郝晓宁、薄涛、塔娜、刘志:《我国医养结合的展望和思考》,《卫生经济研究》2016年第11期。 [71][3]金英喜、秦磊:《社区“医养结合”养老服务模式制约因素分析》,《人才资源开发》2018年第3期。 [72][4]邓丽:《医养结合养老服务模式探究》,《中国人口报》2019年8月2日。 [73][5]邓大松、李玉娇:《医养结合养老模式:制度理性、供需困境与模式创新》,《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8年第39期。 [74][6]王珊珊、王萍、玉钰等:《我国社区老年人医养结合服务现状》,《智库时代》2019年第36期。 [75][7]孟颖颖:《我国“医养结合”养老模式发展的难点及解决策略》,《经济纵横》2016年第7期。 [76][8]李秀明、冯泽永、王霞、冯丹:《部分二级医院开展医养结合存在的问题及对策分析》,《中国卫生事业管理》2016年第1期。 [77][9]王香香:《人口老龄化背景下我国医养结合养老模式的发展问题》,《现代经济信息》2017年第23期。 [78][10]张文超:《老龄化背景下我国“医养结合”养老模式的问题与对策建议》,《劳动保障世界》2019年第20期。 [79][11]王仁德:《农村医养结合养老发展困境及突破路径探析》,《当代农村财经》2019年第7期。 [80][12]孙继艳、郝晓宁、薄涛、刘志、塔娜、刘天洋:《我国健康养老服务发展现状及建议》,《卫生经济研究》2016年第11期。 [81][13]郑函、王梦苑、赵育新:《我国“医养结合”养老模式发展现状、问题及对策分析》,《中国公共卫生》2019年第4期。 [82][14]韩佳均:《医养结合养老模式发展的难点及对策》,《中国人口报》2019年8月14日。 [83][15]李长远:《推进医养服务融合发展的几点策略》,《中国人口报》2019年3月25日。 [84][16]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2013。 [85][17]国务院:《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2013。 [86][18]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等:《关于加快推进健康与养老服务工程建设的通知》,2014。 [87][19]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办公厅:《关于印发〈养老机构医务室基本标准(试行)〉和〈养老机构护理站基本标准(试行)〉的通知》,2014。 [88][20]民政部等:《关于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养老服务业发展的实施意见》,2015。 [89][21]民政部:《关于加快推进养老服务工程建设工作的通知》,2015。 [90][22]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2015—2020年)的通知》,2015。 [91][23]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2015—2020年)的通知》,2015。 [92][24]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等:《关于申报2015年外国政府贷款备选项目的通知》,2015。 [93][25]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等:《关于进一步规范社区卫生服务管理和提升服务质量的指导意见》,2015。 [94][26]民政部等:《关于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的指导意见》,2015。 [95][27]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关于印发2016年卫生计生工作要点的通知》,2016。 [96][28]国务院:《关于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的通知》,2016。 [97][29]民政部等:《关于做好医养结合服务机构许可工作的通知》,2016。 [98][30]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等:《关于印发医养结合重点任务分工方案的通知》,2016。 [99][31]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6年重点工作任务的通知》,2016。 [100][32]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财政部:《关于做好2016年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工作的通知》,2016。 [101][33]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办公厅、民政部办公厅:《关于遴选国家级医养结合试点单位的通知》,2016。 [102][34]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关于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2016。 [103][35]民政部、财政部:《关于中央财政支持开展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工作的通知》,2016。 [104][36]国务院:《关于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提升养老服务质量的若干意见》,2016。 [105][37]国务院:《“十三五”卫生与健康规划》,2017。 [106][38]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等:《“十三五”健康老龄化规划》,2017。 [107][39]国务院:《关于落实〈政府工作报告〉重点工作部门分工的意见》,2017。 [108][40]国务院:《国务院批转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2017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意见的通知》,2017。 [109][41]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7年重点工作任务的通知》,2017。 [110][42]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支持社会力量提供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的意见》,2017。 [111][43]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制定和实施老年人照顾服务项目的意见》,2017。 [112][44]国务院:《关于印发国民营养计划(2017—2030年)的通知》,2017。 [113][45]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商业养老保险的若干意见》,2017。 [114][46]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关于印发康复医疗中心、护理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试行)的通知》,2017。 [115][47]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等:《关于印发“十三五”健康老龄化规划重点任务分工的通知》,2017。 [116][48]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关于养老机构内部设置医疗机构取消行政审批实行备案管理的通知》,2017。 [117][49]国务院:《关于落实〈政府工作报告〉重点工作部门分工的意见》,2018。 [118][50]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等:《关于开展第二批智慧健康养老应用试点示范的通知》,2018。 [119][51]民政部:《关于贯彻落实新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的通知》,2018。 [120][52]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养老服务发展的意见》,2019。 [121][53]民政部等:《关于做好2019年养老院服务质量建设专项行动工作的通知》,2019。 [122][54]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关于做好医养结合机构审批登记工作的通知》,2019。 [123][55]肖云:《中国失能老人长期照护服务问题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7。 [124][56]王雯:《推行“医养结合”养老服务模式的必要性、难点和对策》,《中国老年学杂志》2016年第10期。 [125][57]廖芮、张开宁、王华平等:《我国健康老龄化背景下的医养结合:基本理念、服务模式与实践难题》,《中国全科医学》2017年1月第20卷第3期。 [126][58]雷帆:《以机构为支撑的失能老人长期照护模式研究——以长沙市康乃馨老年呵护中心为例》,硕士学位论文,湖南师范大学,2017。 [127][59]王浦劬:《超越多重博弈的医养结合机制建构论析——我国医养结合型养老模式的困境与出路》,《国家行政学院学报》2018年第2期。 [128][60]陈亚平:《我国“医养结合”养老模式现状及问题研究》,《经济研究导刊》2018年第4期。 [129][61]黄佳豪:《“医养结合”养老模式的必要性、困境与对策》,《中国卫生政策研究》2014年第6期。 [130][62]彭金玉:《民办养老机构医养结合发展困境及对策研究——以诸暨市欢乐之家休养院为例》,《劳动保障世界》2018年第6期。 [131][63]赵晓芳:《健康老龄化背景下“医养结合”养老服务模式研究》,《兰州学刊》2014年第9期。 [132][64]吕琦:《“医养结合”养老模式的必要性、困境与对策分析》,《劳动保障世界》2019年第5期。 [133][65]黄佳豪:《安徽省合肥市民办养老机构发展的现状与问题》,《中国卫生政策研究》2014年第4期。 [134][66]岳乾月:《以新思路破解医养结合难题》,《中国人口报》2018年8月20日。 [135][67]《我国全科医生缺口近10万,如何培养健康“守门人”》,央广网,2018年1月26日,http://m.cnr.cn/news/。 [136][68]刘诗洋:《北京市医养结合养老机构的发展问题与对策》,《中国全科医学》2016年第33期。 [137][69]张晓杰:《医养结合养老创新的逻辑、瓶颈与政策选择》,《西北人口》2016年第1期。 [138][70]易艳阳:《蒂特马斯三分法视角下的社区医养结合国际经验研究》,《老龄科学研究》2018年第10期。 [139][71]邸维鹏:《“医养结合”养老模式的必要性、困境与对策分析》,《现代交际》(学术版)2017年第22期。 [140][72]佘瑞芳:《我国医养结合养老模式的现状、问题及其对策研究》,硕士学位论文,南昌大学,2014。 [141][73]陈亚平:《我国“医养结合”养老模式现状及问题研究》,《经济研究导刊》2018年第4期。 [142][74]王浦劬、雷雨若、吕普生:《超越多重博弈的医养结合机制建构论析——我国医养结合型养老模式的困境与出路》,《国家行政学院学报》2018年第2期。 [143][75]王景烁、郝帅:《“医养结合”还需迈过几道坎儿》,《中国青年报》2015年12月7日。 [144][76]陈坤、李士雪:《医养结合养老服务模式可行性、难点及对策研究》,《贵州社会科学》2018年第4期。 [145][77]付诚、韩佳均:《医养结合养老服务业发展对策研究》,《经济纵横》2018年第1期。 [146][78]栾文敬、郭少云、王恩见、胡宏伟:《府际合作治理视域下医养结合部门协同研究》,《西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8年第3期。 [147][79]胡茜茜:《“医养结合”新型养老服务模式存在问题及对策》,《中国市场》2016年第34期。 [148][80]刘师嘉:《我国医养结合养老模式现状分析与对策研究》,硕士学位论文,黑龙江中医药大学,2017。 [149][1]《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国家统计局,2019年2月28日,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1902/t20190228_1651265.html。 [150][2]《世界人口展望2019》,联合国,https://population.un.org/wpp/。 [151][3]周脉耕、王丽敏等:《中国老年人群慢性病患病状况和疾病负担研究》,《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9年第3期。 [152][4]世界卫生组织:《关于老龄化与健康全球报告》,2016。 [153][5]J.Gerteis et al.,Multiple Chronic Conditions Chartbook,External AHRQ Publications No,Q14-0038. Rockville,MD:Agency for Healthcare Research and Quality,2014. [154][6]《养老问题有十年窗口期!许昌打造康养产业新格局》,央视网新闻,2019年2月26日,http://news.cctv.com/2019/02/26/ARTIG8Yqk1U2vIdQCTDyh0kn 190226. shtml。 [155][7]闫鹏:《互联网医疗投融资分析》,芮晓武、金小桃主编《互联网医疗蓝皮书:中国互联网健康医疗发展报告(2018)》,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8。 [156][8]罗美:《互联网医疗2018:融资总额超19亿美金,医院成新兴力量,头部企业业务线多【VB100】》,动脉网,2018年11月30日,https://vcbeat.top/NjhlNzYzNzE5YzJhMmNmNDM3MzVh ZD BlNzQ2ZDg1N2Y=。 [157][9]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2018》,2018。 [158][10]《泰康保险集团与毕马威中国联合发布〈2019年中国大健康产业财税热点报告〉》,新华网,2019年4月9日,http://xinhuanet.com/money/2019-04/09/c_1124343807.htm。 [159][11]“A Good Life in Old Age?Monitoring and Improving Quality in Long-Term Care,” OECD,2013. [160][12]联合国:《人口老龄化及其社会经济后果》,1956。 [161][13]彭华民,黄叶青:《福利多元主义:福利提供从国家到多元部门的转型》,《南开学报》2006年第6期。 [162][14]《彭希哲:〈中国人“未备先老”,生育政策调整必要但效果有限〉》,澎湃新闻,2017年11月15日,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864114。 [163][15]Tomoko Shinoda-Tagawa,Soichi Koike,“Long-Term Care:Lessons from the United Kingdom,Germany,and Japan,” http://www.hcs.harvard.edu/~epihc/currentissue/spring2002/shinoda-tagawa-koike.php. [164][16]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https://www.ons.gov.uk/businessindustryandtrade/business/activitysizeandlocation/adhocs/005867analysisshowingthecountofvatandorpa yebasedenterprisesintheunitedkingd-ombyturnoversizebandanduksic07sectionletter. [165][17]A.P.Howard,“International Trends in Long-Term Care Policy for the Elderly,” International Area Review 11(2018). [166][18]德国国家养老保险:《德国国家养老保险对数字化远程康复的要求》,2017。 [167][19]U.S. Department of Health &Human Services,“Caregiver Resources & Long-Term Care,” https://www.hhs.gov/aging/long-term-care/index.html. [168][20]史薇:《荷兰老龄政策的经验与启示》,《老龄科学研究》2014年第4期。 [169][21]任炽越:《人性化的荷兰养老照料体系》,《中国社会报》2015年4月13日,第007版。 [170][22]International Observatory on Social Housing,https://internationalsocial housing.org/2017/05/29/learning-best-practices-in-housing-for-the-elderly-from-the-dutch/. [171][23]Katsutoshi Saito,“Solving the‘Super-Ageing’ Challenge,” http://www.oecd. org/forum/oecdyearbook/solving-the-super-ageing-challenge.htm. [172][24]P.Harrison,“Japan’s Robotics Industry Bullish on Elderly Care Market,” https://press.trendforce.com/press/20150519-1923.html. [173][25]《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2016年7月8日,http://www.mohrss.gov.cn/SYrlzyhshbzb/shehuibaozhang/gzdt/201607/t20160708_243152.html。 [174][26]张俊、王正玲:《为群众提供更周到更便捷服务——上海市民政局局长朱勤皓做客上海电台“民生访谈”侧记》,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2019年5月24日,http://www.mca.gov.cn/article/xw/mtbd/201905/20190500017480.shtml。 [175][27]《长期照护保险的“成都模式”让失能人员活得更有尊严》,凤凰网四川,2018年7月19日,http://sc.ifeng.com/a/20180719/6736944_0.shtml。 [176][28]《成都高新区牵手法国高科技公司 打造国际智慧养老服务示范社区》,中国新闻网,2018年1月10日,http://www.sc.chinanews.com.cn/bwbd/2018-01-10/79632.html。 [177][29]《长期护理保险“呼声高”,专家建议各地差异化推进》,搜狐网,2018年1月31日,https://www.sohu.com/a/219986894_250147。 [178][30]《2018年全国基本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国家医疗保障局,2019年6月30日,http://www.nhsa.gov.cn/art/2019/6/30/art_7_1477.html。 [179][31]World Bank,Options for Aged Care in China,2018. [180][32]《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2019年2月28日,http://www.cac.gov.cn/2019-02/28/c_1124175677. htm,2019年。 [181][33]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Unpaid Carers Provide Social Care Worth £57 Billion,” https://www.ons.gov.uk/peoplepopulationandcommunity/healthandsocialcare/healtha ndlifeex pectancies/articles/unpaidcarersprovidesocialcareworth57billion/2017-07-10. [182][1]《人口总量平稳增长城镇化水平稳步提高》,国家统计局,2019年1月23日,http://www.stats.gov.cn/tjsj/sjjd/201901/t20190123_1646380.html。 [183][2]“Continuing Care Retirement Communities Consumer Guide,” Mass.gov,2019年7月26日,https://www.mass.gov/service-details/continuing-care-retirement-communities。 [184][3]“The Official U.S. Government Site for Medicare,” PACE,2019年7月26日,https://www.medicare.gov/your-medicare-costs/get-help-paying-costs/pace。 [185][4]“Program of All-Inclusive Care for the Elderly,” Medicaid.gov,2019年7月26日,https://www.medicaid.gov/medicaid/ltss/pace/index.html。 [186][5]杨晓娟、丁汉升、杜丽侠:《美国老年人全面照护服务模式及其启示》,《中国卫生资源》2016年第4期。 [187][6]杨晓娟、丁汉升、杜丽侠:《美国PACE模式对我国居家养老服务的启示》,中国卫生经济学会年会,2015。 [188][7]“Program for All-Inclusive Care for the Elderly (PACE),” CANHR,2019年7月27日,http://www.canhr.org/factsheets/misc_fs/html/fs_PACE.html。 [189][8]《被浪费的医疗床位资源谁买单?》,健康界,2018年11月23日,https://www.cn-healthcare.com/articlewm/20181123/content-1040982.html。 [190][9]李秀明:《重庆市主城区民营医院医养结合的可行性、问题及对策研究》,硕士学位论文,重庆医科大学,2016。 [191][10]易艳阳、周沛:《蒂特马斯三分法视角下的社区医养结合国际经验探究》,《老龄科学研究》2018年第10期。 [192][11]郑函、王梦苑、赵育新:《我国“医养结合”养老模式发展现状、问题及对策分析》,《中国公共卫生》2019年第4期。 [193][12]李小鹰:《勇做老年医养结合模式的开拓者——为医养结合西湖模式点赞》,《中国临床保健杂志》2019年第1期。 [194][1]C.Eng,J.Pedulla,G.P.Eleazer,et al.“Program of All-inclusive Care for the Elderly (PACE):An Innovative Model of Integrated Geriatric Care and Financing,”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Geriatrics Society,1997,45(2):223-232. [195][2]李志宏:《医养结合:问题缘起、实践偏差与破解之路》,《中国社会工作》2019年第5期。 [196][1]《国家统计局:2018年我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稳中有进》,新浪财经,2019年1月22日,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9-01-22/doc-ihrfqziz9893 049.shtml。 [197][2]中国市长协会、国际欧亚科学院中国科学中心:《中国城市发展报告(2015)》,2016。 [198][3]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人民出版社,2017。 [199][1]土木亚理子:《認知症やひとり暮らしを支える 在宅ケア 小規模多機能》,岩波书店,2010。 [200][2]山口 健太郎、三浦 研、石井 敏编著《小規模多機能ホーム読本》,ミネルヴァ書房,2015。 [201][3]日本全国小规模多机能型居宅介护事业者联络会编写《地域での暮らしを支える小規模多機能型居宅介護~在宅の認知症高齢者のケアを確立する~》,2017。 [202][4]赤尾宣幸编著《小規模介護事業の経営がわかる本》,セルバ出版社,2015。 [203][5]建筑思潮研究所编著《小规模多机能福祉拠点》,建筑资料研究社,2014。 [204][6]日本全国访问看护事业协会编著《看護小規模多機能型居宅介護ー開設ガイドブック》,中央法规出版社,2017。 [205][7]高桥 诚一编著《小規模多機能ケア実践の理論と方法》,全国コミュニティライフサポートセンター,2007。 [206][8]介護保険事業運営の手引き編集委員会编写《介護保険事業 小規模多機能 運営の手引き》,中央法规出版社,2015。 [207][9]《2019年国家养老政策变化一览》,中研网,2019。 [208][10]《老年健康蓝皮书:中国老年健康研究报告(2018)》,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 [209][1]张军军:《视网膜脱离为何应尽早手术》,《爱迪眼科论文集》,2018。 [210][2]黎晓新、王景昭:《玻璃体视网膜手术学》(第2版),人民卫生出版社,2014。 [211][3]姚晓明:《现代眼库实用技术》,人民卫生出版社,2017。 [212][4]周文强、谢亚婷、赖慧敏:《践行“一带一路”倡议,爱迪眼科光明行动》,《四川医院管理》2019年第2期。 [213][1]吉蕾蕾:《乌镇互联网医院在线最高日接诊量超过7.2万人次》,中国经济网,http://www.ce.cn/xwzx/gnsz/gdxw/201712/03/t20171203_27076426.shtml。 [214][2]袁媛、吕坤、马琳等:《加强临床重点专科建设的实践探索与成果》,《中国卫生标准管理》2016年第3期。 [215][3]李振化、王桂华:《3D打印技术在医学中的应用研究进展》,《实用医学杂志》2015年第7期。 [216][4]许青武、王桢、罗正学等:《临床医学学科带头人胜任特征的模型》,《第四军医大学学报》2007年第21期。 [217][5]林梅、黄俊星、钱晓惠等:《加强医院重点学科的建设》,《中华医学科研管理杂志》2010年第6期。 [218][6]徐俊华:《建设和发展医院优势学科群实现医院可持续发展》,《中国卫生产业》2015年第23期。 [219][7]李凤如、史培娜、刘建:《我院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的实践与思考》,《医院院长论坛-首都医科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1期。 [220][8]杨进彬:《医院临床重点专科建设的新思路与实践》,《现代医院管理》2016年第1期。 [221][9]张明、危莉、周琼等:《医改新形势下三级综合医院开展学科创新路径探索》,《中国医院》2019年第1期。 [222][10]席晓莺、颜家瑜、王筱金等:《医学学科建设与发展的相关因素分析》,《上海交通大学学报》(医学版)2009年第9期。 [223][11]要跟东、崔凤勤、檀增桓等:《综合医院临床重点学科建设的体会》,《中国卫生产业》2014年第7期。 [224][12]张怡宁、崔泽、刘琳等:《某省会城市省级医学重点(发展)学科科技奖励现状分析》,《医学研究与教育》2019年第2期。 [225][1]吴学敏:《民营医院管理的创新模式与探索》,《中国卫生产业》2014年第7期。 [226][2]闫波:《民营医院管理模式与经营策略分析》,《才智》2015年第34期。 [227][3]《医院管理者将从经验管理走向科学管理》,《中国卫生质量管理》2017年第1期。 [228][4]刘舒宁:《新医改以来我国民营医院发展趋势研究》,硕士学位论文,中国医科大学,2018。 [229][5]张璞如:《民营医院发展与政府规制改革》,硕士学位论文,辽宁大学,2016。 [230][6]罗黎明、王忠报:《民营医院发展现状及对策建议》,《中国人口报》2018年5月25日,第3版。 [231][1]何毅刚、孙延荣:《肿瘤多学科会诊制度的实践探讨》,《医院管理论坛》2014年第7期。 [232][2]王莹、张晓洁、刘新亚、刘衍琼:《PDCA循环在肿瘤多学科诊疗模式管理中的应用》,《新疆医学》2015年第4期。 [233][3]华长江、郝虹:《肿瘤多学科会诊的现状与展望》,《医学综述》2015年第3期。 [234][4]国家卫健委:《关于开展肿瘤多学科诊疗试点工作的通知》,2017。
[展开]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同步转发到先晓茶馆

发表评论

手机可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