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跃用户 换一换

精选评论

文中子 01-17

评论《维京人》

本书以考古资料为主要依据,深刻还原维京人的真实面貌。 在本书的第一部分,作者就指出这种“片面”的形象是西欧传教士塑造出来的,而真正的维京人生活在一个“更加复杂”的社会,这个社会相当民主,具有稳固的阶级制度、多样的社会状况。史料文献、卢恩石碑、考古发现都将证实作者所言非虚。“树木年代学”将遗迹中木质材料上的年轮与其他已知年代的木材对比,可以确定伐木的年代,进而得出遗迹出现的时间,这种方法科学有效。 第二部分中,作者详细介绍维京人的物质结构、生活方式、思想信仰、军事建设等内容,全面地描绘出维京人日常生活的田园风光,纠正了一些与普遍认知不同的新知识。 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有着丰富的铁矿与木材,冬季温和,夏季温暖,气候宜人。维京人的外貌与今人基本一致。各式各样的胸针是他们最普遍使用的装饰品。16个卢恩字母组合而成的碑文将他们的生活记录下来。维京人的社会结构很简单但很稳定,奴隶、自由民、国王都有着各自的权利与义务。女性保持了自我独立性,可以自由决定婚姻关系。维京人原本有着自己的信仰,到11世纪改宗完成。维京艺术也展示出多种地区多种文化结合的特征。 在作者详细的讲述中,也纠正了许多被误解的知识点。 维京人拥有着高超的造船技术,挪威发现的豪华灵船证实了这一观点。但维京人只依赖海上交通吗?很显然,这个观点是片面的。维京人的陆上交通同样畅通无阻。人们步行、骑马、驾车,冬季还有雪橇、冰鞋,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维京人架桥技术同样精湛,国王对建桥工作相当重视。基础工程的建设保证了陆上道路的畅通。 牛角盔、圆木盾、大斧头,这些是维京人作战的标配吗?通过考古发现,维京人在作战时确实使用圆木盾,战船侧舷有专门放置圆盾的装置。但是从出土的文物来看,维京人的头盔顶部是圆的,可能是更早时期的装备。维京人的武器种类繁多,墓葬发掘和当时的法律条款中都表明,斧头不过是一种廉价的替代品,富人们更偏好用剑与矛。最佳武器是剑,尤其是用来砍斫的单手双刃阔剑,华丽的装饰,高超的工艺,是维京人攻城略地的重要武器。 维京人是否只会四处掠夺,挥霍完后再次出发,别的什么也不会?结合文献资料与考古发现,农业是维京经济的支柱,使用各种农具,经营广袤农庄,畜牧业也同时发展,贸易和手工业迅速发展,城镇里这类经济方式比农业更重要,出现了海泽比、比尔卡等著名城镇,它们成为贸易网中的节点,也成为联系本地与外地贸易的纽带。远征的战利品并不单纯用来挥霍,贵金属也会拿来购物和铸造货币。 作者终于在第三部分提到了维京征服的历史,首先,作者分析了维京人远征的原因,按照书中的内容,可以归纳为以下五点: 1. 荣誉与劫掠是维京扩张的主要驱动力。 2. 北欧经济增长迅速,贸易中心组成的巨大网络已经形成,满足对外贸易需求。 3. 欧洲其他地区争权夺利,内乱不休,给维京人可乘之机。 4. 良好的帆船与强大的航海技术为维京远征提供了重要支持。 5. 维京人内在的冒险精神。自信心与宿命论的驱动。 于是,维京人开启了他们的远征,从公元800年之前不久到11世纪晚些时候结束,维京人的足迹遍布,西欧、英伦三岛、冰岛、法罗群岛,甚至完成最早到达美洲(格陵兰岛)的创举,他们和波罗的海地区、东欧、拜占庭、阿拉伯也有紧密的交往。他们冲锋陷阵掠夺财富,他们介入纷争割据称王,他们手段高明促进融合。当然这一部分并非作者注重之处,所以内容太过简略。 如果你想看维京人如何在欧洲打打杀杀,那本书可能会让你失望了。因为本书着重探讨的是维京人“为什么”“凭什么”能够在欧洲各地大杀四方。本书的视角相对特殊,从物质文化的角度去了解维京人,纠正了大众对维京人的诸多误解,这些“凶神恶煞”也只是有着斯堪的纳维亚独特生活方式的普通人。

黑霍霍 01-07

评论《2023年中国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

有翔实的数据引用,合理的经济预测。2023年的经济复苏可能会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在短期是以餐饮为代表的消费、工业生产的“深蹲”反弹;在中长期是政策发力起效,包括房地产销售—房价—投资的企稳回升,基建投资的持续发力,汽车和家电消费的潜力被激发。 货币市场 预期美联储加息周期可能止步于2023年3月,这将极大地减轻因中美货币政策分化而对国内带来的外部冲击,国内宏观金融形势在2023年有望呈现先紧后松态势。 个人观点:美联储会将加息周期延长半年至一年,美国最新通胀仍然在高位7.1% (2022.11月),房地美30年抵押贷款利率为6.48%。 债券市场受限于中美利差倒挂和资本外流压力,中美货币政策的分化程度将有所收敛,国内中长期利率债收益率在2023年可能呈现先升后降的趋势。 个人观点:鉴于当前经济前景并不明朗,居民部门投资消费意愿处于保守观望,需要政府部门的大力举债扩大投资,因此2023年全年债券市场利率债收益率将持续上扬。 大宗商品方面,受美联储持续大幅加息和全球经济衰退风险持续加大的需求端影响,2023年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在总体上可能呈现震荡下行的趋势;同时,地缘政治风险和军事冲突可能对商品价格带来短期扰动。 个人观点:全球需求暗淡无力,但是供应链政治化推波助澜导致成本上升将会愈演愈烈。石油等代表的大宗商品在2022年表现不佳,但是其油气相关的股票则创出新高,并且还在上升通道。

精选笔记